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們兩人一個務實,一個務虛,相比之下,高下立判。


這時候,丁辰從帳外捧著一個錦盒進來道:「丞相,從袁紹主簿處搜到了這個。」

說著把盒子打開,曹仁好奇的往前一湊,頓時眼睛亮了,驚喜道:「兄長,這是袁紹與我後方暗通款曲者往來之書信。

只需按照這信上之署名,挨個前去抓捕,看誰還能狡辯。」

曹操想了想,嘆口氣道:「實不相瞞,與袁紹對峙這數月以來,連老夫都不知道能有今日之勝,更何況身在許都之人?

趨利避害乃是人之常情,不應因此問責他人,且隨他去吧。」

說著,曹操接過錦盒,連看都沒看,直接扔進了炭火盆中。

大火很快就把那書信付之一炬。

夏侯淵曹洪等連叫可惜,而荀攸劉曄則對曹操此舉佩服的五體投地。

明知那些書信都是背叛之人所寫,曹操不止不追究,竟然連名字都不想看。

大火之後,這些事情便成為永遠的秘密,再也無人知曉,給那些暗通過袁紹之人留足了餘地與空間。

如此怎能不讓人感恩戴德?

這實在是收買人心的絕佳手段。

這時候,夏侯淵道:「兄長,如今官渡大勝,該立即派人報知許都,省的家人們擔驚受怕。」

「沒錯,那袁譚小兒還要率軍攻打許都,」曹操點點頭,隨即轉身對丁辰道:「子文先挑選一萬精銳軍馬返回,以解許都之圍。

我等收拾完戰場,隨後就到。」

「諾!」丁辰領命道。

這時候,又有親兵進來道:「稟主公,我們抓住了沮授。」

———————————求票分割線——————————————

讀者老爺們今天的月票真給力,一天就長了一百多。

為了表示酬謝,明天多加更兩千字。

還差兩百多章了,咱們加油啊,我還是挺想抽獎的。

接下來就是要考慮歸還迪卡老爺的欠賬了,一個月都沒還清,實在沒臉見人,只能國慶放假的時候努力了

7017k 他的喉嚨有些喑啞,舔了舔乾澀的薄唇,才微微啟唇,「這個禮物喜歡嗎?」

「喜歡!我這輩子都不會摘下他!」

沈初雲不知道,此刻的自己,早已經被一種莫名的情緒所主導著,根本不知道自己說的話做的事意味着什麼。

她抬頭,對着墨流淵道:「快點回去把傷口處理一下,下次不準再這樣亂來了。」

但是還沒等她跨出一步,就被墨流淵給拉住了,「你怎麼離開這裏?」

「我現在留在這裏沒有意義了。」亮也亮相了,還打了沈初心和方柔的臉,她再留在這裏也沒什麼意義了。

沈初雲想着,但是墨流淵卻搖了搖頭:「回去吧,我沒事的,你這樣不方便。」

她見墨流淵執意如此,還是有些不放心,「那我現在就回去換衣服,你告訴我地址,我去找你。」

墨流淵眼中更是無奈,「我在家裏,哪裏也不去,乖,待會我再告訴你發生了什麼。」

有了墨流淵的一再保證,沈初雲這才依依不捨打算和他告別,但是墨流淵還沒離去,身後就傳來了沈承軒的聲音。

「初雲?你怎麼在這裏?」然後,在他看見沈初雲身邊的墨流淵時,臉色頓時變得有些古怪了起來。

沈初雲開口向沈承軒解釋流淵是來給自己送生日禮物的,說着,還晃動了一下手上的手鏈。

沈承軒看了一眼,並沒有放在心上,倒是他身後的一位老者,在看見手鏈時瞳孔皺縮,隨後他看向了墨流淵,臉色更是一變,剛想開口,卻被墨流淵一個凌厲的眼神制止了。

老者到底是見過大風浪來的,他咳嗽了一聲,道:「承軒,我是看在老爺子的份上才來參加這場宴會,沒想到竟是出了這樣的事情,你回去,可得好好勸慰一下老爺子。」

沈承軒在老人面前極為尊敬,面對老人的說教更是卑躬屈膝,「是,是,讓您老看笑話了,是承軒的不是。」

宴會的人已經被疏散地七七八八,沈家大宅再度恢復了平靜。

沈初雲見沈承軒臉色不好,率先讓流淵先走,自己則是乖乖跟在沈承軒後面。

大廳那邊,沈初心跪在地上,臉上的妝容已經哭畫了,頭髮也散了下來,看着簡直狼狽不堪,

老爺子早就回了後院,方柔則是在原地焦急地走來走去。

沈承軒一回來,她就上前,握住了沈承軒的手,聲音哀求,「承軒,心兒還小不懂事,地上涼,你讓她跪着會生病的。」

沈初心也大哭着,按照方柔先前的交代,大哭着道歉,「爸爸我錯了!」

沈承軒這次卻沒有手軟,而是上前,狠狠地扇了沈初心一個巴掌,「我平日裏都是怎麼教導你的!虧你做的出來這種事情!」

沈初心被打,臉上全是難以置信,「爸爸,你打我!你竟然為了沈初雲打我!自從她來了,一切都變了!最貴的鋼琴是她的,最美的禮服是他的,爸爸,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 神域不周山,結晶山之巔的皇宮內古月娜正坐在御書房內御桌后的椅子上。

待會就是帝天渡劫的時候了,自己要不要親自去看看。

雖然自己之前給帝天輸入神力,讓帝天可以渡過這次的天劫成神。可自己並沒有廢除那道限制魂獸成神的法則啊!

