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做到這一步,幾乎已經構成中級法陣,然而法陣極為容易潰散,每個人的精神力都有所差異,搭建起的法陣也各有不同,接下來,就要將法陣進行調整,使其與自己的精神海匹配。


無數人卡在這一關,無法調整出符合自己靈魂的法陣,法陣無法長久,極易崩潰,一切努力付諸流水,有些人靈機一動,能很快找到符合自身的結構,有些人甚至要蹉跎數十年。

不過柯明德服用了珍貴材料,最後一步對他來說極為簡單,一種奇妙的力量滋潤這座法陣,自然而然達到完美的狀態。

婚色撩人 精神之海立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如同盤古開天,精神之海不斷擴大,原先充沛的精神力變得稀薄,經過法陣的凝聚,質量更高一層。

中級法陣心靈操控銘刻成功,進階灰袍法師成功!

柯明德睜開雙眼,恍惚間有種自己變成巨人的錯覺。

「清泉如水!」

「寒冰塑形!」

他伸手一指,地上咕嘟嘟冒出一眼細泉,迅速凝結成冰,形成一座栩栩如生的人像,正是柯明德自己。

精神力產生了質的變化,對魔力的操縱更加得心應手,各種法術釋放更加簡單迅速。

他將精神力擴散到體外,分明察覺到一點微弱的精神波動,竟然源自浸泡在生命之水中的蛋。

蛋中的精神波動極為微弱,隱隱能夠體會到「喜悅」的情緒。

「蛋中的精靈啊,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孵化呢……」

柯明德喃喃自語。

……

俗語道:山中無日月,寒盡不知年。

柯明德身處雷神神國,不但沒有日月,連寒暑都沒有,他完全依靠手機和超級印表機來及時,每過一日,能量點增長一點,刨去這幾年中用掉的,已經積蓄了一萬一千多點能量,足夠讓他在地球與托泰世界往返十次。

這些年中,他已經在靈魂之海中銘刻了心靈操控、心靈風暴、不滅之炎三種中級法術,還欠缺火龍捲與火焰旋渦兩門,這兩門的修鍊秘法還要返回永恆白塔才能學到,他不願耗費自己的靈魂潛力,並沒有隨意銘刻其他的中級法術,只是日日冥想,精神力日益強大,足以和落霞海的魚人法師媲美,全部釋放出來,膽子小的人能被活活嚇死。

此刻,柯明德正站在一座巨大的雕像上面,演練引導術。

雕像乃是一頭巨龍,身長十米,張牙舞爪,一股殘暴的氣息充斥其中,龍頭上立著一座石人,相對於巨龍龐大的軀體,顯得極為渺小,這座石人一手握住龍頭上的角,另一隻手高舉巨錘,咬牙切齒,就要砸下。

那石人的面孔,正是柯明德。

柯明德此時站在雕像「錘殺巨龍」上面,凹凸不平,如履平地,極考驗下盤功夫,他做出一個個怪異的動作,配合著呼吸法,連內臟都能得到充分的鍛煉滋養。

這四年,他嘗試過各種鍛煉方法,雷神之矛的殘骸被他用於負重訓練,效果都不是很好,而引導術,卻能有效提高他的實力,與剛剛接受雷霆神力洗禮之時相比,他的力量增長了一成,鬥氣也更加磅礴。

咔嚓!

