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但是眼見自己的女人被欺負,他肯定不能善罷甘休,不然他的臉面豈不是要丟盡。


他瞪着蘇鄰,冷聲說道:“蘇鄰,你只會躲在女人身後嗎?”

蘇鄰聞言一笑,緩步走到賀遠橋跟前,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仍是一言不發,似是在說:

我出來了,你欲如何?

唐可可見狀擡起手就要打蘇鄰,剛剛在樑思沐身上受的氣,她要在蘇鄰身上找補回來。

可蘇鄰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她就宛如受驚的雞仔一般,連忙躲向賀遠橋身後,一臉驚懼地看着蘇鄰。

“這泥腿子的眼神,怎麼如此可怕?”

賀遠橋面色沉凝彷彿要滴出水來。

他本是要讓蘇鄰出醜,可此番下來,他們一衆人卻被置於不上不下的境地。

蘇鄰微微一哂,毫不在意地將賀遠橋扒拉到一邊,說道:“行了,別擋道了,該幹嘛幹嘛去吧。”

賀遠橋瞳孔一縮,額頭青筋直冒。

“好,你很好。”

“一直對你有所耳聞,沒想到你竟如此膽大。”

“明日新生大比,我們好好玩玩。”

蘇鄰此時已帶着三人穿過賀遠橋幾人的攔截,聞言回頭笑道:

“新生大比你就不要想了,第一一定是我。”

賀遠橋好像聽到天大的笑話一般,縱聲大笑,笑聲吸引了其他新生的矚目。

賀遠橋死死盯住蘇鄰:

“真是好大的自信,可惜你太不知天高地厚!”

“聽說你與一鶴有一個賭約,不如也加上我如何?”

“今次大比,我們比個高低,若是你輸了,我也不要你所發的福利,只要你跪在地上向可可道歉,如何?”

唐可可聞言臉上露出一抹甜蜜,此時有種被保護的安全感,看向賀遠橋的眼神越發迷離。

蘇鄰聞言笑笑:“可以。”

“若是我贏了……”說着,他看向樑思沐:“要她如何,你定吧?”

樑思沐聞言有些不知所措,但在蘇鄰鼓勵的眼神中,樑思沐定了定神,沉聲對唐可可說道:“若是蘇鄰贏了,我也不用你道歉,只是以後不要出現在我面前!”

蘇鄰含笑點頭:“她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賀遠橋似乎已經預見了蘇鄰跪在地上的狼狽模樣,臉上帶着一抹不屑的笑容,說了一聲“我們走”,於是便帶着陳涵偉等人離開。

一衆看熱鬧的新生滿臉興奮,紛紛奔走相告,說是賀遠橋與一個新生槓上了。

本來新生們聽到這個消息後,都在嘲笑不知是哪個傢伙不長眼,竟敢惹上賀遠橋。

可聽到對方的名字是蘇鄰時,一些新生臉上已然變了顏色,紛紛緘口不言,讓其他新生一臉不明所以。

經過之前“名錶鑑賞會”、“暖夜KTV”的事件後,蘇鄰的威名,在新生中已初現端倪。

賀遠橋等人走後,葉小涼顯得有些悶悶不樂。

剛剛她也看出了,賀遠橋與唐可可應該是在一起了。

她前天才剛剛拒絕賀遠橋,緊接着對方就和其他女生在一起,這讓葉小涼心裏有些不是滋味。

樑思沐很清楚自己閨蜜的心情,柔聲勸解道:“小涼,不要因爲賀遠橋那種人失落。”

葉小涼聞言反駁道:“我不是失落,我只是……”

樑思沐拍拍葉小涼道:

“我知道你並不在乎他。”

“但是我想說的是,你不要因爲他能輕易找到其他女孩,就覺得他是一個優秀的男生。”

“垃圾與垃圾總能想遇,你不能因爲他身邊不缺垃圾,就覺得是自己落了下風。”

葉小涼驚訝地看着自己這個姐妹,今天她說的話格外犀利。

以往的沐沐,根本不會對唐可可出手,更不會說這樣尖銳的語言。

樑思沐仍是淡淡地笑着,但她眼中的光芒完全不一樣了,那是一種脫胎換骨的自信,就像是一個人找到了人生方向一般無畏。

而這,正是樑思沐認識蘇鄰以後的改變。

葉小涼若有所思的看向淡然微笑的蘇鄰。

如果說垃圾會吸引垃圾,那麼什麼人會吸引優秀的人呢?

