Blog

五星神將級別的妖狐嗔道:「這都是公子一面之詞,我們如何能夠相信。」


「這個很好辦。」

葉凡嘿嘿一笑,反正要將妖狐界收走,所以讓狐瑤出來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葉凡沒有任何的廢話,直接讓狐瑤出現,那一瞬間一股可怕的氣息突然出現,只讓原本跟葉凡相隔不遠的女狐們一個個變了臉色,她們要想拉開距離,不過那一瞬間她們卻發現自己的雙腿根本不給力,全都一屁股跌坐於地,那樣子可不是一般的狼狽。

狐瑤出現了,她的目光掃過所有坦然在地的女狐,冷冷的哼了一聲道:「現如今妖狐一族誰負責。」

狐瑤的氣場非常恐怖,那壓力讓在場所有的女狐都變了臉色,算是跟天狐大戰在一起的妖狐們一個個都渾身顫慄起來,作為妖狐一族,碰到師祖因為血脈的壓制問題,一個個都本能的感到恐懼。

胡玉珍的臉色變得很是難看,她想要逃跑,不過她的雙腿根本不聽使喚,同樣身體的力量似乎這一刻開始不受他控制了,這種感覺很不好。

所有的妖狐都跪了,算是身為神狐的天狐也渾身直哆嗦,狐瑤可不是一般的神王,她的境界能夠輕易碾壓一般的神王,更別說這些半步神王了。

狐仙兒很是吃驚,驚疑不定的目光在葉凡跟狐瑤的身掃過,她不明白他是如何跟這樣恐怖的妖狐聯繫的,最重要的是處於妖狐界的妖狐不是都無法離開嘛,為何眼前的妖狐能夠離開,難道僅僅因為對方乃神王?

不對!

如果神王可以離開的話,那麼妖狐界的神王早離開了,也不用一直都停留在妖狐界內。

狐仙兒想不明白,不過著不妨礙狐瑤掌控全場,所有的妖狐都被她隨手鎮壓了。至於如今誰負責妖狐一族,對於狐瑤來說其實並不重要,她沒有要掌控妖狐一族的打算,她其實真正關心的還是跟在葉凡的身邊,慢慢提升自己的實力,僅此而已。

胡玉珍被鎮壓了,直接狐瑤收走,接下來她開始將整個妖狐界收取,這一點同樣簡單,整個世界早被她煉化,如今算是獸巣也難以掌控。整個過程都在天狐跟狐仙兒的注視下進行,對於狐瑤的恐怖,她們瞠目結舌,如此強大的神王還是第一次遇到,面對狐瑤,身為虎族一員的她們感覺最為明顯,那是遠遠超乎想象的事情。

妖狐界被收走了,這件事情發生在悄無聲息間,暫時也葉凡這些少數人跟女狐知道,所以並未引起多大的震動。不過天賦跟狐仙兒可以預見,一旦消息傳出去,那時候整個狐族都會因此震動,或許不用多久會有狐族找門來。

只是不管是天狐還是狐仙兒,對於狐族找門來根本不關心,因為她們知道狐瑤的存在,對於整個狐族來說衝擊可不是一般的大,先不說她始祖的身份,僅僅自身恐怖的實力,沒有任何一個狐族能夠忽視。

葉凡自然打算回魔情宗,而狐瑤並沒有離開,她選擇直接跟在他的身邊,對於她來說其他的事情都可以不重要,但是有需要時還是必須讓葉凡在自己身祭煉神劍,要是沒有6她,或許不用多久她又要躲進妖狐界閉關了。

可以說對狐瑤來說,葉凡是最好的解藥,欲求不滿時讓他在自己身臨陣磨槍祭煉,祭煉劍法,保證精神百倍。

葉凡自然不會拒絕狐瑤的跟隨,她的到來對於整個魔情宗來說震動非常大,連宗門唯一的神王都被驚動。魔情宗的實力的確強大,在第二層天賦秘境絕對是數一數二的超級勢力,可是第二層秘境魔情宗更強的還是有不少,起碼一個太玄宮能壓得魔情宗6抬不起頭來。

