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付婷娜昂首而去。


「看什麼!工作做完了嗎!」

「就去。」葉靈躲了躲。

萬古神帝 總裁進了他的辦公室。

這事被林小美知道了,又上演了一出痴情男與善良女的故事。

仍是出雙入對,沒有影響。

「安秘書,幫我訂一份花,還有晚餐。」

日常吩咐。

「好的,姜總,需要什麼花? https://ptt9.com/115855/ 是中餐還是西餐?需要什麼等次?」

一一接收完指令,葉靈可以說她知道總裁的計劃了嗎?

看著林小美眉眼間越來越濃的嬌羞,彷彿看到了戀愛的顏色。

也許那就是愛情。

「他去哪了?」

付婷娜的電話被姜睿宇拒接,後來就打到葉靈這裡來了。

現在葉靈有點電話恐懼症。

總裁的電話要隨時準備接收他的冷氣。

而付婷娜,則是一個又一個她不能說的問題。

難道你們都不懂和為貴嗎?為什麼總要為難她呢?

「跟我說,我不會說是你說的!」

真的不會嗎?

葉靈在思考。

「呃……」

葉靈的猶豫在付婷娜看來,就是在待價而沽。

「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付小姐,總裁的行程是不能隨便透露的。」沒有哪個上司喜歡下屬把自己的事到處去說,更何況是私密的事。

「我們見面談吧。」

「嗯?」

葉靈對著已經掛了的電話,有些無言。

付婷娜是等在公司門口的嗎?

不過幾分鐘就出現在她的辦公桌前。

「姜睿宇在哪?」

她找不到人,瞄了一眼,另一個人也不在。

呵,不用說也知道他在幹什麼,要是讓她知道地址……

付婷娜冷笑兩聲。

葉靈一看就知道事情麻煩了。

「付小姐,姜總出去了。」

「我知道。他在哪?」付婷娜看她的眼神都是涼的。

「付小姐……」葉靈一臉的為難。

「卡號多少?」

「什麼?」

「CreditCard」(信用卡)

「……」可不可以不要這樣?

葉靈斟酌醞釀,猶豫片刻后還是拒絕:「付小姐,我不是那個意思……」

「WX。」

付婷娜簡直就是說做就做的人,直接拿過葉靈的手機,劃了一下發現沒有密碼,瞥了她一眼:現在還有人的手機不用密碼的?

葉靈看著人家一流暢的操作,直接添加了她的號,想到什麼,馬上伸手要拿回手機。

手機的震動代表著信息的進入。

葉靈急了。

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付小姐!不可以!」

搶不到,那就正面抗衡!

葉靈繞過桌子,發現比身高竟然不相上下,而且,對方的是高跟鞋!

很好!

葉靈看準被舉起的手機,沒有跳起來搶,而是直接掰了葉婷娜的手腕,這個身體的力氣可不算小!

付婷娜本來有些輕視的心,在看見她過來的一刻提了起來,但是經常健身的她還能輸給一個坐辦公室的?

嘴邊一個輕笑,她把手機握在手心,可是對方竟然不按套路,反而往她的手腕用力,她也不怕,比手腕也不會差,可是抓她的腰幹嘛,捏她的軟肉乾嘛……

「幹嘛幹嘛!!!」

付婷娜瘋了!女人打架是這樣打的嗎?她連抓頭髮都防備好了,抓她的腰身算什麼!

她什麼時候與女人這樣親近過了!

而且對方還不把她當女人,完全往弱點上攻,算什麼呀!

「手機還我!」葉靈執著的找著對方的軟肋,論技巧,她可是當過武師的人!

