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在第一時間動用自己領悟的慈航劍典的第四式劍法,一道清晰的劍鳴聲在圓台之上響起,與之而來的,是一道如同天外飛仙般的劍光!


一劍出,鬼神驚!

在場觀戰的眾人,只有那寥寥幾個確信自己能接住這一劍,絕大多數人,都認為自己會死在這一劍下。

「以偏概全!」

宋缺雙目猛然一凝,邪帝石之軒的攻擊,讓他感覺到了無比沉重的壓力,當初對方與自己交手的時候,似乎還有所保留!

漫天指影,聚焦出撃,似乎每指如萬斤鐵鎚重撃。

張亮的劍氣與指影相撞,沒有想象中的轟鳴聲,他忍不住心頭一沉,反應過來剛想動用散手八撲防禦時,石之軒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化指為掌,猛砍下來!

倉促之間,張亮只提起一道內力匯聚到左肩頭。

「砰!」

一聲碰撞聲響起,眾人只見一道身影從交手的地方飛出,在半空中忍不住噴了一口鮮血!

眼看就要狠狠地落在地上時,一道明媚的劍光出現,擊在了源台之上,那道身影借力升了起來,隨後緩緩落在了地上。

「沒想到,邪帝你已經觸摸到了天道的門檻…..是我敗了!」

張亮雖然很不願意承認,但是石之軒剛剛出招的時候,有一瞬間的氣息消失在了這個天地間,這是觸摸到天道門檻的時候,才會領悟的一種能力。

這與徐子陵遁去的一有所不同,後者只是將速度提升到極致,宛若遁去一般,但是氣息這東西,很難徹底被掩蓋掉,頂尖高手,還是能夠察覺到一二。

但是,石之軒剛剛與此有著本質的區別,他的氣息都完全消失了,根本就察覺不到他會在什麼地方出現,這便是踏足天道門檻的恐怖之處!

就在張亮因為落敗,心神有些失守的時候,一道劍光驟然出現,一瞬間便來到了他的身後。

邪帝石之軒率先反應了過來,施展出不死印法,一道真氣出現,擋住了那道劍光。

眾人紛紛望向劍光的主人,見竟是慈航靜齋的聖女師妃暄,忍不住大吃一驚!

「妃暄,你在做什麼?!」

徐子陵有些驚訝地望著身旁的師妃暄,他剛剛只顧看場上交手的兩人,並沒有注意到後者突然出手。

「天下邪魔,欲除之而後快!」

師妃暄冷哼一聲,天仙般精緻的臉上,忍不住露出一絲殺意!

「這才是我的好徒弟,決不能讓這兩個邪魔逃走,不然的話,天下將會大亂!」

慈航靜齋的掌門人梵清惠忍不住語氣冰冷地說道,剛剛,也是她讓師妃暄突然出手,畢竟自己的劍意,那個小魔頭,恐怕已經很熟悉了。

一切,都是為了不讓和氏璧的預言上演! 師妃暄的突然出手,讓眾人有些不知所措,陰后祝玉妍和魔門六道的人,紛紛拿出兵器,站在了邪帝石之軒和張亮的身後。

稍有不妥,便會出手!

魔女婠婠走出人群,來到眾人面前,有些不滿地看了一眼師妃暄后,冷嘲熱諷地說道:「哼,沒想到慈航靜齋的聖女,也會做這種偷襲的事情,真是有損你們道翹楚的身份!」

師妃暄臉色有些難看,剛剛是她的師父勸她出手,說是如果此時不除掉邪帝和張亮,將來必然會成為武林正道的一場浩劫!

魔女婠婠的話,讓她有些面紅耳赤,可是一想到剛剛邪帝石之軒的實力,還有多情公子變幻莫測的武功,她便感覺正道的未來的確是一片渺茫,也不算是完全因為自己師父的一番話才出手。

「自古正邪不兩立,多情公子,希望你明白這一點!」

師妃暄看了一眼張亮,她與對方也算是認識,可師命難違,對方又是邪帝石之軒的弟子,她不得不出手。

張亮輕嘆一聲,有些複雜地看了師妃暄一眼后,道:「師姑娘有自己的師命,這一點在下自然知曉,不過正邪二字,自在人心,希望你能夠考慮清楚,不然的話,你終其一生,也無法在劍心通明境界上走的更遠。」

