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是誰?”


小人魚警惕的看着這個人,因爲K博士對她奶奶不客氣的原因,她把所有人族都當成了混蛋。

“不管你是誰,我要帶你去見奶奶!”

小人魚抓住紫然的手往大陣的方向游去。

紫然看她是一隻小人魚,還抓住了自己的手,也不好跟一個小孩子計較,只好跟着小人魚遊動。

——

虎三穿好潛水設備一把跳進海中,準備在海里尋找着“新物種!”

楚戀雨眼圈紅紅的看着大海,一時之間從所未有的擔心紫然,擔心紫然被淹死被魚咬死等等,可是因爲自己是“不潔之身”而不敢去面對紫然,只好繼續待在海岸上。

晴物源烤了一條大魚給楚戀雨楚戀雨也不要。

白封還是在努力去游泳上岸,哪怕這個方案很難成功,可他實在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此刻的紫然深深被眼前的大陣吸引,仔細看去,他的眼中也有一**陣在以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轉動,可是地上的大陣根本沒有絲毫的轉動。

紫然的眼睛越來越亮!直到發出兩股金光!驅走了面前所有的黑暗!

“人族!人族你眼睛怎麼會發光?人族,餵你別暈呀!你暈了我要怎麼辦?奶奶,奶奶你在哪啊?”

不管小人魚的呼叫聲,紫然很乾脆的暈了過去。

一閉眼,一睜眼,紫然看到的這裏是一個很明亮的世界。

“你好,人類。”

面前穿着麻繩編織的衣服的高大中年人向躺着的紫然伸出了手。

紫然握住他的手借勢站了起來。

“你好,請問這裏是……”

看到面前的這位中年人紫然沒來由的感覺到一種歸屬感和信任感,那種感覺好似落葉歸根,浮萍有依。

“這裏是瑪雅神殿,不是海底,不信的話你看看你自己。”

紫然才發現自己也穿着和麪前男人一樣的衣服,一張臉頓時通紅,憋了老半天才憋出來一句話:

“你們……誰給我換的衣服?”

中年人一愣,隨即爽朗笑道:

“沒人給你換衣服,是你附身在別人的身上來了。”

中年人拍拍手大聲朝外面大聲說道:“李馳,端一盆水來。”

“是,元儀!”

說的話竟然是瑪雅語,紫然聽不懂。

很快,一盆水便被那位叫做李馳的人端了上來,紫然不解其意,疑惑的看着“元儀”,“元儀”微笑着指指盆裏的水,紫然下意識低頭看去。

水裏反映出來的竟然是另外一人的面孔。

紫然驚訝的擦擦眼睛繼續看,嗯!沒有看錯,就是另外一個人的面孔!

這個人的面孔長的很是憨厚,屬於那種普通級別的長相,但如果仔細看去,你會覺得越看越耐看。

紫然伸手掐“自己”的臉蛋,感覺到臉上傳來的輕微痛楚才確定了這水的倒影是自己。

“我怎麼會來到這裏?還附身到了另外一個人身上?”

紫然很疑惑道,“元儀”笑着讓李馳下去,解釋道:

“這裏是瑪雅時代,各種生物和諧共處,有很多你們那裏沒有的生物,也沒有很多你們那裏的生物,我們瑪雅時代也是人的智商最高,我們沒有你們的那種污染科技,天道一直存在,但是我們有——自然科技!”

“幾年前,人魚族的首領找到我,想知道他們人魚族的未來,因爲瑪雅人族與人魚族一直以來關係很好,所以我答應了。”

“我利用自然科技算到了人魚族的未來是因爲污染而滅絕,可是有我們的自然科技在,瑪雅時代怎麼會出現污染呢?於是我猜到!瑪雅時代會滅絕,所有這裏的生命一個不留,將會重新誕生於一個新生時代,而這個時代,有污染!”

“人魚首領請求我們幫它找到生存的契機,我也想知道人魚族怎樣解救,終於,我花了很長時間,終於找到了這一個契機。”

紫然驚訝的指着自己道:

“我?”

“對的,就是你,你就是解救人魚族的契機,不過能不能解救成功,就看你這個契機有沒有把握好了!”

這個“把握”可謂是一語雙關!既指人魚族有沒有把握好紫然這個契機,又指紫然有沒有把握好拯救人魚的契機。

“爲什麼是我?”

紫然突然覺得身上的擔子有點大。

“只有你能做到的,紫然-世界之子!”

紫然瞳孔一縮,世界之子是他最大的祕密,連楚戀雨都不曾告訴,哪怕他的力量全地球無人能敵!

很快紫然就強迫自己放鬆下來,無所謂道:

“如果我不呢?”

