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任東國話到嘴邊,最後還是吞了回去。他只是個靠家裏吃喝的窩囊廢,沒有資格發火。


而被人這樣侮辱,張春琴頓時惱羞成怒:“任鳳萍,你太過分了……”

“啪!”

話未脫口。

任鳳萍一耳光,狠狠打在了張春琴的臉上:“過分?我還有更過分的!賤人,再敢跟我頂嘴,我立馬把你們全家掃地出門,你信不信?”

在任家,除了楊老太,她誰都不放在眼裏。

任雨柔見狀,趕緊上前賠罪:“大姨,您消消氣,我媽不是故意頂撞您的,看在我的面子上,您……”

“滾!”

任鳳萍直接將任雨柔推倒在地,冷笑道:

“給你面子?”

“你算什麼東西?”

任鳳萍整理了下着裝,下達最後通牒:“給你們兩分鐘時間,再不出來,後果自負!”

……

來到大廳。

“雨柔,過來。”

楊老太隨口一喊,不怒自威的氣勢,令任雨柔不敢耽擱,快步上前。

“這些男的,你看下,一會兒繡球拋下去,誰接到,你就和誰結婚。”

任雨柔心如死灰,機械般往臺下看了一眼,正好和一直緊盯着她的葉天縱四目對視。

時隔二十年,她早已不記得大哥哥的樣子。

可是,那亮若星辰的眼眸,卻令葉天縱畢生難忘!

再次相見,哪怕只是匆匆一瞥,他也緊張萬分!

此時,若是有熟悉他的人在場,恐怕都會震驚。這個曾以一人之力,屠盡敵軍八十萬的天縱戰神,竟是如孩童般惶恐無措。

片刻。

任鳳萍看了一眼時間,在楊老太的授意下,她上前推了任雨柔一把,催促道:“看完沒有?看完了就趕緊拋繡球!抓緊時間,等下王少要派人來驗收的,別搞砸了。”

任雨柔沒說話,抱着繡球,走到中間,望着天空,心中悲憫。

自己這一生的幸福,即將隨着繡球的拋下,徹底斷送!

“雨柔,我看那瞎子細皮嫩肉的,還不錯,往那邊扔。”

“瞎子有什麼好的,還是癱子好,哪裏都去不了,以後給人帶綠帽子也沒法捉姦在牀啊。”

“哈哈哈!”

“……”

一衆親朋,肆無忌憚的冷嘲熱諷。

而任東國作爲繼父,卻無能爲力,只能將頭埋得低低的。

張春琴好幾次都想衝出去理論,可每次……都被任鳳萍兇狠的眼神給瞪了回來。

臉上的火辣,時刻提醒着她,再有出格舉動,恐怕就不是扇耳光,而是被掃地出門了!

“譁……”

面對衆人的譏諷,任雨柔置若寡聞。

任家二十年,她早已習以爲常。

深吸了口氣,她雙手一擡,繡球拋入高空,隨後徑自往臺下落去。

所有人的目光頓時被吸引,不知道這繡球,最終花落誰家。

畢竟,親朋們可都押了外圍賭注的,事關自己的切身利益。

本以爲瞬間就能知道結果,可誰知,這繡球彷彿是燙手山芋一般,剛到瞎子手裏,又被奪到了癱子手中,轉身再仍走……

重複好幾次。

最終,繡球居然落在了一直紋絲不動,站在原地的葉天縱手中。

這是火鳳凰的安排。

這些人,都得到了很大好處。

所以,繡球誰也不敢搶,拱手讓人,又看起來太假,只能通過這種烏龍,將繡球讓給他。

“繡球落手!”

見狀,任鳳萍迅速翻看花名冊,對比信息之後,高聲道:“我宣佈,任雨柔的老公,就是這個有間歇性精神病的流浪漢,葉天縱!”

“啪啪啪。”

Www¸ тт kān¸ CΟ

掌聲四起。

滿堂喝彩。

親朋們還握着任東國夫婦倆的手,恭喜、道賀,熱情萬分。

而他們夫婦倆,臉色已經陰霾到了極點。

任雨柔毫不關心。

她連看都沒看葉天縱一眼,轉身來到楊老太面前,平靜道:“奶奶,人選完了,我可以走了嗎?”

留在這裏,只是羞辱。

她現在只想逃離這裏,找個地方,痛哭一場。

“走?”

“着什麼急,王少的人還沒來呢。”

楊老太拉着任雨柔的手,語重心長的說道:

“更何況,你既然結婚了,要走也得是夫妻倆一起走啊。”

“雨柔啊,奶奶知道你心裏有怨言。可這能怪誰呢?當初王少追你,你不樂意,現在把人惹惱了,放出話來,就是要毀了你!要不是我極力攬下這差事,指不定你下場有多慘呢。”

“好了,別板着死人臉了,不就是結個婚麼?有什麼大不了的。”

說到這,楊老太回頭喊道:“鳳萍。”

“媽。”

“鳳萍,明天你就和雨柔籤勞務合同,以後,她就是我們任氏集團的正式員工了!”

楊老太說得雲淡風輕。

聽在任雨柔耳中,卻如遭雷擊,擡起頭來,呆愣的看着楊老太。

她以爲,自己嫁給一個神經病,就是圖的他們公司一個正式員工名額?

一生的幸福,就這麼廉價?

“雨柔結婚,集團也順利拿到五千萬融資,兩全其美。作爲獎勵,以後,雨柔在公司,就別再按勞計算報酬,月薪制吧,不過不包括五險一金,想要爭取的話,自己以後得好好努力哈。”

任雨柔氣得渾身發抖。

讓自己成爲正式員工,享受薪資待遇,卻還不肯給五險一金。

這哪兒是獎勵?

是施捨!

是羞辱!

任東國臉被羞得臊紅。

張春琴早已哭成淚人,卻不敢吭聲,只能強忍着。

“奶奶……”

任雨柔自嘲一笑。

來到任家二十年,吃住雖然都在任家,可從十歲起,她就一直在兼職打工。

學費、生活費,大多數都是靠着自己掙來的。

大學畢業後,她找工作,四處碰壁。

背後,就是任家作梗,看重她的能力,卻不肯給予匹配的待遇,將她當成奴隸一般在公司使喚。

員工可以隨意差遣她,領導更是對她動手動腳。

任家人……向來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從不過問。

而工作四年,她到現在,就只是個臨時工,一小時八十塊,多一分鐘都不算錢。

如今,楊老太要跟自己籤合同了,成爲正式員工了……

真是……天大的恩賜。

楊老太就要開口,突然,一聲高嗓子傳來。

“麻子哥來了!”

主神的無限世界編輯器 此話一出,全場轟動!

以楊老太爲首,任家衆人,一窩蜂的跑去門口迎接。

而在確定人選後,其他人,全都被趕到了後堂,只剩下葉天縱。

任雨柔失魂落魄的走下臺,葉天縱什麼話也沒說,只是默默的跟隨其後。

“以後,別再到處流浪了。”

走到門口,任雨柔扭頭過來,看着葉天縱呆呆的樣子,嘆息道:

“有病,就上醫院看病。”

“沒病,就在任家呆着,不管怎麼說,吃穿還是能保證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