對古月娜來說,她對那法則是深惡痛絕的!

如果沒有那法則,魂獸怎麼可能會這麼慘!

「娜娜姐姐,我不建議你去幫助魂獸打破斗羅神界對魂獸成神的限制法則。」琳娜坐在古月娜前面開口道。

打破限制魂獸成神的法則對神族來說自然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對古月娜來說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要知道古月娜的修為是諸神之源的神王!

可這樣做,對神族沒好處,對古月娜來說也沒好處。

斗羅位面獨有的獸類體系其實很奇葩。

魂獸的實力跟年限是有緊密聯繫的,有的魂獸只能靠一年一年活著長,這種提升實力是最慢的!有的魂獸一年就可以長好幾年、甚至數十年的年限。

但無論如何,魂獸都被極大限制了。

大多數玄幻修鍊位面,獸類通常百年就可以化形,個體實力就很不錯了。

古月娜閉上眼睛回憶自己過往,當初沒有冷鋒,魂獸一脈跟現在冷軒宇所在位面的魂獸處境差不多吧!

看起來有自己的生存空間,其實只是人類的施捨而已。

「娜娜姐姐如果真要這麼做的話,琳娜不會有任何反對意見。」琳娜說完就走了。

她壓根不在意那些魂獸能不能成神,那些中千位面的魂獸能成神對神族也不會有任何威脅。

只不過神族內部一直有關於要不要出兵攻打終極斗羅位面的議案。

這種中千位面打下來,對神族來說可謂是很輕鬆的事情。

中千位面的修鍊資源經過神族長生界神力大能培養,也能有助於神眾修鍊。

但是神族真得缺終極斗羅位面嗎?答案是否定的。

神族下轄的位面中中千位面很多,這些中千位面帶給神族的收益其實很有限。

中千位面的修鍊資源對實力低的神眾才有較好輔助作用,對實力高強的神眾來說效果就很有限了。

靠著神族長生界神力、生命大能培養,那些修鍊資源對神族來說才會有較大價值。

說到底,就是慾望作怪!

人的慾望就如同高山滾石一般,一旦開始,就再也停不下來!除非它一開始就在山腳。

但現在神族的慾望已經很大了,冷鋒將神族帶到山巔,極大刺激了神眾們的慾望、建功立業的渴望。

一個中千中級位面也是一筆可以的功勛,沒有那個神眾會嫌自己功勛簿太厚!

聖王殿相比於內閣這些神族其它機構,它相對獨立、更有自主性。

之前聖王、神族軍隊都受聖王殿之首——天武統帥,而天武理論上只要服從神皇、皇后的命令就可以了。

不過隨著凱莎對神族憲法的改革,聖賢殿有權利審議聖王殿,聖王殿如果有大規模軍事行動在沒有皇后、神皇同意下必須得到下聖賢殿五分之三的聖賢和上聖賢殿三分之二同意才可行動。如果有神皇、皇后允許,則無需上下聖賢殿同意。

總之,聖賢殿能開始有監管聖王殿的權利了。

之前由於古月娜原因,再加上冷軒宇在那裡歷練原因,冷鋒也不想打,所以神族大軍一直沒對終極斗羅位面動手。

聖賢殿中就算有聖賢提出要攻佔終究斗羅位面,也不可能在聖賢殿通過。

聖王們中再好戰的聖王也不敢在沒有神皇、皇后、聖賢殿三方中沒有一方同意的情況下私自動兵。

天武統帥神族軍隊統帥得很好,不是所有聖王都有軍隊。

標準的神族軍團都是一萬名神眾,每個軍團都有一名軍團長。

這些軍團長並非聖王,而是其它實力高強、受過正規軍事教導的神擔任。

在神族以往的大規模戰爭中,大多數聖王的職責都是解決對方強者,神族大軍的指揮重任要麼落在天武、冷鋒他們任命的神身上,要麼就交給靈溪這些光明天使來。

之前,聖王們的確都有一支聽命於自己的軍隊,那是因為所有聖王都在為神族打仗!打仗能沒有軍隊嗎?

神族的標準軍團是不可能完全聽命於某位聖王,任由聖王調遣的。有戰要打的時候,聖王們往往才有指揮大量神族軍團的指揮權,沒戰打的聖王想要指揮神族軍團至少需要天武同意。

不過總有例外,趙雲聖王即使沒戰打,即使身在神域,二十萬白馬義從依然由趙雲統帥。

許褚、典韋兩位聖王更是統帥已經擴軍至百萬的虎賁軍,虎賁軍負責不周域的保護。

而藍月聖王這種即使有戰打,他也基本上得不到神族軍隊指揮權。

還是去吧!