柯明德忽然停下手中的動作,側耳傾聽。

這些年,他早已習慣了神國中的安靜,任何一丁點的聲音都逃不過他的耳朵。

忽然,他面露喜色,縱身從高大的石雕上跳下,兩步奔行,來到石桶旁,撩起長及胸部的鬍鬚,小心將圓球捧起,仔細觀察。

果然,在光滑的蛋殼上,發現一絲細小的裂縫。

稍一掃描,蛋殼內的景象浮現在腦海,一隻小獸正在用肉呼呼的爪子敲擊蛋殼。

「小東西,加把勁!」

柯明德穿過一道念頭,小獸更加歡實,越發賣力的敲打蛋殼。

全球追妻令:老婆,離婚無效 幾年間,柯明德每天都要用精神力撫慰這個小生靈,兩者之間已經建立了難以形容的默契。

裂隙慢慢變大,終於,破開一個小洞。

柯明德按耐不住,幫它揭開蛋殼,一隻肉呼呼的小傢伙露了出來。

圓頭圓腦,粉嫩的皮膚,身上長著白蒙蒙的細毛,屁股上還有一截小尾巴,活像一隻剛生出來的小狗。

「嗷嗷~」

狗崽張張口,發出稚嫩的鳴叫,露出空蕩蕩的口腔,牙還沒有長出來,兩隻黑溜溜的眼睛四處亂看。

「小東西,你可算出來了!」

柯明德熱淚盈眶:「帶我離開這個鬼地方吧!」

「嗷嗷~」

狗崽子不理不睬,擺弄著四條小短腿,掙扎著從柯明德手上跳出來,一步三扭,踉踉蹌蹌的走到水桶旁,扒著桶壁想爬上去。

前爪趴在桶邊上,兩條後足站立,一竄一跳,仰面摔倒,站起身來,走到柯明德腳邊,尾巴亂扭。

「嗷嗷~」

「你想要喝生命之水?」

柯明德伸手摘下一支生命寶瓶,在小獸面前晃晃,小傢伙叫的更歡了。

他倒了一些生命之水在掌心,放在小東西嘴邊,它立刻伸出粉嫩的舌頭,將生命之水舔個乾淨。

「你到底算是個什麼品種?從蛋里孵化,長得卻像是一條狗……」

柯明德突發奇想,想給它起個名字:

「你既然是在雷神的神力中誕生,繼承了雷神的榮耀,我就給你起一個榮耀的名字,就叫托爾吧!」

「這枚蛋已經孵化了,該怎麼離開這片神國呢?小托爾一副萌蠢的樣子,真的能夠把我送出去……」

柯明德心頭浮起一絲疑慮。

就在這時,四面八方傳來轟隆隆的巨響,天空墜落,大地崩碎,整片神國即將毀滅。

「托爾!快把我們放出去!」

柯明德領著托爾脖子上的軟肉,提到面前,晃了晃,焦急說道。

「嗷嗷~」

小傢伙一臉呆萌,似乎絲毫不知大難將至!

腳下的石板崩出一道道裂縫,搖晃不止,「錘殺巨龍」雕像摔倒在地,斷成幾節,柯明德將托爾夾在腋下,一把抄起雷神之錘,慌亂的看向四周。

天地越發狹窄,遠處的事物已經消失不見,空間四面的灰色邊緣向內靠近,很快就只剩一間屋子大小的空間。

「托爾!兄弟! 婚後霸佔嬌妻 趕緊把我們放出去吧!」

柯明德身上亮起層層疊疊的光芒,是法術護盾。

「嗷~」

托爾似乎意識到了眼前的處境,發出一聲長鳴。

「啊!」

柯明德眼前一黑,失去了身體的平衡,左搖右擺,撞上了什麼東西。

天地驟然明亮,無數雜亂的聲音一齊湧入他的雙耳,溪流聲、鳥鳴聲、樹葉的娑娑聲、風聲……

無數種久違的聲音響起。

柯明德睜開雙眼,頭頂是炙熱的太陽,腳下是青蔥的草地。

重見天日!

「噼里啪啦!」

一陣聲音響起,柯明德眼前憑空出現一堆雜物,掉了一地,有十五隻生命寶瓶,一根法杖、一些破布片……

所有不屬於那片空間的東西,全都掉落出來。

半空中有一物漂浮,眼睛看不到,但柯明德卻分明感覺到那東西飄在眼前,是那片空間的氣息,是雷神神國的殘骸。

他伸手去抓,抓了個空。

「嗷~」

這時候,咯吱窩裡夾著的小東西叫喚一聲,神國殘骸彷彿尋到了主人,倏忽飛來,沒入托爾的身體。 神國碎片沒入托爾的身體,消失不見,柯明德扭住托爾肉呼呼的身軀,仔細觀察,並未發現異樣。

「嗷嗷!」

托爾從他手裡掙脫,跌在泥土上,站起身,屁顛屁顛跑到倒下的果樹旁。

方才柯明德無意中撞上這棵大樹,大腿粗細的樹榦被他撞折,翻到在地。

這是一株野棗樹,生長在荒野,枝椏上長滿尖刺,野棗已經成熟,又小又瘦,又稀又少,零零星星掛在枝頭。

托爾一頭扎進倒地的樹冠里,也不懼尖刺,左拱右拱,找到一顆張口咬住,從枝頭扯下。

樹枝一彈,長滿尖刺的枝條抽在托爾臉上,痛的它嗚嗚鳴叫,銜住紅棗退出來。

托爾沒有長牙,鼻子卻靈得很,嗅到野棗的味道,口水直流,拚命咬來咬去,卻咬不破皮。

柯明德看得好笑,摸摸他的腦袋,已經有毛茸茸的感覺,托爾才剛誕生一會,絨毛就比剛出生的時候密了一倍,不愧是從神力中誕生的生靈,果然神異。

嗷!

