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不記得這是從誰身上得到的四級靈符,但是其威力,堪比墨門戰爭巨弩射出的寒冰箭矢。


這寒冰之握與那玄冰令牌雖然同是寒冰箭,但是其威力卻迥然不同。

一個是單體爆發,一個是羣攻。

而隨着寒冰之握的形成,四周的溫度急劇降低,地面腐葉層之上,迅速的結出了一層冰霜。

連續的兩道靈符,幾乎瞬間將他的陰陽之力消耗一空。

他病懨懨的臉色有些蒼白,但一雙眸子,卻愈加明亮。

而此時,那金甲神將的一刀,也堪堪劈下。

無名荒獸連躲都沒有躲,直接被這金甲神將劈在背部厚厚的硬殼之上。。

咚!

一聲悶響,那硬殼顯露出來一抹淺淺的白痕,除此之外,沒有給無名荒獸造成任何傷害。

它舉起爪子,輕輕鬆鬆的便將這金甲神將拍散。

而隨着它雙爪舉起,胸前的位置露了出來。

就在此時,恰好那寒冰箭,直直的射了過來,狠狠地插入了它的心臟。

噗!

轟!

“吼——”

寒冰箭在插進去之後,竟然轟然炸裂。

這與那石像幾乎一模一樣的無名荒獸,發出了一聲淒厲的嘶吼。

但瞬間就戛然而止。

這恐怖的力量,竟然生生將它的身體炸碎。

“呼……”

宋子陽長長的舒了口氣,臉上現出了一絲滿意之色。

“這無名荒獸擅長力量與速度,防禦力強,尤其是對火焰有足夠的免疫力,依靠身體戰鬥,唯一會的術法,便是噴吐火流岩漿。”

“那麼顯然,它對於寒冰的防禦,就會差上許多。”

“果然如此,以金甲神將引誘,以寒冰之握絕殺!”

這一場戰鬥,一環扣一環,都在他的控制之中。

“這無名荒獸應該只不過是那尊石像的投影,並非真正的上古蠻荒巨獸,否則一個照面,我可能就被秒殺了!”

他心底暗暗思忖,“若真如此的話,那麼接下來肯定還會再遇到這樣的荒獸!”

如此想着,他轉身欲要離開。

但陡地,眼角的餘光,在荒獸碎裂的屍體內,看到了一個亮晶晶的東西。

他目光一凝,邁步走了過去,伸手從地上撿了起來,擦去上面的血污,看到的是一個印刻着詭異花紋的牌子。 這面牌子只有巴掌大小,入手卻極爲沉重,宋子陽略一估摸,大約有三十斤上下。

其材質非金非玉,通體烏青,像是傳聞之中極爲珍貴的青木。

世上木材,多爲黃色、褐色或是棕色,少量爲紅色、黑色。

青木是極爲罕見的,只有在一些特殊的地方,纔會有這樣的樹木存活。

據傳聞,當初連接天地的建木,便是青木。

這青木上面的紋路,頗爲玄妙,像是天道鐫刻的法陣,又像是稚童的新手塗鴉,但仔細盯着看,卻又發覺跟靈符的紋路有些相似。

之前所看到的亮晶晶的光芒,便是這詭異而又玄妙的花紋向外散發出來的。

而那邊緣處的紋路,有大量的斷裂點,那些線條向外似乎還有無限延伸。所以看起來不像是天然形成的,這一塊木牌倒像是被人硬生生的掰斷了一般。

但這塊青木,乃是從這無名荒獸屍體之中拿出來的,若非是屍體被寒冰之握炸的四分五裂,還根本無法發覺。

若真是一塊巨大的青木被硬生生掰斷,又怎麼會進入這無名荒獸的屍體內呢?這玩意有什麼用處?

另外,剩下的那些青木在哪裏?

其他可能存在的無名荒獸身上?

不過,稍稍看的久了一些,他只覺得自己的心神,彷彿是要被拉扯入這紋路之中。

不過,他的定力足夠強,很快便反應了過來,急忙回神,不再去分辨這些詭異玄妙的花紋,而是將目光落在了無名荒獸的屍體上。

看着這無名荒獸一塊塊碎裂的肢體,六隻斷裂的足,一對翅膀,散碎的血肉,還有那血流不止的巨大眼眸,他忽的心中一動,想到了自己在《洪荒天經》中看到的內容,裏面記載有上古蠻荒之時的一種神鳥。

“西三百五十里曰天山,多金玉,有青雄黃,英水出焉,而西南流注於湯谷。 啟稟王爺:王妃又忘吃藥了! 有神鳥,其狀如黃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混沌無面目,是識歌舞,實惟帝江也。”

在西方的天山上,有一隻神鳥,形狀詭異,全身燃燒着火焰,有六隻腳四隻翅膀,面目是一片混沌,耳目口鼻都沒有,擅長歌舞火焰類術法,名爲帝江。

這無名荒獸,與神鳥帝江一樣,都有六隻腳,並且對火焰術法幾乎免疫,只不過,這荒獸只有一對翅膀,並且面目猙獰可怖,有着四隻巨大的眼睛,幾乎佔據了整個面孔,與那神鳥帝江的混沌面目迥然不同。

有些類似,但又明顯不同。

這讓宋子陽有些懷疑,無名荒獸的身上或許是有着神鳥帝江的一絲血脈。

上古時期的神獸、荒獸,傳承至今,大多都消失在歷史的塵埃裏,也有很多成爲了大妖,盤踞在十萬大山或者極西之地的萬妖之國。

他將這塊青木收入納虛戒內,剛要離開,陡然心神一動,轉頭望向了身後。

目光所及,盡皆是高大的樹幹,看不到什麼異常,但是他的神識,卻察覺到了有人前來。

是程凡!

