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什麼人!”陳子帆剛進山谷,就被兩個身着青銅鎧甲的士兵攔了下來。


“天啓城冒險者,尋找苾毫將軍!”陳子帆不亢不卑的說道。

“天啓城?就是那個最近被人類攻佔的次級主城?”兩個士兵沒有搭理陳子帆,自顧自的聊起天來。

“恩,好像就是那個,但是天啓城的人怎麼跑着來了?”

“他怎麼認識我們苾毫將軍,不會是妖獸變得吧。”

“有可能……”

……

陳子帆無語的看着兩人,在他面前直接討論也就罷了,還給他安上了妖獸的名號,若他真是妖獸,說不定直接砍了兩人:“在下認識苾毫將軍的家人,勞煩通報,家人有話要對將軍說。”

兩個士兵狐疑的看了陳子帆一眼,其中一人說道:“你等着。”隨即朝後走去。

其實在兩人的對話間是有任務可循的,就是證明自己不是妖獸而去殺掉周圍的一切野怪和天空之城內部的小BOSS,但是陳子帆時間急迫,沒有在這裏接任務的想法,直接搬出苾毫的家人,想先見了苾毫再說。

半個時辰之後,前去報道的士兵跑了回來,對陳子帆說道:“跟我來吧,將軍要見你。”

陳子帆鬆口氣,點點頭,跟在士兵的身後向軍營走去。

整個山谷都被軍營佔據,所望之處都從都是綠色的帳篷,周圍有巡邏的士兵,有圍着篝火做法的廚子,喧譁聲不絕入耳。

帶路的士兵將陳子帆帶到居中的巨大軍營前,說道:“將軍就在裏面,你進去吧。”

陳子帆點點頭,掀開遮簾走了進去。

一個身形高大,臉龐瘦削,穿着黑色鎧甲的男子正坐在一個巨大的木椅之上,冷冷的看着進來的陳子帆。

“見過苾毫將軍?”陳子帆微微拱手道。

“你認識我的家人?”苾毫直接說道。

“我在新手村的時候,曾有幸住在將軍以前的家中,很喜歡可愛的米菲。”

聽到米菲的名字。苾毫的臉上頓時舒緩下來,他點點頭問道:“米菲可好?”

“米菲很健康很活潑,但是將軍的妻子去陷入病魔折磨當中。”陳子帆答道。

苾毫眼中的傷痛一閃而過,緩緩站起身來,一字一頓的說道:“是我對不起她們母女,本以爲很快就能攻略天空之城,讓烊銅重見天日,但是沒想到我們會被困在這裏數十年,進退不得。”

這裏怕是又有劇情任務,陳子帆靜靜聆聽,沒有說話。

苾毫說完看了陳子帆一眼,不再緬懷,而是說道:“聽說勇士是來自天啓城?”

“正是。”

“那可知道現在的天啓城由誰掌管?”

“只知道是六天宮中的一個,但到底是哪一家,我就不知道了。”

“哼,果然是他們。”苾毫眼中露出一絲不屑,“這羣人面對苦難怕得要死,搶功勞倒是很快。勇士又是如何來到天空之城的?”

“有冒險者打開了天啓城到天空之城的傳送陣,怕是不久就會有更多的冒險者進入這裏,天空之城很快就能被攻略了。”陳子帆不知道苾毫能不能明白攻略的意思,主動看向他。

苾毫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一絲失望:“即便來再多的冒險者,也不可能攻佔天空之城,裏面的力量實在太強了。不是我們這些凡人能夠匹敵的。”

“下界的四大次級主城就是被冒險者攻略的,將軍爲何要這樣說。”

“兩者不可同日而語。”苾毫臉上掛出一絲憂愁,隨即轉向陳子帆道,“不過我同樣看到了你們強大的決心,這位勇士,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是否願意幫助我?”

重頭戲來了。陳子帆心中一喜,連忙答道:“義不容辭!” 而此時的“刀片兒”卻如同一尊沒有生命的雕塑,就那樣紋絲不動地將腮幫貼在**上——夏鯤鵬心中默想着這或許就是傳說中的“人槍合一”吧!

