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也沒想到自己居然會遇到一塊硬骨頭。


這難道就是所謂的裝逼不成反被草?

而底下的齊朗臉色冰冷無比,嘴裡不由得暗罵了一聲廢物,但是由於在人前,他也不好隨意發作出來。

「承讓了。」

祝東風把手中的佩劍收起來之後,對著麻子臉作了一個揖,便轉身走下練武場。

有了祝東風這個成功的例子,之後考核的人也宛若過江之鯽一般蜂擁而上,有的獲得拜入宗門的資格,有的卻遺憾退出。

一個時辰眨眼間便快要過去。

而此時參加考核的人也只有零星幾人。

眼看著時間就要到了,項天笑一旁的蘇煙雨早就已經急壞了,她用力地扯了扯項天笑的衣角。

「時間快沒有了,我們什麼時候上去?」

但是也同時因為緊張,聲音變得稍稍有些顫抖。

「不急不急。」

項天笑臉上依舊掛著雲淡風輕的笑容,因為他看到廖英浩眼中的殺意更甚,似乎只要考核一結束,他便會衝過來了結項天笑的姓名一般。

而就在這時,當項天笑看到夏達文快要催動身形衝上練武場的時候,只見他足尖一點,身形緩緩落到場上,一臉笑意地盯著廖英浩。

而夏達文在看到還有人想要參加考核的時候,便再一次退了回去。

「在下項天笑,這一次過來參加考核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加入蒼雲宗,請賜教吧!」

雖然口中這麼說,但是項天笑的眼神卻緊盯著廖英浩。

而廖英浩在聽到項天笑想要加入蒼雲宗的時候不由得一陣愕然,隨即臉上浮現出了一抹嗜血的笑容,眼中殺機四起。

「我來!」

只聽他站起身來,聲音沙啞地說道。

「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會是廖英浩,不是說代表弟子不可以參加考核嗎?怎麼……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個小兄弟完了!」

底下的人嘰嘰喳喳地說著,廖英浩身旁的尹綰綰一雙柳眉不由得皺了皺,看著廖英浩一臉冰冷地說道:「代表弟子不可以參加考核,給我坐下來。」

「這一場,我不是以一個代表弟子的身份,而是以一個仇人的身份。」

說完,廖英浩也不顧尹綰綰的勸告,猛地衝上了練武場。

「原來你就是殺害我父親的兇手,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是用了什麼骯髒的手段,但是今天,我要讓你豎著站在這個練武場,躺著離開這個練武場,不過是以屍體的樣子。」

廖英浩的眼中滿是刺骨的寒意還有殺機。

高冷Boss的命定妻 他本來想通過這次宗門考核回來看一眼自己的父親,順便完成父親交代的那件事,但是卻沒想到這一次回來竟然已經天人永隔。

在聽到廖峰說明這件事的來龍去脈時,廖英浩便通過廖峰的指認認出了人群當中的項天笑,面對這個殺父仇人,他恨不得扒他的皮,剝他的骨,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現在這麼面對面看著,廖英浩已經極力在控制住自己了。

「有些人是自作孽不可活,你說是不是?」

項天笑這句話彷彿引火線一般,徹底點燃了廖英浩這個火藥桶。

「我要你死!」

只聽廖英浩怒吼了一聲,右手猛地搭在了腰間的佩劍上。

唰!

愛情逃兵 一道白色的流光宛若曇花一現般出現。

廖英浩本以為自己這一招完全可以把項天笑送進地獄,但是卻沒想到被項天笑給輕描淡寫地躲過了。

「開封劍,招式不錯,但是速度還是太慢了,脫凡境十層的速度這麼慢,你乾脆不要學了。」

項天笑好像一名高手一般,對著廖英浩的招式不停地指指點點,而且好巧不巧,還擺出一副我是為你好的樣子。

雖然這麼說,但是廖英浩的一張嘴卻變成了O字型,彷彿可以塞進去一顆雞蛋。

他沒有想到項天笑居然已經知道他的實力,甚至一字不差地全部說了出來,但是自己卻對項天笑的實力沒有任何了解,但是就目前看來,項天笑的實力只怕是在他之上。

一時間,廖英浩感覺自己背後涼颼颼的,心中竟升騰起一股懼意。 但是,廖英浩卻搖了搖頭,盡量讓自己不要胡思亂想,他在心裡不斷告誡自己,只是項天笑剛好運氣好,被他瞎貓逮著死耗子給說中罷了。

「怎麼……怕了?」

項天笑自然也注意到廖英浩眼中的懼意,忍不住嗤笑了一聲說道。

「你……」

廖英浩聞言,一張臉陰沉得快要滴出水來,眼中似有火焰在躥動,只見他右手緊握著他的佩劍,再一次沖向了項天笑,速度快得令人咋舌。

「好快!」

「這……這就是代表弟子的實力嗎?」

「廖家的大公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圍觀的群眾臉上無一不是露出驚容,更有甚者直接倒吸了一口涼氣,眼中閃爍著崇拜的光芒。

「還行!」

項天笑微微一笑,心裡也不由得一陣釋然。

也難怪廖英浩會是代表弟子,單憑他這超越同境界修鍊者的速度,也足以說明,他並不是那種金玉在外,敗絮其中的軟貨。

畢竟…….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但是在項天笑眼中,還是太慢了。

「給我納命來!」

唰!

