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很容易就找到了那位講師的所在——大部分的教室都是空著的,走廊上只能聽到走廊盡頭的房間傳來的一個有些沙啞的男性聲音的回蕩。西里爾慢慢踱步上前,那個聲音正在講述一些歷史的內容:


「記住,要點一,拉羅謝爾的引領者先為奧聖艾瑪人,在統合了拉羅謝爾當地人類以及其他種族之後,才有了現在我們拉羅謝爾人的概念……」

他在講述的似乎是拉羅謝爾開創之時,也就是四百年前的事情——西里爾不由得有些詫異,要知道因為朝代更替的緣故,前朝的許多事情其實並不被當今的普通人了解,這其中當然也包括開國的事情在內。

而一位拉羅謝爾偏遠地區的講師居然能有這方面的知識面,不得不讓人感到奇怪。

他走到教室後門的小窗口,向著屋內望去,不算大的教室里坐的滿滿當當的,各年齡段的孩子都有,看來並沒有區分年級。而站在講台上的,是一位其貌不揚的年輕人,有著一頭黑色的捲髮。他留著一些故作老成的胡茬,將袖子捲起到手肘,露出精瘦的小臂,手裡拿捏著什麼東西。

就在西里爾看向他之時,他忽然手一甩,手裡的東西「唰」地一下飛向了教室的後排,砸在了一個手撐著臉頰的學生的腦門上,緊接著那個有些沙啞滄桑的聲音響起:

「伯特,你再在課堂上睡覺,我就喊你的父親來,讓他把你領回去——」

那被叫做伯特的小孩捂著腦門,來回搖晃著頭,明顯是裝模作樣。不過當他頭轉到後門之時,剛好看到從後窗向教室望著的西里爾的臉。

下一秒,伯特嚇得高高跳了起來,驚慌地叫道:

「老師,精靈!是精靈混進來了!」

教室里一下子炸開了鍋,小孩們紛紛往桌子下鑽去,像是聽到了洪水猛獸一樣。

西里爾無奈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什麼時候我這張英俊的精靈面容,都成了減分項了? 我這才反應了過來。母親這是希望讓她所剩無多的日子,用妖丹換取最後一點價值。可我不要,我要的只是母親好好活着,我不需要她換取甚麼價值!我要的只是陪伴,只是很簡單的陪伴而已,我歇斯底里地叫喊著,甚至覺得自己的心臟疼地快要剝離。我揮舞著雙手,看着逐漸消散為塵埃的母親卻發覺自己無能為力,您怎麼能這樣對我?娘親與爹爹已經離我而去,為何您也要走?

身體潰散、魂魄也裂成絲絲碎片落入空中。您要我替你們好好活下去,可你們有想過我也希望你們好好活着嗎?我的意識在這一刻沉入深淵。

我醒了過來。耳邊傳來的是寒冰似乎很不習慣的關切話語。

我不想說話,我不想聽,更不想動。

我蜷曲著身子,抱膝回顧起以往與母親相處的點滴。

她曾說,娘親與爹爹並不是要拋棄我,他們很愛我,就如同她愛我一般。

她曾說,我可以教你的並不多,教你識字、教你修行,但人生必須靠你自己體會。

她曾說,知己不求多,只求精,就如同修行一般,濫竽充數向來不是真理。

她曾說,愛是無私的奉獻,愛是無悔的付出,愛─是你活着的證據。

她曾說,我的愛不求回報,為了愛我能拋棄一切、拋棄家族,甚至是拋棄自己也在所不辭。

她曾說,我愛上一個人,甚至那人在她離去之前都不知道我愛她,還把她的珍寶託付給我。

她曾說,我此生唯一的遺憾,便是我就算到死也不能告訴她,我愛她。

她曾說,家族的榮耀在戰爭結束之後就變得不再重要。

她曾說,她此生最後的願望,就是要我成長到無人可欺,也不再需要她的保護。

她曾說……

她曾說的話好多,我的腦袋很昏沉,卻止不住地想。眼前閃過一片片美好回憶,可我清楚那些僅僅是我的幻覺,一些不切實際也不會再重現的幻覺。

我感受着日落日昇,我感受着寒冰在一旁轉悠,我感受着由窗欞吹拂進來的涼風掠過我的身畔。

最後,我感受到那令我心安的氣息出現在我眼前。可我依舊神情恍惚,那也是錯覺嗎?我有些害怕。

他靠得好近,近到我覺得這是錯覺。他一瞬不瞬看着我,他的眼神溫柔且令我心安,他沉吟著說:「吳姑娘,我知道你很難受,但你可還記得你的養母對你說了甚麼?她讓你好好活着。」

