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的身旁,還棲息著一頭半人多高的七階的幻影獸。


「團長,到手了,」為首的幻影獸兵團的副團長從懷裡摸出了一個用油紙包著的小包裹。

周清川那小子,狡猾的很,將賬本藏得很深。

他們費了兩三個時辰,直到了天亮,才找到了這本賬本。

「很好,有了這本賬本,兄弟們就能吃香的喝辣的了,」幻影獵兵團的團長哈哈大笑著,他翻了翻賬本,上面的數字讓他看的一陣頭暈。

「團長,那是不是將這本賬本交給周兵那老小子?早上時,那老小子一直對我們的人使眼色,」副團長詢問著,要不是團長再三叮囑,一定要將賬本先送回來,他也不會急著趕回來。

「不,這賬本可值錢了,周兵那吝嗇鬼,只肯出五萬金幣。我們就用這賬本趁機敲他一頓,一百萬萬金幣,無極商會可是頭肥羊,」團長哈哈大笑了起來。

「團長說得對,兄弟們在這裡埋伏了幾天,累得夠嗆,是該敲他一筆。」副團長一臉的喜色,他們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根本沒什麼信義可言。

「等等,你們昨晚去的共有五人,怎麼少了一人?」那團長瞥了一眼,發現少了一人。

昨晚派出去找賬本的,都是團里的精銳,每人身上都有一根召喚腰帶,可是回來的卻只有四人。 「少了吳平那小子。不對啊,他還沒回來?我們還以為他是等得不耐煩,先回來了,」幾人都面面相覷著。

「哈哈,你們總算是發現了,連丟了人都不知道,幻影獸兵團不過如此。」只聽著一陣轟鳴大笑,山洞中一陣嗡嗡作響。緊接著,一道黑影夾雜了雷霆之力,轟地一聲,撞進了山洞。

「什麼人!」幻影獸兵團的團長一聽那聲音,就知道不好了。

眾人之中,還屬他的實力最高,乃是一名武尊巔峰的強者,他一躥而起,雙腿風聲霍霍,嘭地一腳掃向了黑影。

武尊之力,足以碎石,那道黑影被猛地踢中,砸向了一旁的牆壁。

眾人定睛一看,那道黑影卻是失蹤的那名團員吳平的屍體。

「天伐獵兵團團長,雲滄浪,我們接了無極商會周少東家的委託,前來捉拿你們這群獵兵團中的敗類,」雲滄浪帶著幾名天伐獵兵團的精銳,站在了山洞外。

乍一聽到天伐獵兵團的名號,幻影獵兵團還有幾分迷糊。

大周有這號獵兵團,可有人再往下一想,就被那個觸目驚心的名字給嚇住了。

雲滄浪!

那幾名正在掠殺的獵兵們一聽,立時覺得不對勁了。

這些都是大周本國的獵兵,對於大周國內以及獵兵界的消息還是知道不少的。

雲滄浪這名號,乍一聽有些陌生,再仔細一想,很快就有人聯想了起來。

能一下子擁有這麼號人物的獵兵團,又豈是普通的獵兵團。

大周武聖雲霸河之子,同時也是大周的驃騎大將軍,武侯雲滄浪。

但是雲滄浪不是外傳已經成為了廢物嘛?

那剛才氣勢如虹,赤手空拳,就擊殺了七八人的是誰?

在看看前方,為首的雲滄浪,一身的鬥氣,如長虹貫日,耀眼異常。

再看看一旁的獵兵們,也一個個身手不凡。

山洞內,很快就混亂一片。

那幻影獸兵團也不愧是老牌獸兵團,那團長一聲暴喝,「安靜,立時召出幻影獸!」

那伙人也跟著回過神來,他們其中站出數人,正如早前吳平說的那樣,他們每人都擁有一根召喚腰帶。

數個召喚陣亮起,幾頭幻影獸出現了。

「呵呵,雲滄浪,想不到你堂堂大周虎將,竟然會淪落到來當獵兵。別人怕了你們的威名,我幻影獸兵團可不怕。兄弟們,讓這群人見識見識我們獸兵團多厲害,」那名團長看上去很是自信。