報告完畢的陳一飛迅速收起望遠鏡,然後抓起旁邊的另一隻三八大蓋瞄了起來。

夏鯤鵬很想湊到窗戶前看看這倆人是怎樣殺鬼子的,但瞅了瞅緊挨着自己滿眼恐懼的仙兒也就暫且作罷了!很奇怪此時他卻不像剛纔那樣害怕了——奶奶的!總有一天我夏鯤鵬也要痛快地宰日本人——

“我打駕駛員和他背後的那個傢伙,你負責幹掉邊上的機槍手!等車跑到從街口數第二個線杆兒,聽我口令再動手——”自始至終幾乎就沒說上一句話的“刀片兒”齊烈陽終於開口了,但那斬釘截鐵的語氣卻令人不寒而慄。我滴娘也!太酷了,果然是槍神——靠在牆壁上的夏鯤鵬不禁暗暗佩服起來。

“OK——”緊挨着他的陳一飛簡短迴應着,那輕微的語氣似乎怕一下子嚇跑到手的獵物一般。

“尊貴萬能的灌江口二郎真君,保佑我殺光妖孽,爲慘死的兄弟姐妹報仇——”齊烈陽緩緩地將手搭在有阪三八的扳機上,一邊輕輕在嘴裏唸叨着。

這搞什麼麻將?猛然聽到開頭這不倫不類的半句話,夏鯤鵬險些大笑起來。但當他聽完齊烈陽緊跟着的後半句時,一股寒意瞬間從腳底冒出——這傢伙僵硬的表情和他沙啞的嗓音讓他一下子想起了地獄中的閻羅。夏鯤鵬再看一眼邊上的陳一飛同樣是將腮幫靠在**旁嚴陣以待。

“突突突——”摩托車的聲音越來越近了,夏鯤鵬彷彿看到死亡的雲翳從眼前閃過,只不過他不知道這片雲翳將要帶走的是日本鬼子還是自己?

“嘭——”帶着鋼音兒的脆響響起,同時一簇火舌從黝黑的槍口中冒出!是“刀片兒”齊烈陽扣動了扳機。

“咚——”一聲悶響隨即傳來,正駕駛陸王軍用摩托車的日本兵往後一仰倒了下來,然後順着車子前行的勢頭滾出了好遠。

接着是“嗡“的一聲怪響,失去了控制的摩托車帶着驚恐萬分的兩個鬼子往前衝出一段後撞在了牆上。“嘭——”又是一聲槍響,陳一飛手中的三八大蓋也開火了。被震得七葷八素的日軍機槍手趴在摩托車掛斗上蓋上還沒有起來就悶哼一聲見了閻王。

眼瞅着旁邊的同伴的天靈蓋“啪”的一下被掀起了老高,坐在後面的小日本這才意識到有埋伏了。他顧不得喊叫便一下子從還在空轉的摩托車上跳下來,然後開始沒命地往側前方的衚衕裏跑。

此時的齊烈陽猛地一下子站了起來,他的身體繃直如同一尊威嚴無比的金剛天神,步槍平端槍口開始隨着狂奔的日本兵擺動。隨着扳機扣動的脆響,一道長長的火線貫穿面前的夜空,第三個日本兵的腦後瞬間騰起一片血霧,正在前衝的身體被被強勁的6.5毫米步槍子彈打出好遠。

“|兩個頭部中彈,一個打中心臟——”當夏鯤鵬還在愣神的當兒,陳一飛早已端起望遠鏡開始彙報狙殺結果。

“走——”陳一飛話音剛落,一旁的齊烈陽輕喊一聲掂起三八大蓋就走!

“走!現在就走嗎?”此時的夏鯤鵬一下子愣住了——這剛殺完日本人就走,不怕遇上聽到槍聲趕來的追兵嗎?

“快走!再晚就來不及了——”身旁的陳一飛猛地一把拉起夏鯤鵬就往樓下跑去。

“我們這個時候走不是往槍口上撞嗎?”夏鯤鵬終於說出了心中的疑惑。

“呆在這裏纔是等死!你知道刀片兒打了這麼多冷槍沒有被幹掉的原因嗎?那就是從不在一個地方完成第二次狙殺!”看着懵懵懂懂的夏鯤鵬,陳一飛一邊摸黑順着樓梯往下走一邊接着絮叨:“唉!給你說你也不懂!慢慢看着吧,這裏邊的門道多着呢?”

