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但要怎麼同歸於盡呢,在這死胡同裡面。這裡又偏僻,周圍也沒有人族和蠻族出現,而她想辦法的時候,突然感覺她腳下在震動,嗯,震動……


「怕他?哈哈,一個獃子而已!」

「是啊,一個獃子卻耍的你們團團轉,滅了你們蛇牙營。」薛璇終於想出了一個同歸於盡的辦法,這時候要做的就是拖時間,而她的雙腳則不斷蓄力……

「團團轉?什麼意思……」

「你們難道不好奇你們蛇牙營是怎麼滅掉的,難道不好奇你薛蓉為什麼這麼出名?」薛璇扯了扯嘴角說道,事實上,如果王師兄要幫她查的話,倒真能查出點什麼來,可薛蓉在那支人族天才聯盟隊伍裡面只能算是邊緣人物,王師兄那有那個心情。

「什麼,是你……是那個獃子搞的鬼?」

「不錯,就是他……」薛璇冷笑道,她此時臉上是灰塵和鮮血,但依然掩示不住她的美麗,而後,她就慢慢地將之前的事情說出來,故事講的很仔細,為的就是拖時間,包括蘇木殺掉鬼蛇三將的,包括讓梟火與蛇牙營殘殺,包括後面的坑人……

聽著薛璇的話,薛蓉和霍印都震驚了,這是一個獃子想出來的。

但旋即臉上的怒氣就不可遏制地爆發出來,薛蓉冷冷地道:「很好很好,可惜我還不想殺你,我要折磨你,同時讓那個詭計多端的獃子來救你……」

薛蓉完全忍不住了,她沒想到她的敗亡是這種情況,更沒想到他的出名是源於蘇木和薛璇,可把她給坑慘了,這幾天雖然沒人找麻煩,但心情的鬱悶可想而知。

話音一落,彎刀帶著凌厲的真力切出去……

「那就一起死!」

薛璇看著那置命的彎刀,沒有躲開,也沒有反抗,而是冷冷地回了句,與此同時,腳下卻要重重一踏,這是她拖延時間后蓄出來的全部真力。

腳下不斷震動,證明此處宮殿要坍塌,據說下面是深淵,那就掉下來同歸於盡……

「轟……」

可就在這時,還沒有等薛璇踏下去,薛蓉的彎刀也還沒有到,腳下的地板卻突然被轟開了,由下至上地轟開,一道人影突兀地鑽了出來……

同時,薛蓉也飛快地退開,沒有再殺過去,她是被那紛亂的碎石撞開的。

「嗯,薛璇?」而後,這道人影就詫異地道。

「蘇木?」薛璇還沒有看到人影,只是聽到聲音就下意識地回道。

「是我,這個地方要塌了,走……」蘇木飛快地回道。

而後就環抱上薛璇,腳下輕輕一踩便沖向了薛蓉和霍印,是的,這個角落是他由下至上轟開的,剛剛薛璇感受到的震動,其實是他的傑作。

「蘇木,真的是你?」

說實在的,薛璇還有些雲里霧裡的,蘇木怎麼突然就從深淵下出來,而且還又被他救了一次,總之,蘇木已經帶著她落地,她又一次帶著疑問道。

「當然是我,對了,你這是什麼情況?」蘇木問道。

「哈哈哈,薛璇,沒想到你竟然最後要與我們同歸於盡,可惜啊可惜,你的男人突然跑出來了,跑出來送死。」薛蓉也被嚇到了,特別是那坍塌的地方,不過,因為蘇木的衝天而起,她和霍印也逃過了一劫,剛剛那衚衕是徹底塌了,但他們同樣離開了衚衕。

站在堅實的走廊里,一邊是黑漆漆的空間,下去就是深淵,另一邊則是牆壁。

「薛蓉,霍印……」蘇木冷冷地道,差不多能猜到眼前的情況了。

「蘇木快走,我現在已經失去了戰鬥力。」薛璇也來不及驚喜,慌忙地對著蘇木道,在她眼裡,初入大武師的蘇木怎麼可能對付的了薛蓉和霍印。

「你失去了戰鬥力,但我沒有啊,他們要殺你,那我就殺了他們好了。」蘇木笑道。

「哈哈,真會吹牛,就憑你,我承認你詭計厲害,但現在你能用什麼詭……」

「轟……」

薛蓉還正說話呢,然後蘇木就將她轟飛,說實在的,他們聽了薛璇的話后對蘇木這個獃子可以說是又驚又怕,但驚的是他的詭計,而不是他的戰力……

在他們眼裡,蘇木死定了。

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蘇木會突然出手,而且力量這麼大,還沒說完呢她就被轟飛,這傢伙是急著找死嗎?

