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不知道的是,回到家裡的江恬菱也露出了志得意滿的笑容。 明千煙不知道被自己懟了一把的江恬菱找韓湛逸去了,她從學校離開,將心思放在了明煙上。


霓尚的發展很順利,銷售量大漲,開局甚好。所以她將心思放在了明煙上。

她對明煙是非常有信心的,畢竟明煙都是她這個藥師搞出來的配方。

上個位面的科技不發達,但在其他方面有不一樣的發展。那裡有靈植,也有這個世界所有的藥材。

明千煙能夠在上個位面成為尊貴的藥師,自然已經將所有的普通藥材的習性藥理都掌握了。

普通藥材只是入門,等入門基礎穩定了,她才能接觸更高級的靈植。

所以,回來后,她照樣能夠將這裡的材料靈活運用。

而且,她在那個世界學到了一些特殊的藥材炮製方法。

就好像常用的人蔘,炮製方法不同,最後出來的效果也不同。

可以說,她給出的每個配方可相當於一個幾十人團隊好幾年的研究成果!

所以,她對明煙是非常有信心的。

只是她沒想到,大家的反應這麼快速這麼熱烈。

之前拿到試用裝的模特們都在網上發表了自己對明煙護膚品的用后感覺,全程都是彩虹屁。

當然,這種事情有人相信有人不信,畢竟有些人為了恰飯,根本就不在意自己的節操,廣告語有多聳動就多聳動。

明煙要不是和霓尚有點關係,大家還真的將它當成是某個微商品牌呢!

畢竟有些微商的廣告打得那叫一個天花亂墜,超出人類認知範疇。

不過,除了那些模特外,厲竟越那邊也有不少不錯的反饋。

明千煙之前讓厲竟越給不少人送了一套護膚品,還給化妝師們送了一套彩妝,分量沉甸甸的。

明千煙當然知道,肯定不是每個人都願意用明煙的,但只要有幾個用了,就可以了。

但沒想到,那邊的發展比她想的好很多。

厲竟越在那裡確實交了不少好朋友,有不少人都用了明煙,都有非常好的效果和反饋。

尤其是那些化妝師,對明煙是讚不絕口,尤其是明煙的彩妝,她們更是喜歡。

節目組的化妝師都有多年經驗,對各種產品也有了解。而且,不少化妝師還會兼職當個美妝博主。

這不,她們能夠很清楚地分辨出各種產品的好壞。

所以,她們催促厲竟越,希望他能催促明煙的老闆,讓明煙快點上市,她們自己雖然有一套了,但閨蜜朋友也想要啊!

見大家如此熱情,明千煙便讓明煙那邊加快腳步,準備開賣。

看著自己的事業紛紛開花,她心情很舒暢。

只是很快,她的好心情被打亂了。

——厲竟越被人爆料了!

爆料的是所謂的節目組的知情者,他爆料說,厲竟越在訓練期間,不配合訓練,還欺負打壓其他隊友,最後讓一名隊友無奈退出了比賽。

此時,《明日偶像》在錄製第三期,第一期已經播出了,厲竟越靠著一張臉刷爆了朋友圈。

這個時候,突然爆出這樣的新聞,立刻引發軒然大波。

明千煙看著這上面的指控,頓時氣得臉都紅了。

小越這麼乖,不被人欺負就算了,竟然還欺負別人?!

哪個王八蛋造的謠! 厲竟越看到網上爆料的時候,動作也停了下來。

和其他選秀節目不一樣的是,前期所有選手都是可以上網的。到了中後期,選手們入住一個宿舍后,才將通訊工具收了。

當然,可以上網不代表能亂說話。畢竟現在的網友都很閑,要是說錯了點什麼話,很容易會被黑得體無完膚。

第一期節目剛播出,厲竟越憑藉著一張神顏,很快俘獲了許多粉絲。

但是,欺負打壓其他選手,還讓對方退出比賽,這可就太過分了!

大家都是沖著出道而去的,為此還付出了這麼多努力,卻中途戛然而止,簡直讓人恨得要命!

想想自己若是遇到這種霸凌,他們也得氣死!

這件事情發酵得很快。同時,知情人爆出了一件又一件事情。

【其他人都特別認真,早出晚歸地練習,但ljy來得晚走得早,和大家格格不入。而且他覺得自己長得好,就搶了C位!】

【ljy特別有錢,之前過來的時候還有好幾個保鏢護著呢!他不喜歡某個化妝師,還將化妝師都給逼走了!不過他背景雄厚,也沒人敢說什麼。】

【ljy這張臉看起來漂亮,其實都是整出來的。而且他才剛當練習生不到一個月!就拿下了這次的參賽名額!你們品,你們細品!】

【ljy還給別人送護膚品,有人用了后,差點爛臉了!】

黑料一件接一件,迅速佔領眾人的視線。

一時間,眾人都驚了。

這是真的?

