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來自宇宙文明的戰艦,雖然在之前的戰鬥中表現不佳,卻也不失爲一個參考。


這種好機會,心思細膩的暗血等人顯然不會放過。

至於與普米加西亞的交流,已經抵達徐元上將所在艦橋的暗血等人卻是暫時沒這個打算。

“這事不急,等到了軍港之後就先讓音無去接待。”暗血在艦橋內分配任務:“不要表現出全部實力,維持在陰神級中期左右即可,主要目的只是獲得對方的語言模式,以便我們能夠與對方建立交流渠道。”

“是。”音無點頭受令。

這時,楚潔提出疑問:“爲什麼還保存實力?這種時候的我們,不是應該以最強實力給予對方震懾,以避免對方對我們起不良心思不是嗎?”

“理論上來說是這樣,可實力展示在之前的交戰中已經表現了不是嗎?”暗血搖頭:“而且我之前偷偷掃描了一下……”

“誒,這麼好玩的事居然沒叫上我!”楚潔一臉躍躍欲試的表情。

愛似浮屠 “這可不是遊戲。”暗血果斷制止了對方立刻對普米加西亞展開掃描的動作:“最好別太頻繁,被發現了可不好,這也算是第一次宇宙間外交,必須小心。”

“好吧,那你的調查結果呢?”

楚潔非常乾脆地放棄立刻掃描的念頭,但這之後會不會再去做那就不用懷疑。

對此非常瞭解的暗血卻也沒打算繼續阻止,而是接着說道:“掃描進行的很順利,對於這個宇宙文明其個體的實力,我只能用一個字描述……”

“什麼?”

“弱。”

WWW▪ ттkan▪ ℃ O

“兩個字呢?”

“渣渣。”

“……”

周圍人面面相覷。

“具體點說,在我掃描期間,除非有超過靈神級的強者遮蔽,否則這個結果絕對是準確的。這支艦隊中最強的人,其意識強度竟然也只有幽魂級高期左右,普遍處在幽魂級中期。簡而言之,對方的成員都只是幽魂級的超普通渣渣存在。”

“這麼弱!”

艦橋衆人發出齊聲驚呼。

先不說朋族現在經過全族升級之後,最弱的恐怕也都有陰魂級高期,平均水準更是接近幽神級的狀況。

即便是在升級之前,朋族的平均意識水平也在靈魂級初期。

而即便不考慮朋族,雙月星文明種族之中的整體算下來,其平均意識水平也在陰魂級初期左右。

這麼一比較,對方豈不是連雙月星的平均水準都達不到?

“當然,也不排除這支部隊全是炮灰級別,亦或者對方的種族本就不是發展個體實力的情況。”

“這也有可能,空幻曾經就說過宇宙文明各式各樣,以後就算是遇見一隻螞蟻,我們也要將之當成強襲兵蟻的老大來對待。”楚潔複述着空幻的話。

“可惜空幻長老現在不在。”

“空幻也忙了這麼多年,就讓他休息一下吧。”暗血這樣說着,隨後便轉開話題:“因爲對方意識實力太弱,而我方向對方表現出來,暫時還只有機械化的艦隊模式,最多加上無人機和機甲。所以爲了確保安全,暫時不能展示太強的實力,事實上讓音無展現出陰神級,想想恐怕都還有些高……”

“再低可就是幽神級,現在族裏可是百分之六的人都是幽神級,而他們中連驟然提升的實力都還沒掌握,掩飾基本不可能。”楚潔點出了一個問題。

靈雪點頭:“所以在確保基本的關係之前,最好別讓對方接觸太多朋人。”

“那好。”

※※※

偉大的普米加西亞是宇宙的高等文明,是能夠與消滅強大亞都族的蟲族相抗衡的文明,所以在任何別的宇宙文明面前,都應該有對應的姿態。

對方只有一百來艘戰艦,全加起來也只不過普米加西亞一個常規艦隊的規模,而偉大的普米加西亞卻有這樣的艦隊幾百支,其上還有主力艦隊和特別艦隊,而這個未知文明的艦隊規模似乎也就這樣了。

所以,對方根本不算什麼。

就算擊敗了幾十萬蟲羣,那也不算什麼。

席古站在艦橋中,透過舷窗看向越來越近的對方空港,心中這樣想着。

神秘老公求放過 但是一看見顯示屏上己方那可憐的數據,一艘傷痕累累的母艦,十一艘破敗不堪的鳳凰戰機,現在的自己可是連對方五分之一都比不上,有什麼資格以高等的姿態去面對對方。

何況,己方剛剛的確是被救了。

對,只是因爲對恩人的態度需要和善,再與身爲普米加西亞成員而應由的高等姿態抵消,所以我只需要保持平常心就可以了,平常心。

點頭確認了這一念頭,前方的朋族艦隊也開始分散。

由於只是第二艦隊的空港,無法停靠全部朋族戰艦,這些戰艦也只是停泊在空港外圍接受空港交通艇的資源補給和人員移動。但作爲亂入者的普米加西亞艦隊卻必須停靠,因此空港不得不臨時騰出了幾個內部船塢。

