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的話三句不離實力,現在更是點出伊耶絲的實力之強!貝斯特作為伊耶絲的隊員,肯定不會對此無動於衷!


貝斯特愣住了,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伊耶絲道:「你成為操縱者了?」 操縱者?伊耶絲奇怪,稍稍思索一下后,明了,這貝斯特在聽了熊震天的話語后,誤以為他也是操縱者了。

伊耶絲道:「沒有,我現在才剛升三階沒多久呢,離操縱者還很遠」

確實,離他使用海洋之星進階三階到現在也才過了一兩月而已,目前他體內的神力積累僅僅到達三階初段,離中階都還有些距離,更何況成為操縱者。

而且據說要成為操縱者可不是如同前三階一般,光是積累神力便夠了,還需要其他的條件,現在伊耶絲還未去了解關注,因此尚且不太明了。

聽到伊耶絲現在進階三階,雖然沒有操縱者那麼誇張,貝斯特心中依舊一震,要知道他才進階二階多久?半年有嗎?神吶,這速度,要知道伊耶絲的天賦可是不如他的,怎麼會這樣…

貝斯特心中的某種情緒再次放大滋生。

熊震天見到這種情景,心中愈發得意,真是神助我也。

伊耶絲心中忽然一閃,似有所明了,熊震天一直不斷的提及實力,而貝斯特現在的異樣,這幾個不和諧之處頓時使得他猜到了熊震天的打算!

不能讓貝斯特繼續這麼被熊震天引導下去!得阻止他的計劃!

伊耶絲:「貝斯特!我這次過來是來帶你回去的,你父母在重傷醒來之後一直擔心著你的狀況,希望你能安全回去!」

貝斯特是個十分有孝道的孩子,只要打出感情牌,伊耶絲相信貝斯特能夠想清楚自己到底需要的是什麼。

當然有一說一,就伊耶絲自己而言,肯定也是極力追求個人實力的,貝斯特之前的那種選擇也不是他所喜歡的。

聽到父母,貝斯特腦海中閃過曾經父母對他的期許和要求,那真切希望他不要出去冒險,安穩繼承家產穩妥發展生活的神情。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的富有愛意。

貝斯特緊握的拳頭有些鬆弛下來,但是忽的,他的腦海中又閃過在熊霸三人襲擊下,倒在血泊之中的父母,以及那時自己沒有任何作為,最終無力的昏迷的場景。

這又是那麼的諷刺,平靜的生活?沒有實力哪來的平靜,隨便一點小風小浪就能將他們的家庭吹得支離破碎。

念及此次,原本稍稍平靜下來的他心情再次起伏。

伊耶絲見狀心道不妙,雖然不知道貝斯特到底想了什麼,但是顯然現在是朝著不好的方向發展。

伊耶絲朝著熊震天拱手道:「熊震天族長,不知道可否給我和貝斯特一個單獨相處的時間。」

娘子乖乖:種田種個夫君來 「自然可以」熊震天點頭道。

剛才看到伊耶絲搬出了貝斯特的父母,這讓熊震天頓時有些緊張起來,不過現在看貝斯特的樣子,果然沒有浪費他這幾天的精心灌輸,貝斯特果然認識到了實力所帶來的好處,以及現在弱小的悲哀。

目前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熊震天也不介意給他們獨處的機會,正好可以在貝斯特心中留下一個開明和藹的印象。

最主要的是他就不相信伊耶絲還有什麼花招能夠翻盤!

待熊震天帶著其他人離去之後,大廳內就剩下伊耶絲、塞莉、塞西莉亞和貝斯特四人,伊耶絲有些沉默的坐回了位子上,雖然現在沒有了外人,但是伊耶絲暫且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而塞莉和塞西莉亞兩人更不會插嘴。

最先開口的還是貝斯特:「伊耶絲,貝安娜還有法蓮娜,她們這次怎麼沒和你一起呢?」

貝安娜可是從小隊組建開始,一直到現在都跟隨著伊耶絲進行每一次任務,而法蓮娜那個漂亮的女騎士也是一直粘著伊耶絲的,所以這次沒見她們,貝斯特頗有些奇怪。

伊耶絲沉默一下,還是如實道:「她們進階三階了,現在都在自己的神殿內進修」

貝斯特:「…」

場面再次陷入沉默,貝斯特好不容易暫時不去想到底要不要回去的事情,打算聊些家常,結果…

「她們的實力進步真快」貝斯特如是說道

伊耶絲點點頭:「運氣好…」

尬聊一下,再次沉默…

受不了這個氣氛的伊耶絲開門見山道:「貝斯特,隨我回去如何?」

貝斯特:「讓我想想」

「想想?」伊耶絲皺眉,心中果真要糟糕了,勸道:「想什麼?家裡父母等你,沙維奇和海克斯也在擔心你的狀況,早點回去他們也能夠放心」

貝斯特眼睛微微一閉,隨即道:「放心?怎麼放心?萬一再有人向熊霸他們那樣怎麼辦?以我現在的實力,根本應付不了」

伊耶絲道:「因為你現在年輕所以等級低這是沒辦法的,而且不是還有我們嗎?」

貝斯特「沒錯,在我有困難的時候,你每次都會如同英雄一般出現,但是上次你能救我,這次你能救我,就算下次你也能,難道每次你都能夠剛好出現在我需要幫助的時候嗎?並不行…」