“停——“突然陳一飛一把擋住幾乎是架把着仙兒的夏鯤鵬:“從這兒跳下去,走後門——”

“哦——”夏鯤鵬無所適從地應了一聲,然後和仙兒隨着二人跳下窗戶,從後門跑了出去。

穿行在曲曲折折的小巷衚衕裏,夏鯤鵬竟忽然生出一股欽佩之情——這兩個人是條漢子!“唉!可惜沒有把那挺機槍拿過來——”他忽然竟憑空冒出這麼一句。

“呵呵!也想玩槍殺日本人?”走在前面的陳一飛突然扭過臉兒:“放心吧!跟着我們哥倆你絕對有機會——只不過這一次不行!”

“爲什麼?”

“不爲什麼?飛哥問你一句是要槍還是要腦袋——哈哈哈!”

有了從鬼子身上扒下的軍服,再加上陳一飛一口流利的日語和他那完全可以以假亂真的“日本軍官超級模仿秀”,雖然經歷了一番波折,但四人還是在天明之前回到了聖約翰大教堂的閣樓。

還沒有上到閣樓上陳一飛就開始嘖嘖稱讚起來。當然他稱讚的不是柳鳳仙的美貌,因爲畢竟夏鯤鵬還在邊上他不敢造次。他也沒有稱讚齊烈陽槍法的高超,因爲雖然嘴上對夏鯤鵬這麼說但骨子裏他還是對這個悶葫蘆不服氣。當然他也不會稱讚自己那一槍打得準,因爲雖然也射殺了鬼子畢竟他打的是心臟,即使齊烈陽不會說什麼他也不能那麼臭不要臉地自戀啊!

他稱讚的是聖約翰大教堂的閣樓!這真是一個絕妙的狙殺地點,雖然陳一飛不是一個真正的狙擊手。但是“沒吃過豬肉還沒有見過豬走”?着齊烈陽混了這麼久這點兒眼力還是有的,何況自己在日本上士官學校時也學過狙擊課程。

“真是個好地方!”就連很少說話的齊烈陽也輕聲稱讚了一句,然後率先一縱翻過了教堂的後牆! 苾毫來回踱着步伐,臉上帶有一絲凝重和堅決,對陳子帆說道:“四個次級主城已經開啓,天空之城若是久久不能攻下,黑暗力量則會對次級主城進行反攻,所以我們必須要快!”

“怪物攻城?!”陳子帆愕然,次級主城每三個月會有一次怪物攻城,每一次都會讓玩家損失慘重,沒想到竟然還與天空之城的攻略時間有關。

“勇士在說什麼?”

“沒什麼,將軍還是趕緊說任務吧。”

“好。”苾毫點點頭,“說到儘快的攻略主城,就必須用一個特殊的方法,直接攻打超級BOSS!”

直接攻打總BOSS,陳子帆頓時一驚,他之前未必沒有這樣的想法,但是天空之城與四大次級主城不同,這裏沒有直接通往總BOSS的路線,玩家要想靠近大BOSS,只能逐層的推進,一點點的攻略,這也是他覺得時間不夠用的原因,如果有直接攻打BOSS的方法,以陳子帆對它的瞭解,未必不能攻打下來。

“將軍可有攻打的路線?”陳子帆連忙問道。

“如果有的話又何必找勇士?”苾毫淡淡的說道。

“好吧。”陳子帆心中暗暗無語。

“天空之城內外八層,層層危險遞增,其中的妖物實力更強,我給勇士的這個任務,就是要勇士尋找每層之間的間隙,也就是通過每層進入超級BOSS的房間的路線。”苾毫緊盯着陳子帆,一字一頓的說道。

“叮!A級主線任務:尋找天空之城直達超級BOSS房間的路線圖,並將它交到苾毫將軍之手,是否接受?”

陳子帆啞然,A級?現階段玩家的任務最多也就是C級,這差別也太大了,而且沒有被玩家攻略的天空之城的危險程度,他一清二楚。

但是,NPC既然說有這樣的路線,那就是必然有了,上一世的玩家是通過逐層攻略的,可能會有人接到這個任務,但未必完成了,自己要不要試一試?

“將軍,這任務太難了,有沒有一些提示?”陳子帆看着苾毫,試着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苾毫點點頭道:“這任務的確很難,我曾經派很多的手下進行此任務,但毫無進展,讓我曾一度懷疑沒有捷徑可走,但是有一位倖存下來的士兵留下一段信息,希望對勇士有用,信息就是:冥王塔,百蛇洞!”