厲竟越竟然這麼噁心?

那張漂亮的臉蛋是整出來的?沒有實力還欺負人?!

【我才剛粉上他,別告訴我真的這麼噁心!】

【這張臉也是假的?卧槽!我感覺我要瞎了!】

【有背景果然可以任性! 重生於世紀之初 但這是對其他人的不公平!】

【我說,你們是不是太衝動了?憑著營銷號的所謂爆料,你們就信了?連證據都沒有,你們在高.潮什麼?別到時候被打臉了!】

【打臉個屁!他是有錢人啊,之前勇者前進的時候,他的衣服鞋子就特別貴。如果不是真的有問題,人家工作人員哪裡敢爆他的料?】

【什麼工作人員,現在誰不知道這一套怎麼操作?無圖無真相的事情就你們口嗨?是作業太少了吧?】

【真相來了!剛找到退賽的學員的身份了!果然是被欺壓到退賽了!太可惡了!】

【他哪裡說自己被欺壓到退賽?他不是說自己的腿受傷了,所以才退出比賽的嗎?怎麼就變成被欺負到退賽?】

【呵呵,誰敢說出真相?】

【太惡毒了,這種人渣就該退出比賽!】

【別退賽了,退出娛樂圈吧!】

【你們可真厲害,正主自己說的話你們不聽,非要陰謀論!】

【喲呵,腦殘粉來了!這麼迫不及待想要洗白了?】

看著網上的爭吵,李勛等人都急了,「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越神你得罪誰了?怎麼這些不靠譜的傳言都出來了?」

厲竟越看著這上面的言論,眸光微閃,輕笑一聲,十分嘲諷。

眾人被他的表情嚇得抖了一下。

下一秒,厲竟越的手機響了,而他臉上的陰冷褪去,瞬間春暖花開。

所有人:「……」

這變臉也太快了吧! 「煙煙。」

接起電話的瞬間,厲竟越的神色就軟了下來。

「你沒事吧?」明千煙關心問道。

「我沒事,你也看到網上的消息了?」厲竟越問道。

「嗯,他們太過分了!」明千煙十分惱火,「我這就讓人發律師函,讓這些造謠的王八蛋閉嘴!」

「不用!」厲竟越立刻說道。

「為什麼?」明千煙不明白了,「你這孩子,這個時候可不能亂髮好心!你都被別人欺負成這樣了,還要為他們說話?」

「不是。」厲竟越搖頭,「我有自己的辦法解決,單純發律師函沒用的。」

現在的明星有點什麼事情,就會發律師函。但大家都知道,這種東西警告意義大於真實意義。而且轉頭又會爆出實錘,錘死自己。

久而久之,大家都不將這些當一回事了。

哪怕能讓那些造謠的閉嘴,但民眾心裡的想法是無法改變的,反而還會覺得當事人惱羞成怒。

「那你打算怎麼做?」明千煙很擔心,「不管你怎麼做,只要需要我配合,都可以告訴我。」

「我知道。」厲竟越笑了聲,「煙煙你這麼厲害,我跟在你身邊學了這麼多呢,怎麼可能會被欺負呢?我可厲害著呢!」

「對對對你很厲害。」明千煙毫不走心地點頭附和,「但是,這種污衊太可惡了,你這麼心軟……」

「我不心軟啊!」厲竟越搖頭,「我可狠了呢!」

明千煙:「……」

這話聽起來像極了小奶貓伸著爪子,說自己超凶的樣子。

「你放心,我會好好處理的,你真的不用擔心。」

好說歹說,明千煙才掛了電話。

收起電話后,厲竟越轉身,表情再次變得冷酷。

眾人:「……」

厲竟越說話的聲音不大,但哪怕聽不到他說話的內容,也能聽到他黏糊綿軟的口氣。

卧槽!大家目瞪口呆。

這特么是他們的越神?!

之前厲竟越和他們一起練習的時候,那眼神……像極了天神看凡人的睥睨和不屑。

他倒沒說什麼嘲諷的話,但他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

所以,哪怕大家都知道他挺願意幫忙指導的,但不到最後關頭,大家一般不會找他。

那種「你怎麼這麼蠢,真的長腦子了?」的眼神,真是讓人無地自容。

而這樣驕傲的越神,竟然如此軟!萌!無!害!