張亮知曉,自己不是聖人,還做不到對方想殺了自己,自己還大度的原諒對方的程度。

師妃暄猛然一震,她自身的天賦本就很好,已經初窺劍心通明的劍道境界,可張亮的一番話,卻讓她感覺自己劍心蒙塵,很難再做到通明之境。

「妃暄,你不要被這個邪魔影響了心神,我們慈航靜齋是武林正派,自然要除掉這些危害武林的傢伙!」一旁的梵清惠對著身旁的弟子師妃暄說道,她看得出來,因為張亮的一句話,後者的劍心出現了動搖,處理不好的話,對她將來的進境影響很大。

梵清惠的一番話,如同醍醐灌頂一般,讓師妃暄驚醒過來,她神色不滿地看了張亮一眼,對方剛剛竟然在影響她的劍心,實在有些卑鄙。

魔女婠婠似乎看出了師妃暄的想法,來到張亮身邊后,一臉冷笑地說道:「師妃暄,你出手偷襲別人便是除魔衛道,別人影響你的心神又怎麼了,還是你覺得,只能你們所謂的名門正派,才有資格傷人,說的話才是正理?!」

師妃暄聽到魔女婠婠的話,有些啞口無言,的確,她剛剛出手屬於偷襲,是名門正派所不恥的事情。

「婠婠,你說這麼多,也只不過是為了替候兄討回公道而已,如今已經達到目的了,沒必然咄咄逼人吧?」

這時候,徐子陵站了出來,師妃暄雖然做的有些不對,可畢竟是他心儀之人,他不會眼睜睜地看著對方受欺負。

「哼,徐子陵,枉我之前如此傾心於你,沒想到你也是一個是非不分的傢伙!」

魔女婠婠忍不住冷哼一聲,她現在有些後悔救了慈航靜齋的那些人,應該讓她們自生自滅才對!

徐子陵頓時有些不知所措,他知曉,這一次的確是妃暄做的不對,可是梵清惠前輩說得也不無道理。

如今邪帝想要一統江湖,那便是與整個武林正道為敵,如果候兄這般的武學天才也加入其中的話,那必然會引起武林的一場浩劫,不得不防。

「各位同門,如今邪帝石之軒已經整合了魔門六道,想要滅掉我武林正派,不如我們今天便提前出手,將他們一網打盡!」

梵清惠站出來,義正言辭地說道,她在和氏璧中層見到一個場景,天空昏暗,雷聲陣陣,一個白衣男子衝天而起,渾身魔氣縱橫,長發亂舞,欲斬碎這虛空。

曾經,她以為這道身影是石之軒。

可是,自從見到這個石之軒的弟子后,梵清惠的看法發生了變化,她覺得那道身影很有可能是這個小輩!

梵清惠的一番話,讓四周自詡名門正派的人士忍不住心動了起來,彼此對視了一眼后,決定一同出手,滅掉魔門六道。

「梵清惠,你未免太高估自己了,就憑你們這些烏合之眾,也想滅我聖門!」

陰后祝玉妍冷哼一聲,神色冰冷地盯著持劍而立的梵清惠,她本就對慈航靜齋不滿,沒想到對方竟然還主動挑釁,當初,就該殺光她們這些人!

