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掏出手機看了看,自己從一重天突破至四重天,感覺中好像很快,但實際上已經過去了三天的時間。


陳天龍沒有急着出關,這次閉關為的就是離開天堂島之前增強到最強境地,於是下了床后,陳天龍立馬拎起龍魂劍,開始演練馬踏飛燕。

突破之前,陳天龍只能掌握到第五十四式。

突破至四重天之後,陳天龍又用了兩天時間,掌握了到了第五十九式。

這一次,陳天龍真的可以出關了!

而距離第五家族和清柔莊園、杜天門那場大戰結束,陳天龍閉關至此,已經過去了足足兩個半月的時間!

看似境界上,陳天龍只是在同一個境界內,提升了三個小階層,但只有他自己才明白,自己現在的實力,有多麼恐怖!

此番回到內地,陳天龍信心十足!

…… 「我……」龍命菲手足無措,眼前的男人蜷縮著身體,似乎勾起了可怕的回憶,嘴裏喃喃着什麼話語,

她試着走近一些,可是三少爺的反應更加的激烈,又只好退了回來,眼前的佳人很痛苦,可是她更痛苦,自己身為三少爺的護衛,卻沒有保護好他,讓其受到賊人的侮辱,這是她的錯啊!

她等待着,終於,趙無憂停止了顫抖,似乎清醒了一些,只是仍不敢抬起頭來看她。

「喝一點吧…」

良久,趙無憂捂著頭吐出一句話,

「我是不是很臟……」

「臟?髒的是我,是我四丫頭,少爺在我眼中,一直都是玉潔冰清的男人,是我的救命恩人,是我一直把我從難民中救了出來,可是我,身為少爺的護衛,是我太弱小,沒有保護好你,我身穿針線織的細衣,我以為我不一樣了,再也不是當初那個四丫頭了,可是那日我被按倒在地,就像小時候被人欺負一樣,毫無反手之力,是我臟啊,我的心臟了,我不配做為少爺的護衛!」

望着趙無憂的慘狀,龍命菲心如小刀在割,心想,如果當初自己能保護好他,也不至於如此,三少爺應該是沒有臉面面對自己了,

可是,是我對不起三少爺的恩情,對不起我的承諾,我又有何臉面再去面對三少爺呢……

龍命菲快速的說完,雙手微微一恭,最後再看一眼趙無憂,便提着佩劍轉頭就走。

趙無憂雖然沒有抬頭,可是對方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天眼監視一下,

「站住…你去哪…」

龍命菲停住腳步,她離房門只有半尺。

「我去殺了那個禍害,是她侮辱了三少爺,殺了她,希望……你能好一點…」

「回來!」

這傻妞,她一個後天武者,去殺六公主,不是以卵擊石嗎,我就演演戲,她還當真了,

他要不攔著,龍命菲不是就去送死了嗎……

「那個禍害雖然護衛很多,但我去曹府,總能找到她落單的機會,我就算死也要噁心她一回,為三少爺出氣!」

「我讓你回來……連你也不聽我的嗎…」

龍命菲轉過頭,只見趙無憂已經起身了,臉色蒼白如紙,兩道長長的淚痕掛在臉上,他那削瘦的身影,讓人心疼無比,

「我……」

聽三少爺的語氣,自己似乎在她心中佔據着很大的位置,也對,三少爺平常連個螞蟻都捨不得踩死,與自己相處這麼多天,當然日久生情了,

「你不聽我的話了嗎…四丫頭?」趙無憂顫巍巍的開口,

這一聲四丫頭直接讓龍命菲破防了,她怔怔的看着趙無憂,眼中同樣朦朧起霧氣,

三少爺很少叫她四丫頭的,這已經是她小名了,他平常都會叫自己龍護衛,是很尊重但卻帶着距離的那一種,比起龍護衛,她更喜歡趙無憂叫她四丫頭。

「我聽……我聽…」

龍命菲震驚了,因為三少爺竟然走向了她,輕輕抱住了她,還將頭枕在她的胸口處,

我是在做夢嗎……

眼前的男人渾身散發着好聞的味道,離得近了,她能聞的很清楚,甚至能看到趙無憂鎖骨下的肌膚,龍命菲頓時渾身燥熱,咕咚一聲咽了下口水。

「唔……」

他哭了,原來,三少爺枕在她的胸口處抽泣著,龍命菲試着緩緩摟起趙無憂,

不知道是不是傷心至極的原因,對方竟然沒有反抗,龍命菲摟住趙無憂,輕輕拍了拍他的後背,這是她一直夢寐以求的場景,沒想到在今天實現了……

懷中的人軟若無骨,龍命菲根本不敢使多大的力氣,她知道趙無憂很傷心,就這樣輕輕的摟着他,拍着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男人傷心的時候,最需要女人的肩膀,三少爺將心深深埋了起來,如今是打開心扉了嗎…

恐怕不是,他只是不忍心看着我去送死,感受到我的心意,才以這種方式阻止我。

「謝謝你……我的…四丫頭…」良久,懷中人傳出一聲溫婉的聲音,

我的…四丫頭!