那團長的修為不過武尊,卻能控制一隻B級獵兵團,自然是有些門道的。

只見那數頭幻影獸的體表,驟然亮起,每個人的身上,都出現了一個魔法防禦光球。

「是魔法陣?想不到這種魔獸除了刨土外,還能施展魔法,」雲滄浪也吃了一驚。

本以為有他在,捉拿幻影獸兵團不過是時間問題。

那魔法陣也很是玄妙,其作用和古峰的光明天球有些類似。

雲滄浪施展了一個戰技,戰技在靠近那一個魔法陣時,就跟撞上了一道了一道無形的牆壁那樣,立時被彈開了。

不僅如此,其他人的攻擊,也沒有發揮任何作用。

在這種魔獸魔法陣的作用下,眾人竟是無法靠近幻影獸兵團半步。

「哈哈,無論是用什麼法子,只要是有幻影獸在,你們誰也別想奈何我們何,」

那幾名獵兵洋洋得意著。

「團長,那魔法陣很是特殊,我們一時半會兒也捉不住他們,你看怎麼辦?」周泉在一旁看著,也不由皺眉。

他也沒想到,會遇到這種境況。

他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幾名獵兵逃走。

「周泉,你和餘下的人去追殺餘下的幾人,笙兒在外頭埋伏,我們分頭行事,」雲滄浪不禁讚歎雲笙考慮的周到,她早已埋伏在了外面。

雲滄浪知道雲笙的身法了的,比起追蹤,可能比他還要厲害。

他於是就和其他幾名獵兵分頭去追捕了。

那名獸兵團團長帶著賬本,一個地遁,就消失了。

他逃出了數里后,在心中暗暗得意著。

忽的,天空中一暗,他抬頭一看,幾乎嚇得魂飛魄散。

天空之上,站著一名女子,那女子黑髮如墨,「你,你是?」

半空中,站著一名女子,她的身後,伸展出了一對羽翅,看上去就像是天神般,威風凜凜。

少女的眼底,一片冰冷。

「天伐獵兵團副團長,炎雲。」

炎雲!炎雲,聽到了這個名字時,那名團長的眼陡然睜大。

這名號,在獵兵界,比雲滄浪都要響亮。

稻葉山競技場上,血腥屠殺黑扈獵兵團的蘿莉獵兵,一戰成名不止,更可怕的是,她還有名召皇級別的強者師傅!

雲滄浪、炎雲這樣的兩人,怎麼會出現鬼影都不見一個的閻王嶺。

雲滄浪的名字,已經足夠他吃一壺了,可是雲笙的名字,無疑更具有威懾力。

若是說,雲滄浪的名字,屬於過去,那炎雲的名字,無疑是這一年多來,大周獵兵界最火熱的名號。

千金重生之名門影后 一個迷一樣崛起的獵兵,她只出現在稻葉山獵兵衛城,傳聞沒有人見過她的真面目。

她第一次出手,就虐殺了惡名昭彰的黑扈獵兵團的老大。

隨後,又有傳言說她擁有一名召皇級別的強者師傅。

可那也只是傳聞而已,炎雲成名后,就迅速銷聲匿跡。

她所屬的「凰騰」獵兵小隊也從未向外界透露炎雲的具體行蹤。

幻獸獵兵團的團長沒想到,他竟然會在這裡遇到這名殺神,而且她還加入了天伐獵兵團。

那名獵兵團的團長,有種抹脖子的衝動,他怎麼就接下了這份委託。

給他兩個膽子,他也不敢背後有武聖和召皇級別的強者做靠山的天伐獵兵團作對啊。

「你別過來,你傷不了我,沒有人能打破幻影獸的防禦!」團長雖是心中畏懼,可是還是仗著自己有魔獸護身,一臉的有肆無恐。

「是的,換成了其他人,也許沒有法子,只可惜你遇到的是我,」雲笙冰冷的眸子里,忽然劃過了一抹生動。

她緩緩的舉起了手來。 辦公室內,彭文隆聽完龔家明的一番話,眼眸微挑:“最近這段時間,我始終在忙着處理組織關係的事,還真沒注意他,他出什麼事情了?”