古月娜下定決心幫助魂獸打破那限制魂獸的法則,斗羅神界對魂獸不公的待遇早該消失了!

現在還是魂獸重新、真正、徹底崛起的時候了。

……

時間不長,各方大能各自返回本方陣營。汪天羽臉色沉凝的看向學員們,「稍候,獸神將開始渡劫。在獸神渡劫的過程中,你們所有人都要守住心神,千萬不要被影響。尤其是精神層面的影響。但同時也要仔細的去感受獸神渡劫的過程。無論他是否能夠渡劫成功,都將開啟神級層次的大門,這種過程的感悟對你們未來的修鍊會大有好處。你們將會真正感受到神級的力量。」

藍軒宇突然舉起手。

汪天羽看向他,「什麼事?」

藍軒宇道:「閣主。我有個問題。獸神想要渡劫成神,那是不是需要龐大的生命力為基礎。那麼,精靈星應該是沒問題的。可是,我聽說精靈星的生命層次達不到神級,那在這種情況下,它還能渡劫成功么?如果是換做在我們母星的話,是不是成功概率會高很多?」

汪天羽微微一愣,他沒想到藍軒宇能夠想的這麼深入,眼含深意的看了他一眼,道:「最初我們人類在有人能夠修鍊成神的時候,母星的層次也同樣沒有達到神級,只有突破那層界限,才能真正成神。甚至是前往一個所謂神界的地方。後來神界消失,就再也沒有人能修鍊成神了。直到萬年前那次大劫,也可以說是最大的機會。我們的先輩憑藉智慧和實力,讓母星得以進階,成為可以容納神級層次的存在。母星的生命層次也有了全方面的提升。」

斗羅聯邦壓根不想讓帝天成神,畢竟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魂獸跟人類難道沒仇恨嗎?

就在這時,一種充滿肅穆的感覺突然悄無聲息的蔓延在周圍每一個角落,所有的魂獸全部抬起了頭,看向天空的方向。在它們的眼神中,有崇敬、有渴望,也有瘋狂。

「吼!」不知道是誰先發出了吼叫,緊接著,一聲聲怒吼就開始出現在魂獸之中。低沉、激昂,那一聲聲咆哮,無不震懾群倫。

站在最前面的眾位人形凶獸也無不揚起頭顱,發出一聲聲怒吼,似乎在與天抗爭,與世界抗爭。他們彷彿在呼喊著,為什麼魂獸就不能成神!

就在這無數的咆哮與怒吼之中,突然,一聲低沉的龍吟聲驟然響起,就像是剛剛蘇醒的巨龍,在展現自己的龍威似的。居然瞬間就將所有獸吼聲壓下,令天地為之顫抖。

天空幾乎是瞬間就暗了下來,頃刻間烏雲密布,周圍的一切都在輕微的顫抖著,藍軒宇甚至能感覺到大地上的無數生命氣息正在噴薄而出,向空中凝聚。

在那低沉而持久的龍吟聲中,他自己的血脈漩渦也在劇烈的顫抖起來,淡淡的彩色光暈從他胸口處溢出,一股難以形容的情緒在心頭蔓延,那似乎是,不屈!

是的,在那龍吟聲中,帶來的就是充滿了不屈味道的怒吼,在那龍吟聲中,更有著來自於獸神幾萬年來壓抑的情緒。

自從成為凶獸之王,成為一代獸神。帝天就帶領著魂獸在不斷的與人類抗爭,一直到瀕臨滅絕。

最終,是人類醒悟了人類與魂獸之間的關係,也是那一場浩大的反撲,讓魂獸終於重新獲得了生存的空間。可是,他甘心嗎?曾幾何時,魂獸才是那顆星球上最強大的存在,龍族才是所有種族的領袖。

如果自己能成神,如果沒有無形中的天地枷鎖,或許,這一切依舊無法改變。

龍族衰落,魂獸衰落,所有的一切壓力都壓制在他身上。他不甘心啊!

最終的時刻終於來臨,無論如何,他都要試一試,那怕要用自己的生命為代價去嘗試。

幸好,主上回來了!有主上幫助,魂獸該開啟成神之路了!它今日必成神!

「轟隆隆!」一聲震耳欲聾的雷霆轟鳴響起。整個天空都在瞬間變得漆黑如墨。而也就在這一瞬,一道無比龐大、遮天蔽日的身影突然騰空而起,出現在半空之中。

那是一條身形巨大的黑龍,全身都被鱗片所覆蓋,哪怕是從下向上看去,依舊能夠感受到它那恐怖的體積。

身長超過三千米,哪怕在人類戰艦之中,也要第二層級的龍王級護衛艦才能與之體型比擬。或者,龍王級護衛艦的命名,本來就由此而來也未可知。

厚重的鱗片,巨大的雙翼,令它在空中盤旋時猶如泰山壓頂一般。

哪怕早已是神級的幾位人類大能看著它的時候,都不禁有種壓力如山的感覺。要知道,獸神帝天修為再高也還不是神級啊!

這一刻,帶給所有人的感覺都只有震撼,強烈無比的震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