對,她讓我好好活着。可是活着有甚麼好?我要面對家族,面對所謂的遺產,可遺產到底是甚麼?我又為何要獨自一人殘存於世?他們都走了……他們就這樣都走了……

「你現在要做的,不是自怨自艾,而是想辦法更好的融合體內妖丹,這才不會辜負她。」

對,妖丹,還有母親留給我的妖丹,那是她唯一存在的證據。可我害怕,我擔憂,我不知所措。

接着我聽到一陣旋律,那聲音縈繞在我耳邊,如同暖流般在我心海徜徉。漸漸地我發現,眼前的無殤真的是無殤,那不是幻覺。我止不住地盯着他瞧,我從他墨藍色的眼瞳中看見了自己,從他深幽的雙眸看見自己的憔悴,從他溫柔且包容的笑顏中看見自己內心的渴望。他的聲音純粹又清澈,用着令我沉醉的嗓音說:「餓嗎?今天一樣買了你喜歡的清炒梔子花,嘗嘗?」

我張嘴吃了他遞來嘴邊的食物,肆意且無忌憚地看他。淚水模糊了我的視線,我眨眨眼任由淚水奪眶,這樣我才能看得更加清楚。

他似乎發現了我已吃不下,邊收拾碗筷邊說着:「妖丹要融合併不容易,若想更加快速地融合,我的妖力也能給予協助。你的身體還虛著,該進食還是得進食才能恢復得快,若是……」

我終於忍不住打斷他跟他道聲謝,看他再次抬眸,我也終於能揚起笑容看着他。他又說,他會照顧好我。他說他會照顧好我。於是在呆愣了片刻后,我順着內心的渴望脫口而出:「無殤,你能夠就喚我若儀嗎?吳姑娘聽着生疏,我不習慣。」

看着他帶起淺淺梨渦的笑容喚着我的名字,那一刻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滿足。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最新章節、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某片葉子、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全文閱讀、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txt下載、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免費閱讀、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某片葉子

某片葉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末世農場系統、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

