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們還別說,這次我還真的有些東西要跟上面的人講。能不能升職,財源滾滾,就靠這一次了?”


“真的?”

“那真是太好了。看來我們大家以後就要靠你多多照顧了。”

“是啊。多多照顧我們這些兄弟啊。”

“沒錯,升官發財千萬別忘記我們這些兄弟。”

“怎麼會?來,喝酒。”

說到這裏,所有人都笑了。特別是前去查探情況的此人,更是笑得合不攏嘴。

而此刻,凌天早已經兌換好了道具卡,今天獲得的兌換點,也花費了整整一大筆。

不過都很值得,畢竟已經是把空缺填補回來了。無論是道具卡的質量還是數量也是比之前多了一些。

此刻,凌天正認真的參詳着《奇門九技錄》。

他現在是完全進入了那種忘我的參悟狀態之下。這種無我忘我的狀態,凌天也已經許久沒有嘗試過了。

畢竟太長的時間沒有參悟《奇門九技錄》了。時間都花費在了調查,處理各種任務和瑣事之上。

現在有時間參悟並快速進入狀態,凌天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參悟着,一次比一次深入,效果也是一次比一次好。

隨着參悟的不斷循環往復,凌天感覺自己的身體,心境都不斷的得到淨化提升。宛如進入了另外一個境界層次一般。

雖然具體還沒有得到衝破提升,但是卻讓凌天此刻站在了一個高度的門口。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凌天睜開雙眼的一刻,天已經大亮了。

凌天還聽見外面傳來了一陣吵鬧聲。而且這陣吵鬧聲越來越近,似乎就是衝着自己的房間來的。

“怎麼回事?”凌天心中有些疑惑。

靈識也在這一刻快速的探測着四周的情況。

“好傢伙。這麼多人。”

凌天這一探測瞬間就發現,此刻自己房間外,甚至是整座旅館都被人團團圍了起來。

而這些人不用多說便是魔族的軍隊士兵。

咚咚咚~

一大批軍隊士兵衝上了樓梯。不過眨眼之間,就聽見所有的士兵完全停在了走廊之上。

凌天微微眯眼,緩緩起身就要準備走過去的時候,只聽見旁邊房門開啓的聲音。

“穆姑娘,我等奉公主之命,請你回去。”

穆塵雪站在門口看了看爲首的士兵,在看了看凌天房間的木門。

“知道了。”

“那就請吧!”

所有士兵雖然保持着鎮定,但卻是一副緊張的狀態,生怕穆塵雪會出手一般。

不過,穆塵雪並未動手,正準備跟他們一起離開。

但就在他們準備下樓的時候,凌天的房門打開了。

“徒兒,爲師未曾說過你能離開。你怎能就此離去。”

聞言,衆人都循聲望去。

當即被凌天孤傲凌厲的氣勢震得都了愣在了原地。而穆塵雪卻一下來到凌天面前,極爲恭敬的行禮。

“師父!”

衆人見狀,更是當場震驚得目瞪口呆,眼珠子都快要掉到地上了。

“師父,徒兒不辭而別。實在是有難言之隱,還望師傅恕罪。”穆塵雪恭敬說道。

“無妨。爲師清楚。只不過,爲師是想要跟你一起走一趟罷了。”凌天平靜冷淡的看着眼前的士兵。

這一眼差點沒讓他們當場丟盔棄甲。

“這,這……”

未等士兵說些什麼,穆塵雪當即開口。

“沒有問題。如果師父願意,隨時都可以。誰要敢攔着,徒兒便殺了他。”

咯噔!

衆士兵沒人敢多說一句。

“師父,我們啓程吧!”

“好!”

如此,凌天在穆塵雪的陪伴下從小旅館走了出來。而且就在出來的時候,所有負責監視的暗探都懵了。

“這他孃的,到底是怎麼回事?上面出兵了?”

“我們搞錯了什麼?這是不是哪裏有問題啊?”