“他退出紅歌集團之後,孝信酒廠出了問題,昨天晚上,他在呼市遭遇了槍擊,你也知道,楊東這種人身邊,肯定會有帶刀侍衛的,所以,事情鬧得有點過線。”龔家明一句話挑明瞭楊東出事的原因。

“他的人被抓了?”彭文隆拿起了煙盒。

“那倒沒有,不過鬧市區響槍,這種動靜鬧得這麼大,他肯定難逃干係,據說高勇連夜去呼市,就是爲了在這件案子上動文章的。”龔家明解釋了一下。

“消息準嗎?”彭文隆深吸了一口煙,若有所思。

“警局裏不可能全是高勇的朋友,自從竇錦晟判了之後,我始終在讓人留意高勇那邊,關於楊東的這件案子,我也給呼市那邊的朋友打過電話了,情況屬實,按照現在的情況,如果沒人幫他的話,他可能度不過高勇這道坎。”龔家明很直白的開口。

“所以,你是來找我幫忙的。”彭文隆笑了。

“哎!話可不能這麼說,我認識楊東,是通過你的關係,算起來,他該算是你的門徒纔對!所以我纔在知道他出事的消息以後,來通知了你,不管你幫與不幫,這個人情,我肯定不欠你的!”龔家明機智的把皮球踢了出去。

“哈哈,你啊!”彭文隆搖頭失笑。

“不過我也提醒你一句,現在你的主要競爭對手,安壤市在任的常務副市長,就是竇錦晟的父親竇衛洲,你忽然空降安壤,對於他來說,本身就是一種威脅,如果你在明面上爲楊東站臺的話,可能人還沒落地,臉就撕破了!”龔家明一針見血的補充了一句。

“老龔,你覺得楊東這個人,怎麼樣啊?”彭文隆捻着香菸的過濾嘴,擡頭看向了龔家明。

“你別老公老公的叫,我沒有這個嗜好!”龔家明翻了個白眼,走到辦公桌邊上,拿起了彭文隆面前沒有任何標識的煙盒。

“我說正經的呢!”彭文隆對於龔家明的玩笑話未予理會。

“你想發展楊東做你的政治原配啊?”龔家明眯了眯眼。

“下基層跟在省委大院不一樣,我身邊總得有這樣的人,對於楊東的人品,我是認可的,但也僅限於認可他的人品而已。”彭文隆如實相告。

“楊東這個人,有智力、有能力,但是性格和情緒似乎不太受掌控,江湖氣太重!”龔家明給予了楊東一個簡單直白的評價,隨後坐在了旁邊的沙發上:“而且實話實說,你想選他做原配,我覺得不合適!雖然我比較欣賞他這個人,但是他在商場上的影響力是在太小了,甚至幾乎可以說是沒有,他手裏就一個酒廠,現在還經營的稀碎,能夠提供給你的助力,相當有限!”

“金無足赤!不是嗎?楊東是個有江湖氣的人,這不假,但他這個人其實更像一面鏡子,看起來鬼精鬼靈的,而實際上,他對於每個人的態度,都取決於別人是怎麼對待他的!”彭文隆莞爾一笑:“至於生意上的事,我如果真想幫他,你覺得他會沒有機會嗎?何況我剛剛也說了,我剛去安壤,不能盡帶鋒芒,讓楊東在這邊摔打一段時間,我正好也能看一看,他究竟是不是一個合格的原配關係。”

“彭市長,你可是官身,還想對他滿腔赤誠嗎?”龔家明無語。

“有何不可?”彭文隆反問。

“得!你現在對他都有這麼高的評價了,那我還能說什麼!”龔家明語氣一轉,笑吟吟的看着彭文隆:“哥們兒,今天我是不是不該來啊?”

“怎麼會這麼說?”彭文隆輕鬆的笑了笑。

“楊東的情況,你自己也在盯着呢,或許連招呼都幫他打好了,對吧?”龔家明坐直了身體。

“沒有,我閒着沒事盯他幹什麼!就是上午跟北J的一個叔叔打電話的時候,感覺楊東的案子挺有意思,所以跟他聊了一嘴!”彭文隆撓了撓下巴:“中午留下吧,我在食堂請你吃個飯!”

“……你是真大方!”

……

中午十一點左右,高勇在呼市市局見到了一名負責與他對接的楊姓警官,兩人隨即在對方的辦公室裏交談了起來。

“楊警官,關於楊東的那件案子,你們這邊審出什麼結果了嗎?”高勇跟楊警官寒暄幾句,便直截了當的切入了正題。

“高處長,咱們這件案子,還要繼續辦下去,但是着重點已經不在楊東身上了!”楊警官微微搖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