伊耶絲:「可是…」

貝斯特:「可是?可是我實力這麼低微,根本保護不了任何人,對不對?而現在有個機會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我的血脈被熊人族視為希望,他們會全力支持我修鍊,而我也不會在蹉跎下去!我想要變強,我不想在如同上次那般,在親人出事的時候束手無力!」

貝斯特說的很平靜,聲音很淡,但是很堅決,伊耶絲默默的聽著,他無法反駁。

「你父母怎麼辦?」伊耶絲最終只能說出這幾個字

貝斯特忽然一笑,單膝跪地,看向伊耶絲道:「隊長,隊員貝斯特此次因故遠行,短期內無法返迴風之都,希望您能夠代為照顧一下我的父母!」

伊耶絲知道貝斯特這是徹底下了決心,想要提高自己的實力,他不知道貝斯特到底是因為父母受傷的刺激,還是因為熊人族對他做了什麼,現在這都不重要了。

看著貝斯特清澈的眼神,他知道這是貝斯特根據自己的意志所做出來的決定,有這便夠了,作為隊長,伊耶絲選擇了同意。

「隊員貝斯特聽令!」伊耶絲沉聲道。

貝斯特神情一肅道:「在!」 伊耶絲心情複雜,但是最終還是道:「對於你選擇暫且離開隊伍開始獨自修鍊的選擇我表示認同!沙維奇、海克斯以及安娜、法蓮娜她們那邊我會傳達消息的!至於的你的父母,無需擔憂,我會負責解釋照料的!你儘管放心!」

「謝謝!」貝斯特有些哽咽,眼睛已然濕潤,他知道伊耶絲一定會贊同的,應該說對於隊員自己決定的事情,伊耶絲身為隊長一直都給予鼓勵和幫助,如同他以前說不打算冒險,準備安心賣肉一般,那時候的伊耶絲同樣沒有阻止,而是給予肯定。

能有如此的兄弟!貝斯特感到發自內心的喜悅。

塞西莉亞低聲道:「矯情」

結果已經確定,貝斯特的選擇堅定,伊耶絲也認同了,可以說這一番伊耶絲只是走了個過場,但也不算白跑一趟,至少確定了貝斯特目前的狀況。

「熊霸、熊迪那三人你打算怎麼辦?」伊耶絲問道,這三人便是此次事情的始作俑者,也是傷害貝斯特父母的罪魁禍首,可以說這次的是非對錯全部歸根於他們身上。

貝斯特道:「他們我以後會自己教訓的!這點自信我現在還是有的!」

伊耶絲點頭道:「那便好,哦,對了,熊霸我已經提前替你教訓過了!教訓的十分慘!」

貝斯特:「多謝」

正當兩人閑聊的時候,熊震天走了進來,這次就他一人進來,畢竟是掌控者巔峰的存在,自然無懼伊耶絲他們幾人。

「現在他們間的結果應該出來了吧,貝斯特,你可不要對不起我的下的那番功夫」熊震天心中有著一絲期待。

熊震天目光掃過伊耶絲和貝斯特,見貝斯特貝斯特眼睛有些紅腫,頓時放心了一半,他哈哈一笑道:「剛剛這段時間的獨處,你們討論了什麼有意思的事情?」

伊耶絲心情不太好,因此沉聲道:「熊震天族長,你就無需如此裝模作樣了,一切都很符合你的計劃,貝斯特決心留在你們熊人族內了。」

被伊耶絲這樣直接說出來,熊震天不但不顯尷尬,反而直接開懷大笑道:「果真?!哈哈!貝斯特你絕對不會後悔這個選擇的!歡迎你的加入!」

「我不歡迎!!!」

當熊震天一臉開懷的對貝斯特伸出橄欖枝的時候!一道滄桑但不失霸氣的聲音響起!

伊耶絲、貝斯特聞聲望向門口!塞西莉亞淡淡的瞥了一眼,塞莉正在為塞西莉亞調弄蜂蜜,沒有關注。

熊震天則臉色沉了下來,原本開心的神情蕩然無存。

「二長老,你怎麼過來了?」

來人正是熊人族二長老,一身實力達到了掌控者巔峰,在長老會中的地位僅次於前任族長,現任的大長老!他乃是頑固守舊一拍的領導人,也是對熊震天所率領的革新派最不滿的一個人!

