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感到自己道身一陣輕鬆,變得逍遙無上。


「原來,這才是真正的境界,超越六道之上的突破!」

「掙開六道枷鎖,方可逍遙自在!」

江寂塵的心中,驀然生出了這些感悟。

同時,他也感受到了自己無比強大。

雖然依舊還是天道六重境,但走過天選之路,進行了極致的脫變。

掙脫枷鎖,心中逍遙之後,江寂塵已經比之前強大了十倍不止。

這一刻,便是對上半神境的凌耀,他也有絕對的信心。

最強校園女神 他走到了天選之路的盡頭。

天選之路,直通六道神殿,只要江寂塵再踏前一步,便可以進入六道神殿之中。

然而,江寂塵一步踏出,卻是落在六道爭霸擂台之上。

從天選之路上走過,便已超越了所有的參賽者。

他可以直接進入任何一處擂台,選擇決戰者!

但也只能進入五處擂台。

江寂塵根本想都沒想,直接就踏入了凌耀所在的擂台。

江寂塵的身影,驀然出現在凌耀的擂台之上,所有的修士都震動了。

特別是天道界中的雲青詩,赫然站了起來。

此時,她再也無法保待淡定了。

「江寂塵,他想幹什麼?」

「他若敢傷耀兒一根毫毛,我要他及他所有相關的人陪葬!」

安青詩怒然喝道。 如果你跟現在的老婆,實在是覺得不合適。你想要重新找一個終身伴侶。也可以去找別人。

因為,我這個考慮的周期可能會很長。不說是靠自己的能力,讓家裡奔小康。

但是,至少得等到,兩個哥哥大學畢業以後。才會考慮個人的事情。現在談這個,對於我來說真的太早。」

「沒關係。真的沒關係。你要多久,我就等你多久。如果你一輩子不考慮,那我也一輩子不會找其他人。」

「…」

不知怎麼的,突然就把張小花的身世。說成了自己的身世。總覺這樣的話,自己可以拖延時間長一些。

等工作幾年後,有了一定的積蓄。到辭職的時候,再跟他坦白也不遲。總之。現在能拖住他就拖住他。

有了他,以後在廠裡面。應該沒有人敢再動他。即使有人想動她,想要把她趕出廠里去。

有吳諧翔在,也會想辦法去留住她。所謂靠著大樹好乘涼,她也想體會一番。

對於姜西紅的推心置腹,毫不保留告訴他,關於她家裡的事情。這足矣證明,她的心裏面還是有他。

頓時,原本流失的信心又回來了。因為他斷定,姜西紅對他是有意思。不然也不會跟她說那些話。

但是,礙於家里條件不好,家裡有責任要擔待。畢竟家裡就靠她一個人支撐。

為了家人,控制自己的感情。不去過早,考慮個人問題。這他也是能夠理解。只要她心裡沒有別的男人,只要她的心裡還有他就行。

而其他的事情,都是時間問題。相信以後,等姜西紅她的哥哥們畢了業。

到時候。如果看到自己,還在等她的話。相信姜西紅肯定會,毫不猶豫就跟他在一起。只是需要自己耐心等待。

或者,自己主動幫她減輕家裡的負擔…或者,能夠早日抱得可人兒歸…想著想著,雙手不由自主就摟住了姜西紅。

但是姜西紅卻立馬反抗「我們進來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留李姐一個人外面不太好。我們還是先出去吧。」

說完從吳諧翔手臂里,掙脫開來。想要離開吳諧翔的卧室。她真想快點逃脫這個卧室。

因為這吳諧翔,總是不由的靠近她,再靠近她。最後直接攬住了她的腰。

與她靠的更近了,雖然現在已經沒有那麼抗拒。雖然,摟一下也不會少一塊肉。也沒有人看到。但是,她還是會很不習慣。

雖然他有一定的實力,在廠里也有一定的地位。並且在上海,還有一套很大的房子。

這對於她來說,都是致命的誘惑。最重要的是,這個男人心裏面有她。一心一意的愛著他。

但是,她依舊沒有辦法接受。和一個跟自己,爸爸年紀差不多的男人,做男女朋友關係。因為那樣,她會覺得很沒有面子。

不過,她在這邊也沒有認識的人。又有誰會來說她。

但她的腳還沒有邁出去。就被吳諧翔給扯了回來。並且,順理成章又把她摟在他的懷抱。並且比剛才更緊了。」

她的臉直接貼上了他的胸膛。不過,卻沒有剛才那麼討厭。因為,現在不用面對吳諧翔的臉。臉頰貼著胸膛,感覺自己還安全一點。

真擔心。如果他們的臉,再靠的那樣的近。吳諧翔的嘴,真會直接就會親過來。到時候,她真不知道該怎麼拒絕。

拒絕他並不難。難的是。怎樣拒絕了以後。吳諧翔不會生氣。依舊跟她做朋友,依舊做他的保護神。這才是最難的事情。

「別急著走嘛。我還有一件事情,想請你答應我!」

「什麼事情?你說…」

「我送給你的衣服,請你以後不要借給任何人穿。哪怕別人沒有衣服可穿。想要借你衣服穿一下,都是不可以。」

「這件事情,我正想跟你說呢?有一天我沒有在宿舍。然後我的舍友的厚衣服正好洗了。

她沒有衣服穿。看到我的衣櫃裡面有衣服,然後順手就拿了出來,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後來我發現衣服,不見了的時候。我還特意去問她,才知道原來是她拿去穿了。