答案很簡單。

只能是更優秀的人。 這“死骷”幻影作爲第二元神已經脫離了楚千知的本體,一般的第二元神都是選擇生物來進行祭煉,“死骷”雖然是一具骷髏,但也不例外。細細觀察,可以發現這具骷髏與平常人的骷髏有莫大的區別。它的骨骼奇大,雙臂奇長,最詭異的還是股上有一截突出的斷骨,好似一條尾巴一般。

其實這具骷髏並非人的骷髏,而是楚千知與楊問鼎遊行海外之時,將一個海外散修的猿魔煉化而成,好在這猿魔修爲雖高,但自我意識尚爲結成,所以是作爲第二元神的最佳材料,那身後的斷骨也是在捕捉時被楊問鼎一掌打斷的。

回去之後,楚千知在楊問鼎的幫助下,將猿魔推入“九幽血池”之中,血肉煉化,點滴不剩,所殘留的就只有這副骨架,已達化神末期的骨架。眼下,“死骷”與楚千知的本體相離,自然只能發揮出化神初期的修爲,若非如此,這牛鼻子老道早就望風而逃了。

濃稠的血光大蓬大蓬的釋放出來,“死骷”微微顫抖,一身骨架喀嚓喀嚓的亂響,手中的“煉陰錐”似乎災也按捺不住,轟然一聲迎向那銀色劍虹。老道神情一變,口中念道:“通天徹地,大哉崑崙!”銀色劍虹劇烈震動,發出一聲尖銳無比的利嘯。

“死骷”瞬間感覺到那種崑崙正宗的強大壓力,全身骨骼發出的聲響也越來越大,骨節處裂紋班駁,彷彿隨時都會斷裂一般。楚千知與第二元神有着密切感觸,那股壓力就彷彿就在自己的肩頭上,胸悶氣促,一時竟喘不過氣來。

“好厲害的法力,這老傢伙只怕快要突破化神初期的瓶頸了!”

楚千知暗忖不妙,但眼前的煉器結界已到了後半段,就此撒手反噬機率可是拿命做賭注的,孤注一擲。前思後想,楚千知只能把所有希望寄託到第二元神的身上。

“死骷”怎麼說已是化神期的高手,全身一震,濃稠血霧蓬髮而出,隱隱有暗黑色的光芒纏繞其中,散發出兇厲氣息。銀色劍虹與血光產生劇烈的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音。此時,牛鼻子老道面色突然一滯,瞳孔遽縮,驚聲道:“糟,鬼東西,竟是魔氣污穢!”只見那銀色的劍虹上突然泛起點點血絲,如似瘟疫般不斷蔓延。

轟隆,密林間突然響了一個悶雷,大地震裂,以兩道光芒爲中心向四周龜裂,巨響之下那丈餘方圓的地面已塌陷下去,碎石激飛。“死骷”將兩隻骨手緩緩托起,舉向天穹。只見“煉陰錐”上血芒一閃,銀色劍虹彷彿受到了莫大的衝擊一般,突的一聲倒折而回,氣勢磅礴。

牛鼻子老道大驚失色,卻沒想到楚千知竟然催動了本命真元,以精血催發“死骷”的邪煞之力,這種方法雖然可以大幅度的提升“死骷”的能力,但是對本體卻有莫大的傷害,小則真元受損,大則摧經斷脈,若有人偷襲本體,大可隕命當場,永世不得超生。

也是這牛鼻子老道千算萬算,卻算陋了東方簡這個天命之人,若非他,楚千知哪裏會如此拼命煉製法器,動用本命真元。牛鼻子老道見那倒折而回的銀色光虹,臉色難看至極,倉促下結成百餘道防禦結界,盡是崑崙至上的功法,那銀色光虹猛然撞在結界之上,結界動轉,煙光中的虛空竟泛起了層層漣漪。

“徒弟,上!”

