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還那麼小,會吃什麼!還不都是讓別人吃了!”王興國年紀小,不懂得大人吃和小孩子吃的道理。


王興中勸了半天,他纔不情不願地關上櫃門,看着壞掉的門鼻又犯愁了。這櫃子以後不能鎖了?

王興中看看東屋,估計鎖也鎖不住了,白阿姨可以砸開一次,就可以砸開兩次,他有一種預感,他和弟弟以後的日子不好過了。

他這後媽果然不是好相與的。

白小丹在屋裏,豎着耳朵聽外面的動靜,聽見他們三言兩語就把這事揭過去了,果然沒有找她發作,心裏鬆了口氣。

下次試探,尺度可以再大一點。

……

第二天一大早,一輛卡車停在了蔡家院子門口,蔡老太太叫人卸了一些東西下來,把她空了的倉房填滿,剩下的,叫樑青山拉到大隊裏,賣給村民們。

並且告訴樑青山,從這天開始,封華之前聯繫好的年貨車陸續就會到了,村民們想買年貨的也不用出去了,這裏應有盡有。

村民們自然是歡天喜地,特別是看見有大半卡車的羊肉。

“給我來半隻!”一個人喊道。

“我家人多,我要1只!”

“我家人更多,我要2只!”

“我要走親戚…”

一隻羊能出30-40斤肉,封華空間裏的羊肥,能出50-60斤,她賣得也貴,5塊錢一斤!是普通豬肉的六七倍。

但是經過昨天的香味一薰,衆人買起來眼睛都不帶眨的。一隻羊只不過200多300塊錢,算啥!

他們夏天養鴨子一家少得賺1000多,多的賺好幾千,花二三百根本不心疼。

而且故家屯的人受過60年瘋狂物價的洗禮,一點都不覺得貴,那時候一隻羊能賣兩三千!那才叫貴。

一車的東西一會兒就被搶光,甚至有很多人沒搶到自己想要的數量,直追問樑青山下次年貨什麼時候到。

“都有都有,這次年貨準備足足的,一次一卡車。”樑青山道。

“封華真是這個。”許多人豎起了大拇指,稱讚封華。

封華回來之前,他們已經開始進城搜刮年貨了,但是買回來的東西有限,因爲他們沒有票。

但是封華一回來,成卡車的年貨就跟着來了,而且都是市面上有票也買不到的緊俏物資。

這羊肉,在外面跪求也求不到啊。

接連幾天,幾卡車的各類物資都出現在大隊的院子裏,裏面甚至出現了奢侈品:各類果汁和白酒。

爲了回籠村民們手裏的資金,防止他們出去嘚瑟,封華也是想方設法了。

果汁是新成立的果汁廠生產的,她花錢內部**的…..白酒是她在空間裏自己用土方法釀的,這是第一次大批量面世。

那味道,就是不喝酒的人都想喝幾口,愛喝酒的人更是高興瘋了。

回籠資金的效果自然也是剛剛的,有些酒鬼差點傾家蕩產地買酒喝。

不是酒鬼的也好不到哪去。村民們最後一算賬,許多人恨不得剁手,因爲一年下來,剩到手裏能花的錢竟然只有百十塊!

要不是還有點理智在,留下了春天買鴨子的錢,他們得都花出去。

不過看看各類食品物品,他們又滿足了。辛辛苦苦忙一年,不就是爲了過個富足的年嗎?

錢嘛,花不出去跟沒有一樣!

……

第12天,下湯的正日子,蔡老太太又操辦了一場席面,招待封華的親朋好友。

封華抱着圓圓出來客廳露了個臉,跟大家坐了一會兒,就被衆人攆回去了。

月子還沒出呢,不能下地。

其實封華自我感覺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惡露甚至都停止三天了。在惡露停止之後,她甚至去空間裏好好泡了個澡,瞬間覺得人都輕鬆了許多。

客廳的桌子上地上都擺着很多大家送來的禮品,這是正日子,沒有空手來的道理,哪怕前面幾天送過了,這次還得送一遍。

而且掃蕩了幾卡車的年貨,他們現在手裏也有好東西了,也捨得拿出來一些了。

張老太太跟着封華進了屋,送給封華一個匣子,裏面裝着他們傳家的老物件,一個羊脂玉鐲。

“姥姥,她一個小孩子哪戴得着這玩意,您還是拿回去自己戴吧。”封華說道。這羊脂玉成色極品,將來得值個幾百萬上千萬的。

“圓圓怎麼戴不着?我一個老太太纔是戴不着呢。”張老太太說道:“我每天洗洗涮涮的,磕了碰了多不好。”

張御城和老伴自己過習慣了,所以現在即便是兒子都在身邊,他也是在他們旁邊單獨蓋了個房子居住,沒有跟他們生活在一起,每天做飯刷碗,也是張老太太自己做。

不過她身體好,又都不是重活,她也不覺得累,反而樂在其中。她覺得現在吃得比她曾經在城裏吃得還豐富。

“鐲子需要養的,等圓圓長大了再戴,就晚了。”封華還是執意不收。

“她不戴你戴,給你倆誰都是給。”張老太太道:“你也不要多想,拿這鐲子出來,你兩個舅媽和表姐們都是知道的,她們都沒意見。”