如今狐瑤來到魔情宗,看樣子她度葉凡非常意,很想成為他的道侶。有鑒於狐瑤沒有宗門,而對於魔情宗太掌教的邀請並沒有拒絕,魔情宗下自然心思活絡起來。

說來魔情宗的這些掌權者早看出來了,葉凡似乎對於女修非常有一手,先有狐神,現在有狐瑤,這可都是神王,如今她們看樣子都加入了他的後宮,如此給力的能力對於魔情宗來說那是寶藏。

勸說狐瑤加入魔情宗自然會有難度,所以葉凡剛剛回到魔情宗沒多久,掌教跟太掌教都暗示他幫忙讓狐瑤加入魔情宗。兩人很是赤裸的暗示,如果他能夠辦妥這件事情,現在可以將宗主的位置讓給他。

農門典妻 不管是現任宗主,還是太掌教,顯然都是一心為了魔情宗的人,他們是值得尊敬的,不過葉凡對於現在成為掌教沒有興趣,這是表示可以去勸說,至於她是否願意那難說。對於葉凡的表態,太掌教跟掌教都非常興奮,在他們看來這事基本算是成了。

「你小子的修鍊速度是不是太快了,這才多久啊,居然三星神將了。」

掌教心情很好,開始關心葉凡的修鍊起來。

葉凡嘿嘿笑道:「實不相瞞,小子的修鍊方式有些特殊,只要能夠增幅以為女性神王,我的境界能提升一星。嘿嘿!現在已經三星了,只要在搞定六位女性神王,小子的境界或許能成為九星神將了。」

只要搞定六位女性神王?

掌教嘴角直抽搐,這樣的修仙方式還真特殊,他下將盒飯打量一番,有些刺吃驚道:「如今你是三星神將,豈不是說搞定了三位女神王?」

葉凡淡然道:「這次進入妖狐界一共跟兩位女性神王結下了良緣,收穫還算是可以的。」

掌教眼睛很亮道:「那你可否讓她們都加入我們魔情宗?」

葉凡苦笑道:「掌教啊,這樣好嗎?」

掌教理所當然道:「當然好了,如果我們魔情宗有四位真正的神王坐鎮,甭管我們似乎如何拉攏過來的,這對於太玄宮的威懾可是非常大的,如此一來,相他們也不敢在打焚天城的主意了。」

葉凡他點頭道:「這一點我會儘力的。」

掌教喜道:「這事你如果辦成了,掌教的位置隨時都可以讓給你。」

葉凡無語道:「掌教啊,我暫時可不想當什麼掌教。」

掌教哈哈笑道:「這個位置不知道有多少人搶著要,你小子卻直接拒絕,要是讓那些傢伙知道,也不知道會怎樣想。」

葉凡淡然道;「別人怎麼想那是他們自己的事情,小子可不想去管,總之這次小子打算外出歷練,爭取能夠讓自己快速達到九星神將。」

掌教立時笑道:「那我祝福你儘快達到九星神將了,如果你小子真的能夠成功,咱們魔情宗或許能夠成為天賦秘境的霸主。」

葉凡聞言一愣,旋即他嘴角忍不住抽出一下,他知道掌教算是誤會了,這次進入他天賦秘境試煉可不是為了去找什麼女性神王。不過事情是會變得,現在對於葉凡來說找到六位女性神王的難度應當不大,他唯一要考慮的是要找哪一位下手。

這個問題真的值得葉凡去考慮,本來還真沒有往這個方面考慮,但是經過掌教的暗示,他認為自己或許可以搞定六位女神王來搞定一切。

對於第二層秘境的了解自然非常有限,所以葉凡決定了解一番第二層秘境的情況,看看能否遇到六位女性神王。想到女性神王,葉凡忽然一愣,為何一定要去第二層秘境找,自己身邊不是也有嘛,尤其那些母巢打造的女性神王,似乎也有啊。

葉凡想到了光明母巢打造的幾個女神,同樣也想到了母青,她們的真是實力可是非常可怕的,如果通過她們的是否可以讓自己晉陞?

