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俗話說,窮山惡水出刁民。


火車到站是在第四天的上午9點多鐘,駱林等一行人,從破舊簡陋的南河火車站出來,就能感覺到這個地方的貧瘠和荒涼。

車站門口,有一些穿著補丁髒兮兮的舊綠軍,帶著舊軍帽的一些四處遊盪滿臉菜色的男人,一雙雙眼神內帶著排斥和貪婪,三五成群的蹲在那黃土馬路邊上,明顯帶著不善看著不是他們這裡原著居民的駱林一行人。

街上風沙很大,入秋的天氣,似乎到處是黃沙漫天。對於從京城來的這些個常年坐著辦公室消磨時光的官老爺們,這裡惡劣環境是他們不可想象的,而且,他們也是秘密悄然過來的,南和市政府根本無人知曉。

「呼!這個地方可真是…」

張主任抹了下嘴上的一些細黃沙,呸了幾口,搖了下頭,自言自語般的低聲說了句。

其他人也是一副有點不知錯所的感覺,也不能怪他們這群人的感覺,這些人都是習慣了前呼後擁的風光,這下一個人都沒,就他們孤零零的幾個還真不習慣。

駱林倒也沒有嘲笑這幾位官老爺的尷尬和茫然,這就是典型的溫室里的「老花朵」!

「我看先找個地方住下!大家洗漱下!…不急,先熟習下情況!…我看這裡民風有點彪悍啊!…想要了解真實情況,就得深入民心!不過大家不用擔心!你們的安全我全權負責!…」

駱林四處觀察了下,覺得這裡可不是啥淳樸之地,感覺有種被窺視的感覺,很強烈,這些人可不能有啥閃失,何況,是自己提出到這裡來的。

只不過駱林也沒想到這個年代竟然還有這種地方,給人感覺那就是「土匪窩」,絕對沒有誇張,看看在周圍的那些人的那些眼神,都是陰陰的,帶著張主任,唐部長,鯰魚臉等人有點害怕的,不可理解的眼神,為什麼?

現在不是全國勞動人民,一片光明大好多形式嗎?而這些人為什麼那些渾濁的眼神中的有著不忿,怨恨,嘲諷,貪婪,防備等各種複雜眼神呢?你們有啥不滿呢?嗯?這些人可不傻,看得出駱林等一行人絕對是官! 「想走可沒那麼容易啊!」洛天心中自語,修為瘋狂的運轉,開始對抗起那股封印之力,同時心中雙臂開始用力,想要掙脫那金色的長龍。