「憑什麼呀?」付婷娜知道自己已敗,可是就是不想認輸:「我不過是想轉個帳啊」

「不需要。」葉靈搶回手機,看看裡面的信息,還好只是添加完好友而已。

「你這人怎麼這樣?軟硬不吃,你是死人啊?」付婷娜一陣氣喘,有氣的,也有羞的。大家都是女人,動手的時候不會顧忌一下的么?! ……

宴席之上,沐家姐妹和袁雪嫻對視了一眼,袁雪嫻輕輕的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沒一會兒,林逸和月霓裳兩個人出來了,月霓裳那粉嫩的臉頰之上儘是羞紅,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剛剛和林逸在休息室裡面做了什麼壞事情呢。

我的性感女神 袁雪嫻看到了,忍不住嬌嗔一句,這二人,簡直是沒有一點禮義廉恥,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就做那事,想來也是,月霓裳是出了名的交際花,沒有廉恥也是正常的。

坐在了位置上面,林逸正和劉帥帥說著什麼,袁雪嫻走了過來,望著林逸道:「林逸,我一定會殺了你!」

聽著袁雪嫻的話,林逸不由得一愣:「你要殺我?那來呀!」

袁雪嫻冷哼一聲,扭頭轉身離開了,倒是林逸,一頭霧水,搞不懂袁雪嫻要幹什麼,在這裡就為了說一句要殺他?

一直到了下午三點多,吃飯結束了,林若煙和、水吟月和月霓裳三人離開了,去林氏財團在京城的分公司去了,而美姬子也走了,去給櫻子送飯,櫻子以前也是個大小姐,伊賀忍者的大小姐,這大小姐就學會了打打殺殺,是個生活白痴。

這可就剩下林逸一個人了,劉帥帥則是沖林逸使了一個眼色,表示可以了,林逸不由得納悶了一下:「你是怎麼下手的?」

「滇南藥王劉家的手段多的是,有時候並不需要在水和食物當中下。」劉帥帥聳了聳肩膀道。

「原來如此!」林逸輕輕的點了點頭。

「哥,你自己去吧,就在我們商定好了的那家酒店裡面,莎莎在,我就不能和你一起去了,我已經讓手下人弄好了,袁雪嫻跑不了,哥你想幹什麼都可以!」劉帥帥的嘴角當中儘是笑意。

林逸則是沒好氣的瞪了這小子一眼:「你想哪裡去了?我就是想要她知道我林逸不是好惹的!」

「我知道,我知道!」劉帥帥擺了擺手道。

林逸環視了一下四周:「沒有被中華閣的人發現吧?」

「沒有,我趁著中華閣那群人去找龍老爺子的時候下的手,正好袁雪嫻落了單,而且這裡人又比較多,別人不會發現的。」劉帥帥拍了拍胸口道。

林逸應了一聲,給了劉帥帥一個眼神,然後轉身離開了暢春園,直奔當初說好的那家酒店而去,在計程車上面下來,剛剛進入了酒店,上了樓,林逸就發覺有些不對,好像有人跟著他,嘴角忍不住掛上了一絲笑容,難不成說是中華閣的人?

打開了房門,進去了房間,回過頭來對著門口就是一下,緊接著伴隨一聲慘叫,人後退了好幾步,轉身一看,林逸就看到是沐婧瑤,當下冷聲道:「沐婧瑤,我不去找你你反而來找我,找死!」

說著林逸一腳直奔沐婧瑤而來,沐婧瑤立刻一側身子,手中多了一把短劍,朝林逸刺來。

沐婧瑤的身手也算不錯,可是相比較林逸來說還是差了那麼一點,兩三下,沐婧瑤的胸口中了一招,身體一連後退了五六步,一屁股坐在了房間裡面的沙發上面,腦袋昏昏沉沉的,憑她一個人要殺了林逸實在是太難了,根本不可能。

可就在這個時候,林逸的背後突然多了一個人,林逸感覺背後有一股殺氣,趕忙回過頭來揮舞著胳膊就要阻擋,可是胳膊上面傳來了一陣疼痛感,胳膊上面被紮上了一根針,林逸對面站著的正是沐婧琪,沐婧琪看到針扎進了林逸的胳膊,嘴角露出了喜色:「林逸,你的末日到了!」