不出手不行啊,體內的能量似乎釋放的更快了,蘇木哪有時間等這個毒女人說完。

「蘇木……」

薛蓉沒想到她會被轟飛,大意了,太大意了,這傢伙習慣不按常理髮牌,握著彎刀,不再廢話地朝又轟過來的蘇木轟去,刀對刀撞到了一起。

蘇木在原地沒有動,薛蓉又一次被轟飛……

現在蘇木最不怕的就是硬撞硬,他在揮霍體內的能量呢。

只是稍稍地呆了一會,他又動了,戰神真力幾乎透體而出,血幽刀覆蓋上了一層厚厚地能量,對著薛蓉就是一切,薛蓉只是來的急擋住,而後又飛了,口中還吐了鮮血……

趁她病,要她命……

蘇木再次近身,血影魔刀之血狂屠!

刀影在薛蓉身上穿梭,瞬間,薛蓉只是來的及擋住十數刀,然後就徹底擋不住了,只剩下幾聲慘叫,而後身體被絞成碎片,掉入深淵中,死不瞑目。

「霍印,該輪到你了。」

霍印呆了,徹底呆了,剛剛太快了,他都來不住援助,而且他也不是什麼戰鬥豐富的存在,除了眼高於頂外什麼都不會,他的雙腳在顫抖:「我、我是靈門……」

「靈你媽……」

蘇木看到霍印竟然連他的術法都忘記使出來,只知道用背景,壓根就沒有再留他廢話的意思,一拳將他轟成渣,鮮血漫飛……

「蘇木……」

薛璇彷彿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蘇木竟然轉眼間就殺掉了兩個人,其中還有一個不弱於自己的薛蓉,她幾乎以為產生幻覺了,一時間只知道捂住嘴巴。

「薛璇,我們走吧,我現在的狀態需要戰鬥,跟緊我。」蘇木道。

「嗯!」薛璇只是弱弱地應了一聲。

「那邊有聲音,好像是霍印的聲音,過去看看。」可他們還沒有走呢,就聽到了這樣的聲音,找霍印的,蘇木不敢怠慢,將薛璇拉在身後,緊握血幽刀……

很快,就有幾道人影出現,為首的赫然正是袁豐……

「蘇木……」

袁豐看到蘇木和薛璇,也是微微一愣,剛剛被那個該死羅里吧嗦的傢伙拖住,還以為薛璇要被殺掉呢,他也想要知道蘇木的下落,那支隊伍說了那麼多,壓根就不知道蘇木的任何消息,他只能跑來找薛璇,還生怕薛璇被殺呢。

當然,他還是不敢獨自來,而是帶上了幾個天才。

「哈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蘇木,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袁豐只是稍稍愣了下,而後就大笑了起來,太興奮了,沒想到連問都不用問就看到蘇木。(未完待續。。) 「你們也是來找死的?」蘇木冷冷地道。

心裡不斷尋思,怎樣打敗眼前這幾個人,如果說薛蓉和霍印算天才的話,那袁豐至少達到了妖孽級別,熊暴不會隨便收徒的,記名弟子也是一樣。

「蘇小子,你不是他們聯手的對手,即便有能量很難,要揮霍掉身上的能量,就讓我附體。」恰在蘇木思緒狂轉的時候,體內傳來了一個聲音,赫然正是戰二。

「戰二前輩,你醒了?」蘇木驚喜道。

之前也不是沒有求助過戰二,不過戰二卻沒有半點反應,想來是在對付古達烈特,而現在應該是搞定了,只是不知道古達烈特怎樣了,沒有時間尋問,現在要戰鬥。

「你殺了霍印?」恰在蘇木與戰二交流的時候,袁豐後面的一個人說道,是靈門弟子。

「不錯!」蘇木沒有否認,至於薛蓉,屍體已經落下深淵,他當然不會提。

「你找死!」那靈門弟子冷道。

「袁豐,你們是一起上,還是車輪戰。」蘇木沒有理他,把目光落在袁豐的身上,有了戰二的附體,蘇木還怕個毛的,而且還有那麼多的能量供戰二揮霍呢。

「我一人足以。」

袁豐沒想到蘇木這垃圾還敢這麼囂張,也忘記了他背後那個強者,往前踏了幾步。

「還是一起上吧,你一個太少。」

蘇木繼續囂張,而後他的氣息開始變化:「袁豐。你不是說我沒有戰神異象嗎?現在我就讓你看看什麼是真正的戰神異象……」

話音一落,蘇木整個人的氣質便有了變化,陰暗與光明兩種氣質同時出現,戰二已經附體,當然,這根本不是什麼戰神異象,是蘇木隨便扯出來的,不然,要是被人看到,他又怎麼解釋氣質變化的由來?與此同時。他手中的血幽刀也不見了。而是右手槍,左手劍!

一個人太少,一起上,這傢伙以為他是誰啊?

