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作為國家的頂級武器之一,裁決院的實力也是深不可測。


誰都沒有見過裁決院全院出動的樣子,甚至五位副院長基本上也從來沒有出過手,可見的裁決院的整體實力有多麼強。

至於神龍廣場那也並不是單獨的一個廣場,而是以一個大廣場和四個小廣場的群組形式,這一片區域也是整個洪家靈力最為濃郁的地方。

對於家族的修士,洪武從來不吝嗇修鍊資源,只要是強者,對洪家貢獻大的修士,所獲得的資源可以說非常多。

而本次龍靈浴的地點也正是神龍廣場的主廣場。

佔地六千平方的主廣場想要容納幾萬人簡直是綽綽有餘。

至於神龍樓則是洪家島最小的一塊地方,甚至都不足神龍廣場的三分之一,但是就如此小的地方可是洪家的重中之地。

洪家的幾位長老幾乎全天候在神龍樓附近看守。

甚至聽聞洪家還飼養了極致強大妖獸看守神龍樓,可見的神龍樓對於洪家的意義。

好在渡口距離神龍廣場並不是很遠,哪怕坐車也緊緊需要半個小時就可以。

如果這時用俯視的角度來看,能看到上百輛車輛正源源不斷的朝著神龍廣場駛去,那場面可以說極其震撼。

等到了神龍廣場之後,薛維眼睛微微一縮。

不得不說,這神龍廣場的建造的可謂是相當豪華。

神龍廣場同樣呈八邊形,八個角每一個角都建造了高達上百米的白玉盤龍柱!

一條條巨龍被刻畫的栩栩如生。

只是看著盤龍柱的外表已經有不少年份了。

一股奇異的能量正源源不斷的朝著神龍廣場彙集。

龐大的神龍廣場被瓜分成了四個區域,最中心屬於洪家弟專門的區域,這裡同樣是龍靈氣息最為濃郁的地方。

其次便是屬於貴賓區,這一區域的龍靈氣息僅次於最中心的區域。

剩下的部分便有一些普通修士和普通人瓜分。

大道之瞳開啟!

在大道之瞳的眼中,八根盤龍彷彿形成了一個陣法,這個陣法將天地靈力源源不斷的彙集,最重要的是,這些天地靈力竟然是淡金色!

更甚,一股神熟悉的氣息正在不斷釋放著,跟隨著那股靈力的氣息,薛維直接看到了神龍廣場的最中間!

海里!

這股神秘的氣息的源頭在海里!

難不成洪家所謂的龍靈浴的源頭就是海洋深處嗎?

「你在看什麼呢?」

唐冰的聲音直接將薛維的思緒打斷,大道之瞳下意識被薛維中止。

自從來到了神龍廣場之後,唐冰就看見薛維一直在走神,難道強者也會走神嗎?

薛維下意識的搖搖頭。

「沒,不過洪家確實有點意思,尤其是這神龍廣場,靈力比其他地方確實更加濃郁,這股靈力非常精純還很特殊,不管是修士還是普通人再次絕對受益匪淺。」薛維不禁讚歎的說道。

張鎬佩服的看了一眼薛維。

對於一個修士,靈力的濃郁程度是能感應出來的,但是對於靈力是否精純和是否特殊,那就不是一般修士能感應的到的。

跟隨著洪家弟子的安排來到自己區域之後,所有的洪家弟子開始撤場。

現在距離三點鐘只剩下一個多小時,洪家的人自然也要開始準備一下。

薛維環顧了一眼,幾乎所有的人都是站著,那樣子宛如在開演唱會一樣,所有的人圍繞著中心那一塊區域。

「這洪家也不給安排個座位嗎?」薛維小聲的說道。

張鎬一笑搖搖頭道:「自然是不會,因為神龍廣場太大的緣故,所以基本上所有人都是席地而坐,尤其是對於修士而言,席地而坐更能夠感受到龍息的沐浴。」

薛維不禁恍然。

沒想到這洪家竟然還如此復古樸素。

「前輩,前輩…」

一個叫喊聲是從遠處響起。

周圍的人不禁被這聲音吸引了目光。

只看到洪一俊一路小跑過來,那樣子滿是興奮。

薛維眼皮一挑,好傢夥,這小子又來找自己幹什麼?

「前輩!我溜出來了!」洪一俊滿臉興奮的樣子。

看著此時洪一俊一副放蕩不羈,薛維不禁扶額,真的不愧是公子哥,完全就是由著自己的性子來啊!