嗡……

就在洛天掙脫金色長龍的時候,潤宏羽終於出手了,整整一百零八道銀芒瞬間出現在洛天的身前,讓洛天渾身有著一種寒意。

「呃……」下一刻,一股酥麻的感覺便是傳遍洛天全身,洛天只感覺,渾身冒風,再也控制不住,繼續從天空之上掉落。

「大哥,你還是老老實實跟我們回去吧,想想辦法,給你恢復記憶!」陳戰鏢大笑意聲,舉起雙臂,想要接下從天而降的洛天。

一千丈……五百丈……

轉眼間,洛天距離陳戰鏢越來越近,眼看著就要被陳戰鏢接住。

「做夢!」不過就在掉落到五百丈的時候,洛天寒聲開口,身體之中傳出陣陣的轟鳴之聲。

噗噗噗……

洛天身上傳出狂暴的波動,那一根根刺在洛天身上的銀針開始從洛天身上崩出。

轟隆隆……

與此同時,洛天的身軀轟然暴漲,爆炸般的力量從洛天的身上散發而出,那條環繞在洛天身上的金色長龍也是隨著洛天身軀的增長而增長起來。

「該死,洛天果然沒有那麼好抓!」潤宏羽伸手一抓,一道道銀芒回到了潤宏羽的手中。

「不好抓更好,正好剛才沒盡興!」妖晨眼中閃過陣陣的金光,身軀也是隨之增長起來,化成一隻千丈高的巨猿,手中的長棍也是跟著暴漲起來。

轟……

金色的長龍,終於堅持不住,再次崩滅在洛天的身前,讓洛天恢復了自由。

「蠻神一怒踏九天!」洛天順勢大腳橫踏而出,朝著站在那等著洛天掉下來的陳戰鏢踩了過去。

陳戰鏢沒來的及反應,直接被洛天踏中,粗壯的大腳,狠狠的踩在了地面之上,讓大地震動起來。

「聖子好強!」正在準備撤退的王綱和無面兩人,眼中露出震撼,看著站在那裡氣勢滔天的洛天。

「吃我一棒!」巨猿大吼起來,簡簡單單的一棍,卻是蘊含著毀滅的氣息,讓洛天的臉色凝重起來,抬起手中的血刀,再次迎上了長棍。

咔嚓……

驚雷在天地間回蕩,所有人都是感覺頭腦轟鳴,洛天龐大的身軀再次下沉了幾分。

「再來!」妖晨大笑一聲,渾身上下散發著興奮的氣息,戰意攀升,金色的長棍再次壓下。

「啊……」就在洛天準備抵擋妖晨的攻擊之時,一聲大吼之聲,卻是在洛天的腳下升起,洛天那龐大的身軀撼動起來,腳下不斷的傳出咔咔之聲,大地開始脆裂起來。

在人們驚駭的目光下,洛天踏在地面上的大腳,竟然抬了起來,一個高大的身影雙手托天,頂起了洛天的雙腳。

「大哥,你真想踩死我么!」陳戰鏢雙臂用力,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委屈。

「一點事都沒有,這個大黑塔的肉身竟然這麼變態么!」人們倒吸了口涼氣,看著從洛天腳下走出來的陳戰鏢。

陳戰鏢剛一出來,一聲驚天的碰撞之聲便是再次響起,洛天龐大的身軀倒退起來,化成巨猿的妖晨也蹬蹬的倒退。

「加我一個!」陳戰鏢怒吼,身軀也是不斷的增長起來,與妖晨一前一後,堵住了洛天。

「真是棘手啊!」洛天嘴角抽搐,擦了擦嘴角溢出來的鮮血,不過依然不懼,他的確是好久沒有遇到這麼旗鼓相當的對手。

碰撞之聲不斷的響起,洛天舞動著血色的長刀,虎虎生風,不斷的同妖晨和陳戰鏢對抗。

「太變態了,這三人的肉身好像都是到了極致,戰鬥力太強了,縱然是我也不敢跟三人近身!」

「而且這三人的術法,也是非常強悍!」江塵眼中帶著震撼,看著三人的戰鬥。

「聖子加油!」地獄鬼修們看著洛天一人獨戰四個仙王初期,看的熱血沸騰,開始不斷的鼓舞起洛天來。

「蠻神再踏碎星辰!」洛天和陳戰鏢幾乎同時出手,兩隻粗壯大的腳,轟然崩滅,兩人的身軀也是不斷的倒退。

「你竟然也會!」洛天心中驚駭,看著站在不遠處傻笑的陳戰鏢,沒想到對方竟然也會蠻七踏。

「大哥,我可是蠻神之子,這武技可是我爹創造的!」陳戰鏢嘿嘿傻笑。

「再來!」洛天眉頭微微一皺,此時他終於有些相信自己跟這些人非常熟悉了,不只是自己的武技,而是這些人似乎能夠猜出,自己武技的路數,能夠抵擋下來。

洛天大腳邁出,瞬間出現在了陳戰鏢的身前,七道拳影重合,朝著陳戰鏢打了過去。

陳戰鏢嘿嘿傻笑,同樣一拳轟出,不過卻是蘊含著滔天的威能,足足九道拳影。

咔嚓……

脆裂之聲響起,洛天的身軀不斷的倒退,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大哥,這是我師傅的亂披風!」陳戰鏢大聲開口,眼中露出得意之色。