邪帝石之軒冰冷地掃了梵清惠一眼,隨後說道:「梵清惠,看在秀心的面子上,我饒你一命,帶著你的人離開吧!」

梵清惠一臉憤怒地望著對方,語氣冰冷地說道:「石之軒,你竟然還有臉提她,如果不是你,她將是我慈航靜齋最出色的傳人!」

石之軒面色一冷,道:「敬酒不吃吃罰酒,既然如此,那你們都別想離開這裡!」

望著突如其來的變化,張亮忍不住嘆了一聲,他來的時候便知曉很可能會發生這一幕,結果真的不出他所料。

魔女婠婠見到張亮神色間的變化,忍不住低喃一聲:「怎麼?覺得這是你的錯?」

張亮輕笑一聲,道:「不會,我只不過覺得這番爭鬥,根本就毫無意義,這些人對於正邪的理解,都被自身的立場牢牢禁錮,實在是可悲!」

宋缺聽到張亮的話,眉頭一皺,似乎在考慮自己該不該出手。

一旁的寧道奇,生性洒脫,更是不太在乎這些正邪之分,望著劍拔弩張的眾人,心中忍不住嘆了一聲。

邪帝石之軒看了一眼自己的徒弟,神色隱隱有些不滿,他由於邪帝舍利能量的影響,心性出現了一些變化。

對峙的局面,隨著一道劍光的出現徹底爆發。

張亮有些不滿地用美人扇擊散了那道劍光,梵清惠越發魔怔了,莫非她在和氏璧中,看到了什麼特殊的畫面不成,所以才會如此針對自己。

混戰瞬間展開!

天刀宋缺猶豫了一下后,閃身來到梵清惠的身邊,緊接著一刀劈出,斬向不遠處的張亮。

「愚不可及!」

張亮三番兩次被針對,自然也心生不滿,施展奕劍劍法擋住襲來的刀意之後,冷眼望著對方! 天刀宋缺知曉這樣做有違他的刀道,可是梵清惠的安全,他必須保證,哪怕昔日的美好時光已經逝去。

「宋缺,你莫要以為當初那一戰真的是和我平手!」

邪帝石之軒神色冰冷地望著天刀宋缺,剛剛那一戰,的確消耗了他不少內力,但是不死印法的恐怖之處,便是能夠利用生死二氣,不斷補充自己損失的真氣,真正大戰起來,孰勝孰負還很難說!

宋缺大笑一聲,手持三尺長刀,對著石之軒說道:「我宋某人,還未曾怕過誰!」

「找死!」

石之軒心頭一凜,緊接著縱身一躍,揮掌拍向了天刀宋缺。

兩人很快便對拼了一記,彼此都有些忌憚地朝著遠處去交戰,他們擔心施展全力的時候,會影響自己人。

「邪魔外道,受死吧!」

司禮監 這時候,梵清惠和師妃暄兩人聯手,施展慈航劍典上的劍法,朝著張亮和一旁的魔女婠婠攻去。

「雖然我也不喜歡這個臭小子,不過梵清惠你休想得逞!」

陰后祝玉妍冷哼一聲,緊接著施展天魔大法,想要攔住梵清惠和師妃暄兩人。

「陰后前輩,就讓陵少我們兩人,來領教一下你的天魔大法!」

寇仲和徐子陵兩人對視了一眼后,也出手了,畢竟宋缺和師妃暄兩人都加入了戰圈,他們自然也難以抽身。

不過,對付張亮自然不是他們所願,所以絕對聯手將實力強勁的陰后給攔下來。

「兩個臭小子,你們屢次壞我好事,今天我便讓你們有來無回!」祝玉妍本就不太想救張亮,既然雙龍將她攔了下來,那她就先殺了這兩個臭小子再說。

殊不知,雙龍如今的武功已經突飛猛進,即便是陰后祝玉妍,對戰兩人也變得有些吃力起來。

另一邊,梵清惠和師妃暄兩人已經來到了場中,魔女婠婠率先出手,攔下了師妃暄,兩個大門派的傳人,彼此對決起來。

梵清惠雖然是慈航靜齋的掌門人,可哪裡又是張亮的對手,她的劍道修為只是心有靈犀,而且最近這段時間被和氏璧的預言困擾,早已無法做到心平氣和了。

三招之後,勝負便已經見了分曉。

梵清惠被張亮的奕劍劍法震飛出去,狠狠地砸落在石板上。

「師父!」

師妃暄見自己的師父那麼快便落敗,忍不住心頭一緊,想要去救對方。

可是,魔女婠婠哪裡會給她這個機會,手中的緞帶飄飛,攔住了救師心切的師妃暄。

「你,可惡!」

師妃暄冷喝一聲,身上的劍意漸漸凌厲起來,一劍斬出,劍氣縱橫,化作了一道劍光,朝著魔女婠婠迅速襲去。

「劍心通明!」

魔女婠婠驚呼一聲,她沒想到,這個慈航靜齋的聖女,居然真的踏足了劍道的高深境界,她迅速施展出天魔大法,緞帶飄飛,宛若精鋼,想要攔住那道劍光。

但是,劍光實在是太過凌厲,轉瞬間便將緞帶斬碎,緊接著迅速臨近魔女婠婠的額頭。

如果被這道劍光擊中,後者必死無疑!

