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們後來一直沒有消息嗎?那些法器的出世,有沒有人看到?後來你們還有沒有派出其他隊伍去尋找他們?”


一連串的問題,問的天樂也是隻能苦笑:“舒克,我知道你的急切之心。可是就在異獸圍攻的這段日子裏,你知道屠靈界還剩下多少人嗎?真的不到原來的十分之一,而且大量的入行的同伴,一個個都死了,還沒有摸清楚規則,就被城市中巡邏的異獸殺死了。”

黃道生心中也是一股悶氣,驅魔人對他來說重要比,但是對特殊局就不是那麼重要了,但是他不能怪天樂這麼絕情。

沉默了一會兒,黃道生問道:“難道國家就不管這些?還弄出個什麼激進派和保守派出來……”

天樂憤憤說道:“最主要的是,那些來到人界的異獸,並不會對普通人下手,只會針對我們這些邊緣人物,連靈魂和大妖都沒有現對人類正常世界產生什麼影響。”

黃道生愣住了:“難道我們這種得到了什麼狗屁天降神器,通過各種方法得到印記的人,只是冥界異獸的玩物?難道我們是它們嘴裏的食物?那當時是誰跟我說,正是因爲遺留在人界的靈魂過多,就會影響三界平衡?真是搞笑吧!”

“就是啊!”天樂揮動着他唯一剩下的那支手,不憤怒的說道:“國家似乎拋棄了我們這類人,什麼激進派保守派,都是人爲故意分出來的,就是讓我們這些人自相殘殺。地球上有多少人?每年死上幾千個幾萬個,恐怕連一點反應都沒有,泡都冒不出一個來!”

黃道生突然產生奇怪的感覺,天樂看起來並非特殊局的三大至高神,反而像一個時不時激動不已,只知道抱怨這埋怨那的憤青。

這是做給我看是嗎?黃道生已經看輕了他,微微笑着說道:“我知道了。那就麻煩天樂前輩,告訴我那個任務的詳細情況吧。我想,既然驅魔人小隊沒有回來,任務應該還沒有完成吧?作爲驅魔人小隊的正牌隊長,我有這個權利也義務,來完成驅魔人的使命!”

……! 離開了特殊局這個不靠譜的地方,黃道生現在最信任的人,只能是炎火了。

黃道生將兩袋從冥界中搜集過來的魂石,以及烙印中存放的死亡之海珍珠,黑海遂銀等貴重材料都交給炎火,說道:“炎火大哥,這是我在冥界中省吃儉用,辛苦勞作,刨土刨了大半年才攢下來的一點財富,麻煩你幫我換成1oo套稍微好一點的裝備,給我送到安西市的機場好嗎?”

炎火眼珠子差點掉下來:“這還是你省吃儉用積累的一點點財富?舒老弟,莫非冥界已經富有到彎腰就是滿地的魂石可以給你撿?”

黃道生笑道:“哪裏!小弟只是在冥界混到了一個肥差,當了個小小的官吏,搜刮民脂,剋扣軍餉來着……我時間有限,就先走了啊!拜託了大哥!”

炎火沒有和他繼續說笑,知道黃道生心急,趕緊安排手下的人處理這些資源。

現在的屠靈界,危機四伏,怕死的人多了去了,在唯獨還剩下來的這兩個政務廳內,交易市場上是出現什麼珍貴物品,直接軟妹幣買下,連積分都不算了,誰他媽還稀罕政務廳的積分?

黃道生留下凌草,讓她跟着神農團的運輸隊一起去安西市,而自己想辦法飛到山城,他現在要去酆都城,將他留在那裏的百來號拘靈隊官兵接上來。

去安西市,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了,如果他和凌草兩人就能解決問題。特殊局也不會排出整整一個驅魔人小隊全部人馬,去接這個任務!

本王的王妃是白蓮 要知道,驅魔人已經不是原來的萱姐喬嵐和耀光了,還有龍天龍躍,以及從上滬青龍會那邊吸收的十幾個精英,這些人,可是都至少4級5級,龍天這種高手有可能在訓練營衝到了6級也說不定!