「打不了,打不了!」此時洛天終於感覺有些打不了了,腳踏黃泉步,朝著地獄一方飛去。

「洛天,你這速度又增長了不少啊,不過,想要走,可沒那麼簡單!」潤宏羽化成一道血光,出現在了洛天的去路上。

「哥,跟我們回去吧,只要你恢復記憶,肯定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龍傑開口,從一開始對戰,四人就是始終成合圍之勢,並不想讓洛天逃走,說什麼都要將洛天帶回去,放在其他地方,他們不放心。

「我想走,沒人能夠留的下!」洛天腳踏黃泉步,瞬間出現在了潤宏羽的身前,又是一拳轟出,不過這一次,卻是六個漩渦出現在了洛天的拳頭上,朝著潤宏羽轟了過去。

「這!」潤宏羽臉色變化起來,看著洛天那氣勢驚天的一拳,感覺到了一股危機感。

「六道輪迴!」冰冷的聲音在潤宏羽的耳中響起,六個漩渦中傳出陣陣的嘶吼之聲。

一拳轟,天地崩,黑色的拳頭,直接轟在了潤宏羽的身上。

潤宏羽整個如同斷線風箏一般,口中鮮血狂噴,目光中帶著不可思議之色,胸口都塌陷了下去。

「我說過,我想走,沒人能攔的住我!」洛天腳踏黃泉步,身形閃動,朝著地獄的方向沖了過去。

「該死!」龍傑,妖晨臉色微微一變,剛才洛天那一拳,實在是太強,即使是他們,對上也要脫層皮,更何況潤宏羽的肉身,跟他們還是差了一個檔次。

「別追了,他的速度,你們追不上的!」潤宏羽口吐鮮血,身上綠意閃動,塌陷的胸口開始恢復起來,臉色蒼白。

「那怎麼辦?」妖晨看著洛天離開,回到了地獄的陣營中,迎來了地獄眾人的歡呼之聲。

「聖子威武,一人獨戰四人竟然重創一人安然無恙的出來!」地獄眾人大喊,朝著遠處撤退。

天魂城中的人們卻是沒有衝出來,現在兩方都非常忌憚對方,不敢貿然進攻。

「城主,我們殺出去吧,現在我佔據一些優勢啊!」姚正清大喊,臉上露出激動,這正是他建功立業的好時候。

「滾!輪的到你說話么!」

「你願意去追?你去追!」江塵冷聲開口,看向姚正清,讓姚正清身軀微微一顫。

與此同時,龍傑四人也是回到了天魂城中,江塵臉上帶著笑意。

「不愧是天元宗的強者,實力驚人啊,等到援軍一到,我們就可以殺回補天城了!」江塵開口。

他們現在什麼都不差,差的就是人,若是現在就進攻,他們幾個仙王完全能夠重新打下坎門,但是現在人手不夠,打下來之後,總不能事事都讓他們去操辦,而且,他不確定龍傑四人是什麼態度。

「四位辛苦了,趕快去休息吧!」江塵沖著龍傑四人開口。

萌寵嬌妻:高冷金主求放過 龍傑點了點頭,同妖晨幾人回到了休息的地方,一進門,四人的臉色便是陰沉起來。

「抓洛天,實在是太難了,除非是仙王後期出手!」

「剛才就是抓住洛天的最好的機會,地獄肯定會再派援軍到來,那時候就更難了!」潤宏羽臉色蒼白的開口,他能夠感覺到,洛天最後收手了,若不是如此,他現在肯定不是重創那麼簡單。

我和美女董事長 「那怎麼辦?難道真的要等我們的人來,大舉進攻坎門,跟大哥的人血拚么?」龍傑眉頭緊皺,洛天失憶了,他們可沒失憶,不可能跟洛天血拚,讓天元宗的人死在洛天的手中。

傅先生請深愛 「他失憶,肯定能夠救好!他剛才收手了,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他肯定也是不想殺死我們,否則我剛才不是重傷的事了!」潤宏羽眼中露出思索之色。

「找人,另外讓貂得助他們跟補天山聯繫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辦法,畢竟補天山底蘊深厚!」潤宏羽不斷思索著,最後開口。「不管如何,一定讓洛天先恢復記憶再說,只要恢復記憶,就一切都好辦了!」潤宏羽緩緩的站起身來,決定親自會趟天元宗。 「駱林!…這些人眼神,好可怕啊!….」

薛玉芬雖然是個情報官員,她可不像駱林的這種超級間諜,要去執行各種極其危險的任務,而她也只是坐辦公室而已,哪見過這種如同野獸般*裸毫無忌諱的仇恨眼神啊?