確實沒一個人有意見。一個鐲子跟封華給她們的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

聽到姥姥這麼說,封華只好收下了。

這時,門被推開,劉小麗進來了,從兜裏掏出一個布口袋,打開,拿出了裏面的金項圈,遞給封華。

張老太太看着這個金項圈,再看看劉小麗,目光有些複雜。 這就是劉小麗被拐的時候戴的那個金項圈,她回京城之後,除了工作那幾年沒戴,其他時候一直都戴着,不過都是外面綁了一圈毛線,藏得很嚴實,所以才逃過一劫,跟她一起回來了。

看到這個項圈,張老太太想起了小女兒小時候可愛的樣子,再看看她現在“懂事”的樣子,對她中間走錯路的這幾年,也就原諒了。

這孩子之所以歪了,還是怨她當初沒看好,讓她淪落到那種地步。

封華也有些感慨,如果是前世,這麼好的東西,劉小麗死也不會給她的,她還有兒子在呢!

但是今生,她似乎把劉小麗和封大貴重男輕女的毛病,都掰直了一些。

“媽媽也沒什麼好東西,這個就給圓圓了,你別嫌棄。”劉小麗說道。

這話說得,太正常了!

封華有很多很多年沒跟劉小麗正常對過話了,一時竟然有些不習慣。不過她倒是痛快地接過了項圈。

“謝謝媽。”封華說道。

“哎!”劉小麗高興地應了一聲。她已經反映過來,封華這幾年來很少叫她媽,僅有的幾次都是特殊情況,現在聽見一句正經的媽,她也好意外。

兩個人尷尬地對坐了一晌,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這時,門又被推開,封大貴拿着一個兜子走了進來。

劉小麗一下子站起來,出去了。她現在見了封大貴就渾身刺撓,尷尬難受。

封大貴也差不多,所以兩個人都躲避着見面,路上不巧遇見了,準得有一個人拐彎,哪怕沒彎可拐,也得進別人家院子要口水喝。

張老太太也跟着一起出去了,留下父女倆說話。

“這是給孩子的,我也沒啥好東西,你別嫌棄。”封大貴竟然說着跟劉小麗一樣的話。

封華打開他遞過來的袋子,裏面是件小孩的棉襖,一看就是王曉琴做的,而且有些大,大概得過兩個月才能穿。不過棉襖兜裏裝着2000塊錢。

這對於剛剛發家起來的封大貴來說,絕對是鉅款了。67年隨2000塊的禮,全國可能也找不出幾個。

最關鍵的是,封華上輩子給了封大貴多少錢?她都沒有數,但是一分回頭錢也沒見,她是有數的。

這輩子竟然收到筆“鉅款”!

“謝謝爸。”封華不客氣地收下了。

見到她痛快地收了,而且沒嫌棄,封大貴笑了。女兒太有錢也不好,送個禮都沒法送。這要是給封美華….封美華家也不窮,估計也看不上他的2000千塊錢。

這要是外面普通人家,他出手兩千塊,多麼闊綽多麼有面兒~

可惜啊,在故家屯,2000塊不是錢,在封華這,1萬都不是錢。但是他又沒什麼傳家寶可以送,他竟然窮得只有錢…

封大貴扭頭,看見了劉小麗的那個金項圈,突然想到個主意:“對了,你有沒有啥金銀首飾的,給我淘點?你們姐妹好幾個都結婚了,剩下的年紀也大了,也該結婚了,爸得準備點東西,將來好送閨女送外孫。”

說完立刻補了一句:“當初沒給你姐和你的,一定都補上。”

“哇,迷途知返?懸崖勒馬?浪子回頭金不換?”封華誇張地跟封大貴開着玩笑。

其實她想說得是良心發現。沒想到封大貴竟然也有今天!

可喜可賀。

她得支持 !

“行,過幾天我讓人送一箱子過來,你準備好錢就行。”

咳,白給是不行的,頂多跟銀行價一樣。

……

封華一直在老家呆到滿月,方遠的任務也沒有結束,她就繼續在老家呆着。

衆親環繞的日子就是比她跟方芳無聊到打撲克強。

現在方芳一個人在那邊,肯定更無聊了。

“你的任務還要多久?不行讓方芳也回來吧,你和蘇哲都走了,我怕她沒事哭起來把自己淹了。”封華等到方遠問道。

好在方芳的生活從小到大基本都比較順利,沒有什麼坎坷和不開心的事情,不然衝她那內分泌失調的勁兒,她都得抑鬱。

“快了,最多還有兩個星期就能結束。”方遠說道:“而且我能回家跟你一起過個年。”

他這一年出這麼多任務,幾乎都是連着的,而且中間沒有假期,現在申請個年假,誰都得批。

“哇~~”封華撲到他身上,給了他一個結結實實的擁抱。

方遠抱着懷裏的香噴噴的小媳婦,聲音沙啞道:“月子結束了吧?嗯?”

最後一聲嗯,蕩氣迴腸~

封華嬌羞地應了一聲……

……

第二天早上,圓圓覺得自己沒吃飽,不滿地拍着自己的“口糧袋子”,方遠尷尬地閃了。

他們現在已經分開單獨行動,所以他在空間裏呆了一宿…..

臘月28,方遠“風塵僕僕”地回來了。

絕情總裁獨寵妻 其實是出去溜達了倆小時,故意僞裝了一下。

他任務結束這幾天,都呆在空間裏,好好享受了一下跟封華相處的時光,而且大多時候,都是單獨相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