黃道生這次和凌草前去營救,還真的不好說,所以他纔想到了百來號拘靈隊成員。1oo套好裝備。又都是軍曹以上的級別,有着和冥界異獸搏鬥的豐富經驗,再加上黃道生的優秀指揮能力,還是可以試着突襲一下安西市大雁塔的!

沒有傳送陣。黃道生也只能老老實實乘坐交通工具。想起來懷裏還有一本衰老鬼送的曹家兵法。只好臨時抱佛腳,看一點是一點了。

這有點像看三十六計的通俗版本一樣,三十六計誰都說的出來。一個一個小故事都可以對應的上每一計,可是真正到了實戰的時候,要想靈活運用,可能絕大多數人都會吃癟。

紙上談兵容易,照虎畫貓都難如上青天!

很順利的來到酆都城,黃道生手持洪大人給的通關令牌,現在可以順暢的直接遊走於人界和酆都城之間。

這才一天不見,似乎酆都城的守備變得加嚴密了,城牆上到處可見巡邏的小鬼,城牆下也是成羣結隊的巡邏隊奔跑,每一個正常從人界中拘靈回來的小鬼,都要經過門洞衛兵嚴格的審查,除了要看路引之外,還要看小鬼的腰牌,就是要徹底杜絕任何一個探子混入城內。

黃道生的令牌很好使,一路順暢的通行,還得到了小鬼馬車接送的待遇。

洪大人不在,接待黃道生的還是昨天那個聯絡官。

一天沒見,酆都城果然是遭到了攻擊,而且正是黃道生他們清剿的那個異獸巢穴引起的,受到了異獸的報復性攻擊,整整打了半天,雙方各有損傷。

黃道生有些抱歉的說道:“在酆都城這麼危急的時刻,我還是不得不帶着這一批拘靈隊官兵,因爲人界也是大亂,上面的情況不比這裏好,大部分的城市都被異獸攻佔了,我的隊伍也被困住,生死不明。”

聯絡官表示理解,說道:“舒大人不必過多自責,現在大家應該在大願城的共同帶領下,與整個冥界異變做抗爭。”

黃道生帶着這羣拘靈隊官兵立刻離開酆都城,就算是坐飛機,最也要七個小時才能到安西,再加上和神農團的人匯合,再加上設定戰術,躲避安西市內的異獸巡邏兵,恐怕又要耽擱一整天的時間。

留給黃道生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好在拘靈隊的官兵都是鬼物,普通人是看不到他們的,黃道生買了一張機票,帶着一百人搭了一次飛機,很順利的找到神農團的聯絡人。

在一路上,黃道生已經和炎火,齊海,田老大,這些自己的生死朋友,做了一次簡單的交代,恐怕這次在安西市,黃道生可能會鬧出什麼大事件來。

到時候等黃道生開始動手了,一百多人動起手來,應該是規模浩大,聲勢威猛的,肯定會引起安西市政務廳的高度警惕。

也許它們會調動大量的異獸前來追捕,那個時候正是黃道生的調虎離山之計,最好是京城和上滬的政務廳集中兵力,打下稍微偏遠一點的,比如東北三省的大城市,至少弄出來一個南北對峙的情形也好,遠遠比現在京城和上滬兩個孤零零的對望要好的多!

黃道生用自己的習慣將一百號拘靈隊陰兵分成了三隊,突擊隊3o人,防禦隊3o人,機動隊4o人,全部穿上了神農團搜刮過來的各種裝備,其中還包括十套神農團珍藏在倉庫中的小極品,黃道生都賞賜給了戰鬥力最強的十個軍曹。

凌草撐開一張地圖,神農團的情報人員說道:“大雁塔和市政府隔了一個城區,這裏的異獸巡邏力量不大,而且似乎都不敢靠近大雁塔1oo米內,只在外側遊走。我們現在是從陽鹹機場這邊過來,可以走三環線繞個圈,很就能到達大雁塔。”

