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但即使早期嚴嵩與景王那邊形勢一片大好,嚴嵩也萬死不敢提半個立儲之字。


嘉靖皇帝深通權謀之道,他對於嚴嵩一黨很器重,將朝廷許多事務都交託給嚴嵩父子,不過,嘉靖皇帝又大力扶持徐階、陸炳、黃錦等人,以此形成一個制衡之勢。

嚴嵩肯定想扳倒裕王,可是,嘉靖皇帝扶持徐階的本意就是制衡嚴嵩。

因此,嚴嵩絕對不能明目張膽的鼓動嘉靖皇帝另立繼承人。

既然不能直接針對裕王,嚴嵩自然會想盡辦法去黑裕王,彼此之間也是有許多鬥爭。

只是,裕王也不是傻子,他身邊的徐階、高拱、張居正等更是一個個都是人中龍鳳。

在他們的扶持之下,嚴嵩要想扳倒裕王,也絕不容易。

陸炳在自己臨死之前搞了這麼大一個場面的聚會,一是幫着蘇超鋪路,二是逼着徐階表態,讓他明明白白的站在裕王身邊。

因為蘇超也是看好裕王的,陸炳也是知道的,因此陸炳就想着藉著裕王這個紐帶,把徐階和陸炳拉到一起。

有徐階作為合作之人,陸炳相信蘇超能夠在他死後抵擋得住嚴家父子的攻勢。

當然陸炳也是十分看好蘇超的計策,他相信只要給蘇超一個時間和機會,蘇超應該能夠順利扳倒嚴嵩父子的。

而且陸炳也知道,自己是一個將死之人了,因此這次就是把場面弄得再大也無所謂了,皇帝那裏一定會理解的。

因此他這次不但邀請了裕王和徐階,也邀請了景王和嚴嵩,只是景王和嚴嵩到這個時候還沒有到,估計是不會來了。

裕王對徐階的建議自然是十分贊同的,對於蘇超這個能打仗的冠軍侯,裕王還是十分感興趣的。

「算了,也不要徐愛卿你擺家宴了,再過十幾日便是本王生日,徐愛卿把冠軍侯請來一聚吧。」裕王最徐階說道。

徐階笑道:「老臣就聽殿下的,那就等殿下生日的時候再請冠軍侯過去。」

裕王點了點頭,笑道:「那好,那回頭孤王便奏請父皇,在孤王生日的時候孤要大擺宴席,好生的熱鬧一下,到時徐愛卿也幫孤王多邀請一些人來。」

徐階笑道:「是,殿下。」

兩人正說笑着,就聽外面又有人喊道:「工部左侍郎嚴世蕃嚴大人到。」

徐階看了看裕王,笑道:「殿下,這景王殿下和嚴閣老怕是來不了了,小閣老嚴世蕃來了。

殿下,您稍作一下,老臣出去迎接一下小閣老,嚴嵩不來了,他的面子也不能不給他。」

裕王點了點頭,一擺手,笑道:「徐愛卿你直管去便是,咱們晚一些再傾談。」

徐階起身朝着裕王施了一禮,便帶着自己的一些親信和陸炳一起,迎了出去。

裕王看着大家都去迎接嚴世蕃了,他也很是不滿,冷冷的哼了一聲。

景王和嚴嵩不來,裕王也是能理解的,這陸炳與嚴嵩父子不和,這是有目共睹的,大家都知道。

但是嚴世蕃卻又來了,在大家眼中看來,這是嚴嵩和景王給了陸炳面子,把他給派來了。

不過在裕王看來就不一樣了,按照規矩,最後到達的應該是他裕王或者是景王,而不應該是嚴世蕃,因為他們二人的身份是最為尊貴的。

因此在裕王看來,嚴世蕃這就是在打自己的臉了,分明沒有把自己放在眼裏。

裕王知道,這是嚴家藉此機會向景王表態呢。

。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個炮台兵如同王者附體,朝着殘血逃跑回家的溫初柳,丟了一個圓圓的、黑黑的球狀物體。

biu~~~

【貂蟬擊殺貂蟬】

時竹溪:誒?我殺人了?

溫初柳:……好尷尬啊

相比他倆的懵逼,彈幕早已笑成一片:

「我去,這小兵是王者吧。」

「小兵都能殺初夏?我玩的還不如小兵?」

「小兵:其實一直都沒告訴你們,我的段位早到王者了。」

原本打算回水晶補血的時竹溪見狀停了下來,現在這情況……貌似不需要回城!

於是,他毅然決然地選擇了掉頭,朝着敵方水晶攻去。

遊戲屏幕里很快就又一次傳來了那道熟悉的機械女聲。

【失敗】

溫初柳看着灰色的屏幕,沉默了會,眸中滿是無語。

竹神,說實話,你花了多少錢收買的超級兵?能給我也來一個嗎?

