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但本源之地不是什麼人都能進去的,他們就想找婆娑王幫忙——容華曾經將婆娑王的信物交給了他們,說如果有一天他們到魂之大陸遇上什麼難以解決的事情,可以尋婆娑王。


可等他們到了婆娑王的地盤,正在等待婆娑王召見的時候,遇上了臉色奇差,同樣來尋婆娑王的桫欏王。

那時,桫欏王眯著眼睛打量了林安暖四人一番:「人類?你們出現在魂之大陸有何目的?」

林安暖四人恭恭敬敬的行禮,由寧塵開口:「見過這位王上,我等尋婆娑王有事相求。」

桫欏王挑了挑眉,也不知哪來的興緻,開口就問:「哦?不知你們想求什麼事?怎麼會找上婆娑?他可不是會幫人的信物。」

寧塵垂著眸:「這位王上有所不知,我等有幸,曾從好友手中得到過婆娑王的信物。」

那時林安暖他們的修為在桫欏王面前自然不算什麼,所以問話都是老老實實的答了,畢竟魂之大陸上的魂是個什麼性子他們也有所了解,並不想因為撒謊而得罪了桫欏王。

桫欏王眸光閃了閃:「將你們的信物拿出來給本尊瞧瞧。」

像是他們,送出的信物那都是既認人又認信物的,像是這種只認信物不認人的,還是不多見的。

想到自己即將送出去的寶物,桫欏王就不能不臉皮直抽抽,誰讓他們當初尋求合作的時候,這要送賠禮一事是單獨立了誓言的,所以,哪怕這會兒魂之大陸那個本源意識已經徹底被消滅了,這賠禮,他們還是要送的。

而桫欏王這會兒,就想拿到婆娑王的信物,想讓他要求放低點,比如說寶物的品質要求和寶物的年份要求,至於數量和種類,當時卻是規定死了的。

不過,哪怕是品質和年份,也能給他省一大筆了。

至於林安暖四人?螻蟻罷了,桫欏王哪會在意?

桫欏王毫不掩飾的覬覦之意叫林安暖四人心中一沉,寧塵暗暗後悔說了實話。

原本說實話是不想被看出來說謊而惹上麻煩,但這會兒看來,就這實話,才是真正的給他們惹了個不小的麻煩。

不過,林安暖四人也沒想把東西就這麼給桫欏王。

林安暖四人默契頗深,哪怕沒有通氣,四人也是不約而同的出手,直接就是向著周圍攻擊。

他們沒有不自量力的攻擊桫欏王,指不定就被桫欏王輕描淡寫的化解了,而且鬧不出一點的動靜,倒不如分開攻擊不同的地方,他們有四個人,總不能都被攔下來,只要鬧出動靜,不怕不會被宮殿里的婆娑王所知曉。

桫欏王被林安暖四人這猝不及防的動作給驚了一下,隨後就反應過來,不由得大怒:「不識好歹的東西!」

與此同時,就是一掌拍過去。

林安暖四人艱難的避過這必殺一擊,卻還是被餘波掃到,頓時就受了重傷,動彈不得。

桫欏王卻不肯放過他們,又出殺招,眼看著林安暖四人要躲不過去了,婆娑王出現輕描淡寫的將桫欏王擋了下來,三言兩語的氣走了桫欏王。

只是,到最後,林安暖他們也沒能進去本源之地,一則,是他們受傷太重,魂之大陸死氣太重,不適合他們逗留。

二則,婆娑王也是不願意帶他們進去的,畢竟本源之地這地方,那是大陸本源所在之地,若本源被毀,整個大陸也就分崩離析,這等重地,婆娑王輕易也不會進去,更何況,是帶著林安暖等四個外人進去?

