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們太棒了!”


“卡米國的榮耀!”

正式禮儀結束了,民衆的歡呼聲也開始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一些正值待嫁之期的女子們,更是衝進了隊伍當中,將自己的定情信物送給看上的男子。

這就是得勝歸來的第一項福利,也是卡米國曆來的慣例。對於這一點,諾森非但沒有阻攔,反而大爲支持。

百戰勇者最爲悲哀的是什麼?

得勝歸來的勇士們,原本就是在死亡線上轉了一圈。能夠擁有一段美好的姻緣,自然也就成爲了對他們最好的獎勵了。

爲此,國王早在十天前得到消息的時候,就已經在全國範圍內發佈了消息。

來此的姑娘們,可不只有特朗城一家的。因爲在卡米國,軍屬家庭的福利,可是絕對高於普通家庭的。所以,卡米國的各個家庭,最爲值得驕傲的就是,自己的女兒能夠嫁給得利歸來的勇士!

當然,作爲法師,武者以及機甲師勇士們,更是獲得了一些家族的青睞。單單是姜焱他們這個首功五人小隊,不分男女,全都收到了許多定情物,以及各種邀請。

沒辦法,作爲首功,他們的位置被安排在了特殊大軍的最前方。除了軍團長,就是他們了。

這個鮮明的位置安排,所有民衆都是非常清楚其意義的。所以,當那些小家族的千金們看到姜焱他們時,全都蜂擁而上,試圖能夠攀上功臣的關係……

“我的天哪……”眼看着各色美女,絡繹不絕的朝自己跑來,姜焱還真有些吃不消了。

不管是在卡米國,還是整個奧斯大陸,都沒有一夫一妻制的規定。但在姜焱這個地球重生者的心裏,一夫一妻制,還是影響着他的想法。

如果不是他的心裏早已有了某個人,估計他這會兒可能就妥協了……

鮮花,美女,熱吻……

這就是得勝歸來後,所有參戰人員的福利待遇。

等到姜焱跟着沉浸在幸福當中的隊伍,返回到特朗城的大營時,臉上到處都是脣印,已經沒有好地方了。

渾身乏力的坐在新營房內的鋪位上,姜焱無精打采的看着幾個還在傻樂的隊友,心中泛起了一陣的苦笑。

這個新營房,是位於中心區域內,諾森將軍撥給他們五人小隊的營房。

由於他們的小隊裏還有一個女性,諾森還專門叫工匠給安娜打造了一個隔斷。

“老大,我簡直太幸福了。你知道嗎……在上前線之前,我可從沒想到過,會有如今這樣的待遇。哦……我決定了,接下來的幾天裏,我都不會去洗臉了!”

“是啊,我也是。老大,我愛死你了……”

“老大……請收下我的膝蓋吧……”

天知道,拉達克以及達拉斯他們在說些什麼。姜焱現在想做的,那就只是矇頭大睡了。

“唉……等起了牀在去好好洗個澡吧……”唉嘆一聲,姜焱甚至都不敢用手去碰自己的臉,生怕把自己弄成大花臉。

達拉克他們見姜焱無精打采的倒頭便睡,他們也就都閉了口。石森石林兄弟倆二話不說,跟緊老大的步法,不管不顧的也倒頭便睡。

達拉克鬱悶的看了一眼也想睡覺的達拉斯,無奈的聳聳肩,“唉……這時候就體驗出能力差異了……你們法師和武者想睡就睡了,我卻還要先將機甲送去維修……”

嘿然一笑,達拉斯用行動告訴他,他說對了……

……

輝光學院。

“是誰,到底是誰!”蘭斯特站在院長室內,大聲的咆哮着,“我好不容易纔找到這麼一個有前途的小子,是誰把他逼出了學院!”

院長這會不在,接受蘭斯特炮轟的,自然就是曾經的苦主,副院長魯修了。

“蘭斯特,你也別太着急。”魯修的心裏也是有些發苦,“我孫女被那小子那什麼了……我還沒急眼呢,你急個什麼勁兒?”