廖英浩的身形來到了項天笑的身前,揮動著手中的佩劍直接刺向項天笑的喉嚨。

劍刃劃破空氣,帶起的一股股勁風吹得項天笑身上的布衣獵獵作響。

叮!

一聲清脆的響聲響起,在圍觀群眾那震驚的表情下,只見在練武場之上,項天笑淡淡地伸出了兩個手指,死死地夾住了廖英浩的佩劍。

無論他如何用力,都無法令那劍刃移動半分。

「這……我沒有看錯吧!那個人居然用兩根手指就擋住了那個廖英浩的攻擊!」

「這……這怎麼可能!難不成他是什麼隱世高手嗎?」

「廖英浩可是代表弟子,兩根手指,這……這也太變態了吧!」

台下的眾人開始嘰嘰喳喳地說著,紛紛都在猜測項天笑到底是什麼身份。

另外一側的尹綰綰,齊朗和趙君衍三人在看到項天笑擁有如此強勁實力的時候,不由得緊皺起自己的眉頭。

「你……」

而廖英浩本人更驚訝得無以復加,他發現項天笑的兩根手指就好像一把鉗子一樣,無論他怎麼用力,都無法掙開他的桎梏。

項天笑打了一個哈欠,徒然鬆開了夾住廖英浩佩劍的兩根手指,讓他不由得踉踉蹌蹌地往後退了幾步。

「不是說要殺我嗎?怎麼……蒼雲宗代表弟子就這點實力嗎?」

項天笑懶散地說了一句之後,緩緩步向廖英浩。

「這可是你逼我的!」

被項天笑這麼再三貶低,廖英浩額頭青筋暴起,嘴裡暴怒了一聲。

話音剛落,只見廖英浩用力地踩了一下地面。

咚!

練武場上乃至場下的地面全都爆發出了一聲悶響,宛若巨錘一般狠狠地砸在圍觀群眾的胸口上。

「戰將!落雲虎!」

廖英浩暴喝了一聲。

吼!

隨即,一道呼嘯聲響徹整座練武場,一些體質較差的普通人臉色變得通紅無比,蹲在地上不停地喘著粗氣。

https://tw.95zongcai.com/zc/56318/ 唰!

只見在廖英浩的身後漂浮著一朵朵白色的雲朵,而在那雲朵之中,有著一雙嗜血的眼睛,死死地盯著項天笑,隨著雲朵的不斷散開,一隻兩層樓高的老虎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與普通老虎不同的是,廖英浩身後的這隻老虎身上竟插著一對巨大的翅膀,渾身上下的皮毛宛如臘月里的飛雪一般潔白。

唰!

一時間,那隻老虎便化成點點星光,沒入廖英浩的身體裡面。

啪!

底下正在觀看的尹綰綰突然拍桌而起,美眸死死地盯著廖英浩,眼神冰冷無比。

「廖英浩,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做什麼,我爹不是說過了嗎?不到萬不得已,不準動用戰將,難道你把他的話當成耳旁風了嗎?」

話語間滿是冰冷之意,身後的一眾蒼雲宗弟子都不由得顫了顫身子。

這妮子性子還真冷啊!

但是廖英浩卻充耳不聞,只是臉色猙獰地盯著項天笑,身上的氣勢開始節節攀升。

人外人境一層!

人外人境二層!

人外人境三層!

眨眼間,廖英浩的境界便發生了質的飛躍,直接提升了三個境界,來到了人外人境三層!

「這是你逼我的! 豪門奪情:限制級婚寵 受死吧!」

廖英浩不屑一笑,足尖一點,猛地沖向了項天笑。

「廖英浩!」

底下的尹綰綰怒吼了一聲,但是卻見廖英浩還是沒有理會自己,眼中的冰冷頓時化為無盡的怒火。

啪!

只見她猛地一拍桌面,整個人一躍而起,宛如離弦之箭一般,急速沖向廖英浩。

但是突然,眼前發現的事情讓她不由得身形一窒,美眸之中滿是不可思議。

只見項天笑右腳猛地往前踏出一步,右手握拳,對著廖英浩的胸口擊打了出去。

「不自量力!」

廖英浩嗤笑了一聲,同樣揮舞著手中的拳頭迎了上去。

砰!

雙拳碰撞在了一起,一股勁風自兩人的拳頭之間散發而出,向四周擴散了出去。

嗖!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宛若斷線的風箏一般飛了出去,在半空中劃過了一道完美的拋物線,隨後落在了地上。

眾人發現,那名被擊飛的人赫然是廖英浩。

噗!

就在廖英浩倒在地上之後,從嘴裡吐出了一道血箭,臉色開始變得蒼白起來。

「好厲害!」

台下的蘇煙雨眼中閃爍著小星星,一臉崇拜地盯著站在練武場上宛如戰神一般的項天笑。

嘶!

看到廖英浩落敗了之後,在場的眾人再一次倒吸了一口涼氣。

在他們眼中如同神明一般存在的廖英浩,竟然承受不住項天笑的一拳,這著實讓他們震驚無比。

「他……他到底是什麼人!」

「這……這也太可怕了吧!廖英浩都承受不住他一招!」

「這麼強的人居然還要加入蒼雲宗!」

正在底下觀看的齊朗和趙君衍也紛紛皺緊了眉頭,看著場上的項天笑若有所思起來。

「你不是說要為你的父親報仇嗎?來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