問題是,鳳凰戰機還行,對方的母艦體型快空港的三分之一了,根本無法直接停泊。

而且,現在還沒法確認對方是否可以適應朋人所需的環境狀態,貿貿然接觸,無論對普米加西亞族還是朋族人而言,都有很大的危險。

爲了因對這種情況,位於地面的朋族宇宙研究小組,這個從前完全是清水衙門的地方突然間熱鬧起來,各種相關研究單位進駐讓他們的駐地頓時生機勃勃。

但問題必須解決,而且還得快。

在席古領着他們的母艦於空港外停了三個多小時之後,朋族空港方面終於做出的反應,幾十艘小巧的交通艇小心翼翼地飛到了普米加西亞艦隊之中。

見對方沒有惡意,雙方都儘可能地保持克制。

隨後,每一艘鳳凰戰機前飄着一艘交通艇,而母艦前則停了兩艘,並亮起了藍燈。

“指揮官,怎麼辦?”鳳凰戰機的駕駛員們傳來詢問。

前妻桃花有點多 “看他們怎麼做。”

席古這時候也拿不定注意,而在這方面副官也沒能給出好的建議。

片刻之後,位於母艦前方的交通艇晃了晃,之前大概是警戒用的藍光轉眼間變成綠色,隨後交通艇先一步移動起來。

“跟上。”

心中一動,席古直接下達命令。

十幾架鳳凰戰機和母艦頓時緩緩移動起來,在交通艇的牽引之下,鳳凰戰機陸續飛入空港的船塢之中。雖然船塢數量比不上太空工廠,但只是十幾架流星級規模的鳳凰戰機,作爲艦隊空港的這裏還能容納。

而母艦則被引導者停靠在空港外。

隨後,從空港外壁伸出一個交通通道,慢慢靠攏母艦上的出口,並在即將接觸時彷彿泥捏般變化成了適合普米加西亞母艦出口的樣式。

如此準確地找出普米加西亞母艦出口,以及隨後的交通通道接駁口變化,顯然鎮住了席古等人,讓他們對於這次相遇的未知文明生起了一絲慎重。

“是液態金屬技術嗎?這可是中級文明的技術。”席古向周圍人詢問。

“不像,但無論如何,不會簡單。”副官提醒道。

“的確。”

起身,席古打算親自會一會這個未知的文明。 席古,普米加西亞某貴族男性,四十九普米加西亞歷年,現任普米加西亞常規艦隊之第14艦隊巡邏分艦隊指揮官,當前任務:探索空玄03星系。

今天,這個任務進入了新的階段。

整理儀態穿好宇航服,席古領着這次將與對方接觸的船員,向離艦接駁口走去。

此時的他們,不僅完成了主要目標之一的‘在空玄03星系確認蟲族存在’,還同時發現了另一個正在於蟲族交戰的文明種族,並與之建立了良好的關係——合作擊敗中型蟲羣。

而現在,他們就要正式與這個種族展開交流。

站在接駁口的席古看了看身旁的副官和母艦艦長,心中難掩激動。

雖然普米加西亞進入宇宙這麼多年,發現的宇宙文明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可這並不代表着發現未知文明就非常普通,因爲這其中必須考慮到普米加西亞族進入宇宙可是有數萬年了。

當然,這裏的文明,是指已經進入宇宙,並且達到普米加西亞內部交流標準的文明。

至於那些窩在星球上的土着,當然不算數。

因此,任何發現全新宇宙文明,並且是擁有與普米加西亞族對話資格的文明的人,都將獲得普米加西亞帝國的直接獎勵,以及以普米加西亞爲主導之一的宇宙聯合的獎勵,同時很大可能擁有未來一段時間,唯一與這個文明外交的資格。

雖然這種資格或許只有短短十幾年時間,可對於一個不大的勢力而言,已經注意讓席古和他的勢力提升到一定的程度。

因此,他非常緊張。

一方面擔心搞砸了雙方這次交流,一方面也擔心這個文明別太弱了,以至於還不夠格和普米加西亞交流,此外還擔心着這個文明有些危險的祕密造成問題等等。

但這一切的前提,都在於雙方正式交流開始。

不過就在等待接駁口完全啓動,按照之前從交通艇牽引中獲得的信息,讓接駁口對面通道的燈光從深藍變成淡綠之際,席古突然想起了點東西,轉頭看向了身旁的副官,併發出指示。

“副官,立刻去我的臥室,將之前從艾瑪市場上淘的那個儀器領過來。”

“是,閣下。”

副官扯了扯嘴角,還是決定親自轉身前去尋找。

等待已經過去了幾分鐘,身上全穿着特殊宇航服的普米加西亞人們,正乖乖地站在接駁口母艦側。

在對面,音無爲首的朋族接待團隊事實上早就到了這裏。但是他們必須首先確認普米加西亞母艦內的環境,以不至於與空港內的環境造成衝突,特別是不能導致雙方人員損傷,這花去了整整二十分鐘的時間。

當一旁的技術員熟練地使用精神力,分析了母艦內部的空氣分子組成之後,鬆了口氣的對方纔將數據遞交給了音無,並做出解釋。

“空氣質量與雙月星類似,微量元素對比差異不大,經過分析都不是對朋人有害的。”

“空港空氣對這些外星人呢?”

