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但可惜的是,她不能這麼做。


因為她中了毒,一旦毒素髮作,她就會死。

偷妃盜心:邪王別裝傻 而黑岩純子還不想死,她想要活著,繼續活著,痛痛快快的活著。

「我知道了,我們結盟吧。」

思考再三之後,黑岩純子決定屈服。

「很好,這就對了。」假面人笑了起來,結盟什麼的只不過是好聽的借口而已,實際上現在的黑岩純子就是自己手裡的一顆棋子。

他可以隨意的使用這顆棋子。

不過他決定給對方留下一點面子,不撕破這個虛偽的結盟,反而熱情的說道:「既然我們結盟了,那麼我有一件事情想要你幫我。」

「什麼事情?」

「幫我殺掉張玄。」

黑岩純子目光微微一動,說道:「我可殺不了他,別忘記了,他身邊還有好幾個英靈,我一個英靈不是他的對手,送死的事情我可不幹。」

「放心,並不是讓你去送死。」假面人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香水瓶子,丟給了黑岩純子,「知道這個是什麼東西嗎?」

「毒?」黑岩純子試探的問道。

「聰明,這個香水瓶子裡面裝著的是一種非常有趣的氣味型神經毒素,和你中的毒是一種類型,原本是無色無味,不過經過我的調製后,變成了一款淡雅清香的香水。」

「一旦我將這種香水噴在自己的身上,靠近了張玄,讓他聞到這股香水味,他就會中毒,然後一命嗚呼。」黑岩純子接著說道。

假面人微微一笑,拍手道:「正是如此,我喜歡和聰明的女人說話。」

「那我呢?」黑岩純子說道:「我也聞到了這股香味,是不是也要死。一旦我死了,你就可以輕輕鬆鬆的解決兩個master,好計謀!」

「你當然不會死,你怎麼可能會死,我這裡有解藥的。」

「給我。」

「可以。」

假面人從另外一個口袋裡面掏出了一個口香糖,扔給了黑岩純子,「記住了,這個口香糖就是解藥,噴香水之前,一定要吃一顆口香糖,否則神仙難救。」

黑岩純子接過口香糖,沉默了片刻,忽然說道:「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真的,萬一你欺騙了我,我豈不是白死了。」