聽到蘇木最開始的話。袁豐直接就笑了出來。**裸的嘲笑。如果沒猜錯的話,蘇木拿不到《戰神譜》第二篇章,想要繼續突破的話那就只能轉修其他功法。什麼功法能跟《戰神譜》相提並論?當然,十大門自然會有相提並論的功法,但蘇木根本不可能拿到。

即便真的拿到,可是轉修出來的功法只會變弱,不會變強。

蘇木現在確實只是大武師的實力,那他肯定要轉修其他功法,雖然不想承認,但蘇木在武師巔峰時的戰力確實超過了他,但沒有了強大功法的輔助,蘇木在同等級的情況下,戰力也不會太高,畢竟有強大功法與沒有強大功法所修出來的真力,是質的區別。

再說,就算蘇木還能保持原來同等級無敵般的戰力,但他袁豐可是武王,雖然也是初入武王,但是,捏死一個大武師那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什麼,戰神異象?」

可是蘇木第二句話卻讓他臉色大變,第一感覺就是這傢伙在胡扯,可轉瞬之間,蘇木身上的氣息就隨著大變,他整個人的皮膚甚至黑白交替,彷彿兩個矛盾體被硬生生地揉捏在一起,又異常和諧,在場的所有人都被這一幕給吸引了,甚至蘇木換了武器都沒有注意到。

「這是戰神異象,袁師兄,你不是說他修不出戰神異象才被熊暴前輩逐出門牆的嗎?」

這次跟袁豐來的有四人,其中一個是剛剛說話的靈門弟子,幾天前在青羅空龍上還跟蘇木並肩戰鬥,不過知道蘇木那時候也是不得不出手,也就覺的不是誰虧欠了誰。

甚至對於六天前進入蠻族古殿的那一幕還耿耿於懷。

嗯,也就是蘇木背著薛璇旁若無人進入蠻族古殿的那一幕,蘇木沒有如開始說那樣去當誘餌,結果,他的師兄在戰鬥中死掉,這筆賬當然算在蘇木頭上。

他想都沒想過,是王師兄是要讓蘇木去送死在先的。

其他人則有一名是戰門弟子,屬於內門,而且是戰門袁氏的門人,剩下兩個都是五行門的弟子,他們原本是看不起戰門,但現在戰門已經開始在外面走動,而且袁豐又是熊暴的記名弟子,再加上五行門在十大門中就屬於弱的,在神恆帝國更是最弱的存在,當然,現在應該是輪到戰門最弱,總之,他們五行門跟戰門聯合起來,才能夠與其他兩門抗衡。

「什麼狗屁戰神異象,虛張聲勢,都不要出手,我去斬了他。」

袁豐開始驚訝了一下后就冷冷地說了句,戰神譜每一篇章結束都會有一種戰神異象,蘇木既然在修完第一篇章后沒有出現戰神異象,那就是不可能會有。

在袁豐眼裡,蘇木的變化只是假象而已,說不定是用了什麼幻術。

之前,蘇木旁若無人地進入蠻族古殿,一個個蠻族戰士都成了睜眼瞎,所謂的人族天才聯盟之後也有過討論,最後定格在蘇木應該用了什麼強大的幻術,其一,是因為原來他就是一個賣藝的,其二,他擁有形之神門天賦,所以,現在蘇木的變化也被歸結為幻術。

「蘇木,你可以去死了!」

話音落下,袁豐便獨自殺到了蘇木的身前,他的武器是一對帶著鋼牙拳套,真力在拳頭上流轉,炸出了一個巨大的拳頭,正準備轟在蘇木的額頭處。

他是要將蘇木的頭轟成渣……

「蘇木,小心。」後面薛璇早就被眼前的情況給弄的不知所措,要知道,蘇木面對的可是十大門中的妖孽啊,此時,她也看出了她與袁豐的差距來,雖然他們同是初入武王,可是在同等級上,薛璇絕不是袁豐的對手,這就是妖孽和有強大功法的區別。

袁豐雖然看起來有點草包,也喜歡擺弄心思,但戰力絕對不弱。

「一隻狗爪而已。」

蘇木抬起頭來,此時,他整個人彷彿置身於一團黑氣之中,陰森可怖,其實這時候開口的已經不是蘇木,而是附體之後的戰二,哼,對於袁豐,戰二也是知道的。

當初袁豐欺辱蘇木的時候,還是他提出要幫忙的,更是他用精神力量壓傷袁師伯。

「轟……」

戰二控制著蘇木的手將劍輕輕一提,再輕輕一劃,便是一聲炸響,袁豐那看起來異常恐怖的拳勁便被狠狠地切成碎片,明明只是一劍,卻將他的拳勁化解。

「可惜我不會打狗棍法,不然還真想打打狗……」

戰二剛剛說完,已經帶著蘇木的身體閃向了袁豐,動作詭異無比,站在他身後的薛璇只堪堪看到一道虛影,而後,她就看到袁豐突然間雙拳化盾,擋住了什麼!

「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