我的!

龍命菲醉了,他竟然說我是他的四丫頭,這是天堂嗎,她寧願維持着這一幕一百年,

可惜,很快趙無憂便意識到不妥,掙脫了她的懷抱,

佳人離開,懷中空留他的余香,龍命菲瞬間失落下來,心想如果能永遠和三少爺在一起就好了,但看到趙無憂平靜下來,她心中也放鬆了不少。

「喝一點吧,少爺,我再去廚房拿副碗筷…」

「嗯…」趙無憂點點頭,安靜的坐在凳子上,等待着。

看着佳人點頭願意吃飯了,龍命菲心中一喜,迅速收拾掉打落的殘羹,走出房間。

「噔噔!」

門外傳來敲門聲,趙無憂以為是龍命菲,心想她怎麼前腳剛走就又回來了,這麼快嘛,

「進來吧…」

他將視線從賣相極好的雞湯上收回,也沒多想,下意識的說道, 萬公子在樓下搜尋了一會兒,沒能找到林漠,卻被萬稚迎面攔住了。

「我的大公子啊,你還在這兒瞎轉悠啥呢?」

「二叔在樓上找你半天了,你再不上去,他老人家該發脾氣了!」

萬稚嘟著嘴道。

萬公子皺眉:「他找我幹什麼?」

萬稚聳了聳肩:「這我怎麼知道啊?」

「可能是剛才被火華打敗了,心裏不舒服,想要找點事吧。」

說到這裏,萬稚又饒有興緻地看向了遠處人群,一臉興奮:「哦,對了,哪個是火華啊?」

「長得帥不帥?」

萬公子一臉無奈,指著遠處的火華:「喏,就那個。」

「不是你喜歡的類型。」

萬稚盯着火華看了一會兒,突然笑了:「你咋知道他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我後來口味變了,知道嗎?」

「我現在啊,特別會欣賞那些有能力的人。」

「長得帥不帥,不重要。男人嘛,最關鍵的是能力和事業,對吧?」

「就像那廣省之尊林漠,這種男人,就會有很多女人欣賞,你覺得呢?」

萬稚這可真的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萬公子氣得握緊了拳頭,而萬稚卻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機會,笑眯眯地轉身就走向了那邊的火華。

萬公子看着她那千嬌百媚的樣子,不由得翻了個白眼。

「真把火華當成一般人了,自討苦吃!」

萬公子嘟囔一句,但還是轉身上了樓。

剛才萬子峰被擊敗,現在肯定有重要的事要找她談。

到了樓上,萬家幾個成員基本都在這裏了。

而且,現在還多了幾個人。

萬公子知道,這幾個人,都是萬家的供奉高手,實力都很強大。

不過,想想剛才萬子峰在火華手裏慘敗的情況。萬公子可以確定,這幾個供奉高手,加一起也不是火華的對手!

萬子峰面色鐵青,剛才的慘敗,讓他吃了大虧不說,最關鍵的是在外面丟盡了顏面。

這萬子峰向來好面子,這次吃了這樣的大虧,讓他覺得這就是奇恥大辱。

他給家主打電話,想讓家主給薛五爺施壓,讓火華給他道歉。

可惜,家主壓根都沒理會他。

家主是給薛五爺打了電話,但也只是隨便說了幾句,薛五爺也只是表達了互不相幫的原則。

至於火華和萬子峰之間的這點事,對於薛五爺和萬家家主來說,只能算是小打小鬧。

火華是薛五爺最器重的人,萬家主,又豈會讓薛五爺為了這點小事,逼迫火華來給萬子峰道歉?

如果他真的這麼做,說不定會徹底激怒薛五爺。

萬家雖然說是不懼薛五爺,可是,薛五爺畢竟是南境之王。一旦雙方鬧僵,萬家也占不到什麼便宜!

再加上這幾年,薛五爺得到火華的幫助,實力如日中天。

真要是雙方不顧一切生死一搏,萬家不覺得自己有多大的勝算!

在這樣的情況下,萬子峰丟掉的面子找不回來,就讓他更是氣憤了。

看到萬公子進來,他便直接暴躁地道:「你幹什麼去了?」

「怎麼這麼長時間才回來?」

「我不是說過嘛,到了這裏,不要隨便亂跑!」

萬公子皺了皺眉頭,但最終也沒有反駁這個長輩。

當然,萬子峰也不敢數落得太狠。

說了幾句之後,他便看向眾人,沉聲道:「我把你們召來,主要是想商量一下,一會兒如何對付廣省林漠的事情!」 夏恆為了和尤葉看這場年畫展,花了很多心思。

他利用手段,將趙澤初綁到了黑名單上,這下國際刑警都要找她問話了,她自然沒有精力來看年畫展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