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在旁人都看不見的角度,細不可察地搖了搖頭,道:「既然他能夠有膽子現在在這裡栽贓嫁禍,恐怕所有的一切,他都做了萬全的準備,不然的話,空口無憑,信口雌黃,你覺得這裡有幾個人會信他,」


秦逸冷哼一聲,其實從石無雙跳出來的時候,秦逸就已經聯繫到自己剛穿越時空通道時,眾人的表現和議論,

這個陰謀、圈套,完全就是針對自己的,

石無雙、石崇和他們的血魔同夥,恐怕在自己回來之前,就將一切都布置妥當了,

在場這些修道者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是他們的同夥,

「真是沒想到啊,秦逸,你居然還有膽子回來,不過可惜的是,上天都看不下去你的噁心,讓我沒有死在你的毒手下,讓我留著一條命,來揭穿你,讓你所有人都知道事實的真相,」

石無雙如泣如訴,再加上他此刻的慘狀,平白就讓人多出幾分同情心,

之前他歸來時的種種說辭,聽在眾人耳中,還有不少人反駁,

即便石無雙是落雪門大長老的兒子,但是沒見到事實之前,許多人還是不相信的,

但是此刻,他們看到秦逸沒有任何回應,而石無雙表演得又實在太棒,

很快的,不少人因為各種原因,心思頓時就活絡了起來,

落雪門的黃泉榜大賽竟然出了這樣的意外,他們這些宗門只要稍微摻和一下,甚至可以不用付出代價,就可以達到狠狠打擊落雪門的地步,

畢竟這可是落雪門自己禍起蕭牆,

暗中勾結血魔,這在整個仙界宇宙,可是不可饒恕的大罪,

血魔的兇殘,凶魔帶來的恐怖,只要是個仙界修道者,都應該知道,

「秦逸,落雪門對你這麼好,沒想到你竟然狼子野心,勾結血魔,罪該當誅,你還有什麼話說,」一個矮矮胖胖,頭頂沒有幾縷頭髮的落雪門長老走了出來,氣得臉上的肥肉,都像是蒲扇一樣扇個不停,鼻孔一張一翕,喘著粗氣,顯得義憤填膺,

秦逸遠遠望他一眼,嘴角揚起一抹冷笑,

別人或許看不出來,這個長老卻是看得清清楚楚,秦逸這分明就是不屑的笑容,

也說不出來為什麼,他在落雪門位高權重,境界又高,但是此刻,長老被秦逸這麼遠遠一笑,居然從心底感覺到一陣心虛, 秦逸也不說話,此刻隨著眾人的謾罵,更是將手背負到了身後,半側著身子,斜著眼冷冷看著眾人,

這些修道者見狀,頓時罵得更加厲害,像是烈火澆上了一燒滾油,徹底沸騰起來了,

不過此刻謾罵得最厲害的,並不是落雪門的弟子,反而是其他那些宗門,被邀請來觀摩黃泉榜大賽的弟子,

他們都得到了宗派上層的暗示,此刻他們罵得越厲害,給落雪門的壓力就越大,

試想一下,仙界十門第一,無數修道者擁護的落雪門中,居然出現了一個和血魔勾結的弟子,

而且這個弟子,還是落雪門中近段時間裡風頭最勁的一個,

這種強烈的反差,簡直不是普通人能夠接受的,

不少落雪門的弟子,耳中聽著四面八方涌來的謾罵,臉色都是一片鐵青,但是他們握緊拳頭,咬緊牙關,硬是沒有吭一聲,

此時此刻,石崇心裡越發滿意起來,

所有的劇情,都在按照他事先編寫好的方向在繼續,

當時得知自己兒子的身份不僅泄露,並且還被斬殺的時候,他也是驟然之間,心臟像是沉到了谷底一樣,

不過很快的,他就再次見到了黑影一般的大人,

他知道這位大人的能力,所以接下來,他對這位大人說的話,言聽計從,並且按照這個血魔大人的吩咐,開始捏造事實,

雖然自己的兒子隕落,讓整個事先安排好的計劃幾乎徹底崩盤,但是這又何嘗不是另一個機會,

一個徹底讓落雪門崩潰的好機會,

石崇現在心裡洋洋得意,忍不住扭頭朝不遠處的段絡天望過去,

此刻段絡天的面無表情,看在石崇眼中,就是慌亂、不知所措,還偏要假裝鎮定的表現,

「裝,你就裝,我倒要看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

石崇心裡得意,同時暗中朝著遠處的天命塔樓那群修道者,使了一個眼色,

見到石崇眼色的,是這次帶領天命塔樓弟子前來觀摩的一位長老,

這個長老長得又高又瘦,就像一根竹竿,

得到石崇的暗示后,他冷笑一聲,一步站了出來,遠遠地就朝段絡天一拱手,冷笑道:「段宗主,你這個弟子前段時間去我天命塔樓,殺了我一位長老,數位弟子,更是蠻橫無理地闖入我天命塔樓主塔,想要奪取我天命塔樓的根基,

當時我們天命塔樓忍辱負重,沒有做出過激的行為,現在真相大白,這個弟子,是得到血魔的支持,才在現在這個境界,擁有這麼逆天的實力,

在揭露秦逸這傢伙真實身份上,我們天命塔樓,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做出巨大的努力,」

呸,簡直不要臉,

聽到這個天命塔樓的長老,居然這個時候還不忘往自己臉上貼金,周圍所有修道者,無論修為高低,心中都暗暗呸了一句,

既然天命塔樓有人作為代表開口了,段絡天自然就不能假裝無視,他皺了皺眉,開口問道:「你想說什麼,」

「我想說的,自然也就是現在在場所有心懷正義的修道者想要說的,段宗主難道是假裝聽不明白嗎,」瘦高個冷笑一聲,步步緊逼,牙關緊要,一個字一個字,從牙縫裡陰森森地崩了出來,「你落雪門,自然要對於血魔這件事,給我們一個交代,」