遊戲一結束,就有一道手機鈴聲像是專門掐著點似的響起。

溫初柳瞄了眼屏幕,沒有備註。

她對着鏡頭說了句抱歉,拿着手機朝陽台走去。

她還沒說話,對方先開口說,還是一道溫初柳聽着感覺挺熟悉的聲音。

「你好,我是竹子直播的經理。」

溫初柳笑了笑,問道:「又是你呀,有什麼通知嗎?」

其實一般來說,除了粉絲撒潑打滾強烈要求,否則通告什麼的基本都不會通知到她身上。

因為竹子也算是一個造星的小平台,基本所有主播都有自己的家族,而官方會通過家族人氣來給主播排通告。

比如女帝和潮西,都是白竹家族裏的,而且每一個白竹的人人氣都不低。

所以基本竹子能拿到的通告全部都給了白竹里的女帝。

而且在整個竹子直播里,就只有一個她是既沒有家族也沒有後台的。

所以她在這種環境下還能有這麼多人氣,明顯全憑顏值和才藝啊!

粉絲:這個自戀的傢伙是誰?還我低調初夏!

經理嘆了口氣,支支吾吾地說道:

「是這樣……明天白竹有一個女主播有事……參加不了《遊戲王者》這個節目,所以能請你去代替一下嗎?」

其實他真的不喜歡竹子的這種做法,一次代替也就算了,但這已經是第二次了!

有了通告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她也就算了,人家也沒說什麼,好好地做直播。

可現在有個人不能參加,為了更高的收視率就把名額給她。

說好聽點叫補位,說難聽點就是竹子所有人的替補人選。

但是沒辦法,他只是個經理,只負責通知和發錢。

溫初柳微微皺眉,她可以不上節目,但是竹子這是把她當成代替品了?還是故意消耗她的人氣?

她的地位就這麼低?

就憑她的人氣,不說主播中第一,但是至少現在還是比女帝高吧?

「我拒絕。」她厲聲道。

經理自然是猜到她會拒絕,要是是他他也拒絕,可沒辦法,他的工作就是這樣。

他懇求道:「拜託了,如果你拒絕的話我們也很難做。」

。 楚恆的手輕微的顫抖了一下,之前只覺得這個女孩子特別年輕稚嫩,當時沒想到竟然才高三畢業。

他對一個高三的畢業生下手,是不是有點太禽獸不如了?

看樣子還要再養一養才行,這麼小就對她做那種事情,他自己也過不了自己那一關。

「你該不會還未成年吧?」

「我已經成年了,上個月剛過了十八歲的生日。」

楚恆這才稍稍鬆了口氣,只要是成年人就好,否則他這個大律師豈不是在執法犯法嗎?

要是被人抓住了把柄以後,他在法律界都沒法混了。

「如果你想上大學當然沒問題啊,無論你是上班還是上學,我都不會限制你的自由的,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可以隨時跟我說,這五年來我不會虧待你的,你想要的東西儘可能的可以跟我提,只要我能滿足你的,一定會說到做到。」

路棉心想了想現在自己的情況,似乎也沒有什麼需要他幫忙的地方,只是想要正常的讀大學,完成自己的學業夢。

「我暫時沒有什麼需要你幫助的地方,我只是想正常上大學,然後……」

見他欲言又止,楚恆知道她肯定是有什麼難以啟齒的話要說。

「然後什麼?」

路棉心雖然覺得自己提這個要求有點過分,但是還是覺得想要試一試,「就是我被包養的事情可不可以不要跟別人說,我不想在學校裏面被人用有色眼鏡看待我。」

楚恆其實也不太喜歡包養這個詞,「或許你可以換一個說法,這五年裏你做我的女朋友,而我是你的男朋友,大學生談戀愛應該是不犯法的吧,就算被人知道你有一個男朋友又怎麼樣呢?」

路棉心想了想似乎也有道理,換一個角度去思考,或許就不會讓自己的心裏那麼卑微那麼難過了。

「楚哥哥,你真是個好人!」

楚恆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在律師的這個圈子裏,所有人都說他冷血無情,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利益,根本沒有人把好人這個詞跟他聯想到一起。

「其實我也不是什麼好人,你也不用對我抱有太多的幻想,萬一你真的把我當成好人,有一天我傷了你怎麼辦?」

路棉心畢竟還是一個單純的學生,對於社會的複雜和黑暗看得比較淺薄。

她認為願意在她落魄的時候對她伸出援手,又對她如此溫柔的男人,絕對不是一個壞人。

可是當她有一天真的理解楚恆說這話是什麼意思的時候,早就悔不當初。

「不會的,我覺得楚哥哥是個好人,就算五年後我們兩個分開了,但是你今天對我的恩情,我一輩子都會銘記於心的,要不是你我根本讀不了大學讀大學是我的夢想,是我答應我爺爺的遺願,能夠恢復到正常的生活當中,對我來說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說話間楚恆已經把早餐做好,盛到了盤子裏端了出來。

他把餐盤放在了餐桌上,「你再說這種感人的話,我可就要哭了,趕緊來吃東西吧,一會兒我還要去上班。」

兩個人坐下來吃早餐。

其實早餐也不是多複雜,牛排,煎蛋,牛奶,沙拉。

路棉心吃了一口牛排,立刻被食物的味道給驚艷了,這味道簡直跟專業廚師做出來的一樣。

紫筆文學《我的財富聚寶盆》第八十章、放鬆 「說起來我的專業是解刨屍體啊,像這樣硬借醫院的設備來看了一下后就情不自禁的想要把你解剖,再仔仔細細的弄明白了啊。」

椿醫生打量著五代雄介的身體,露出了一個猥瑣的笑容,嚇得五代站在門口不敢上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