「哎呦,你也會有這麼不小心的時候?」

這時候,只見一道白色的身影瞬息而至,將魔女婠婠攬入懷中,緊接著一指點出,用散手八撲的氣勁,將那道劍光擊碎,最終還不忘反手一拍,用氣勁隔空擊在了師妃暄的背部。

「噗!」

師妃暄忍不住倒飛了出去,狠狠地落在梵清惠的身邊。

「妃暄!」

梵清惠急忙喊了一聲,見後者臉色蒼白,但卻沒有生命危險的時候,終於是鬆了一口氣。

與陰后交手的徐子陵心中一緊,雖然見師妃暄沒什麼大礙,可還是有些憤怒地扭頭看了張亮一眼,可謂是典型的護妻狂魔。

張亮坦然一笑,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徐子陵憤怒的眼神,他剛剛已經留手了,不然的話,師妃暄就不會是受傷那麼簡單了。

「登徒子,你還想抱多久?!」

這時候,一道羞怒的聲音在張亮的耳邊響起,他忍不住扭頭看了一眼,見懷中的魔女婠婠有些面紅耳赤地望著他,銀牙緊咬!

「咳咳,不好意思,忘了!」

張亮反應過來后,忍不住清咳了兩聲,緊接著有些許不舍地鬆開了對方溫軟的腰肢。

「可惡的登徒子!」

魔女婠婠嬌嗔一聲,不過一想到對方剛剛衝過來救她的情景,便感覺胸口宛若有一隻小鹿在那裡撲通撲通的亂跳。

這時候,梵清惠看了一眼在旁觀戰,並沒有準備加入戰圈的寧道奇,忍不住說道:「寧前輩,莫非你真要,眼睜睜地看著武林正道蒙受劫難嗎?!」

梵清惠清楚,她的人情對方在李閥的時候已經還清了,可是這場對決,關乎到武林正道的生死存亡,她不想和氏璧中的場景真的發生,如果那個小子成為了絕世魔頭,那麼整個武林都會遭殃!

寧道奇心中很是猶豫,他本是閑雲野鶴一隻,實在是不想插手各方勢力之間的事情。

不過,梵清惠以武林正義的名聲將他綁上車,真的讓他很為難,如果不出手,恐怕天下英雄將會嘲笑他這個所謂的武學三大宗師。

俗世之名,或許束縛不住這隻閑雲野鶴,但是蒼生命運卻可以,他看得出,邪帝石之軒已經有些入魔了,倘若讓這種魔頭危害武林,恐怕非蒼生之福。

「小兄弟,你剛剛在石之軒手下受傷不輕,我即便是贏了,也勝之不武,我們之間不妨設個賭約,如果你能夠在我手下撐得住五招,我便放你走。」

寧道奇神色平靜地望著張亮,他自然不願意看到,一個天資卓越的年輕人成為新的邪帝。

張亮看了一眼散人寧道奇,忍不住笑了笑,道:「寧前輩既然有興緻和小子過兩招,小子如果拒絕的話,豈不是很不給前輩面子?」

說完,只見他示意魔女婠婠退下后,手中的美人扇蹭的一下展開,宛若一個翩翩公子。

「可惡的登徒子,這個時候還不忘了耍帥!」

魔女婠婠忍不住瞪了張亮一眼,不過稍後還是忍不住有一些擔心地攥緊了秀拳,畢竟寧道奇是公認的武學三大宗師之一! 聽到五招之約,梵清惠微微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可是想到寧道奇的性格,她遲疑了一下后,並沒有開口。

「小兄弟,既然你學會了散手八撲,那麼我也就沒必要留手,盡全力一戰吧!」

寧道奇向前踏出一步,長髯飄飛,身上的道袍獵獵作響,將武學宗師的風範展露無遺!

「正有此意!」

張亮同樣是踏出一步,混元天地功的內力貫通身體周穴,白色長衫無風自動,在氣勢上不遑多讓!

兩人本就是頂尖高手,出手之間,風馳電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