「你應該相信我,我們可是同盟。」

黑岩純子冷笑。

假面人說道:「那你要如何才能夠相信我。」

「你和我一起行動,就跟在我的身邊,一旦你反水,我會在臨死之前將你供出來,然後讓其他的英靈殺死你,如此一來,我才會相信你。」

假面人聽了這番話,說道:「萬一你反水我豈不是會非常糟糕。」

「怎麼會,我們可是同盟。」黑岩純子說道。

假面人冷笑道:「說白了,我們都不相信彼此,既然如此,那就再見了,黑岩純子小姐,就當我沒有來過吧。」

說罷,他起身向外走去。

「等等,我答應你。」

就在假面人即將離開這個房間的時候,黑岩純子不甘的聲音傳來。

假面人不由輕笑了起來,自始自終,主動權永遠都在他的手裡,黑岩純子中了他的毒,就必須聽他的話。

剛才,只不過是以退為進而已。

他重新回到房間坐了下來,黑岩純子不甘的說道:「我答應你,不過事成之後,你必須把解藥給我。」

「解藥,我不是已經給了你嗎?」假面人微笑著說道。

「別給我當傻瓜。」黑岩純子低頭看著手裡的口香糖說道:「我相信這個東西根本不是解藥,或者說不是完整的解藥,說不定只能夠暫時壓制毒性,一旦吃完了,我依舊難逃一死。」

正因為如此,黑岩純子才不得不答應假面人的提議。

「精彩的分析,好,我答應你,事成之後,會把真正解藥給你。」

「好!」

黑岩純子說道:「你鬧出一點動靜,被警察知道,這樣他才會重新召集我和張玄,到時候我可以對張玄下手。」

「沒問題,那麼就這樣決定了。」

……

當天下午,張玄就接到了泰德打過來的電話。

「找到了,我們找到他了。」泰德的聲音聽起來很興奮。

「誰?」張玄問道。

「假面人,我們已經鎖定了假面人的位置。」

「這麼快。」張玄有些吃驚,昨天他們才跟丟了假面人,今天又找到了假面人,拉斯維加斯警察的效率也太高了吧。

「快?一點也不快。」泰德說道:「自從那傢伙消息之後,我調查了所有的監控,動用大量的警力,直到現在才找到這個狡猾的傢伙,」

頓了頓,他說道:「張玄先生,麻煩你現在來警察局一趟,我們應該立即圈定計劃,將這個狡猾的傢伙釘死。」

「可以。」張玄也想要早一點結束聖杯戰爭,掛掉了電話之後,立即前往警察局。

泰德看到張玄趕來,忍不住問道:「只有你一個人?」

「怎麼了?」

「其他兩位master呢?你的阿爾托莉雅昨天使用了寶具,應該沒有魔力了吧,為什麼不把其他兩個master找來,好將這傢伙所有的退路徹底的堵截。」

張玄心想也對,自己擁有魔力的事情確實匪夷所思,說不定還可以當作王牌來使用,於是他點了點頭說道:「行,我把她們叫過來。」

不一會,林凜和阿冷,伊什塔爾凜以及黑貞也趕到了警察局。

她們前腳剛剛進入警察局,黑岩純子和她的從者佐佐木小次郎也趕了過來。

泰德把大家聚集在一起,在辦公室內開了一個會議。

「根據我們的觀察,假面人現在隱藏的地方,就是這裡。」他指著地圖上一個被標識出來的紅圓圈說道。

「那是什麼地方。」

「一座已經被廢棄的化工廠,現如今,這傢伙就躲在化工廠內。」泰德冷靜的說道。「而這裡,也將會是他的葬身之地。」 經過一番討論之後,大家總算是討論出了一個計劃。

計劃非常的簡單……入夜之後,就動手。

由泰德率領著自己的警察,封鎖了前往化工廠的道路,清空這片區域。

然後再有張玄,林凜,阿冷,黑岩純子四個人從四個方向進入化工廠,然後從四面八方包圍假面人,將對方困在化工廠內,打死他和他的英靈。

雖然計劃簡單粗暴,但目前為止,應該是最好的辦法了。

於是到了晚上,泰德就帶著警察去封鎖現場了。

不一會,他打了一個電話回來,告訴張玄,現場已經封鎖完畢,隨時都可以動手。

張玄一行人分開,四個人分別從四個角落進入化工廠,然後尋找假面人的消息。

阿爾托莉雅脫離了靈體化,出現在張玄的面前,仔細的掃視了一圈,說道:「我並沒有感覺到敵人的存在。」

張玄點了點頭,施展出了一個鎖敵的魔法。

結果發現整個化工廠內,除了他,林凜,阿冷,以及黑岩純子之外,並沒有什麼人。

張玄不由犯了一個白眼說道:「看樣子,假面人又把警察給耍了,這裡除了我們幾個,就沒有其他人。」

阿爾托莉雅:……

張玄有些無奈的說道:「算了,去和林凜阿冷他們回合吧,我就知道警察不靠譜,假面人既然被吹的這麼厲害,怎麼可能被警察輕易的抓住尾巴。」

很快,張玄就穿過了化工廠,找到了林凜。

「BOSS,有什麼發現嗎?」

「沒有人,警察被耍了,那個假面人壓根就不在這裡。」

林凜說道:「能夠將警察耍的團團轉,看樣子假面人果然名不虛傳,又幾分本領。」

