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突然加速,整個人化為了一團濃烈凌厲的劍光。


寬敞的走廓通道,不斷有惡魔猙獰兇狠的衝上來。

方昊天人劍合一,不斷將惡魔擊殺。

同時九把魂劍不斷刺進走廓兩邊的廊壁破壞兩側的機關。

轟隆隆!

每一次機關被催毀,走廓甚至整個地宮都出現明顯的震感。

隨著方昊天不斷前進,擋路的惡魔便不斷被劍光絞碎碾殺,而機關的破壞,有些很容易有些則是對抗強大,走廊兩邊的廊壁時不時有一大塊轟然倒塌。

當方昊天走過三條走廊后,在地宮核心總樞的那幾個惡魔高層緊張了。

「怎麼會這樣,他是怎麼做到的,他怎麼這麼清楚我們的機會。」

「姦細,我們這裡肯定有姦細,事先將我們這裡的一切都告訴他。」

「是的,肯定是這樣,他來之前就已經完全掌握了我們這裡的一切。」

「但對我們這裡一切都熟悉,包括洞察一切機關的除了我們在座幾位還能有誰?」

最後那個惡魔高層的話說出來,核心總樞內突然就安靜了下來。

惡魔高層你看我,我看你,都突然起了戒心,似乎看上去誰都不像人族的姦細,但又好像誰都有可疑。

他們哪裡知道方昊天根本就不需要事先了解這裡的情況,只要他來了這裡就不會有任何秘密可言。

包括了他們幾個核心高層的對話。

「摩回,是不是你? 大唐地主爺 你曾經被人族抓捕過後來被殿主救你回來,當時人類沒有馬上殺了你是不是你已經投靠了人類。」

一名年老的惡魔高層突然盯著站在角落位置平時比較寡言的一個年輕高層。

年輕高層眉頭微皺,冷聲道:「別見誰都咬,說不定你才是人類的姦細。」

「你什麼意思?」

「我什麼意思你明白。人類有句話,賊喊捉賊叫最歡,我看你現在的樣子就是如此。」

「你找死。」

「我怕你?」

「摩回是我兄弟,誰敢動他我就殺了誰。」

「赤岩,你敢對副殿主不敬?」

「八柳,你想跟我動手嗎?」

「那又如何,我早就看你不順眼了。」

「好啊,來,我們決一死戰。」

惡魔一眾高層開始互相猜忌,開始內訌。

方昊天都忍不住搖頭。

一群蠢貨。

強敵當前,不想著如何應敵居然先內訌,也難怪你們入侵多次但最終都慘敗收場。

就憑你們這種智商,怎麼可能是人類的對手?

「可惡,說我是姦細,我去殺了方昊天。」

核心總樞的爭吵中,身材高大,睥氣暴噪的赤岩本為關係最好的摩回出頭,但吵著吵著他和摩回都成了最大的嫌疑,他一氣之下離開了核心總樞。

「兄弟,我陪你去。」

摩回二話不說就跟了出去。

八柳看向年老的副殿主:「副殿主,他們兩們實力最強,能不能殺得了方昊天?要是他們成功了,那就是立下了大功。」

那年老的副殿主冷笑道:「他們能殺方昊天更好,由他們動手我們領功。但要是殺不了,我們也可以借方昊天的劍除去這兩根刺。」

「副殿主高明。」

跟著就是一片奉承聲。

那副殿主臉上浮現些許的得意之色,而眼眸深處有著更大的陰謀在醞釀著。

摩回和赤岩畢竟是高層,他們出來親自指揮,對方昊天的攻勢更加猛烈了。

只是現在的方昊天太強大了。

數百惡魔強者被殺,大量機關被摧毀後方昊天站到了摩回和赤岩的面前。

「你死定了。」

摩回和赤岩突然獰笑,兩人都同時拍在牆上。

方昊天身邊的牆壁突然倒塌向他砸來,同時間裡摩回和赤岩出手了。

兩人都是虛丹境九重的實力,半步金丹的存在。

兩者聯手,絕對有斬殺金丹境一重的實力。

但在方昊天的眼中卻是弱小的可憐。

「死!」

方昊天一劍斬出。

噗噗!

摩回和赤岩被斬殺。

嗖嗖!

方昊天突然加快前沖,瘋狂斬殺擋路的惡魔,快速的朝核心總樞衝去。

他已經感應到一道強大的氣息接近,那是一個長相極為普通的老人,應該就是這裡的總殿主了。

看到方昊天突然加速衝過來,轉眼就接近這裡。核心總樞的那些惡魔高層都有點傻眼了。

「他比想象中還要強大,摩回和赤岩居然連一招都當不下,麻煩大了。」

他們這才意識到可怕。

砰!核心總樞的門被方昊天以蠻力破開。

「你們都可以死了。」

方昊天直接動手。

這些惡魔高層全都是虛丹境,以方昊天現在的實力滅殺他們跟踩死螞蟻真沒什麼區別。

幾乎沒有多少反抗這些高層就全部被殺。

方昊天心念驟動,靈魂力瞬間擴散。

整個地宮的惡魔們都紛紛倒下,距離太遠未必死,估計都能睡上幾天了。

睡著了也等於死。

方昊天殺了他們的總殿主之後自然不會放過這裡任何一個惡魔。

對惡魔,方昊天毫不猶豫的趕盡殺絕。

方昊天一個人坐在核心總樞的大椅子上閉目養神,赤霄炎龍劍平放在他的雙膝上。

他靜靜的等著。

那個總殿主回來了。

「你好大的膽子。」那總殿主看著方昊天冷聲道:「殺光了我的手下竟然沒有馬上離開,你太自信了。」

方昊天淡然一笑道:「因為你太弱小了。」

「哼。」那總殿主目光一冷:「那就讓我看看你這個大言不慚的小子有多強。」

轟!