……

衆暗探的目光都極爲疑惑不已,一個個頓時緊緊盯着昨晚前去查探凌天的同伴。

現在,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纔好。

看着凌天和穆塵雪兩人走在前面,衆士兵連死的心都有了。

“這,這就是穆姑娘的師傅?”

“不得了了。這穆姑娘都這麼厲害了。他的師傅豈不是更加厲害。”

“這還用說嘛?”

“這麼說來我們是不能動手咯?”

“你也不是廢話嗎?能動手,不要動手了嗎?”

……

衆士兵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但不管怎麼樣都只能沉默不語。 看到如此情形,那些暗探們早就已經坐不住了。特別是昨晚前去查探消息的那人,更是如坐鍼氈。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和這個時候會有官兵前來捉拿老頭?”

“不清楚啊!要不我們過去打聽一下?”

“好。這可是關係到我們前途的事情啊!誰去?”

演繹出所有人的目光都同時轉向了昨晚前去查探凌天的那人身上。那人也是一陣心驚,不過思考了一會之後,才緩緩點頭。

“行!我去打聽一下,看看什麼情況。”

那人說完便急匆匆離開。

很快便追上了凌天和穆塵雪等人的步伐。

但他並沒有直接去面見凌天,而是抓了一人去盤問。一番盤問之後,才完全明白了過來。

“敢情你們不是來抓那老頭的啊!”

“是啊!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就冒出個老頭來了,聽他自己說,他可是那人的師傅。”

“師傅?”暗探一聽整個人都覺得震驚不已。

“那人什麼來歷?”暗探未等自己抓來的士兵開口,便已經追問起來。

“那人便是跟着莫公主回來的人啊!”士兵迴應到。

畢竟看過他的身份腰牌之後,士兵是什麼話都不敢說,也不好說。

因爲他的職位遠遠及不上暗探的,所以只能聽命於暗探。

“跟莫公主回來的人不是女的嗎?這人可是男……不對。你的意思是說這人是女扮男裝?”

“沒錯啊,大人。我們今天也是奉公主的命前來請這穆姑娘回去的。誰曾想想會突然冒出一個老頭來。如果真這樣回去,指不定會被公主殺了。”

士兵此刻也是一直搖頭嘆氣,但有無可奈何。

暗探也在一旁沉思不語。過了許久,他才安慰士兵說到。

“說真的,這件事也是沒有辦法的了。如果可以你們還是今早將這件事上報給你們上面的人吧。”

士兵看着暗探搖頭嘆息,瞬間感覺到這背後一定有什麼不妙的事情要發生。

旋即謹慎開口詢問起來。

“大人,小人斗膽追問一句。是不是這老頭大有來歷?甚至會危害到我們公主的性命?”

暗探聞言,轉了轉眼睛,隨後開口。

“這老頭的來歷大着呢。根據我們的調查,這老頭絕非等閒之輩。至於他是否對我們有利還是不利,這還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纔好。畢竟我也不太清楚。不過,如果你們不想出現什麼大的煩的話,還是上報情況,然後讓你們上面的人做好決定和應對準備。”

“是,大人。那沒什麼事情我這就去稟報。”

“去吧。記住,你沒見過我。”

“是。那小的走了。”

暗探點點頭,隨後士兵匆匆離去。

剛走一直跟在後面的暗探們也就跑了出來。

“這怎麼回事?”

“是啊。到底怎麼回事?是老頭被他們發現了嗎?還是另有隱情?”

大家都開始迫不及待的追問起來。

而此人卻一臉平靜的說道:“沒事。只不過是出現了小插曲罷了。”

“什麼小插曲?”

暗探於是把所有的經過都跟同伴們講了一遍。聽完之後,大家才明白過來。

“原來如此。看來我們也不能幹等了。我們也要把這件事情上報上去。你們覺得如何?”

“沒錯。應該抓緊時間。這可關係到我們升官發財的事情啊。”

“我也這麼覺得。不過要派誰去稟報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