「你也聽說過這個假面人?」

「嗯,世界頂尖的殺手。」林凜點了點頭,當初她雖然是混雇傭兵界的,但對於這種常人所不知道的世界又幾分了解。

「那世界第一殺手是誰?」 彼岸 張玄饒有興趣的問道。

「沒有。」

「什麼?」張玄有些意外。

林凜說道:「沒有第一,世界上頂尖的幾個殺手的戰績都差不多,包括假面人在內,都有一批崇拜者認為他們是天下第一殺手,但正兒八經冠壓群雄的第一殺手還沒有出現。」

「原來如此,是這麼回事啊。」

兩人邊走邊說,沒過多久就和第三個人彙集,不是阿冷,而是黑岩純子。

「你們也沒有找到假面人?」黑岩純子走過來,詫異的問道。

「沒有。」張玄搖了搖頭說道:「這裡沒有假面人的蹤跡,警察應該是被對方耍了,畢竟是世界頂尖殺手。」

黑岩純子皺眉頭說道:「這麼說,我們又做了無用功。」

「你吃的是什麼?」就在此時,林凜忽然看向了黑岩純子。

「口香糖啊,你要不要也來一個。」黑岩純子說道。

「不用了。」林凜看著黑岩純子,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勁,但一時半會說不上什麼。

難不成是自己神經過敏了?

就在此時,她忽然聞到了一股幽幽的香水味。與此同時,她忽然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身體軟軟的倒了下去,「BOSS,小心……」

話音未落,已經昏厥了過去。

張玄看到林凜忽然倒了下去,心頭頓時吃了一驚。

還沒有等他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黑岩純子也軟軟的倒了下去,雙眼緊閉,如同昏迷。

張玄心頭一動,難不成是中毒了?他悶哼一聲,順勢倒了下去,緊緊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假裝自己已經昏迷了過去。

然後,阿爾托莉雅,伊什塔爾凜,以及佐佐木小次郎同時出現在三人的面前,將三個人保護了起來。

阿爾托莉雅抱起張玄,「master,master你怎麼了?」

「這個問題,我可以回答你。」

就在此時,一個聲音在化工廠內響起。

「你的master,他中毒了,是一種氣味神經毒素,通過空氣散播,進入人體,摧毀人體的神經,如果沒有解藥,你的master活不過一個小時。」

「你是誰?」阿爾托莉雅冷冰冰的問道。

「我是假面人。」

「在這裡。」伊什塔爾凜順著聲音追了過去,繞過了一面牆壁,發現聲音竟然是從牆壁上掛著的音響內傳了出來。

「你太心急了,女神大人,你覺得我會毫無防備的出現在你們的面前嗎?」

聲音繼續傳來。

阿爾托莉雅問道:「你想要做什麼?」

「很簡單,我想要勝利,獲得這一次聖杯戰爭的勝利。」假面人的聲音通過音響,回蕩在化工廠的四面八方。

「你們如果想要救你們的master,就必須自殺,只有你們死了,我才會給你們的master解藥,讓你們的master活過來。如果你們不願意自殺,那就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小時后,你們的master是如何死亡的吧。」

「而失去了master的你們,又如何能夠獲取聖杯戰爭的勝利。」

「這一次,是我贏了。」

伊什塔爾凜忍不住呵斥道:「卑鄙的傢伙。」

「多謝你的誇獎,女神大人。」假面人笑眯眯的說道。

就在此時,一陣腳步聲傳來,眾人望去,發現阿冷和她的從者黑貞趕了過來。

「不要過來。」

伊什塔爾凜立即說道:「這裡有通過空氣傳播的毒,小心中毒。」

阿冷立即停下了腳步。

黑貞冷哼一聲,說道:「其他的master都中毒了嗎,真是一群沒用的傢伙。」

「這是科學的勝利,貞德小姐。」假面人的聲音再一次傳來。說不出的得意,「現代科技製造出來的神經毒素,就算是汝等英靈也無法解開。」

「可惡的傢伙。」伊什塔爾凜看著昏迷不醒的林凜,怒氣勃發,一拳就把面前的牆壁打成了粉碎。

如果她還是神靈的話,擁有神力,什麼神經毒素都不放在眼睛里。

但自從降格成為英靈之後,很多能力都無法使用,否則也不會讓敵人在自己的面前如此囂張。

「你們還有五十六分鐘的時間考慮,到底是要自殺,還是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master死於非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