黃道生看清楚了地圖說明,謝了情報人員,沒有過多猶豫就帶着凌草上了大巴車,拘靈隊陰兵有的爬上車頂,有的擠進車內,和普通人重合着,也沒有人現異常。

可是剛進繞城高,又是在一個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高路段上,大巴車被攔了下來。

攔車的是一輛越野車,打着雙閃過大巴,然後一點一點的逼停到了應急車道上。

黃道生很就看出了不妥,對站在自己身邊的衛隊頭領小聲的吩咐一聲,接着和罵罵咧咧的司機一起走了下去。

越野車門開了,走下來三個人,黃道生一眼就看到了一身遮掩服裝的冰封!

因爲這傢伙身上傳來一股極強的寒意,讓黃道生盯着六月的大太陽,也感受到身體的寒冷。

“滋滋滋……”

突然,身後傳來緊急剎車的聲音,另外一輛大巴車也緊隨其後停了下來,竟然和黃道生的做法一模一樣,車上車內全部是穿着風衣頂着大沿帽的鬼物!

沒什麼好說的了,這種情況,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黃道生瞬間捏破一個大水晶結界,這裏變成了1oo米半徑的大型場地,黃道生身後的百名官兵紛紛跳下車,惡狠狠的包圍住了越野車中的三個人,同時也被後來的冰封手下反包圍住。

微微的估算了一下,黃道生心中有譜了,人數差不多,就不知道實力如何,不過他們這一方全部是3級軍曹身穿精良裝備,應該不會比4級遜色到哪裏去。

黃道生看着冰封說道:“冰封,生死由天定,你我的債,我們到地獄中去還,現在的你是靈魂,而我是活人,萬一你被我再次幹掉了,可是魂飛魄散,永遠進不了六道輪迴的!”

冰封冷冷說道:“你知道嗎?在枉死城,我們是可以看到仇人的一舉一動的!你知道我在城中有多少次登城遠望嗎?你知道我有多麼渴望看到你受到折磨嗎?你知道我有多麼的恨你嗎?我的陽壽是8o歲,可是我29歲就死在你手裏,還要被關在枉死城受到51年的煎熬!舒克,這種滋味,你是不會明白的。”

最後的幾句話,冰封越說越痛恨,情緒越來越激動,手中已經緊緊握成了拳頭,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從他身上迅散出來!

……! 冰封的突然爆,讓黃道生這邊所有人措手不及!

一股極冷的冰冷感覺侵蝕了所有人的身體,黃道生頓時感覺到呼吸困難,移動困難,手腳冰冷呆滯,動作都慢了三分。

“寒冰領域!”

黃道生怒喝到:“戰鬥!”

能施展領域的人,絕對不是什麼三級四級的小貓小狗,冰封也絕對不是和黃道生死亡決鬥時的冰封了,他絕對有突破!

空氣變得寒冷,天空中飄起了片片雪花,再加上寒風蕭蕭,每個人的度都下降了2o%,而寒冰領域中的操控師冰封,則是憑白的增加了5%全屬性和傷害!

十方天士 黃道生沒有其他的技能和功法可以用,拉過凌草的手將她推到身後的拘靈隊陰兵中,怒吼道:“你炸後面!”

同時左右手各分出一枚掌心雷,對準最靠近的兩個敵人扔了出去。

這是加了磁石的手雷,理論上是可以粘附在任何金屬上面,並且裏面是不穩定流質,幾乎是接觸到金屬護甲就爆炸。

“轟轟!”

兩聲巨響傳來,這兩個倒黴的爪牙被炸的胸口破裂,倒飛出去,場面上立刻變成了黃道生和冰封的一對一。

於此同時,身後也傳來幾聲巨響,凌草也出手了,將幾個威力巨大的炸扔在了鬼魂羣中,精準比,炸出了最佳效果,讓躲閃不及的枉死城鬼魂死傷不少。

黃道生手中指套自動裝上,迅向冰封跑去。同時右手緊握着一把鋒利的精鐵長劍,這是從大願城鍛造處倉庫中找到的最鋒利的一把。

“去死!”黃道生對準冰封的腦袋,重重的砍了下來。

“滋滋滋……”

冰封雙手搓動,一塊巨大的圓柱形冰塊出現在他的手中,身體微側,雙手推舉,用寒冰擋住了黃道生的長劍。

“哼!”