牛鼻子老道心知不妙,大聲喊道。那強裝鎮定的年輕道士顯然已經亂了手腳,法訣一引,橫在胸前的劍光換影移位,瞬間落在牛鼻子老道的身前,豪光迸射,雖不如銀色光虹那麼熾烈凌厲,但也稍稍阻止了進勢。

此刻,銀色光虹已在邪氣的侵染下變成了暗紅顏色,透出一股凶煞邪氣。濃稠的血霧覆蓋了方圓數十丈的地界,但凡生物盡都枯死,化爲煙塵散落空中。死骷緩緩走近,巨大的骨骼喀嚓作響,顯的異常詭異。

遠處,楚千知怪叫一聲,吐出一口鮮血,此刻老道才發現,他那一向枯槁的面容,竟泛起了陣陣黑煙,眉宇之間更是凝聚着一點森然血光,始凝不散。

“法器煉成,你這就給我死吧!”楚千知森然冷笑,嘴邊尚還流溢着殷紅鮮血。只見“九陰冰潭”之中,黑色光柱陡然迸裂,濃稠的血光從班駁裂紋之中滲透了出來。砰然炸響,光芒激射,從那光柱中突然迸出一把黑色的兵刃,噌的一聲插在東方簡面前。

長七尺,寬七寸,橫起來足可遮住一人的黑色闊刀,隱寒冰勁從刀柄中散發出來,名副其實的九陰劫刀。楊香靜神色凝重的望着長刀,似乎被那寒勁侵體,全身顫抖不已。

“東方簡,把刀拿起,祭煉生魂,給刀開封!”楚千知大喊一聲,猛然又咳嗽起來,全身痠軟,猶如虛脫一般倒在了地上,長喘不已。

東方簡滿臉是血,渙散目光中看到眼前模糊的世界,但那把闊刀卻如此清晰,“把它拿起,拿的動麼?”東方簡慘然一笑,如此大的巨刀少說也有兩三百斤,自己怎麼可能拿的動。但九陰劫刀不知是否因爲與東方簡天生屬寒,而且同爲九飲冰潭的祭煉所成,似乎天生就與他互相有感應。

“你怎麼樣了?”楊香靜扶着東方簡全身顫抖的站了起來,東方簡步履蹣跚的走到黑色巨刀的面前,輕輕的撫摩着刀刃。

剎那間,東方簡忽然覺的一種血肉相連之感,彷彿這把刀就是爲了自己祭煉而生……

九陰劫刀,開封!

劫刀的刀柄上突然爆射出暗黑的血光,在密林之中宛如一把血蓮怒放,映照半壁蒼穹。九陰劫刀的刀柄上突然射出如血脈一般的微弱光線,絲絲纏繞,沿着東方簡的手臂滲透全身。

東方簡的全身劇烈震動,口鼻之間吞吐着黑暗血光,整個人湮沒在劫刀的光華中,無法自拔。楊香靜驚叫一聲,竟被那凝聚在劫刀周圍的無形咒力震倒在地,神色驚懼萬分。

楚千知粗氣長喘,看着這一景象心中卻感受到了莫大的歡喜。他知道這是人刀同體的跡象,九陰劫刀將與東方簡的血脈融合,形同他的手臂一般,隨他驅使。東方簡面色扭曲不堪,右手死死的抓着刀柄,怒吼之間,竟將闊刀生生拔起,舉向蒼穹。

沉澱在密林之中的靈氣受那劫刀的吸引,瞬間凝聚,形成一個丈餘方圓的雪白光球,緩緩的融入東方簡體內。牛鼻子老道的臉色已難看到了極點,原本絕好的機會竟沒想到會有如此收場,眼下劫刀已經煉化成功,雖然楚千知受了重傷,但在死骷的眼皮底下殺了他幾乎不可能。況且東方簡得劫刀之能,若將自己煉化那就永世不得超生了,如今最重要的就是抵禦倒折而回的劍光,然後逃跑。

牛鼻子老道絲毫沒有把徒弟的生死看在眼力,這徒弟本是離火玄門的門下,入獄之後才入了崑崙,算是個引氣中期的修爲,與東方簡不分軒輊,可東方簡得劫刀之威,殺他簡直易如反掌,甚至連楚千知也不會想到九陰劫刀祭煉成功後的威力有多大,況且東方簡還是九陰靈體。