尤其是在這種大環境下。

不過了解洪家的人都知道,洪一俊雖然在修鍊天賦上確實不行,可是卻很討人喜歡。

尤其是對強者,對長輩都表現出了極其的尊重。

在這普通世家的公子哥中是很少見的。

「前輩,家族那些弟子沒有怠慢你們吧,如果怠慢了給我說,我去找他們麻煩。」洪一俊說道。

薛維擺擺手。

「放心,沒有,你們家族的人都很好,倒是你,你怎麼偷偷跑出來了?你們洪家的核心弟子待會不是要入場了嗎?」薛維疑惑的問道。

洪一俊一聳肩。

「前輩,我在修鍊上的天賦確實不行,雖然我也是洪家的核心弟子,尤其是我的龍靈親和度甚至不到百分之五十。」。 「唔,此物確實鮮美非常。」

品嘗過耗油味道的姜太公眯著眼睛道:

「只可惜此物無法長期保存,否則定能盛行於世。」

「話雖如此,但是據我所知,耗油保存個三個月還是沒有問題的。」

一旁的沃操進言道:

「三個月的時間雖然無法將耗油運送到周邊蠻夷部落中去販賣,但是在中原內部流通還是可以的。從營丘到成周約莫需要一個月的時間,從成周到鎬京同樣也需要一個月的時間。也就是說,從營丘到鎬京只需花費兩個月的時間。兩個月後耗油的味道雖然會有輕微的變質,但是影響還是不大的,因此將耗油販賣到鎬京依舊有利可圖。」

「兩個月么?」

聽到這話的姜太公眯著眼睛道:

「不行,這還是太久了點。大王貴為天子,又豈能吃變質了的耗油?這樣,寡人這邊準備組建一支隊伍,專門往鎬京運送耗油,爭取在一個月的時間之內將耗油送到鎬京去,讓大王可以吃到新鮮的耗油。」

「哦?」

一旁的沃操眉毛一挑,忍不住問道:

「鎬京距離營丘如此之遠,敢問太公準備如何在一個月內將耗油送到鎬京去呢?」

「哈哈,此事易爾。」

太公捋著鬍子道:

「只要寡人向大王進言,提議在途中各個諸侯國建造驛站,問題不就解決了嗎?屆時運送耗油的隊伍從營丘出發,急速賓士一天,而後在天黑之後進入最近的設有驛站的諸侯國之中,將耗油交給驛站的人,讓他們繼續運送,而自己則是就地休息準備返程。如此一來,就可以確保每天運送耗油的隊伍都能以最快的速度前進了。採用這種方法運送耗油,非但可以確保耗油每時每刻都在以最快的速度運送,最重要的是還能節省下每天安營紮寨以及收拾營寨的時間。一來一回,速度翻倍不是問題。」

說著,姜太公又捋著自己的鬍子,低聲自語道:

「唔,這個方法只是單單用來運送耗油就未免太可惜了些。若是能夠用來傳遞情報的話,豈不是能夠做到東邊有戰事,則鎬京一月內便能知曉?不行,寡人要回去上書,將此事上報給天子……罷了,還是先和周公商議一二吧。」

說著,姜太公便不再搭理一旁的沃操,自顧自地走到了案几旁,拿起絹布準備寫信。

就在姜太公為自己的奇思妙想而欣喜不已的時候,一旁的沃操心中卻早已掀起了驚濤駭浪。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只是一個用來滿足口腹之慾的調味料而已,姜太公竟然都能往軍國大事上面靠,並且還就此想出了驛站情報系統!

雖然沃操之前沒有當過國君,但是身為沃氏宗族的宗伯,他的商朝內部的官職也是不低的、以他的閱歷,自然能夠看出這套系統對一個龐大帝國的意義。毫不誇張地說,單靠這個簡單的驛站系統,姬周高層對整個中原的掌控能力將直接翻上十倍不止!一想到那個可怕的後果,沃操的內心就在不住地滴血!

「王上啊王上,您可真是太低估呂尚了啊!」

看著正在奮筆疾書的姜太公,沃操心中不由一陣苦澀:

「您可知您的毒害姬周高層的策略,直接為姬周毒出了一套掌控國家的驛站系統嗎?有了這套系統,將來您北伐的時候,遇到的可就不是一個兩個孤軍作戰的諸侯國,而是一群隨時可以呼朋引伴的虎狼之國了啊!」

此時的沃操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在姜太公還沒將信件寫完並且送出去之前將他殺死,但是一想到姜太公的武力值,他就立馬打消了這個計劃。

別看姜太公如今已經鬚髮皆白,而沃操卻是鬚髮皆黑的中年人,但是真要打起來,十個沃操只怕都不夠姜太公一隻手打的。也正是因為這樣,姜太公才會允許沃操如此近距離地靠近他。否則要是換了周公旦來的話,沃操只怕連周公的十步之內都靠近不了,就要被衛兵擋回去了。