……

從回憶中醒過神,林安暖,阮琳,寧塵和天雲都是一時默默無語。

阮琳咬牙切齒:「早晚有一天,我要把那個桫欏王摁在地上摩擦。」

林安暖就白了她一眼:「別想了,雖然我們運氣好,這萬年間也都到了神帝修為,但神帝和神尊之間,別看一階之差,實則天淵之別,晉陞神尊之日,可謂遙遙無期。」

「所以把桫欏王摁在地上摩擦?理想不錯,你晚上可以多夢幾回。」

阮琳:「……」

她乾笑了兩聲,轉移話題:「說起來,我倒是想起來一件事,你們說,容伯父容伯母容家哥哥他們還有夜翊那幾個,容華蘇醒前,有沒有去本源之地看過她?」

「我覺得是沒有的。」林安暖開口。

阮琳愣了愣:「為什麼這麼說?」

林安暖看她一眼:「夜翊他們幾個,大約是和我們一樣,進不去,就算能進去了,他們恐怕也不會想進去。」

阮琳又問:「為什麼不想進去?」

林安暖嘆了口氣,很是無奈,反問:「那你從心底來講,當初你真心實意的想進本源之地看看?」

「當然不想!」阮琳根本沒有任何猶疑,「容華在那裡出事,我怎麼可能想去?要不是想要去確認一下容華是不是真的沒了,我根本就不想踏入那裡一步!」

林安暖語氣幽幽:「所以他們沒去,夜翊他們跟著容華的時間,比我們更久,感情也比我們更深刻,所以,容華在魂之大陸本源之地出事的消息傳出之後,他們根本不想去,也不敢去,因為他們根本無法接受,也無法面對這個消息。」

「而容伯父,容伯母還有容家哥哥,身為容華的至親血肉,他們的感受,只會比夜翊他們很深刻。」

阮琳神色怔忪,隨後也是語氣幽幽的說了一句:「所以,你是在說我們對容華的友情太淺了,因此可以面對她出事的消息?」

林安暖:「……」雖然她話中潛意思有這麼個感覺,但就這麼直白的被說出來,有點心塞啊。

阮琳說完沉默了許久,然後開口:「……我們這次,一定可以進入魂之大陸的本源之地。」

心情同樣有些低落的林安暖看向阮琳,示意她繼續說,阮琳扯了扯嘴角:「跟著容伯父容伯母還有容家哥哥一起,我們不會被阻止,畢竟,容伯父容伯母還有容家哥哥不需要和我們一樣,找上素不相識,只能憑藉信物的婆娑王。」

魂之大陸新任鎮魂使則名與容景是生死之交的消息早就在神界傳開。

頓了頓,阮琳又說:「而且,容華已經醒了,做了本源之心的容華,魂之大陸本源之地就和她的家一樣,作為她的朋友,她怎麼會拒絕我們去她家做客呢?」

阮琳說完,就沒再說話,氣氛繼續低迷。

寧塵和天雲對視一眼,都有些無奈。

寧塵清了清嗓子,將林安暖和阮琳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他身上:「你們,在介意什麼?」

寧塵的問話,林安暖是一定會會回答的:「我覺得,作為朋友,我對容華的感情似乎太淺薄了,我心中有愧。」

林安暖說完,阮琳在一邊點頭贊同。

寧塵嘆了口氣:「你們啊,真是想得太多。」

林安暖語帶不滿:「寧塵美人兒……」

寧塵揉了揉林安暖的頭:「感情的深淺,不能用在什麼時候陪著她,又為她做了什麼而衡量。」

林安暖低著頭,阮琳卻看向了寧塵。

寧塵笑了笑:「容華出事時,容伯父他們就在魂之大陸,夜翊他們雖因契約而重傷,卻也很快趕了過去。」

「唯有我們,只有我們,當時在閉關,一無所知,而出關之後,聯繫不上夜翊他們,又不好去打擾正在傷心的容伯父他們,聽著外面傳言心焦如焚,所以才趕往了魂之大陸。」

「你們覺得,他們沒有去本源之地查看情況,是他們無法接受,無法面對,但你們忘了,或許是因為當時發生的事情,讓他們根本無法前往本源之地,又或者,其實他們已經進去看過了,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

「不是我們對容華師妹的感情不夠深,對她不夠在意,而是身處不同的情況,有著不同的想法,所以才做出了不同的決定,但……我們身為朋友,對容華師妹的在意,和夜翊他們以及容伯父他們對容華師妹的在意,其實是一樣的。」