“你會的,紫然,因爲你太善良了,聽了我的這一襲話,就算你沒聽你也會的,你從看到小人魚的那一刻就陷入迷惑了。”

元儀的話像雨點一番敲擊在紫然心上。

沒錯,當自己見到小人魚的那一刻起自己就陷入了迷惑!

爲什麼K博士小人魚確下半身是藍色魚尾,上半身卻是正常的人類肌膚?

黑色的人魚是不是遇到過什麼傷害,怎樣讓黑色的人魚變回來?

自己見到了小人魚就開始疑惑了,眼前的“元儀”實在神祕而危險,他怎麼這麼瞭解自己的過往和思想!

他到底是誰?他有什麼企圖?他如果只是爲了解救人魚族爲什麼要花幾年的時間召喚我?還有,他還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

“你可真瞭解我,那麼請回答,我怎麼會來到這裏?還附身到了另外一個人身上?”

“元儀”開懷一笑,繼續道:

“我通過自然科技把你的元神召喚了過來,你想離開隨時都可以離開,只在你的一念之間,不過我建議你先不要離開,至於你怎麼會附身到這個人的身上,呵呵,聽說過借屍還魂嗎?”

借屍還魂?驚悚小說界很紅的那個說法?

紫然臉剎那間白了,驚道:

“借屍還魂?我死了!”

“元儀”差點沒咬到舌頭,臉上露出一抹怒容,手中小木手杖重重對着紫然腦袋砸了一下,道:

“死纔怪!你死了我要你有什麼用,淨亂說話!該打!”

“沒死就好,沒死就好。”

紫然也不在乎剛剛的那一擊,摸摸鼻子訕訕道:

“那麼說這個身體是別人的咯!”

“元儀”清了清嗓子繼續道:

“不錯,紫然,人魚一族受到污染而變異,而你又是自然世界之子,所以你有這份責任。”

“可是……人魚一族是怎麼被污染的呢,我明明有淨化全世界的水源呀,如果要被污染,爲何在我淨化之前他們沒有被污染呢?”

“這個問題問的好,紫然,人魚一族之所以被污染與你有很大的因果關係。”

“因爲你淨化了水源,讓原本水源的雜質全部消除,這樣做對於大自然的確是好的。”

“可是對海洋生物就不好了,用比喻來講,人魚一族就是一個每天只吃一點點金魚油的人,你突然給他灌了一肚子的金魚油,能不拉稀嗎?”

紫然會意的點點頭。

“等到他們適應了每天一肚子的金魚油的時候,地溝油來了,這誰受的了呢?再加上這次的地溝油明顯加了一點別的東西,能不變異嗎?”

“別的東西?”

地溝油就是地溝油,還怎麼加別的東西呢?真是奇怪?

“不錯,你淨化了水源,所以大海變得清澈美麗更勝從前,但是這就給了那些專門向海裏排污染的人理由了,也給了更多人理由了——海水這麼清澈,我加一點垃圾還能讓它一下子黑嗎?”

“工業廢水、重金屬零件機械,甚至一些失敗了的化學藥水物品都來了,污染反而更加厲害。”

“難道我淨化水源還錯了麼?”

紫然失魂落魄道,覺得自己做的事情反而害了這些海洋生物,正如孫悟空說的那樣治標不治本,自己可以淨化一輩子的水,但是那些人也可以倒一輩子的垃圾!

“錯的不是你,是那些人!”

“我知道了,請問有什麼辦法可以幫它們嗎?”

“當然有,但是需要你雨元素到達化繁境界。”

“雨元素化繁境界是吧,好,我這就回去做!”

“別!除了五行元素,其他的元素沒有那麼好修煉,你就是把全世界都佈滿雨修煉到化繁境界怕是都得修煉上一天一夜,會把你們那裏的部分區域淹沒的。”

“那,那怎麼辦!”

“在這修煉吧,正好這裏大旱很久了。”

PS:知音聽到一個冷笑話,覺得特別好笑,給大家講講:

女兒:媽媽,鍋裏的烤鴨要加水嗎?

媽媽:還是不了,我怕加了水它就遊走了。

女兒:對哦!我怎麼沒想到呢?媽媽你真聰明。 “元儀”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在這裏也可以修煉嗎?可是這不是我的身體呀。”

紫然納悶的道,“元儀”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小鬍子道:

“當然可以,你使用自然元素需要的是精神力,又不是你的身體,你的精神力無處不在,你無論在哪裏都可以使用元素,區別不過在於,使用出來的強度高弱罷了。”

“真的?”

“爲何我要騙你,你一試皆知。”

紫然想想,覺得有道理,道:

“那我出去試試。”

“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