自從跟駱林「好上」之後,那就變得有點不像自己了,開始柔弱,喜歡撒嬌,多愁善感起來了,整個人成了個自己以前最痛恨的嬌嬌女了,完全沒有一點革命鬥士的覺悟了都。

「走吧!大家別站著了!…我們不要在車站附近找旅店,很混亂,也不安全!大家現在看到了吧!這就是真正的老百姓,看到那眼神了,對社會現實無聲的控訴啊!…京城人見過吧?…這還是城市,大家想想縣裡面,將會是個啥樣子呢?!….」

駱林這毫不留情的話,就跟鞭子般的抽在一臉臉色發青,神情尷尬的張主任,唐部長臉上,其他人都是沒啥反應,畢竟他們官小嘛!這話這就是典型的抽臉啊!

抽他們這些以為天下太平,國泰民安的京官們的臉子啊!誰能受得了這個啊?

不過,張主任,唐部長也很畏懼這些遊盪人群的,駱林可沒亂說,要是他們還呆久點,說不得,這些就會把他們給搶了?撕?!

一行人人沒有再說話,朝城內走去,路,是水泥馬路,但上面的塵土把本來就破舊的路面,染成一片黃色,真窮的啊!

低矮破舊的磚房,木房,最高的樓也只有三,四層而已。

街道上的行人,也都是神情懨懨的,加上那些單調的服飾顏色,簡直是讓人看得心驚啊!基本上人們臉上都沒有什麼開心,高興的表情,都是一臉的沉重和麻木,這是怎麼了?現在不是說抓革命,促生產嗎?怎麼這些人都這樣啊? 農家福女有空間 他們有什麼不高興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

大街上還不時的有一些神情傲然,穿著綠軍裝的年輕人,在那耀武揚威的走著「螃蟹」路,一看就是不好惹得。

還好駱林讓幾個人,走在不起眼的路邊上,不然,還不知道會引起啥麻煩,搞不好就要出大事,那些年輕人一看就是造反派!好傢夥!看來這個地方還有造反派活動啊?而且人數還不少。

張主任和唐部長等人,看到這些造反派頭皮都發麻,他們可知道這些人是不會跟你講啥道理的,而且,他們可沒有帶警衛啥的,照著他們先前的想法,就是出來有遊盪一圈,就回去了,會知道會遇到駱林這種不按理出牌的「領導」呢?

「這…這..個南河市的領導,簡直是無法無天了啊!中央不是早就下令取消造反派了嗎?怎麼這裡還有這些人?呼呼….」

張主任看這起碼有幾十個的造反派,手裡可都拿著棍棒之類的,皮帶,鐵管等傢伙,在街上肆無忌憚的掃視著街上有無「反革命」「走資派」啥的存在。

「…這就是典型的山高皇帝遠,這句話,我今天算是理解了!唉….」

幾個人坐在一家國營的飯店內,靠著窗邊的老唐,看了眼街上那些橫衝直撞的造反派們,搖著頭臉色陰沉的低聲說。

「嗯!…看到沒有!這就是你們在市政府官員接待下,絕對看不到的!你們信不信?肯定還有更多的齷齪是等著咱們呢!…你們點菜吧!我去問下郵局在那!…我調點人手過來…」

駱林想了下,不喊點人絕對是不行的,這一隊人全是些老頭婦女啥的,還是安全第一吧,再說這次搞正事!老爺子都看著呢!輕拍了下坐在身邊薛玉芬的柔軟小手,看了她一眼,示意她不用擔心,起身朝一個穿著白色衣服的男服務員走了過去。