為此我還責備了她。並讓她把衣服還給我。而她卻跟我說,衣服穿著的時候,因為有點熱。

抱緊顧總大腿 然後就脫了下來,放在了一個地方。結果回去的時候忘了拿。再返回去找的時候,發現衣服都不見了。

你有所不知,因為這件事情。我跟我那舍友大吵一架,差點兒就決絕。雖然我沒有絕交,但是我已經不再跟她說話。

就當沒有她這個朋友。太讓人生氣了,居然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就私自拿我的衣服穿。

婚寵嬌妻 總裁:偷妻上癮 拿我的衣服穿,卻還不知道愛惜,保護好我的衣服,居然還把我的衣服給弄丟。

那可是我最喜歡的衣服。就這麼給她弄丟了。真是氣死我了。我巴不得,從此不認識這個人。

認識她。我真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霉了。」

「原來是這麼回事。只要你喜歡,我送給你的衣服就好。一件衣服而已。衣服丟了還可以再買。

何況,這件衣服跟你有緣。雖然,被你舍友不小心丟失。但是,冥冥之中註定,衣服是你的就是你的。現在,衣服又返回了我的手中。」

雖然,早已經猜到。還以為吳諧翔會質問她。沒想到他這麼輕易,就相信了她的話。看來,這廠長。也並沒有多聰明呀。

表現的很驚訝「真的嗎?這是怎麼一回事?衣服真的被你拾到了嗎?我剛剛進門的時候,看到電腦

桌上有一件。難道那件衣服就是我之前的那件!」

「你猜的沒錯。電腦桌上的衣服。正是你的衣服。」

「太好了,還以為丟了呢。氣的我幾天。都沒有吃好沒有睡好。更是沒有臉來見你。

現在衣服找到了,那我就放心了。謝謝你!你又幫了我一次。我先有點迫不及待,想要看看我那件衣服。還有,衣服你是在哪裡撿到的?」

「既然那麼想看。那還等什麼呢?不如,我這就陪你一塊去看。看看衣服是否還跟原來一樣。

不過,去之前。我先申明一下。衣服我除了,拿去乾洗了一次,基本沒有動過。」

「我當然相信你。不過我還是要去看看。就怕乾洗的時候,給乾洗店的人給洗壞。擔心。」

這人真會挑問題答,專挑她無所謂答不答的問題,而她想知道的答案,他卻又不說了。

不管是真落下,還是故意沒有回答。決定還是主動再問一次,看他這一次怎麼說「你還沒有回答我,這件衣服在哪裡撿到的呢?」

頂點 此刻,所有修士的目光都同時聚集在江寂塵與凌耀所在的擂台之上。【無彈窗.】

「我說過,要親自來取你性命!」

「今日,你不會有機會進入六道神殿。」

江寂塵看著凌耀,淡漠的開口道。

「就憑你,江寂塵你是異想天開。」

「你既然要急著前來送死,我就成全你。」

半神境的凌耀冷冷地開口。

江寂塵平靜面對,不再言語,直接出手。

上了擂台,自然就是要分生死的。

多說無益,唯有一戰!

江寂塵與凌耀這一戰,無疑牽動了眾多修士的神經。

畢竟,江寂塵太強勢了,天道六重境,竟然就敢主動殺向半神境的凌耀。

要知道,凌耀的真實境界已達至了一個了不可想象的地步。

這一次,若不是為了進入六道神殿,也不會自我封印修為。

當然,也有很大原因,是要來找江寂塵算帳的。

本以為,他可以強勢的震懾江寂塵。

但結果相反,江寂塵要強勢的來殺他。

江寂塵手中握著沉岳。

如今沉岳已經四千萬斤。

隨意一拍之力,便可以讓大山化成平地。

此時,江寂塵閃身,直接就是神魔斬第一式。

屠神!

此式一出,天地顫動,可怖的力量威能,如海流翻滾。

「這一式刀法,怎麼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雲青詩盯著江寂塵的斬出的這一刀,臉色大變地道。

「這是神魔斬第一式,屠神!」

身邊的雲邀月開口道。

眼中已經有了驚異之色。

不僅背影像,而且,竟然還會那個的刀法。

雲青詩聽到雲邀月的話,臉色更是難看。

「這刀法,不是那個男人的刀法么?江寂塵怎麼也會?」

「這絕不可能,那個男人連同的家族都被滅,按理說不會再有他的刀法!」

「現在,江寂塵會神魔斬,他與那個男人倒底是什麼關係?」

雲青詩開口說道。

只是,她絕對不可能想到江寂塵是重生的。

畢竟,這是根本不太可能的事。

「那個男人,深不可測,智計若妖,他有些後手,也很正常吧?」

不遠處,一個男子淡淡地開口道。

他身後背負著一柄金槍!

「也是,若不是有神秘人物相助,當時能不能滅掉他都是一個問題。」

「這個人,應該是稍稍得到了他的傳承。」

「也無妨,還沒有成長起來,隨手可以弄死他。」

另一個男子也開口說道。

在他的腰間,別著一柄紫金寶劍,整個人隨意站在那裡,就如同一道凌利的劍芒。

不止雲青詩,兩名男子!

天道九重天上,還有諸多大人物都關注到了這點,心中皆有疑惑。

只是,沒有人能夠衍算出江寂塵的來歷。

至於江寂塵,此時已經無懼暴露出一切了。

他現在人間界,根本無需要擔心那些大人物跨界來殺他。

就算跨界,修為只怕也受壓制到一個可怕的地步。

以江寂塵今時今日的修為,何懼之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