林安暖和阮琳陷入沉思。

寧塵又是一笑:「最重要的是,感情的深刻與否,沒有誰會去特意要求,我不會,天雲不會,容伯父他們,夜翊他們也不會,容華師妹,同樣不會。」

「只要是真誠的感情,就值得被珍惜。」

阮琳和林安暖這時抬頭笑了,異口同聲:「是我們著魔了。」

寧塵輕輕舒出一口氣:「想明白就好了。」

阮琳嘻嘻一笑:「真是難為師兄你說這麼這麼一番大道理了。」

阮琳一臉『師兄你真的是辛苦了』的表情叫寧塵嘴角一抽:「……早知你這樣,還不如叫你繼續失落低迷下去。」

阮琳做出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師兄你怎麼可以對我這麼殘忍?!」

寧塵嘴角又是一抽,林安暖一拍桌子:「阮琳你別欺負我家寧塵美人!」

阮琳頓時做出一副小可憐模樣:「嚶嚶嚶我哪敢啊?」

林安暖被噁心到了:「真難看!」

阮琳轉身撲進天雲的懷抱:「嚶嚶嚶她欺負我,你可得給我做主啊」

最後那個顫音聽的林安暖起雞皮疙瘩,寧塵和天雲神色也是有些不太好。

不過,天雲還是伸手將人抱住:「咳……我們還是說一下去找容伯父他們的事情。」

「嗯,天雲師兄說的有道理。」

…… 第540章541太寂寞了

珏玥宮浮島。

容華蘇醒時,溫珏和好友劍凌正在對弈。

重返九五:不負時光不負卿 正輪到溫珏落子,修長的食指卻是一顫,拿起的棋子又落回了棋盒中。

「怎麼了?」劍凌從棋盤上收回目光看著溫珏。

最強呂布之橫掃天下 溫珏緩緩露出一抹笑來:「我的弟子,醒了。」

身為修鍊之人,但凡和自己有關的事情,都會有所感應,只不過,有人明顯,有人模糊。

容華蘇醒,和容華有關之人自然也心生感應,只不過他們都在神界,而容華在魂之大陸,魂之大陸與神界之間,又不僅僅是大陸與大陸之間的差別,還是生與死之間的距離。

再加上本源之地太過特殊,所以這份感應被削弱到了最低,直到被人通知,他們才能確定,原來容華是真的醒了。

但到了神尊,大陸之間的差別,生死之間的距離,本源之地的特殊,卻是被削弱了,所以,溫珏輕而易舉的感應到了容華的蘇醒。

檮杌也是如此,不然,他也不會是容華蘇醒之後,第一個趕到本源之地的。

聞言,劍凌一怔:「……居然真的醒了?」

化身本源之心,說的好聽,那是意識在沉睡,說的難聽點,那就是被鎮壓了!

所以劍凌就沒想過容華還能醒來,不過是好友溫珏篤定,劍凌為了安慰好友,才從來沒說出過自己心中深深掩埋著的不信任。

所以,話一出口,劍凌的神色就多了那麼一絲尷尬。

溫珏看了他一眼:「我知道你沒信過,只是顧忌我,不好說出來。」

就如當初,溫玥剛死,劍凌固執的自欺欺人,說溫玥還在外歷練,只是沒有回來時,他也不忍心打破劍凌的幻想,劍凌的心情和那時的他是一樣的,只是不想好友再傷心,留個念想也好,所以才不說穿。