「給我們一個交代,」

「給我們一個交代,」

「你落雪門,必須給我們一個交代,」

周圍一群群修道者的吼叫,如海嘯一樣,一波接著一波,

舒倩和雲墨站在天涯海閣的女弟子之中,兩人皆是臉色慘白,互相之間的手指,都糾纏在了一起,

「師姐,怎麼會這樣……秦逸怎麼會和血魔勾結,」

「不會的,秦逸絕對不是那樣子的人,」

師姐妹此刻彼此安慰,但是彼此之間都知道,事情突然之間,就爆發成這種模樣,光是看現場,就已經有些不受控制了,

整件事情,就像是夏日突然降臨的炸雷一樣,叫人防不勝防,

四周的威逼,威壓,不斷朝著秦逸這邊涌過來,此刻他就彷彿是大海暴風雨中的一艘小舟,頃刻間就有可能被澎湃的海浪拍得粉身碎骨一樣,

「秦逸,他們這次反應還真是快呀,」魂冷笑連連,「恐怕他們早就想到了這一步,所以提前也有準備,不過這樣子也好,是忠是奸,這些人此刻也都一目了然了,」

秦逸點點頭,默不作聲,段靈則是實在看不下了,

誰和血魔勾結,誰在栽贓陷害,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小丫頭此刻又蹦又跳:「秦逸,你快讓我出去,我一解釋就可以了,石無雙、石崇這兩個雜種,我絕不對不會饒了他們,」

段靈太過焦急氣氛下,居然罕見地說了髒話,

不過秦逸卻是堅定地搖了搖頭:「你現在不能出來,要是你出來的話,你父親都保不住你,」

「怎麼會,他可是我爹,落雪門的宗主,」段靈氣得大叫,

「宗主又怎麼樣,你要是現在出去了,你的身份就不會是落雪門的三小姐,而是血魔幻化而成的段靈,然後隨便有一個人衝過來了斬了你,

要是我出手救了你,那麼你就坐實了是血魔幻化而成的這個身份,

要是你爹出手救了你,那麼你爹的下場,你應該想得到,他會直接被誣陷為和血魔勾結的主謀,

第三種可能,就是你被直接斬殺了,

這樣一來,你死也是白死,他們頂多說一句,你是被我抓來的人質,他們為了顧全大局,只能犧牲你,這樣子你爹也沒有話說,

你聽懂了嘛,這件事從我們回來的時候開始,他們就沒有給我們留退路,」

秦逸的語氣,帶著不容置疑的凌厲,

聽完秦逸的解釋,段靈整個人呆住了,臉色如紙一樣蒼白,喃喃自語:「怎麼會這樣……」

她這個時候因為打擊太過巨大,絲毫沒有注意到,秦逸的臉上,並沒有出現任何慌亂的神色,連氣息都沒有紊亂,反而一如既往的平穩,

如果再仔細看上一點的話,甚至可以看到,他的臉上,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

這個笑意,就好像他就等著這件事發生一樣,

而就在這個時候,漩渦中心的落雪門宗主段絡天,終於開口講話了,

PS:人在外地,加我微信liuya180的兄弟姐妹應該早就知道,我前幾天就說過了,於是……原諒我住不起五星級,所以現在這個酒店的網速讓我的更新,出現了一點點……好吧,三個小時的延遲,大家原諒我,秦逸要發飆了,請期待 第一一九三章聽風石,

段絡天如果這個時候再不開口,事情就真的沒法在他的控制之下了,

所以這個時候,他必須要做點什麼,

做的事情,既不會讓那群義憤填膺的修道者更加憤怒,也能夠讓秦逸有一個機會,說出他想說的話,

「秦逸,你有什麼要說的,」

段絡天開口,

此刻將話語權交給秦逸,他也是承擔了極大的壓力,

一不小心,就是一個串通血魔的罪名,

「宗主,不要給他任何狡辯的機會,」不等秦逸開口,滿臉是血的石無雙,再一次跳了起來,手中高高舉起一樣事物,

「我有聽風石,記錄下了當時的一切,」

嘩,,

石無雙此話一出,現場再次爆發出巨大的驚呼聲,

聽風石的作用,是可以記錄一段影像,通過元氣來記錄和播放,

通過聽風石,可以完全有效地還原一些事情得真相,所以效果相當值得信賴,

「秦逸,看來他們這一次,真的是打算一口氣吃掉你了,」魂的聲音越發冰冷,

它此時此刻,是最清楚秦逸體內波瀾起伏的殺氣的,

秦逸這個時候越是沉默,那麼即將到來的爆發,就更加恐怖,

「魂,你有沒有試過,滅掉一個宗門呢,」不顧此刻其他人的震驚,秦逸輕輕對魂說道,

秦逸的聲音,沒有絲毫感情,但是同樣聽到這句話的段靈,感覺全身一下子都冰涼了,

「我有聽風石,秦逸,我看你怎麼狡辯,」石無雙大聲說著,將手舉得更高了,同時斜著眼睛,目光越過人群,得意地望向秦逸,

「我本來就沒打算狡辯,」秦逸無奈了,可惜有的人自我感覺就是這麼好,

「那就快點將事情的真相給我們看看,讓秦逸這個渣滓無話可說,」落雪門那個胖長老獰笑道,

「你別得意,我過會兒第一個就殺你,」秦逸這個時候出聲了,

聲音也不見得多大,但是在場幾乎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對,就是你這個胖子,我第一個殺的就是你這個吃裡扒外的東西,」 重生之我就是豪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