在大長老退居幕後,不再發表任何觀點的情況下,二長老和熊震天之間的矛盾可謂是日益尖銳!一觸即發!

熊震天心中震怒,外面幾個守衛也不知道是幹什麼吃的!早就吩咐過一旦看到守舊派的人前往這裡,一定要阻止!阻止不了便直接出聲提醒!而現在二長老都走到了大廳!外面卻一點聲響都沒有傳進來!

「哼!族長真是好大的威風!若是我此時還不趕過來!整個族群都要被你拱手送人了!」 韓城暖戀 二長老冷哼一聲,語氣咄咄逼人!

熊震天道:「二長老說的哪裡的話!族內的一切調配都需要經過長老會的同意!光我一個人可是說了不算,而且我也並沒有做出什麼損害族群利益的事情!」

二長老目光穿過熊震天,看向貝斯特,目光凌然,道:「沒有?!我可是聽說某人為了招攬一個年紀已經十六七八,卻才剛剛二階的雜種進來!而且還說要傾盡整個族群的資源培養? 豪門盛婚:總裁,別亂來 甚至還有傳言說,你已經將族長的位置許諾給那個雜種了,可有這回事?!」

二長老說的毫不客氣!一口一個雜種,完全不顧貝斯特的感受,態度十分囂張。

貝斯特渾身顫抖,雙拳緊握,氣的臉都白了,在二長老第一次說出雜種兩個字的時候他就已經安奈不住,是伊耶絲在後面死死的拉住他。

伊耶絲現在同樣臉色難看,剛剛同意貝斯特留在熊人族就見到了這樣一幕,原先他雖然知道熊人族內似乎意見並不同意,但是沒想到針鋒相對的如此厲害,也不知道讓貝斯特留在這裡到底是對是錯。

要不幹脆直接帶他回去?

熊震天知道自己如果不正式表態,護住貝斯特,那麼剛剛同意留在熊人族的貝斯特很有可能就此離心,再也不會同意!

「二長老!注意你的用詞!若是你在這麼粗俗的稱呼我的貴客,不要怪我不客氣!」熊震天語氣冷然,目光中蘊含著些許煞氣,頓時震懾住了二長老。

「另外!關於貝斯特的事情,他的天賦血脈是我和長老熊珏一同確認的!他是我們熊人一族崛起的希望!讓他加入族群乃是正確的決斷!之所以我沒有上報長老會,那是因為他尚且沒有同意!至於你所說的那些承諾雖然符事,但也並不是如同你所說的那樣誇張!最終的一切還要看貝斯特自己的實力如何!」

「哼!」二長老冷哼一聲,緩緩道:「無論你怎麼說,我是不會同意貝斯特進入熊人族的!」

熊震天忽然笑了:「那正好,二長老,我的想法和你也一樣,無論如何我都會讓貝斯特加入熊人族的!」

「那我們長老會上見!」二長老一揮手,豁然離去!

熊震天目送他的離去,一言不語。二長老的突然出現可謂是打亂了他的計劃,原本他還打算先使得貝斯特答應加入,然後自己在努力遊說長老會同意之後,再告知與他。

而現在…熊震天緩緩轉身,看向貝斯特,果然,雖然他後面努力補救,但是貝斯特的他面色依舊十分難看。

無論是雜種還是其他的話,都深深的刺痛著他的心! 貝斯特面色難看,剛才的話語讓他現在心情十分複雜,「熊震天族長,你所說的都是騙我的嗎?」

熊震天在一開始的時候可是許諾給他不少好處,極力拉攏他進入,而現在不說其他,反正他對於族長位子也不感興趣,但是這個所謂的二長老態度如此,那就令他心中不是滋味,原來熊人族內還有如此厭惡他的人存在,看情形還不止幾個。

熊震天:「你無需想多,我既然作出承諾,那麼會去實現,不過強者之路本就充滿艱難,無論你怎麼想,最終的一切確實還是需要靠到你,只有你不斷的提升實力,展現出自己驚人的血脈之力,才能夠讓熊人族內的那些人閉嘴」

無論是資源的傾斜,亦或是族長的位置,都需要貝斯特在日後的修鍊過程中展現出自己的價值和天賦,這一點毋庸置疑。

伊耶絲插嘴道:「貝斯特,如果你想要回去,現在也來得及,有我在,必然帶你回歸風之都」

說罷,伊耶絲淡淡的看了熊震天一眼,那意思不言而喻。

熊震天嘆了口氣,道:「你們放心,如果你想走的話…我不會攔你」

貝斯特深吸一口氣,目光在伊耶絲和系熊震天身上停留一會後,便低下頭來,默默的看著自己的雙手。

那是一雙看不出根本不像是年輕人的手,他的雙手由於長久以來,一直在家中獸肉鋪中幫忙,變得有些粗糙,長了不少繭。

「就靠這樣一雙揮舞著屠夫刀的手,如何能夠保護的了別人」貝斯特心中不斷自問,再想到伊耶絲他們。

他們的關係很親密,所以伊耶絲的每次冒險,大致經過他都清楚,哪一次不是要面對無數艱難險阻,眾多契約者環繞,甚至會遇到領域級和半神的存在!