林逸望著胳膊上面的銀針,不屑道:「你忘記了么,你們詭門的葯對我不起作用!」

「如果你認為這只是單純的軟骨散,你就錯了,軟骨散對你沒用,這一次我用的是合歡散!」沐婧琪得意道。

「合歡散?」林逸愣了一下,雖然沒有聽過這個名字,但是個人就都知道這個合歡散是什麼,當下眉頭緊鎖了起來:「好手段!」

沐婧瑤捂著胸口從沙發上面站了起來,手中拿著短劍,冷冷道:「還不都是你林逸逼我們的,你必須死!」

沐婧瑤拿著短劍,一步一步的接近林逸,眼神當中儘是堅決,今天必須要殺了林逸。

「就一個合歡散,然後就想殺了我嗎?」林逸不屑道:「讓你們先知道我的厲害!」

說著林逸直奔沐婧瑤而來,沐婧瑤沒有反應過來,趕忙揮舞著短劍和林逸戰在了一起,可是林逸的力氣奇大無比,兩三下就把沐婧瑤弄的胳膊酸麻,不由得有些皺眉,不是說中了合歡散的人渾身酸麻,沒有一點力氣,可這林逸非但看不出全身酸麻,倒是力氣越來越大,一時之間有些瞪目,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沐婧琪在一旁看到了這個情況,也趕忙揮舞著短劍直奔林逸而來,一切都在她們的算計當中,本以為今天能夠殺了林逸,卻沒想到中間出了這麼大的一個變故,一時之間有些不太相信,剛剛她們二人還堅信絕對可以殺了林逸,大仇得報,可是一轉眼情況就變了,林逸又變成了那個不可戰勝的林逸,沐家姐妹二人心中叫苦不迭,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呢?

林逸一把抓住了沐婧琪的胳膊,使勁一扯,沐婧琪的衣服就被扯開了,露出了裡面粉色的Bra,沐婧琪的俏臉之上忍不住浮現了一抹羞紅,嬌嗔道:「好你個恬不知恥的林逸,找死!」

沐婧琪再次揮舞著短劍直奔林逸而來,林逸抓住了沐婧琪的胳膊,一個用勁,「咔嚓」一聲,伴隨著沐婧琪的慘叫,她的胳膊硬生生的被林逸卸了下來,緊接著脖子上面中了一掌,腦袋一歪,昏死過去。

沐婧瑤一愣,大怒道:「林逸,你該死!」

說著沐婧瑤再次直奔林逸而來,林逸的眼睛已經有些迷離了,可別小看這合歡散,合歡散是詭門比較厲害的一種,要不然沐婧瑤也不會提議用這個了。

林逸一咬牙尖,讓自己清醒一些,然後繼續和沐婧瑤在一起斗,一個轉身,一把揪住了沐婧瑤的領子,一掌拍在了沐婧瑤的脖頸上面,沐婧瑤只感覺眼前一黑,然後倒在了地上。

倒是林逸,強忍著的清醒一下子就坍塌了下來,詭門的合歡散相當厲害,林逸感覺到眼前開始迷離了,步伐也有些軟了下來,接下來面前發生了什麼就不知道了,他只感覺到一片火熱,想要找個清涼的地方。

林逸看到了沐家姐妹,嘴角掛上了殘忍的微笑,就是她們兩個人才讓自己變成了現在這個模樣,林逸衝上去扯掉了沐婧瑤的衣服,然後拉起沐婧瑤扔在了沙發上面,開始肆意妄為。

……

林若煙和水吟月在林氏財團京城分公司的辦公室裡面,望著裡面的各種文件,林若煙輕輕的點了點頭:「水大小姐果然厲害,把整個京城分公司管理的井井有條,我很佩服!」

水吟月微微一笑:「我也就這點能力了,哪像林總,掌控著這麼大一家公司,而且還往國外發展,這一點我不如!」

林若煙擺了擺手:「這樣恭維來恭維去實在是沒有意思,開門見山吧!」

「好,林總請說!」水吟月笑著道。

「很簡單,我想要你幫我!」林若煙深吸一口氣道。

「幫你?」水吟月黛眉輕蹙,不解道:「想要我幫你什麼?」

「當然是管理這一家大公司,」林若煙沉聲道:「我已經讓月霓裳負責大月氏那邊的事情,過些天月霓裳就會前往大月氏,我身邊就剩下一個方碧涵,方碧涵雖然有能力,但暫時還不堪大用,所以我就想到了你!」

水吟月沉默了下來,靠在沙發上面,指節有節奏的敲打著面前的茶几,過了一會兒道:「咱們以前是對手,還曾經有過那麼一段時間魚死網破,你不怕我在後面搞鬼,把你林氏財團搞垮?」