托爾吐出野棗,吐到柯明德手心,眼巴巴看著它。

柯明德稍微用力,將野棗捏碎,一些汁液滲了出來,托爾歡天喜地的舔個乾淨,又一頭扎進野棗樹的樹冠。

一陣清風,送來自然的氣息,柯明德感覺到胯下的絲絲涼意,才意識到自己並未穿衣服。

他的法師袍早已破碎,爛成一片一片,後來實力長進,學會了「修復術」,勉強將法師袍修復完整,然而裡面的法陣卻修復不了,少了法陣的效果,穿在身上並不舒服,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赤身裸體。

撿起地上的黑袍,披在身上,將從神國中散落的物品收攏在一起。

撿起法杖,柯明德長嘆一口氣。

法杖上的中級魔核已經失效,神國之中魔力充沛,也用不到它,現在又重返世間,還需要法杖才能發揮實力。

列印了一枚中級魔核,替換上去,釋放了個法術試驗一番,將法杖插進法師袍內的口袋。

「嗷嗷!」

托爾在扒柯明德的褲腳。

低頭一看,地上堆著一小堆野棗,有二三十個。

「我還擔心拿什麼東西喂你,看來也不用講究!」

柯明德抓起倆仨棗,揉碎餵給它,回頭繼續整理東西。

在雷神神國生活時,他有不少生活物品,一些是就地取材製作的,例如石桌石椅。石桶石杯,在神國破碎時已經毀滅,還有些列印出來的東西,也都不珍貴,丟棄也不可惜。

十五個生命寶瓶,個個都是珍貴的魔法物品,每個列印要花三十能量點,裝進渾身的口袋,還餘六個裝不進去,乾脆從衣服上扯下一條布料,將這些東西系在一起,掛在身上。

雷神之矛雖然沉重,好歹是神器,釋放了一個漂浮術,減輕大部分重量,扛在肩頭,拎起雷神之錘,準備離開這裡。

「托爾,我們走!」

他招呼道,托爾此時正在努力咀嚼這些野棗,口水流的到處都是。

聽到他的招呼,彷彿聽懂一樣,抬頭看看柯明德,低下頭小吠一聲,一小堆野棗頓時消失不見。

柯明德幾乎看呆了,地上那幾顆棗,就這麼當著他的面,憑空消失!

「這些棗呢?」

他把托爾提到眼前,翻來覆去觀看,沒有發生異常,也沒有察覺到絲毫魔力的波動。

「那些野棗呢?」

他用精神力與托爾交流,用手指了指折斷的野棗樹。

托爾烏溜溜的眼睛看著他,嗷的叫喚一聲,幾十顆紅棗憑空出現空氣中,撲簌簌掉了一地。

「這是空間能力!」

柯明德立刻想起來神國破碎后的景象,一絲殘骸落到托爾身上。

「不愧是從神力中誕生的精靈!果然不凡!」

柯明德暗道,從地上撿起一塊鵝卵石,托在手心。

「能把它裝進去嗎?」

最美遇見 托爾嗅了嗅石塊,不為所動。

「什麼?你嫌它不能吃!」

從托爾的精神波動里,柯明德讀到這樣的信息。

這是讀心術的能力,這門法術雖然不在永恆之火的體系中,也是一種十分有效的法術,能夠讀取他人的想法。但同時限制也極多,如果釋放讀心術的對象精神力稍強,讀心術就起不到作用,如果一個普通人學會了心靈防護類法術,連白袍法師都讀不到他的所思所想,這需要用更高級的讀心法術。

更高級的讀心法術傳承極少,至少在永恆白塔的藏書中沒有收錄。

柯明德進階灰袍法師后,精神海得到極大地擴張,不再擔心空間不足,除去銘刻永恆之火這一系法術外,還銘刻了一些常用法術,如魔力護盾、反魔法屏障等,讀心術也在其中。

「不能吃也要把它裝起來!」

柯明德瞪了一眼托爾,故作兇惡像。

托爾嗚嗚鳴叫,彷彿受了極大委屈,最終屈從他的淫威,將石頭收納起來。

「奇妙!奇妙!能把我裝進去嗎?」柯明德突發奇想。

從小獸心裡傳出肯定的回答。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