總殿主一拳打出,拳氣匯聚變化,兇狠無比的向方昊天砸來。

這個總殿主竟在是金丹境五重的層次,方昊天的玄武修為都不如他。

但方昊天的魂武修為卻太高了。

面對砸來的拳頭,方昊天一念就將拳頭打碎,然後一記魂印砸在了這個總殿主的身上。

噗!

那總殿主當則重傷噴血。

「老實給我呆著吧。」

方昊天一揮劍就將這個總殿主收進入劍域世界,讓劍魂看管起來。

蘇青璇也能夠吸魔氣修鍊提升修為,方昊天打算抓多幾個惡魔在劍域里專門給蘇青璇提供魔氣修鍊。

前面搗毀的那些分殿一些分殿主也是金丹境的魔帝,方昊天都沒有殺,都收進劍域中。

現在劍域世界里,加起來已經有七尊魔帝。

劍魂劃出的那個空間,七尊魔帝都在不斷憤怒咆哮但無可奈何。

憑一人之力輕鬆摧毀聖魔殿滄瀾郡總殿。

方昊天先將惡魔們多年積累的財富全收了,算是又發了一大筆橫財。

然後放火。

他在外面等著,一些沒事的惡魔從地宮中一出來他就直接斬殺。

整個地宮和村子都起火,濃煙很大,附近的一些勢力紛紛派人前來。

有些人一來就要怒斥方昊天濫殺無辜,甚至有些睥氣差又嫉惡如仇的傢伙一看到全村著火,將方昊天當成沒有人性做出屠村之舉的惡徒就直接動手。

對這樣的人,方昊天反而有敬意,自是不會傷他們,將屠魔軍的軍牌亮出來表明身份,並解釋此村是聖魔殿的總殿所在,如果大家不信,可以等火滅了后大家到地下去看看。

不過一些早來的人也已經看到死在地面上惡魔,雖然被火燒得有點模糊了但看得出真的不是人類的身體。

一個傳一個,又加上方昊天有屠魔軍的軍牌,於是大家都信了方昊天。

後來有人問方昊天的名字,方昊天坦然相告。

得知他就是屠魔軍傳奇人物方昊天之時,一個個肅然起敬。

方昊天笑著面對,然後離開。

嗖嗖!

他朝滄瀾郡最西的方向飛去。

那裡,有他最重要的人。

不斷加速前飛中,方昊天時不時的露出笑容。

他想到了第一次見虛夜月的情形,想到了跟虛夜月在一起的種種…… 秦菲也著實嚇壞了,出於本能地護住了自己的腹部,一時間竟也忘了自己還被秦瓊緊緊地抱在懷裡。

秦海尷尬地咳嗽了一聲,秦瓊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急忙鬆開了秦菲,多少有些不敢直視東方豪宇的眼神。

「說吧,你們三個,誰陪我去?」

此刻的秦菲就跟魔怔了一樣,滿腦子想得都是之前在東方豪宇手機上看到的相片。

就因為心不在焉,所以剛才在樓梯上才險些摔了一跤。

秦瓊的眼神閃爍著,有些欲言又止。

畢竟有東方豪宇在場,有些事還輪不到他做主,所以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秦菲在那裡焦躁地等待著。

而身為秦菲經紀人的秦海,自然也不敢擅自做主,畢竟秦菲要去M國找東方玉卿也不在他的工作範疇之內。

本就有些不知所措,如今又被三雙眼睛緊緊盯著,東方豪宇頓時感覺到壓力山大。

「嫂子,我哥要是知道你帶病去看他,會心疼的。不如再過幾日,等你身體好一點了我就安排好公司的事情,親自陪你去看我哥好嗎?」

「既然業務繁忙,就不勞您大駕了。就算沒人陪著,我也照樣可以把自己的男人接回家。」秦菲說完,就頭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秦海距離的最近,趕緊擋住了秦菲的去路,「秦菲,你先別衝動……」

秦菲伸手推開了秦海,「如果你也想說些喪氣的話,那麼我只能炒你魷魚了……至於那些高額的違約金,隨時都可以讓財務人員發到我郵箱,我會即刻轉賬。至於你的工資嘛,先欠著!」

秦海頓時不樂意了,「憑什麼要拖欠我的工資?我可還等著那些薪水去找老婆呢,晚了可就真的成大齡剩男了。」

聽到秦海這不著調的話,秦瓊想上前踹他一腳,卻被東方豪宇拽住了手臂,看向秦菲的眸子也多了幾分意味深長。

「就你這樣的毒舌,估計沒有哪家姑娘會心甘情願地嫁給你,還是先寄存在我這裡比較現實。或許等我丈夫醒了,他可以連本帶利地還給你。」

秦海簡直要被秦菲的邏輯氣笑了,求救似地看向身後那兩個裝傻充愣的男人。

特么的,憑什麼他們一幫人瞞著秦菲,如今要讓他一個人當背鍋俠。

秦海也算是看出來了,秦菲成心跟他找不痛快!面對影視公司的高額違約金她都可以即刻支付,卻有意扣留他那微不足道的工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