「唉!…沒想到中央的政策,到了地方就變成了一張廢紙了?…」

鯰魚臉張幹事,也開始發表他的言論。

「這裡的人好像很…很窮啊!…」

張汪琴也四處看了下,低聲說。

「是呀!…你們沒看到,到處都是穿著補丁衣服的人啊?…一個個面黃肌瘦的!…不是說…全國人民都能…吃飽嗎?」

另一個婦女幹部周敏也低聲說了句。

「哼!你看這些人像是吃飽了的樣子嗎?…你看看我們?再看看他們?…一看我們就是外地來的…」

薛玉芬現在已經完全放開了心扉,接受了駱林這個「小愛愛」的事實,但是她從來沒有像周曼麗,夏丹甚至張倩那樣,喊駱林做小寶貝,小乖乖之類的話。

她心底把駱林當做一個同齡人,是的!比她更加要成熟的男人,美眸看著駱林在門口看了她一眼,轉身出去了。

心想,他都沒吃飯啊?她現在知道了自己這些人都是些沒用的人,要不是駱林,他們還不知道要走多久,才能找到個吃飯的地方。

在這群人當中年紀最小的人,卻最有頭腦和最沉穩,對於這點,張主任和唐部長等人都不得不服。

要是他們啊!別說私訪,估計不用多久市政府就會知道他們的來頭,以他們這種氣質和看不慣或者喜歡打官腔,外帶管閑事的所謂「正義感」的性格,只要他們把證件一拿,啥事都別再想了解到真相了。

菜很快上來了,菜也是駱林點好的,這些人在街上足足走了一個多鐘頭,要不是礙著面子,強撐著,早就想坐在地上不動了。他們哪吃過這種「苦」啊?

不到半個鐘頭,就在他們快吃完的時候,駱林回來了,臉色平靜,走到薛玉芬的身邊椅子上坐下,薛玉芬趕緊的給他裝飯,夾菜啥的。

現在也顧不得其他人怎麼看,怎麼想了,愛怎麼看就怎麼看吧!薛玉芬現在是豁出去了。

大家也清楚現在可以說,這次微服感覺這個南河市的情況很不妙,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之外,都是官場的老狐狸了,看的很清楚。

「呼!…我的人很快就會到!…旅館我也訂好了,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離郵局很近…大家不用擔心,我們先得穩一穩,不能急,大家最好不要四處亂走!我們一看就是外地來的!要是再四處亂打聽一些有的沒得,那些隨時保持著萬分警惕的人民群眾覺悟可是很高滴!說不得就把咱們給舉報了!….」

駱林開始吃飯,邊吃著薛玉芬給他夾的菜,一幅溫柔含情的樣子,而她自己還沒發覺,看得在桌上的其他人,都暗自搖頭,這個薛玉芬啊!怎麼搞的?你們兩個也太那啥了吧,薛玉芬的年紀估計做這個駱上校的奶奶都可以了吧?簡直是匪夷所思!

兩個婦女幹部都是互相對視一眼,兩人都是很有默契的發出,我說的沒錯吧,瞧她那副騷狐狸精的樣子,眼睛裡面的春情滿足都要滴水了都!啐!不要臉!

駱林邊說,邊觀察這些人的表情,那還不清楚啊,他更是無所謂了,知道了也好,省的啰嗦,甚至故意的拿著薛玉芬的茶杯喝水,這下薛玉芬臉可就紅了,這也太明顯了吧?

她還以為她的偽裝,能騙得了誰啊?又不好做出什麼其它的舉動,只能裝傻,低著頭在哪裡拿著自己的杯子喝茶,這下你總不會從我手裡拿吧?

哈!所以說熱戀中的女人腦子是簡單的,當然是指某些事情上。

「…你的人大概什麼時候能到?…」

張主任拿起手絹擦了下頭上的油脂,估計他很久沒吃飯出過汗了,可見他有多餓了!

「嗯!最多兩天!…對這點你不用擔心!我看我們有些事情,還是回旅館再說了,你沒瞧著我們很引人注意嗎?…」

駱林看了下飯館服務員,還有邊上一桌有幾個穿著幹部裝的男人,從他們一定人進來就一直打量著他們,因為他們實在是太乾淨了,穿的「太好了」!能不引人注意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