林若煙笑著道:「不怕,因為你水家也有我林氏財團的股份,把我林氏財團搞垮了,你們的那部分也就沒了,這是損人不利己的事情,對嗎?」

水吟月沒有說話,林若煙則是繼續道:「再者,我也猜到了一點你和林逸的關係,說句不好聽的,林氏財團就是我的嫁妝,遲早是林逸的,幫一幫林逸,我想你不會拒絕吧!」

「那我有什麼好處?」水吟月琢磨了一下道:「這世上可沒有免費的午餐!」

「好處就是你可以最大程度的展現你的能力,讓林逸對你刮目相看!」林若煙道。

「哼哼,雖然是空話套話,可還是讓我心動了,」水吟月打了一個響指:「說一說要我怎麼幫你!」

「國內的市場你比較熟悉,我想讓你負責整個林氏財團國內的運作,百分之百的信任你!」林若煙沉聲道。

「哦?」水吟月黛眉輕蹙了起來,心臟忍不住跳動了一下:「你就這麼放心我?」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林若煙站起身來:「你想一想吧,想好了給我打電話就可以了!」

林若煙轉身離開了,水吟月趕忙讓小秘書送一送,心裡頭卻是忍不住激動了起來,整個林氏財團,市值超過三千億,每年的運作也有七八百個億,水吟月也想過擁有這麼大一家公司來施展自己的能力,這是一個好機會,可是……可是她這樣做不過是在給林若煙打工,正因為這樣她才沒有馬上答應下來。

靠在沙發上面仔細一想,林氏財團當中本來就有她水家的股份,而且正如林若煙所說,林氏財團遲早都是林逸的,給林逸打工不過分吧,起碼是自己的男人。

想到了這裡,水吟月的嘴角掛上了一絲微笑,林若煙,不得不說你是一個非常厲害的女人,明明知道我和林逸的關係,卻一點也不嫉妒,反而想要利用我幫你,怪不得林逸會這樣著迷你,不管身邊有多少優秀的女人,你始終排在第一位。

水吟月說的一點也不假,林若煙的出身尚不及水吟月,可林逸就是喜歡林若煙,可能是因為林若煙生性冷淡,對男女之事沒有平常女子那麼在意,而她也能看明白現在的情況,林逸有些花心,她管不了,可是誰讓她看中了這麼一個男人呢?只要林逸認準她是頭一位,那至於後面的就無所謂了,反正她們又不會來搶自己正牌老婆的位置,而林若煙反而能利用正牌老婆的位置來壓制她們。

…… 葉靈不太懂付婷娜的話。

「我就是想知道姜睿宇現在在哪,你這不肯說那不肯說,怎樣才肯說呀?」

葉靈其實想問的是之前那句:為什麼軟硬不吃會變成死人?

「你看著挺怕事的,關鍵時候又這麼硬氣,是不是女人啊你?」

付婷娜完全沒了她的高貴之氣,反而像個小女生在嘟嘴撒氣。

也許大家身高差不多,葉靈看過去的時候,對著的是她的眼睛。

https://ptt9.com/86940/ 看得對方閃躲,也是件神奇的事情。

「真的不能告訴你。」說了,她可能會被炒魷魚。

「行了行了,不說就不說,我自己有辦法!」

付婷娜也不跟她糾纏,整理整理儀容,瞬間恢復優越高姿態,瞥她一眼,然後朝她揮揮手。

「你這人啊,死腦筋。」

說罷,蹬蹬的離開了。

對於她丟在自己身上的標籤,葉靈表示不是很明白。

一一一

「阿宇,別這樣」

「那要怎樣?」辦公室的門又沒關!

「這樣?嗯?」

「別別別,阿宇……嗯…別…」

葉靈退去走廊,有點煩。

「安秘書?你怎麼在這?」副總經理抬頭見她,略帶驚訝。

「劉經理,我……」葉靈看了一眼總裁辦公室的方向,有些無奈。

「哈哈哈,懂了。」劉海洋抑低聲音笑了,「那我這文件還是遲點送吧。」

果然,公司的事,瞞得過誰?

「到我這坐坐?」劉海洋人近中年,有家有室,辦公室的門一直都是開著的,幾乎不關,所以在公司的名聲都不錯。

但葉靈還是搖搖頭,「不打擾你工作,我去轉轉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