而他,現在要面對的僅僅是熊人族內的部分人而已,更何況,他身後還有著熊震天的支持,即便最終失敗,他還能回到風之都,還有小隊的隊友們。

貝斯特深吸一口氣,目光中在其燃起堅定,道:「不用了,我留下」

熊震天驚喜道:「好!很好!不愧是熊人族的血脈!既然如此,那麼我便將接下來要召開的長老會議需要注意的事項,以及現在長老會中的大致情形告知與你,你需要好好記住,這些很重要」

貝斯特道:「我知道了」

伊耶絲嘆口氣,依舊阻止不了,「既然你依舊這樣選擇,那我也只能祝你一切順利了」

貝斯特道:「你現在就走了嗎?」

伊耶絲一笑道:「怎麼會,至少要等看完你在長老會議的表現先才行」

伊耶絲看向熊震天:「族長大人,我以及兩位女伴可否前去旁觀?」

熊震天有些為難,熊人族長老會議是熊人族的內部會議,一般來說外人不能參與,更何況部分長老對於貝斯特這個混血的極為反感,再讓他帶三個人族的進去,那些頑固守舊的熊人非得罵死不可。

不過想到剛才貝斯特的難看,心中有些對不住,熊震天便道:「很難,我去試試,如果可以再通知你,如何?」

「好」伊耶絲也不勉強他,點頭示意了解。

有熊震天的保證,起碼衣食住行方面是沒有問題,接下來他們便暫且居住了下來,等待著熊震天的通知

隔兩天,熊震天一臉鐵青的走了進來,「我這族長的面子不夠大,只能夠待你們其中一人過去,另外,還必須搜身,經過檢查才可」

他的語氣中蘊含著強烈的怒氣,作為族長,他在長老會中可謂是顏面極低,他再三為伊耶絲、塞莉以及塞西莉亞三人作保,卻僅僅被批准進入一人,而且還必須經過嚴密的檢查!

難以置信!長老會中的成員全都是掌控者實力,其中大長老更是一名領域級的存在!這樣的實力居然擔心三個小孩?

好吧,他承認伊耶絲三人實力比較強,但是他們實力再強也不過操縱者,豈能掀起多大的浪花? 盈華觴 簡直丟臉!

不過,真正的原因熊震天也知道,還是為了打壓他,隨著族內革新派的人員越來越多,長老會也心急了。

伊耶絲:「知道了,多謝」

雖然結果不盡如人意,但是看熊震天這一臉吃了那啥的模樣,估計已經儘力了,伊耶絲不是個喜歡為難他人的人,因此也就算了。

熊震天離去前,叮囑一聲:「三天後上午八點,切勿遲到」

「好的」伊耶絲和貝斯特兩人點頭。

伊耶絲看向塞莉和塞西莉亞道:「這次就我去了,你們在這裡休息幾天」

塞西莉亞無所謂道:「剛好不用去見那些五大三粗,長相對不起人民群眾的熊人,看著他們我就心煩,不錯,你早點結束,早點走人」

塞莉不用多說,自然沒有問題。

伊耶絲嘆了口氣,道:「早點結束有點難,熊人族內部看起來問題蠻大,原本還以為這是個帶貝斯特回去的助力,誰知道他居然會改變初衷選擇留在這裡,現在變成阻力了」

塞西莉亞挪了挪身子,找了個舒適的角度靠了下去,道:「放心,依我看問題不大,那個熊震天可不是個輕易的主,更何況從你獲得的消息來看,熊人族內現在革新派的勢力要比那些頑固的老傢伙多的多,如果他們沒有找出什麼改變整個族群發展的措施,那麼,他們最多也就口上得利,改變不了結局。」

「要知道,現在貝斯特的消息已經被熊人族內的所有人知曉,在這種大勢之下,即便是那些長老,也很難違背。」

「那個熊震天的能力確實不錯」塞西莉亞最後讚歎了一句。

作為熊震天的客人,伊耶絲他們這幾天也算是將熊人族大概的逛了一下,並且也見識了不少色系的熊人,對於與他們的攀談,熊人族現在較為年青的人很多都極為推崇熊震天,視他為熊人族崛起的希望。

對於以二長老為首的頑固守舊一派,他們都感到不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