“再說了,能做到讓這兩人如此行事的,難道你想不出來是誰嗎?”

話說道這份上,魯修乾脆閉口不言了。

正如他所說,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他已經調查出來了。但問題是,那小子的身份有些棘手,並不是他說動,就能動的。

蘭斯特聞言神色一動,咬了咬牙問道,“你說道是……”

魯修點點頭,蘭斯特鬱悶的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仰天嘆了一口氣,“啊——該死!希望那小子自求多福吧……不過,估計那小子能活着回來的話,估計軍隊也不會把他放回來了……”

倆老頭面面相覷半晌,全都嘆了口氣,低頭不語。

實際上,魯修有些話沒有告訴蘭斯特。對於姜焱,他不是沒有後手。其原因,自然是自己的孫女!

兩個人發生了那樣的事情後,魯修曾經問過,孫女那幾天,正是不安全的日子。

如果姜焱果真如同蘭斯特所說,屬於極品型人才的話,那麼將來,萬一孫女有了他的孩子,這個孩子也一定不簡單。

當然,這些只是一語不發的魯修心裏所想。而蘭斯特此時,心裏所想的卻是,“假如姜焱這小子在戰場上活了下來,以後的強大自然是勢不可擋。如此一來,他被坑害這件事情,肯定會親自來報復。到時候……哼哼……”

想着想着,低着頭的倆老頭,竟同時無聲而又詭異的笑了起來。

……

“老大,你是認真的嗎?”

“嗯。”

“真的要這樣嗎?”

“嗯。” “你可想好了,這件事情不是說做到,就能做到的。”

“嗯……”

“老大……”

“滾!”

營房內,姜焱目不轉睛的盯着手裏的方糖,耳邊卻是幾個隊友的喋喋不休,終於是怒罵了一聲,營房內瞬間安靜了……

他此時在心裏盤算着,“如果想要去研究魔法糖的話,最起碼也應該先去嘗一嘗,稍作了解才行。反正,這次獎勵的魔法糖還有十塊……”

想到這裏,姜焱沒有理會別人,先舔了舔,感覺味道還不錯,便自顧自的吃掉了手中的魔法糖。

“嗯,味道還不錯,就是有點甜過頭了……”吃到嘴裏,心中剛剛閃過這個念頭,姜焱便感覺到一股充沛的魔法能量,開始在體內升騰而起。

不敢再胡思亂想,姜焱趕緊收攝心神,與七元素精靈溝通後,開始修練起來。

果然不愧爲軍營的中心區域,其魔法能量的濃度,絕對不是外圍那些零散的小軍營所能比擬的。

“呀呀呀……啦啦啦……嘻嘻嘻……”

七元素精靈感受到了較爲充沛的魔法能量,手拉着手,圍繞着姜焱歡快的轉起了圈。在他們與姜焱之間,道道魔法元素被他們吸收進入體內,然後在轉化成精純無比的魔法能量,回饋到姜焱體內。

如此一來,不管是姜焱,還是七元素精靈,通過這種方法,全都獲得了不小的收益。

當然,這一點其他人根本看不到。即便是天才級別的魔法師,可以感受到強烈的魔法波動,也照樣看不到。

他這一開始修煉,等同於起了帶頭做用。其他人見狀,也紛紛開始修練起來。

但他們並不知道的是,諾森分配給他們的這套營房,實際上是所有首功營區內,最爲靠裏的。換句話來說,他們這間營房,正是首功營區內地位最高的,也只有全軍戰功第一的,纔可以住在這裏。

如今,姜焱他們不明所以的住了進來,諾森也沒有親自出面打過招呼,自然就引來了那些‘街坊鄰居’們的強烈不滿,以及嫉妒。

“我已經打聽過了,住進這裏的人是這次大戰後的首功。”

“原來就是幾個新人,哼,新人一來就能住進這裏,我倒是想見識見識,他們憑的什麼!”