只不過,容華和溫玥到底不一樣,容華還有機會,至於溫玥,她卻是自己絕了自己的生機,不留一絲餘地。

劍凌嘆了一聲:「你也別怪我不信,實在是,除了你們這些對她在乎極了的,這事換誰也不敢相信她還能醒來。」

溫珏垂著眸淺笑:「其實我最初的時候也不敢相信,直到萬年前,君臨醒來。」

劍凌微微蹙眉:「九大至尊神獸之一的九尾狐尊上?若我沒記錯,他是你那個小弟子的未婚夫。」

溫珏點了點頭:「不錯,他既然醒了,自然會千方百計喚醒鸞兒,還有鸞兒,大抵也是捨不得他孤身一人,一直等著她的。」

「更重要的是,他們之間有著契約,契約在,契約之力就能幫到鸞兒。」

劍凌若有所思,他也記起來了,其實在那位九尾狐尊上未醒來之前,溫珏也從未說過容華有朝一日會醒來的話,這話,是自從那位九尾狐尊上醒來之後,溫珏才開始說的。

溫珏卻已經拿起棋子落了一子:「該你了。」

劍凌:「……你不去看看她?」

溫珏微微一頓,對著劍凌笑了笑:「我和魂之大陸的桫欏王,傷情王,絕殤王還有其他的一些王者有些齷齪,去了怕是就會迎來一場場追殺,本源之地,他們更是不會讓我有機會接近的,只能等那丫頭出來再見了。」

劍凌:「……你究竟做了什麼?」一進去就被追殺什麼的,這顯然不是齷齪二字就可以形容的。

溫珏相當雲淡風輕:「也沒做什麼,就是搶了他們點東西而已。」

劍凌:「……」搶了點東西?看來那點東西是相當珍貴的東西了吧?

白蛇進化 真沒想到你原來是這樣的溫珏!劍凌的眼神中明明白白的透漏出這個意思,劍凌真的是完全沒想到啊,他印象中的溫珏,溫潤如玉,舉止優雅,雲淡風輕,重情重義,人緣極佳……可以說搶東西這三個字,和他根本就不搭邊。

可就在這會兒,沒有一點點防備的,他就知道了好友不為人知的一面。

劍凌被溫珏的話震得揉了揉額角:「所以,你究竟搶了他們什麼?」

話問完,劍凌就頓住了,他想起來了,溫珏就去過魂之大陸一次,那一次,是為了溫玥身死後,唯一留下來的一抹殘魂。

溫珏垂眸看著棋盤:「你想明白了?當初我不甘心玥兒就此消亡,帶著玥兒僅剩的一點殘魂去了魂之大陸,想借著輪迴之力以那點殘魂為基礎重塑一個新魂,也算是玥兒的延續。」

「可玥兒太決絕,自毀的太徹底,一點神魂本源都不曾留下不說,就連那點殘魂也是虛弱無比,不等我到達輪迴通道那裡,那點殘魂就已經撐不下去了。」

「我收集的滋養神魂之物雖然不少,但對於玥兒的殘魂來說,卻遠遠不夠……所以,我選擇了去搶,這個世上,再也沒什麼比無本買賣更划算的事情了不是?」

「又恰好,魂之大陸上儘是亡者,最看重的便是滋養神魂的天材地寶,幾乎每個亡者手裡都有那麼些……其實被我搶過的,不僅僅是那些王者,只不過,只有他們值得我正視罷了。」

溫珏的這些話,叫劍凌張了張嘴,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沉默了好一會兒,劍凌才說出來:「照你這麼說,豈不是整個魂之大陸,處處都有你的敵人?」

溫珏輕笑了一聲:「這麼說也不合適,雖然我當初有點亂了陣腳,但也不是誰都搶了的。」

「但能被你看上眼的,修為肯定還過得去。」畢竟,修為越強,手裡的好東西才能越多不是? 爹地,媽咪又奪冠了! 劍凌有些無奈,可又忍不住問了一句:「你當初怎麼不叫我一起?」

這個問題叫溫珏也無奈了:「當初我剛跟你說了一句玥兒死了,你就發狂的把我趕了出來,我哪裡有機會說下面的話?」

劍凌沉默了,隨後他說:「……這個也不能怪我,你一開口就給了我這麼大個刺激,我哪受得了?」

至今想起當時的場面,劍凌也依然覺得不能承受。

溫珏沒有再說話,當時的情況,又哪裡給他慢慢和劍凌說的時間了。

氣氛一時沉默,兩人又落了几子,劍凌開口:「……真的不去看看。」

「嗯。」溫珏垂眸看著棋局,「給她帶去麻煩就不好了。」

「那就隨你吧。」

……

魂之大陸,本源之地。

親朋齊聚,叫素來寂寂無聲的本源之地也熱鬧了起來,原本臉上還有些被打擾了的不悅的君臨,看著容華臉上的笑容,胸口匯聚的鬱氣到底是散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