「哎,罷了。」

思索無果之後,沃操只得嘆了一口氣,在心中暗道:

「王上曾經說過,姬周能夠令他感到忌憚的唯有周旦以及呂尚二人而已。只要這二人一死,則姬周便再也沒有可以阻擋他的人才。如今姬周雖然搞出了驛站系統,但是王上的毒殺之計卻也正在正常進行。王上曾言,有得必有失。若是毒殺姬周高層是宜國所得的話,則姬周發明出驛站系統便是宜國所失了吧?只是不知道,這所得與所失,是否能夠相抵消。」

沃操不是未來人,雖然知道周公旦和姜太公對姬周很重要,但是卻不知道他們到底有多重要,因此一時間也無法判斷出讓姬周搞出驛站系統以換取毒殺他們二人到底賺不賺,只能自我安慰「不虧」,僅此而已。

「唔,好了。」

半晌之後,姜太公放下了手中的筆,而後對著一旁的沃操道:

「你且退下吧,稍後寡人便會將寫給大王的信交給你,而後你便拿著這封信啟程,返回鎬京。」

「那這封呢?這封是否需要我一併送過去?」

沃操指著案几上的絹佈道。

「這封?這封就不用了。」

姜太公搖了搖頭道:

「倒不是寡人信不過你,而是這封信必須要跟著耗油一起送去成周才行,否則周公和大王都不知道耗油是什麼東西,如何能夠體會其中的奧妙呢?等過幾天,耗油熬製得差不多了,寡人再派人將這封信連同耗油一併送走,就不勞煩沃氏宗伯了。」

「如此……也好。」

姜太公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沃操自然也就不好再多說什麼了,否則必然要遭到姜太公的猜忌。因此他只能點了點頭,而後將話題轉移到耗油身上道:

「對了,太公,先前我曾經說過的一成的耗油產量……」

「哦,你說那個啊?」

聽到這話,姜太公瞥了沃操一眼,而後笑道:

「此物想要運輸,必須要依靠成熟的驛站系統。以你們沃氏宗族的實力,顯然是無法負擔這套系統的,因此這東西給你們也沒用。不過為了感謝你將此物獻給寡人,寡人允許你們沃氏商隊優先在我齊國購買耗油。至於之後賣到哪裡去,那就是你們自己的事情了,寡人絕不干涉。」

紫筆文學 「那是一條活生生的人命啊!你們身上流着一樣的血!」

許明珠終於忍受不了,撲了過去,死死地抓住唐柒柒的胳膊拚命搖晃。

在她眼裏,自己兒子的命才是最貴重的。

她留着這個私生女,不就是為了給兒子提供骨髓的嗎?

唐柒柒竟然一口回絕,誰給她的底氣?

一定是她的男人,不是說和封家扯上關係了嗎?

果然,一個落地的草雞,找到了靠山就覺得自己飛上枝頭當上鳳凰了!

如果沒有封家,唐柒柒還敢如此硬氣嗎?

「你幹什麼!你兒子的命寶貴,我家柒柒肚子裏的孩子難道就不寶貴了?」

「那只是一團血泡,現在還不算是條人命!可我兒子已經十歲了,他是我們唯一的兒子。你現在還年輕,以後還可以再生,你要什麼補償我都可以給你,我不能失去我兒子,我會死的!求求你,救救他,你要多少錢,我都可以給你。」

「抱歉,我愛莫能助,你再想想辦法,找別人吧。」

唐柒柒依然堅持態度,無情的扯開了許明珠。

許明珠情緒激動,大哭大鬧,不肯讓唐柒柒離開。

譚晚晚護着她,何秋也拉着許明珠,就這樣唐柒柒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許明珠看到她徹底消失不見,崩潰大哭:「你為什麼要攔着我,為什麼!她現在是我們唯一的希望!沒有比她更適合的捐贈者了,你為什麼要攔着我!」

「明珠,這或許……都是命。」

何秋痛苦的說道。

許明珠雙目血紅,目眥欲裂:「左右都是你的孩子,你覺得你無所謂對不對?世勛死了,你還有個女兒。我不能生了,我也不會生了,哥哥已經死了,弟弟也快沒命了,你不幫我,不想辦法讓唐柒柒鬆口,你竟然勸我?」

「什麼是命?難道我命中注定要被丈夫背叛嗎?」

「我沒有背叛你!」

「那唐柒柒算什麼?」她憤怒的手抖,指著唐柒柒遠離的方向:「你的的確確和別的女人有個孩子!你讓我這些年心裏都不痛快,你讓我失眠盜夢讓我憂思憂慮,你是男人,你拍拍屁股什麼事都沒有,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們女人承擔!」

「兒子就是我的命,唐柒柒她答應那是最好,不答應我就想辦法讓她上手術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