“就是,嘿嘿,我感覺的我拳頭都有些癢了,哈哈……”

營房附近,不知何時圍攏過來了一些人,七嘴八舌的議論着。

看他們的裝束,法師、武者、機甲師是一個都不少。從他們的言論中,足以見得,姜焱他們的橫空出世,挑起了他們很大的興趣和戰意。

這時候的營房內,在老大姜焱的帶頭下,所有人都在修煉着,根本沒人發覺這一點。

法師有魔法糖可吃,武者和機甲師自然也不例外。

武者增加實力的也是類似魔法方糖的東西,只不過其效果,卻是大不相同。

也只有機甲師增加實力的東西,與其他不同。由於機甲師屬於高科技能力者,所以,他們增加實力的,乃是根據不同等級,提供的融合劑。

半透明的融合劑,富含多種營養,可以激發和促進機甲師與機甲的融合度。融合劑裝在一個金屬容器內,怎麼看怎麼像是飲料杯。

“裏面的人聽着,有時間的話,就出來聊聊。”

“出來,出來啊——”

營房外的人,開始有些不耐煩的大聲叫囂起來。而在遠處,諾森和其他軍團長正玩着隔岸觀火的把戲,饒有興趣的看着這邊。

“將軍,這樣真的好嘛?”

“是啊將軍,如果事情鬧大了,那可是咱們的損失啊。”

幾個軍團長擔憂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諾森卻淡然一笑,擺擺手道,“無妨,我之所以如此安排,第一目的就是想測試一下,這個五人小隊的真正實力。再說了,咱們這麼多人在這盯着,還能讓他們鬧出事不成?”

“可是,看樣子姜焱他們應該都處在修煉中,根本聽不到外界的動靜啊。”

不怕事大的親衛,在此時添了一把火。

諾森不悅的皺了皺眉,斜了他一眼道,“這樣更好,外面那些不明真相的臭小子,也可以因此而被勾起更大的火氣。你說,是不是——”

說到後來,諾森故意加重了語氣,嚇得親衛只有唯唯諾諾的連連點頭。

“哼,不爭氣的傢伙,就會給我搗亂。”心裏不爽的想着,諾森的目光再次回到了姜焱他們那邊。

此時,營房外圍觀的那些人,果真如同諾森所說,火氣越來越大之下,竟打算衝擊營房。

“砰——砰砰——”

一個個魔法飛彈,一拳拳不輕不重的攻擊,還外帶機甲師丟過來的各種石頭,再加上各種反反覆覆的挑釁。營房外的亂象,就此是愈演愈烈。

爲了防止這樣的事情發生,每個營房,都被高級魔法師佈下了防禦結界。

他們這種不痛不癢的攻擊,也只能在防禦結界上盪漾起一圈圈漣漪而已。其主要目的,只是爲了挑釁,他們可沒膽子在中心大營裏胡亂鬧事。

這種波動,對於達拉斯等人來說,根本就是無關痛癢,亦或者說,他們壓根就無法察覺。但是對姜焱來說,那可就不同了。

外界這種騷擾般的震盪,最先干擾到的,就是七個元素精靈的心情。隨着時間的推移,七個小傢伙停止了歡笑與轉動,鬆開手齊,刷刷憤怒的看向了營門外。

看那架勢,如果他們現在能顯身出去打架的話,肯定會去大幹一場。

他們心情一個不爽,姜焱的修煉進度也就受到了極大的干擾。

“什麼情況?”好心情一掃而光,姜焱皺着眉頭睜開了雙眼。左右看了看還處在修煉中的達拉斯他們,輕輕的下了牀,走向門外去查看情況。

“門開了,有人出來了,快看!”

“哈哈,終於有反映了!”

“我去,我還以爲是一個老頭呢,原來就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哈哈……”

“小子,敢不敢出來跟我較量較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