。 兩隻玩偶跟在她身旁,偶爾趁她不注意,自認為悄悄地替她滅掉襲來的喪屍。這次它們學聰明了,小心地運用力量,高效率地擊殺喪屍。

沐白裔自然清楚,只要不是肆意狂抽傀力,影響她到的行動,讓它們消耗這點傀力也不是不行,畢竟它們的運作本就會消耗她的傀力。

白熊突兀一頓,朝身後無聲的吼叫。

「我勸你們還是……」發現了白熊的異樣,她再次肅聲勸告。

然而,比她更快的是那隻變異喪屍,漫天藤條從後面洶湧而來,翠綠瑩瑩,粗壯如柱。

沐白裔一驚,快速側身避過襲來的藤條,它直直插入她原先佔據的地面,綳直得如一把利劍。

毫不懷疑,她若是慢上一步,便會一舉被它戳穿身體。

她眼明手快地揮下菜刀,啪啦一聲,手中的菜刀觸及碎裂,手上被碎裂的鐵刃刮傷,血液纏流。

這藤條的硬度竟然比之前增加了十倍不止,攻擊強度也比之前更加強悍。

藤條從地面抽出,轉個彎,飛快似箭,射向她面部。

沐白裔昂頭,迅速後退幾步,眼見藤條快於她即將觸碰額頭,刺穿頭部。

她驀然仰身,以一種柔軟到不可思議地程度朝後下腰,單手撐地,雙腿上抬,又快又猛地反覆踢著藤條。

小兔子也猛地跳起,雙腿用力蹬,和沐白裔一同把藤條踢轉向另一個方向。

她趁機後空翻了幾下,飛速遠離藤條的攻擊範圍。

來不及去查看額頭的傷勢,這隻變異喪屍短時間內驟然增強的能力,打得眾人措手不及。

除了她,其餘幾人沒能在那些藤條下反抗多久,就被藤條牢牢纏在半空中。

「救命啊!」何玥慘烈大叫,被藤條緊勒著,劇烈的疼痛與窒息感湧來。

「可惡!這該死的……啊!」杜曉珊破口大罵的聲音,被凄厲的喊叫取代。

「放開我!」張文保被這喊叫聲一嚇,身上的緊緻得彷彿要被撕裂的痛苦,也讓他忍不住痛叫出聲。

幾人的身體被越勒越緊,被強制勒緊到變得青紫的皮肉,彷彿隨時會裂開。

「啊!!!」

陸奇突然想起之前沐白裔的話,快速收回異能,那種勒緊的緊緻感還在,但已經停止加強了。

「快收回異能!」他朝其他人大喊一聲。

「救、救我……」何玥已經被強烈的痛覺弄得意識開始渙散,聽不到外界的聲音。

「快,快收回異能!」陸奇再次大喊。

張文保和杜曉珊聽見了,但難以做到。

異能本就是人在危機時刻爆發出來的強力力量,此時在性命之憂,身體機能會下意識地開啟最強的防護去對抗外界的傷害。

想要收回異能,就要強忍着巨大的痛楚,用清醒的意志力去壓制異能。當然,也有另一種方式,那就是徹底失去意識,異能也就能在瞬間消失。

何玥終於經受不住這龐大的痛苦,失去了意識,兩隻花瓣臂也恢復了原狀。

所幸藤條也在此時的停住了不斷勒緊的力道。

「沐白裔!快想辦法救我們!」陸奇朝唯一沒被藤條纏住的沐白裔救助。

藤條沒有再勒緊,卻開始把他們往後帶。

「小兔……」沐白裔剛使喚小兔子,上前的腳步一頓,眼前倏然一陣眩暈,差點無力摔下,多虧白熊及時攙扶。

。 「給你活路你不選,簡直就是死有餘辜!」

秦漢寧死不屈,揮劍怒指上空雷凌叫囂之時,上空的金不煥冷若冰霜,猛然從天而降,一拳轟向下方秦漢。

秦漢咬牙切齒,手中血屠迸發出血紅光芒,迅速湧入秦漢的體內。

「啊……!」

血煞力量湧入秦漢體內,只見秦漢面色猙獰,雙目血紅,嗜血的瘋狂,讓他徹底被血屠控制。

隨著秦漢一聲咆哮,手中血屠猛然橫空一斬!

嘭!

靠近的金不煥瞬間被秦漢一斬震飛出去。

哇!

飛出的金不煥,突然口噴鮮血,面露驚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秦漢本就受傷,修為還不如自己,但竟然能夠一斬傷到自己?

上空雷凌冷目微眯,看到秦漢借用血屠的力量在頑固抵抗,這讓他已經沒了耐心。

唰!

可就在雷凌盯著下方秦漢時,秦漢突然消失,剎那間出現在自己的身後,移形換位,這可是規則力量。

嗖!

不等雷凌回頭,秦漢面露猙獰迅速揮劍斬向雷凌,出手狠辣果斷。

雷凌也不是吃素的,在秦漢一劍落下剎那,他也憑空消失,讓秦漢一斬落空。

劍瀑!

在秦漢一擊落空后,他迅速轉身轉身看向身後,卻見萬道劍光迎面而來。

被動的秦漢,利用血屠橫擋劍氣攻擊。

可正是秦漢無暇分心之際,雷凌悄無聲息出現在他後方。

「一劍隔世!」

秦漢察覺雷凌之時,一切已經為時已晚,只見雷凌的劍虹瞬間貫穿他的身軀。

「啊……!」

秦漢仰天慘叫,中了雷凌一劍隔世,他七竅流血,身軀出現了大面積裂痕,隨時可能爆體而亡。

慘叫中的秦漢,突然狠狠一咬牙,體內血脈力量被他激發,龜裂的身體居然在一點一點的恢復。

噗通!

可就算他保住了自己性命,但還是重傷掉落在地,與廢人沒什麼區別。

「窮奇血脈果真厲害。」

「居然可以壓制劍氣暴發?」

雷凌震驚。

看著下方苟延殘喘,已經無力再戰的秦漢,他不得不佩服秦漢這種人,

要知道,就連黑風都承受不了自己一劍隔世,但他秦漢卻可以,這隻能證明秦漢很強。

雷凌與金不煥同時飛身落地,站在秦漢的近前。

此時的秦漢,已經是油盡燈枯,雙膝跪地,全身鮮血淋淋。

而他在面前,那把凶兵血屠並沒有消失,它散發著淡淡的光芒,內部力量看似消耗的所剩無幾。

金不煥皺眉,盯著地上的血屠,好奇的他邁步上前,直接將血屠抓在手中。

他感受到血屠的份量不輕,在他嘗試想要將血屠據為己有時,突然血屠光芒四射。

咣當!

金不煥的手被血光震開,血屠重新掉落在地。

「好一把血脈神兵!」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