本書來自品書網 一群巨擘宗弟子笑得很是猖狂,在魔域橫行無忌無數年月,已經讓他們養成了無所顧忌的囂張姿態,就算葉凡看上去非常強悍,他們也不會將之放在眼中。

「想要讓我去死的人,現在都已經死了。」

葉凡也懶得跟這些傢伙廢話,他的雙目寒芒爆射,恐怖的紫光宛若利劍一樣橫空激射,直接就將巨擘宗以為天尊震死。

這一幕讓原本囂張的巨擘宗靜了,他們紛紛不可思議的看著葉凡,似乎對他敢動手殺他們巨擘宗的弟子覺得很不可思議。

「你……這是在找死!」

巨擘宗的弟子終於有人反應過來了,葉凡僅憑一道目光就震死一尊天尊,這樣恐怖的實力絕對是聳人聽聞的。正常情況下,任何人碰到這樣的頂級強者第一反應都是盡量不要激怒,最好有多遠躲多遠。可是巨擘宗的弟子們並沒有這種覺悟,當意識到自己同伴被葉凡幹掉一個之後,他們居然一窩蜂的朝著他衝過去,那情形完全就是試圖將之撕成碎片。

巨擘宗這種舉動絕對是非常不理智的,只會讓自己一方傷亡更加的慘重,他們瑞慈魯莽,只能說明他們的傻。不過這也不能全怪巨擘宗如此衝動,以往他們碰到要比自己強悍的對手也會這樣衝上去,因為他們非常清楚,沒有人膽敢跟巨擘宗對抗,就算實力要比他們強又能如何,只要他們一發狠,絕對沒有人敢跟他們對著干。

只是今天巨擘宗註定要倒霉,他沒用常理去行事,等待他們的自然也就是悲劇了。

「嗤!」

劍光異常的璀璨,那一瞬間數十尊巨擘宗弟子紛紛被劍氣絞碎。這些弟子的實力其實還是很強的,基本上都在仙尊以上,只不過他們遇上了葉凡,這註定了他們今天絕對要悲劇。

「你怎樣?」

葉凡臉上表情非常平靜,對於他來說幹掉幾個巨擘宗的仙尊根本就不是什麼大事,所以始終顯得非常平靜。

董婉吃驚道看著葉凡,她沒想到他居然二話不說就將巨擘宗的弟子全都幹掉了。

這絕對是捅破天的大事情。

董婉一臉憂慮的道:「多謝公子救命之恩,咱們還是快走吧,好不然巨擘宗的弟子追來就麻煩了。」

葉凡淡然道:「巨擘宗追來最好,姑娘也用擔心,他們很快就無法再度危害到魔域的安定團結了。」

董婉一愣,她顯然不明白葉凡話中到底是什麼意思,只是她剛想開口,葉凡已經轉身朝著她剛剛逃來的方向飛去,那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她也就看到一個殘影,下一刻真人跟個人就已經消失不見。

這人到底是誰?