牛鼻子老道大喝一聲,咬破舌間,吐了一口精血在防禦結界上,結界動轉,產生一道強大的靈力旋渦。劍芒似被旋渦吞噬,血紅色的光芒翻滾洶涌,不斷的被那結界吸納,點滴不存。最後化成一把銀色的仙劍,劍刃上紅斑點點,顯然已被魔氣侵染,牛鼻子老道怒哼一聲,袖口大張將仙劍收回。

“王八蛋,這下損失大了!”牛鼻子暗暗盤算着,這仙劍染上了魔性除非佛門的無上咒力,沒有十年八年是不能復原的。 重生韓娛之墨魚小姐請站住 在這個無間死獄中,好的兵器就意味着自己的地位,你若失去了仙劍,那麼修爲自然降低一截,多年來的仇人便會趁此機會找上門來,到時卻再也沒辦法應付了,這就是監獄中的潛規則。

可牛鼻子老道盤算之中,卻沒有發覺死亡已經在鼻息之間…… 聲音雖然小,但聞人衍還是真真的聽了進去。

她是在……怕他誤會?

噗嗤!一聲,聞人衍突然笑了出來。

他冷峻的樣子迷人,笑起來的樣子更加迷人,就像整個陽光照射在你身上那般,暖暖的,如春暖花開了的樣子。

原來她是在在乎他的感受。

聞人衍身上的醋意,怒意,全在這一瞬間消失。

雲梓墨用看神經病的眼神盯著聞人衍。

剛剛還像個冰山似的,怎麼突然就笑起來了?是不是受的刺激太大,變神經病了?

天吶,這麼帥的一個男人,腦子居然出了問題。

如果被聞人衍知道雲梓墨在心中想的這一大堆莫名其妙的推斷的話,肯定又會被氣死。

聞人衍捏了捏雲梓墨可愛的小臉蛋,態度和話題突然180度轉了,「今天又去哪了?不會又去霧影閣了吧?」

雲梓墨險些跟不上聞人衍這種炒高頻率的話題的轉換速度。

不行,這個妖孽絕對有神經病,她不能再跟這樣的跟待一塊了,再帶一塊也會變成神經病了。

雲梓墨在心中暗自搖頭。

「沒呀,我去了一樣神殿,穿著烏雲這身裝扮去比較安全,就算被人發現了,也不會被輕易發現我是雲梓墨」

「神殿?」,提起神殿,聞人衍首先想到的就是鈴桓,雲梓墨去神殿,應該是去看鈴桓了。

雲梓墨雖然當鈴桓徒弟的時間不長,可是鈴桓對她的好,連他都能看的出來,鈴桓是用真心來待雲梓墨的,是真的把她當成了自己的徒弟,雲梓墨這種表面雖然冷漠,心裡卻重情義的人,回來后自然會去看鈴桓了。

「是去看鈴桓嗎?」

雲梓墨點頭,「雖然雲梓墨的身份敏感,但還是想要去看看師傅,呆在神殿,有種能讓人心靜的感覺,只可惜……」,一個長長托音,道出几絲失望,「最後還是被師傅給發現了」

想想雲梓墨覺得自己也好傻,以鈴桓的實力,一次兩次不被發現或許是僥倖,可是次數多了,就像她的直覺一樣,很難不被發現,恐怕她第一次去看鈴桓的時候,鈴桓就感覺出來了吧!

雲梓墨的鼻子被一隻修長的長指寵溺的颳了一下,「你個小笨蛋,還想要騙過鈴桓,你以為神殿的長老就是這麼好騙的嗎?沒有點實力,你以為憑鈴桓年紀輕輕的就真的能當上神殿的長老嗎?他可不是靠著長相成為名聲赫赫的皇族學院的五大長老之一的」

「我師傅的能力我自然知道的,抱著幾次僥倖心理,不過這次算是見識到了,不過我此次去皇族學院,沒有白去,我發現了一點東西」

「哦?什麼東西?」

雲梓墨從袖中取出在神殿內偷襲她的那人留下的那塊橙色幽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