草!他們幻聽了吧?

或者說,這是精分?

「幹什麼呢?」厲竟越對上他們驚恐萬分的眼神,皺起了眉。「音樂呢?你們不用繼續練習了?」

「沒沒沒,我們立刻練練練練習!」幾人立刻被他的表情嚇住了,說話都結巴了,趕緊轉身打開音樂,繼續練習。

厲竟越不用說什麼,一個眼神就把他們嚇住了,連「煙煙」是誰都沒敢問。

「看什麼呢!」厲竟越發現某些人不專心,冷下了臉,「你們覺得自己很厲害了?」

「沒有沒有!」大家抖了一下,趕緊專心練習。

突然,他們的房間門被打開了,一個導師帶著攝製組進來了,冰冷的鏡頭對著房間內眾人。

「大家都在練習啊!不錯!咦? 超級兵王混都市 厲竟越你在休息嗎?」 《明日偶像4》里有五個常駐導師,還經常有嘉賓導師加入。

現在過來的導師叫於兆豪,今年三十多歲,唱跳歌手,出道十幾年,攀登過巔峰,但在新人輩出的娛樂圈內,只能一點點過氣。

不過,於兆豪的人氣和實力都是有的,所以便來了節目組當導師。

憑藉著導師的身份,他的人氣又漲了不少。

今天是他帶攝製組來探班的時間,而且為了更真實,也沒給大家準備的時間,直接就殺了進來。

然後,攝影機就將房間內的情況拍了下來。

這一組有十人,但現在,九個人在鏡子前練習,厲竟越卻站在一旁拿著手機,和他們格格不入。

這一幕讓於兆豪眸光一閃,「厲竟越,你剛跳完?」

「不是。」厲竟越搖頭。

沒等他再問,厲竟越又補了一句,「我跳完很久了。」

眾人:「……」

李勛沖了過來,想要伸手去搭厲竟越的肩膀,表現出哥倆好的模樣,但下一秒卻對上厲竟越冷漠的眼神,動作頓時僵住了,訕訕地將手收了回來。

攝像機默默地將這一幕記錄下來。

「我們越神這麼厲害,早就練完了!我們還沒完全掌握,只能努力加練啊!」

於兆豪笑了,「是嗎?那挺好的,你們可都要好好練習哦!明天可就要錄製了,這一次比的是舞蹈,你們可不能鬆懈。」

「知道知道!」其他人也紛紛點頭,「我們會努力的!」

「老師,要不你指導我們一下吧!」

有人突然喊道。

「對對對!」大家紛紛點頭,「來都來了,老師你給我們指點一下吧!」

見大家這麼熱情,於兆豪笑了,「那行,來都來了。」

他將外套脫掉,露出精瘦的身軀,走上前來。

「你們先跳一次。」

「好!」

大家十分熱情,立刻就列好隊形,跟著音樂跳了起來。

不過,他們這麼積極,厲竟越卻十分淡定地站在一旁,沒有加入其中。

於兆豪看了他一眼,沒說什麼,只是垂下眼眸。

大家也沒在意厲竟越的缺席,畢竟這個舞蹈沒有太多需要配合的地方,他們只要記好自己的位置和動作就行了。

跳完后,大家期待地看著於兆豪,希望得到他的評論和指點。

「跳的很不錯啊!」於兆豪有點意外,「你們這水平很高了啊!」

他們跳起來整齊劃一,力量到位,氣勢也不一般。雖然是不同公司的新人,之前也沒什麼配合,但這一支舞里卻看不出什麼疏離。

相反,還能看得出來,他們的配合挺好的,感覺還挺有默契,比一些三流男團表現還好。

「謝謝老師!」眾人的氣還沒喘好呢,被老師表揚后,笑得臉都開花了,「不過老師,還有哪裡需要改進的嗎?」

於兆豪點點頭,「還是有點的。李勛你的手有個小動作,每次跳完后都會甩一下,這個要注意。方興瑜你的腳要打開一點……」

他一一指點下來,眾人紛紛點頭。

等他說完后,大家的臉都紅得厲害,眼神發亮。

「老師你說的這些,跟越神說的都一樣呢!」

於兆豪:「???」 學員們的話讓於兆豪和攝製組工作人員都吃了一驚。

和厲竟越說的一樣?什麼意思?

鏡頭不由得轉向表情平靜的厲竟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