董婉異常的吃驚,她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跟過去看一看。董婉雖然很擔心自身的安危,但是她更為關心的還是同門,如果大家都沒有逃出來,只剩下她一個,未來絕對非常艱辛。

「轟!」

可怕的衝擊傳來,那一刻一聲慘叫傳來。

飛燕敗了,初級半神面對中級半神,結果其實從一開始就已經註定。

展炎冷笑不止,看著臉色蒼白,但卻絲毫難以掩藏女人嫵媚風情的飛燕,他的眼中閃爍著瘋狂的佔有光芒。

「嘿嘿!沒想到作為師父的你居然也是如此動人,現在我改變注意了,一定要將你們師徒同時收了。嘿嘿!師徒同侍一夫,這是一個非常美妙的提議不是嘛。」

展炎笑得很是邪惡,目光在飛燕身上赤裸裸的巡視著,尤其著重照顧她的胸脯。

「師徒同侍一夫?這的確是一個美妙的注意,真是謝謝你的想法了,待會幹掉你時,我一定會給你一個痛快。」

展炎的話剛剛說完,一道戲謔的聲音忽然傳來,只讓他的臉色隨之一變。

「誰?」

展炎的臉色很是陰沉,聲音傳來,可他發現自己居然找不到對方到底在何方。這不由讓他非常的忌憚。

不過很快,一個人就直接出現在展炎的面前……

葉凡的目光很冷,鎖定著展炎,不帶一絲情感,那感覺非常可怖。魔域的天空跟其他世界沒有多少區別,一個太陽,一個月亮,要說不同自然有,那就是這裡存在的都是魔之力跟魔之法。

葉凡主修的自然不是魔之法個魔之力,不過自從他獲得魔巢之後,對於魔之力跟魔之法的領悟已經超越無數人。魔域乃魔的世界,在這類葉凡同樣可以如魚得水,甚至他還要遠比其他人更加容易掌控這裡的力量。

壓力!

雖然什麼都沒有做,但是葉凡雙目釋放出最為恐怖的壓力,這讓他眼中射出的目光宛若利劍一樣恐怖。

展炎的臉色變得很是難看,甚至在他的眼中還有恐懼。

這人太恐怖了!

雖然無法看清楚葉凡的境界,但是展炎還是能夠判斷出自己遠不是對手,或許這回自己面對的乃是一尊上位半神。

上位半神?

展炎的心情異常的忐忑,上位半神何其恐怖,就如同他可以碾壓飛燕,而上位半神更能碾壓他,而且要比他還要輕鬆。

「我乃巨擘宗的展炎,閣下還是不要多管閑事的好,雖然你的實力很強,我根本不是對手,但是得罪我們巨擘宗,就算是最強的半神也要飲恨。」

葉凡的眼中浮現冷笑,展炎雖然口出威脅之話,但這傢伙已經在示弱了,畢竟作為巨擘宗的半神在魔域完全就是橫行無忌的存在,哪裡用得著在其他面前色厲內荏的說話。

「我乃魔情殿第一高手,你認為我該害怕巨擘宗嗎?」

葉凡的臉上露出似笑非笑之色。

魔情殿?

展炎先是一愣,魔情殿跟魔情宗畢竟有一個字的差別,他的第一反應並未意識到這就是他們的死對頭魔情宗。不過展炎很快就反應過來,葉凡這時候提出魔情殿第一高手,還不就是你表明一種態度。

展炎的臉色很是難看,葉凡自爆身份這就是一種宣戰,表明彼此間已經不可調和,這是需要不死不休的。

怎麼辦?

展炎感覺很清楚,自己絕不是葉凡的對手,所以最好的辦法莫過於撤退,暫避鋒芒。

展炎非常的乾脆,在意識到自己不可能是葉凡的對手之後,他第一時間選擇了退走。只不過非常的可惜,展炎身形剛動,葉凡閃電間就已經出現在他的面前,那速度快得讓他的思維都難以運轉過來。

差距太大了!

展炎沒有任何動作,葉凡的手已經抓住他的脖子,那一刻居然直接將他提起來,恐怖的力量讓他的脖子發出痛苦的呻吟,似乎只要輕輕一用力,就能將之捏爆。

恐懼!

展炎臉色難看到極點,死亡的恐懼讓他直打寒戰,雖然極力壓制,但是心中的恐懼根本壓制不了。

這傢伙的實力太恐怖了!