“冥王塔,百蛇洞?”陳子帆皺眉輕喃,微微不解。

“勇士是否接受這個任務?”苾毫再次問道。

“接受!”陳子帆點頭道,隨即展示在面前的任務框消失,代表着他正是接受這個A級主線任務。任務提示爲上限五人。

但是現在連五個人也找不到,陳子帆不再糾結人數,而是將心思放到提示信息上。 重生福妻有空間 冥王塔他倒是知道一些信息,是關於自身冥魂傳承的地方,即便沒有這個任務,他也會去一趟,但百蛇洞他卻從未聽過,不知道在哪裏?

告別了苾毫將軍之後,陳子帆查看了一下絕世強者的比賽,正在熱火如荼的進行着,他給只爲綠葉和黑夜嫋嫋兩人留下了一個賽後聯繫的信息,直接朝着天空之城走去。

冥王塔既然在前,那就先去冥王塔,說不定能得到百蛇洞的信息,但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難,因爲冥王塔在第四層,也就是說,他必須自己找到前三層的所謂縫隙。

“算了,試一試吧,即便失敗了也沒有什麼關係,如果能成功,那麼無異於離賭約勝利又進了一步。”陳子帆不再糾結,步伐加快。

不多時,他便來到天空之城的大門前,門前空曠的傳送陣依舊蕭瑟,不見玩家來往,也不知究竟會持續到何時。

陳子帆走到大門之前,輕輕推到巨大石門一側的小門,一人高的小門應聲而開,露出城內的一角真容。

同未開啓的天啓城一樣,灰濛濛的讓人看不真確。但是能讓陳子帆的隱身隨時發揮。

城門口有幾個低級別的野怪,陳子帆不想打草驚蛇,使用了隱身,熟練的竄進城去。

天空之城內的建築,比天啓城高大一倍不止,到處都是青色高層,宮殿環環相抱,道路縱橫交錯,房屋鱗次櫛比,遠處影影綽綽的彷彿存在另一個城牆,隔斷了一方視線。

陳子帆徑直朝着那堵圍牆走去,那裏就是第一層和第二層的隔離地。

“叮!系統公告:公告各位玩家,《絕世強者》淘汰賽結束,十六強出爐,分別是深藍、說書者、風晴雨澈、夢想是個什麼玩意、落帆、桃花朵朵、東哥、飄渺如煙、魂夢王者、白璃、劍指天下、鬼鬼祟祟、顏皇、大理王子、傾慕晴天、洛水寒。十六強比賽將在三小時後舉行,敬請期待!”

“叮!……”

陳子帆一愣,暗道好快,玩家這麼多,他還以爲需要一兩天的時間,可是這纔不過幾個小時,淘汰賽就已經結束了。

而且這十六強的名單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很多強力的像無法無天、黑夜嫋嫋這樣的玩家竟然沒有進入,而甘慕晴操作猶顯不足,白璃是個刺客竟然還能出圍。

他打開好友聊天,黑夜嫋嫋和只爲綠葉都沒有回信息,便主動發了過去:“比賽完了?”

黑夜嫋嫋很快回道,語氣中並沒有失落:“恩,比賽結束的很早,碰到深藍了,剛纔在看別人的比賽。恭喜你進入十六強哈!”

陳子帆暗暗爲她默哀,沒想到竟然直接碰到深藍,即便是他,也沒有一絲的勝算。

“落帆,我看了你跟那個GM的比賽了,哈哈,大快人心,實在是太厲害了。”只爲綠葉興奮的聲音傳了過來,“沒想到這小子竟然玩潛規則,不過想要找落帆老大的麻煩,不是自掘墳墓嗎,哈哈。”

“什麼比賽?”黑夜嫋嫋詫異的問。

“普神和落帆的比賽,你看論壇,論壇上已經爆了。”只爲綠葉回道,隨即詫異的問道:“落帆,你在哪裏,怎麼沒有回來。”

“我只跟普神比了一場,就進入了十六強,看時間充裕,就接了個任務,現在正在主城內。”陳子帆回道。

“咦,你竟然進主城裏?你不是說那裏很危險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