黃道生棄劍不用,左拳揮擊,一招通背拳,直接朝着冰封的鬼臉打去。

指套獨立又相互聯繫。上面的鋸齒尖刺像是爪類拳套。閃着幽光,這一拳,黃道生自信可以讓冰封吃上一個大苦頭!

“呲!”

剛剛擋下長劍的冰柱,再次被冰封順勢揮舞過來。正好擋住這一拳。四根鋸齒尖刺噗呲一聲刺入冰柱中。一時間法動,裏面甚至還產生了極寒冰凍,讓黃道生一時法抽回拳頭。

不好!黃道生第一反應就是糟糕!他的左手被冰凍住。右手還握着招式用老的長劍,這個距離連匕的效果都不如,就是一個累贅!

果然冰封冷笑了起來:“冰刺爆!”

一股巨大的爆炸力從冰柱上傳來,這個既可以擋住長劍,又可以凝固指套鋸齒的冰柱,現在竟然變成了一個不穩定的冰炸!

黃道生只能右手胳膊護着腦袋,連長劍也沒有浪費,自上而下擋住了臉前一小片區域,硬抗了這一擊。

“噗!”

這一個爆炸距離太近了,黃道生又沒有辦法幻化出幽冥鬼氣盾牌,只能用身上的鎖子甲硬抗,卻被打的胸口凹陷,如同巨型鐵錘重擊一番。

https://ptt9.com/110127/ 黃道生噴出一口血,將漫天飛舞的冰刺碎片染紅了一片。

“不可原諒!”

黃道生沒有太多的選擇,他的近戰攻擊手段實在是太匱乏了,而自己最常用的法官之錘,電動跳蚤,禁錮鐐銬什麼的,都存放在印記中,被楚江王搶去了。

烙印中只有從冥界帶來的各種武器和裝備,看起來,只有抗拒圓環暫時能用上一用!

“拒!”

冰封還在黃道生的抗拒範圍內,儲存在圓環中的幽冥鬼氣被一次性釋放乾淨,黃道生收起這件法充能的寶物,再次換上一枚防爆手雷。

冰封在巨力的推動下,不可抗拒的後退着,法做出防禦動作,只能動用手勢,念着冰系咒語。

“轟!”

手雷撞上了冰封匆匆凝結出來的冰罩,大部分的鋼珠都被削弱了擊飛度,打在冰封的身上並不能產生傷害效果。

黃道生一咬牙,飛石索出手,原地旋轉了一圈,像投擲鏈球一樣,扔了出去。

嗖!

飛石索纏繞住了冰封,可惜纏繞的不是他的身體,而是他身體之外,看起來搖搖欲墜,再也擋不住幾下爆炸的冰罩!

黃道生鬱悶的差點再噴一口血:“尼瑪的!老子就這麼三板斧,都給老子擋住了,還打個毛?沒有靈魂收割者,不能和他近身,跟他拼遠程法術,這是自尋死路!”

突然場上異變,一束粗大的藤蔓從冰封腳底冒出,纏繞住不動,並且一路向上,有捆綁住手腳的趨勢。

是凌草出手了!

這一招來的及時!不過凌草只是一個軍曹水平,而冰封看起來,應該是5級,也就是中級鬼差的樣子!藤蔓纏繞,也支撐不了多久!

黃道生手中還有最後一樣殺手鐗,從烙印中拿出紀念版的攻城強弩,三連,只有一次機會,那就是現在!

嗖嗖嗖!