展炎想要說什麼,只可惜被葉凡捏住脖子的他根本無法張口,那恐怖的抓攝之力瞬間就將他的脖子捏碎。

死了!

本來半神不是如此容易就被捏死的,不過非常可惜,展炎碰到的乃葉凡,他的劍意用不到極點,甚至不需要借用其他手段,就直接將之神魂跟意志抹除。

幹掉一個展炎,並不能讓葉凡感到志得意滿,他的目光落在飛燕的身上,這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尤其那骨子裡的熟女風情,真的誘人到極點。眼前的美女雖然讓葉凡有種眼前一亮的感覺,但是也就這個樣子了,不管飛燕有多出色,跟他身邊那些女神一比還是有不小的差距。

「師傅!」

葉凡離開了,對於清水劍宗的人沒有太多的想法,他心在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你將巨擘宗連根拔除。

當葉凡剛剛離開的時候,先前他救下的美女出現,看到臉上蒼白的飛燕不由很是激動。

「師傅,他到底是誰?」

董婉對於葉凡是好奇的,這不僅僅以為對方千鈞一髮之際久了她。

飛燕深吸口氣道:「他應當來自魔情殿。」

「魔情殿?」

董婉一愣,很快又道:「難道跟魔情宗有關?」

飛燕沉聲道:「是否有關對我們來說並不是很重要,現在還是儘快離開吧,巨擘宗乃魔域的巨無霸,沒有任何人跟勢力能夠挑戰他們。」

「可是師傅啊,我感覺他很厲害,或許能夠對付巨擘宗。」

董婉腦中浮現葉凡的樣子,說來令她自己都感到奇怪,不知為何,她對葉凡有著一種盲目的自信。

「不可能!」

飛燕沉聲道:「巨擘宗可是有神靈坐鎮,魔情殿就算跟魔情宗有關,在這裡也不可能是巨擘宗的對手,要不然當初也不會從這裡退出去。好了,這是巨擘宗跟魔情殿之間的恩怨,說來跟我們沒有任何關係,咱們還是帶著活下來的人離開吧。」

「可是師傅,他畢竟救了我們,難道我們就這樣離開?」

董婉很是遲疑,她的目光看向葉凡消失的方向。

飛燕苦笑道:「丫頭,他的實力非常可怕,絕對是半神境界巔峰的存在,這種實力根本就不是我們能夠幫忙的。如果有可能,咱們將來一定會報答,但是現在最為重要的就是確保宗門弟子的安全,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飛燕的態度很是堅決,她不會放棄任何一個弟子,同樣也不會讓任何一個弟子去冒險。如果只是獨自一人,飛燕或許會考慮不顧一切去幫助葉凡,但是現在的她根本不可能這樣做。,也沒有任何條件允許她這樣去做。

董婉默然,她自然知道自己根本幫不了葉凡,可是想到對方去對付恐怖的巨擘宗,她心中就有種難以言喻的自責、

飛燕沒有理會徒弟的自責,而是拉著她離開,開始搜尋倖存的弟子。

……

救下清水劍宗的人對於葉凡來說只是順勢而為,這根本不會被他放在心上。葉凡的速度非常快,將進入魔域的魔情殿弟子營救出來之後,他的臉色很不好看,因為他發現這次進入魔域的人掛掉了三分之二,而剩餘的三分之一還有很多重傷。

這次魔情殿損失很大啊。

雖然沒有一尊半神隕落,但是任何一個人的死亡都讓葉凡異常的憤怒,他不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而現在死了這麼多人,有人必須付出代價。

殺上巨擘宗!

這就是葉凡現在唯一的心思,他可不管巨擘宗的實力到底有多恐怖,現在他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讓巨擘宗血債血償。

巨擘宗乃魔域的巨無霸,是真正的橫行霸道,要找到他們實在是太容易了,葉凡只需要稍稍打聽一番就能知道他想要的結果。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