“不好確認,這需要地對方的身體有一個確切的瞭解,需要時間和研究。”

“可現在就需要與對方接觸了,讓他們一直穿着太空服顯然也不太好,有可能導致對方對我方實力評價降低。”通過精神力掃描,接駁口朋族側的幾人顯然都能輕易知曉對面的情況。

“這……”

要去研究普米加西亞母艦的空氣中各種元素對對方的作用,這需要很多時間,可現在也的確不可能讓對方久等。

想了想,研究員提出折中的建議:“不如將我方空港的空氣調整到適合對方的程度,反正元素都差不多,而且我方士兵對空氣的要求也不高。”

“無害?”

“無害。”

“那就這麼通知空港方面吧。”音無點頭。

總裁老公,超給力 這時,研究員補充到:“還有一個問題,對面戰艦內的重力加速度只有雙月星的三分之一,而空港內的重力發生器產生的重力加速度與雙月星類似,也就是說比對方的要高出三倍……”

“那就讓空港一起調整。”

“是。”

“等等。”音無叫住了正打算通過網絡向空港控制中心下命令的士兵,補充道:“重力值只下調三分之一就夠了。”

“這樣一來,對方可是會感到一倍於他們平時的重力……”

“這正是我所需要的。”音無笑了笑,沒有做多解釋。

又過去十分鐘,當席古等人已經開始有些不耐之時,通過接駁口窗口看到對面通道的燈光終於轉變成了綠色,普米加西亞代表們齊齊鬆了口氣。

下一刻,衆人又再次緊張起來。

席古此時的眼睛上已經帶上了奇怪的鏡片,這就是他讓副官從自己臥室帶來的東西,一種據說來自於一個已經滅族的中級個體向宇宙文明的技術,能夠偵測目標的戰鬥力數值,很好用。

雖然這其中有很多不確定性,而且普米加西亞人也認爲戰鬥力並非這簡單數值就能夠表明的,但單單作爲一個基礎參考卻很有效。

不過,每次帶着這東西查看自己和船員的戰鬥力,然後想到記錄中那個種族成員戰鬥力時,他就感到鬱悶非常,所以在從艾瑪市場買回來玩了幾天後就丟在一旁。若非此時突然想起即將接觸的是一個未知種族,他還不會想起這東西。

“大家記住,你們現在是偉大的普米加西亞外交代表,不能有任何失態。”臨到接觸前一刻,席古緊張之下,轉而開始對衆人嘮叨起來。

不過接駁口卻在撲哧聲中裂了一條縫隙。

“來了!”

凝神盯住前方的接駁口,席古通過腦電波開始向鏡片下達掃描命令。

但是……

“誒,沒人?”

過道中空空如也。

“指揮官,看來還要走過去?”

身旁常常被遺忘的女參謀指了指通道上的綠色箭頭,這東西很好理解,因此一行人在‘不能失態’的前提之下,一步步地慢慢踱到了通道對面。

“好慢。”音無身旁的研究員忍不住吐槽。

“記錄,該種族成員能夠在對面的接駁口等待三十分鐘纔出現煩躁情緒,耐心評定較高,有可能慢性子,期間對方有一人離開片刻後帶回某物品,需要對其關注。”

“是。”

“此外,通過通道時對方表現的緩慢而又沉穩,但其中有人存在不屑類情緒,初步判定對方團隊存在較重階級性,同時可能存在高傲、目中無人、情緒淡漠的情況,在以後的交流中會進一步確認,但確認之前,可以將此當作交流標準。”

“是。”

“同時,既然對方在見到我族艦隊之後,仍然有如此信心慢步通過,那對方所在文明等級高於甚至超出朋族文明這一點可以確認,這在之後的交流中需要加重瞭解。當然,也不排除對方是騙子的情況,但在精神力掃描下沒發現類似可能,暫時不做標準。”

“是,音無長老。”

渾然不知自己一個過通道的動作就被對面的朋人瞭解地如此透徹,席古等人在與空港的接駁口停下之後,倒是沒等上三十分鐘便迎來接駁口的開啓。

而席古再一次凝神注視着戰力掃描鏡鏡片。

不過半秒,鏡片就顯示掃描到存在。

“對面有六個人型生物,戰力暫且未知,但現在不是交戰情況,大家保持冷靜和剋制,不要造成任何誤會。”

“是,指揮官閣下。”

文明之間的最初交流太過危險,相關記錄也不多,席古只能儘可能地保持冷靜與剋制,同時祈禱對面的種族脾氣能夠好一點,別在雙方實現語言交流之前因爲某些未知的誤會而導致交流失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