三根長矛一般粗細的短箭,如同流星一樣射向冰封,只需要這1秒鐘的纏繞,這個可以殺死中級鬼差的強弩,絕對可以把冰封射出一個對穿!

這一刻,冰封身上的護罩還沒有撤去,腳下又出現了大量藤蔓纏繞,黃道生射出的三支短箭又如同催命符一樣,冰封只能拼了命,雙手中幻化出來一個小型的圓盤,儘量的擋住這三箭!

“鐺鐺!”

圓盤太小,擋住了兩隻,第三隻短箭從圓盤邊緣擦身而過,射入了冰封的左肩,直接打出一個黑色的洞口,讓左臂頓時失去支撐的力量。

冰封鬼臉怒容,怒吼道:“這是你逼我的!”

黃道生是憤怒:“他嗎的到底是誰逼誰了!”同時手中繼續拿出掌心雷,他只有這種保命進攻手段了!

冰封剩下的右手舉起圓盤,像是自爆了一樣,出太陽一般的白熾光,讓人睜不開眼睛。

“爆!”

一圈冰環從冰封身上爆出來,如同呼嘯的冰風暴一樣,在結界內狂風大作,吹的讓人睜不開眼。

除了他自己,其他所有人的腳下全部都結了厚厚一層冰,黃道生和凌草是這樣,連幾百個對砍的官方拘靈隊以及枉死城鬼物,都被固定在原地不能動。

此時的冰封在爆掉手中的圓盤後,如同冰神附體,身體都變得高大起來,圍繞着他的雪花越來越多,旋轉的越來越,像是引了一次冰雪風暴的龍捲風一樣!

黃道生在這危急關頭,來不及對攻城強弩換上箭矢,只能拿出掌心雷和所剩幾的炸,不要錢一樣的丟出去,炸在冰封身上,炸的他斷掉一條腿,炸的他站立不穩,但是多的則是被捲入了冰封頭頂的冰雪風暴漩渦中,化爲了灰燼。

“冰!咆!哮!”

冰封在即將倒下的一瞬間,還是完成了他最後的召喚術,放出了這一擊冰咆哮!這是他用第二次生命換來的臨死一擊,一股巨大的冰雪龍捲風,從他倒下的地方形成,沿着一條直線,衝向了不能動的黃道生!

狂風大作,風雪交加,六月飄雪沒有讓黃道生心情變得好一點,反而急的恨不得截肢了逃跑。

刺啦刺啦的聲音傳來,一片綠色的植物根莖緊緊的纏繞着黃道生的腳下,正在努力分開他與冰層的連接。

黃道生猛的回頭,凌草正站在他的斜後方,一臉的焦急。

再看看冰咆哮前進的路線,幸好凌草是安全的,而且因爲黃道生被冰刺爆炸的有點偏,他的身後多的是一片荒涼之地,以及少量枉死城的鬼物,這真是不幸中的萬幸!