而在他發現程凡的瞬間,程凡也發現了他的存在,迅速的向着這邊趕來。

兩人之間相距,已經不足十丈。

這點距離,眨眼即至。

三息之間,彼此已經看到身影。

宋子陽毫不猶豫的身影一閃,便向着前方奔行。

他剛剛戰鬥過一場,雖然完美的將這無名荒獸擊殺,但是消耗也很大,陰陽之力幾乎耗空,需要時間重新修煉,或者服用靈丹快速煉化補充。

眼下幾乎沒有再戰之力,但偏偏在此時,這程凡卻恰好出現了。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糟糕的事情。

他雙手一抖,兩枚疾行符便施展了出來,拍在了雙腿之上,有兩道無形的力量涌入了他的雙腿之中。

剎那間,他的速度暴增,轉瞬消失在密林深處。

程凡已經停下了腳步,頓時措手不及,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追不上了,他只好頓住,望着地上的一片狼藉,皺了皺眉頭,吃驚不已,明白這少年剛剛是又經歷了一場戰鬥。

“在進入幻境之前,他就已經是到了強弩之末了,現在竟然還有餘力出手,最關鍵的是,還將這一頭兇獸給斬殺了,他已經強大到了這種地步了嗎?”

“不過,從他看到我就跑這一點來看,應該也是真正的到了強弩之末了。”

他腦海之中,下意識的泛起這個念頭。

隨後,他蹲在地上,伸出手指蘸了一點血液,舔舐入口,查探其中所蘊藏的生命力量。

這是他所擁有的一門獨門祕術,能夠以生命力量的強弱來推測出來兇獸的具體境界。

兇獸、妖獸血食,都蘊含有大量的生命力,對於奇門修士來講,是大補之物,吃下煉化,不但可以增長修爲,還有一定可能吸收其一部分力量特性。

“兇獸幾乎有第二境巔峯的力量,這小子如何將它斬殺的!”

程凡的臉色瞬間就變了,駭然不已,驚呼出聲。

不論是兇獸、靈獸還是其他從龍之屬,通稱爲妖。

妖跟奇門修士以及魔一樣,在修煉之路上,也是分爲六境。

第一境覺醒,顧名思義,乃是覺醒體內血脈,依靠本能正式踏上進化之路。

第二境妖丹,血脈有強有弱,但最終都會形成妖丹,這妖丹乃是妖修煉最重要的核心,亦是化形的根本。

不同的妖獸,妖丹的位置是不固定的,通常都處於胸腔之中,有極少數特殊的妖獸、神獸,則可能會在其他位置。

比如吞天獸,體內丹田自成小世界,妖丹便在小世界內。

在這一頭兇獸的身上,程凡卻並沒有找到妖丹,顯然這妖丹被那個看起來病懨懨的少年,給擊爆了。

“就算是以我的實力,想要將這名妖獸斬殺,也要費上一番功夫,他卻能夠將其擊殺,初入搬山境,便有如此實力,若是任他成長下去,未來會有多強?”

他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絲恐懼,不敢再想下去了。

“今時今日,必須要將他斬殺!”

他滿臉狠厲,殺意釋放出來,站起身便飛快的向着宋子陽離開的方向追去。

他有一種直覺,這次若是不能將這個少年找到擊殺,以後將寢食難安。 在狀態完好的時候,宋子陽並不懼怕程凡。

儘管雙方的修爲差距極大,足有六七個小境界,但是他身上底牌衆多,生死間的戰鬥經驗更是比對方還要豐富,足以彌補境界上的差距。

奇門修士生死間的戰鬥,從來都不是以境界高低論英雄,尤其是在陰陽術士之間,過了搬山境後,可施展的靈符、術法多了,其強弱高低便對結果有着極大的影響。

自從宗門被滅之後,宋子陽一直在生死的邊緣遊走,每一次看起來都是必死之局,但最終都頑強的挺了過來。

每一步都如履薄冰,其戰鬥經驗也增長的飛快。

滅殺那形似神鳥帝江的兇獸,便完全是戰鬥經驗的體現。

反觀程凡,自幼在周家之中被培養修煉,修爲一路增長,地位也隨之水漲船高,基本上沒有經歷過什麼生死間的戰鬥。

在曹城內,誰敢和周家死磕?

出了曹城,與其他家族產生利益衝突的時候,大家更多的是坐在談判桌上談判,而不是直接撕破臉生死相搏。

因此,在切磋上他的經驗豐富,但真正生死間的戰鬥經驗卻並不多。

所以他在看到宋子陽陡然爆發出速度,瞬間消失不見的時候,幾乎下意識的就停了下來,並沒有主動去追。

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這個病懨懨的少年連影子都看不到了。

在探查完這不知名兇獸屍體之後,他對於宋子陽的身體狀況,作出了準確的判斷:強弩之末!

他心中升起濃重的殺機,必須要將此子斬殺,否則後患無窮!

並且,不能給此子喘息之機!

於是,他循着宋子陽離去的方向,再度追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