……! 在最後的一瞬間,凌草耗盡了自己的妖力,將黃道生從冰層中拔了出來。歡迎來到閱讀

一道藤條將黃道生捆了起來,艱難的躲過這道小型的冰雪龍捲風,黃道生撲在凌草身上,大聲的喘着氣。

冰封十有**是活不下去了,但是他帶來的這些枉死城鬼物,還在和黃道生的拘靈隊陰兵纏鬥。

黃道生迅跑到冰封倒下的身體邊,用繩索捆住了他的剩下的那一隻手,順便封住他的嘴,恨恨的呸了一口,轉身過來救筋疲力盡的凌草。

時間稍長,沒有冰封的寒冰領域支持,場上鬼物和陰兵的寒冰束縛慢慢解開了。

主帥已經就擒,枉死城鬼物們再也沒有戰鬥的**,黃道生如同收割麥子一樣,將這些死過一次,又來人界興風作浪的鬼物,全部收割乾淨。

在人界,靈魂和鬼物在死亡後,會變成光團,飛向每個做出戰鬥貢獻的人類身上,可以提升實力,可以增加經驗提高等級。

可是這種好事輪不到拘靈隊,而且現在也輪不到失去了印記的黃道生,這些光團如同人要的廢棄物一樣,漂浮在半空中,久久不消散。

黃道生看着就剩一口氣的冰封說道:“冰封,關童……說實話,我們大家都沒有錯,錯的是這個操蛋的世界而已。你放心,你走之後,我會好好照顧你的家人的,只要我還活在,我一定會替你給你的父母送終。保護你妹妹不受別人的欺負,看着她有個好歸宿。至於你和我之間的仇怨,恐怕永遠都算不清了,你會魂飛魄散,我會進入地獄洗禮受罪,再也不會相見。”

冰封死後,他產生的光團大,而且留下了兩件東西,沒有消散掉。

黃道生撿起來,一件是一封信。像是人界中的普通信件一樣。做了簡單的封口,寫着關月明的名字,黃道生立刻意識到,這應該是關童寫給自己父母的信件。

另外一件東西如同一顆灰色的牛奶咖啡糖。黃道生正要去撿。被凌草拉住了。

凌草恢復了一些力氣。但臉色還是很蒼白,拉着黃道生的胳膊,猶豫的說道:“這個東西我感應到了妖力的存在。恐怕是大妖爲了控制他,對他灌注的妖力凝聚所致,舒大哥你最好別碰。”

黃道生疑惑問道:“你也是妖,你能不能將它消化掉?它能給你補償消耗的妖力嗎?”

凌草很爲難:“可以,但是我就怕實力不夠,反而被這股妖力反制,失去了本心。”

“對哦。冰封應該有5級了,你才3級,那切碎以後少量的服用呢?”黃道生還是不甘心。

凌草哭笑不得:“舒大哥,我可沒有這個能力。而且分割妖力,必須用絕對的實力控制住這些妖力,再強行將它們分散,最後又繼續凝結成形纔可以。這人界,還不知道有沒有人懂自由控制妖力的。”

沒辦法,黃道生只能小心翼翼的將妖丹收入烙印中,也許回到京城和上滬,有人懂這個也說不定呢!

靈機一動,黃道生對自己這方的隊長吩咐了一聲,很,枉死城鬼物或多或少掉下來小粒的妖丹,都收集起來送到了黃道生面前。

凌草一臉驚喜,這些普通的鬼物,等級太低,並不需要灌注太多妖力,所以凝結出來的妖丹正好在凌草的可控範圍內。

黃道生笑起來:“看你這高興樣兒!這麼大一把糖豆,都送你啦!慢點吃,別噎着了哦!”

凌草不好意思的說道:“每個妖物的妖力屬性都有一些不同,一顆這麼小的妖丹,我還要消耗半天呢,要提純最精華的妖力能量部分,還要將摻雜進去的雜物過濾掉,才能爲我所用。”

黃道生笑了笑,環顧四周,地上已經沒有屍體,只剩下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的光團,只好準備待會兒做下記號,看看什麼萬一有機會,還能來這邊做做補給。

結界撤銷後,身邊的大巴車已經開走了。

還剩下一輛越野車,以及兩個變成屍體的人類。

黃道生趕緊的拉着凌草鑽入越野車,迅離開現場,而剩餘的拘靈隊陰兵,自己想辦法,或者是扒車,或者是自己跑步,只需要在約定的地方聚集就可以了。

雖然幹掉了冰封,但是黃道生並不感到輕鬆。

情深難奈 枉死城是一個特殊的地方,陽壽未盡的那些人在死後,會先進入枉死城度過剩餘的年歲,然後再進入輪迴,該昇天的昇天,該下地獄的下地獄。

照這麼說來,有太多的人都在枉死城裏了,和黃道生有仇有怨的都有不少。

冰封死的時候才3級,在枉死城裏走了一圈,被灌注了一些妖力,就達到5級了。

這要是游龍來了,那不得6級?亦或是海神親自來了,那不是都8級了?海神可是升到7級之後才失蹤的,萬一他真的死了,肯定是枉死城的一員猛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