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傳說神兵無法由煉兵師直接煉製,都是由歷代強大的煉氣師生死歷練,以無數精血精神蘊養而成,神祕莫測,至少在這個世界,沒有人知道神兵形成的具體過程。


這個世界沒有神兵,然而這並不阻擋有關神兵的傳說,神兵的強大之處,沒有任何人真正見識,然而卻依舊讓任何人都對其抱有一種絕對的奢望。

不管是造化生機氣,還是天藍神兵,只要能得到一件,就能改變局勢!

眼下,傳承就要開啓,聯手勢在必行。

光明教主思緒變化,獨孤萬道只是橫眼一掃,隨即便鬆開了眉心,面對三人的合擊,他沒有任何爲難的神情,反而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也罷,我便一次性解決了你們三個,也免得以後一個個去找人,麻煩得很!”

說完這句話,他手中便是突然出現了一把黑色的大刀。

以黑色的大刀爲中心,如同有無數孤魂怨鬼呼嘯,怨氣擴散,讓整個空間的氣息都突然變得詭異起來。

白雲山主和光明教主臉色同時變得凝重起來,雖然這把黑色刀還未發揮出任何的力量,然而僅僅這一股氣息的波動,就讓他們感覺到發自內心的悸動,甚至在靈魂深處都因爲這把黑色大刀的出現而顫抖了起來。

看到這把刀,劉封震驚之餘,眼中卻是閃過了一絲難以覺察的波動。

“這是。。。。”秋亦言更是直接就失去了神色,又是驚喜,又是擔憂,又是驚訝的,不管是表情還是聲音有複雜無比:“這是一把真正的聖氣兵!”

“沒錯,這是古煉刮骨噬魂刀,真正的聖氣兵,可不是你那半吊子的狂獸之刀可比的。”獨孤萬道冷笑一聲,橫刀而立,指向三人。

金色的身金色手,在這個時候,竟然奇異的發生了變化,如同和手上的刀開始融合,整個人都變成了黑色。

這是無盡的黑,就如同一個吞噬一切的深淵,無論是誰,只要被刀指向,就如同陷入了深淵,在無數的怨鬼孤魂糾纏中沉淪,永世不得超生。

這把刀,實在太可怕,即便是半步天師境界的大人物,也一樣感受到了無法承受的壓力。

“雖然有聖氣兵,不過那又如何?這一戰,要來的始終要來吧。”這個時候最鎮定的,反而是白雲山主,他不像光明教主那樣多的心思,舉棋不定,也不像秋亦言對氣兵有着最直覺的感知,所以情緒複雜,他只是最簡單的清楚自己此刻的目的。

打到獨孤萬道!

即便不能打到此人,那麼也要拖住他,這裏的傳承,寧可讓他人帶走,也絕不能留給獨孤萬道。

這,便是白雲山主此刻的想法,這本是慕容海的託付,而此刻已經成了他自己的信念。

所以說我這句話後,他就再沒有任何的猶豫,大吼一聲,直接往獨孤萬道衝了過去。 這樣一個集性感和美麗於一身的女人,若是放在人類世界,不知道會驚艷多少人。

但一想到她的身份,林東的心便逐漸平靜下來。 烙印殘妻 恐怕任誰也想不到,就是這樣一個女人,本體會是六級妖靈獸的墨蛟。

「呼……」

長長呼出幾口濁氣,林東眼中的神色逐漸恢復成之前的平靜,看向墨蛟的目光也不再有任何的其他之色。

現在他的首要任務就是從這個女人的手中活下去。

「什麼時候可以開始?」

見林東的改變,墨蛟的臉上閃過一抹驚訝,不過只是一閃而過,隨即,指著被霧氣包裹的只有半個足球場大小的空地,中性的聲音淡淡的響起:「碰到我,你便過了第一關。」

「多長時間為限?」

開玩笑,林東可不會和墨蛟這個妖靈獸比體力。他要做的就是爆發出最強的速度,持續作戰,對他沒有丁點的好處。

「呵呵,就以塵土下落為期限。」

話音剛落,墨蛟虛空對著身下揮出一掌,立時間,整個大地都輕微的抖動了一下。而後,漫天的塵土開始不符合自然規律的向上飄飛,漂浮到約莫十米的高度,竟全部停頓在在半空。

只聽墨蛟繼續開口道:「好了,現在開始。」

啪!

一記清脆的響指打響,原本定格在半空的塵土開始緩慢的向下飄落,比起雪花掉落的速度要慢上一半。

按照這個趨勢,等全部塵土落定,至少需要一分鐘的時間。

雖然林東對墨蛟這神乎其神的手法震驚,但現在也不是多想這個的時候。

幾乎是墨蛟話音剛落的剎那,林東整個人如同疾風一般瞬間沖向墨蛟。

身後三道殘影同時出現,相繼尾隨在林東的身後。

從林東到墨蛟所在的距離不過兩三米的距離,對於現在的林東來說,幾乎是眨眼即到。

一雙手猛地前伸,距離墨蛟不過是一拳只隔,甚至不用一個呼吸的時間就能輕易的觸碰到。

但就在這時,墨蛟卻突兀的消失在原地,甚至沒有帶起絲毫的風聲,就好像剛才在那裡的只是一道空氣罷了。

數米之外的另一處地方清晰的透過墨蛟鄙夷的聲音:「太慢了,這樣的速度比將死之人還不如。」

「哼!」

林東自然知道,自己第一次出手不可能就碰到墨蛟,不然她這個六級妖靈獸的水分也太大了。

不過林東卻有別的打算,一擊不中,身形沖著聲音發出的方向再度襲去。

與此同時,三具幻身,在林東的授意下飛快的向著墨蛟的另外三側衝去。

「反正規則就是碰觸到她就算過關,那就算是幻身碰觸也能贏。」

打定了主意,算上林東的真身,一共四具身體從四面沖著墨蛟包裹而去。

「呵呵,改變戰略了。不過速度還是太慢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的計謀都是無用的。」

墨蛟輕描淡寫的聲音緩緩的傳過,好似在這四周布滿了擴音器之類的東西。墨蛟站在原地,但那聲音卻是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

刷!

這一次,林東甚至都沒有看清她是怎麼消失,但就是這麼突兀的消失在了原地。而那幾具幻身都是完好無損的,碰都沒有碰觸。

「該死!人去哪兒了?!」

林東目光急速撇過四周,但卻不見絲毫的人影。突地,頭頂之上仿若傳來一聲笑意,迅速的抬頭。可剛抬到一半,只覺得一股勁風傳來,身體一震。

緊接著,林東只覺得眼前的景物在急速的向後退著,身體竟是被這一股勁風直接打的倒退了數十米,直到重重的跌碰在如金剛般的霧壁上。

身體這一撞之下,仿若全身骨頭架子都要散架了一般,咔嚓作響。

「靠!這個變態!」

要知道林東現在可是有330馬之力,竟然弄得這般狼狽。不過轉念一想墨蛟的實力,只是全身骨頭咔嚓作響,已經算是萬幸了。

「呼……」

林東緩緩的撐起身子,此刻那漫天的灰塵已經落下三分之二。而墨蛟則是雙手環胸的漂浮在半空之上,嘴角含著戲虐的笑容。

刷!

伴隨著一陣破空之聲,林東再動,而且速度要比之前快上了些許。最重要的是,第四道幻身已經有了一個模糊的輪廓。

「哦?竟然突破了速度的界限?」雖然聽上去像是在誇獎,但由墨蛟說出來,淡漠無比,聽不出絲毫的情緒。

砰!

疾馳之中,林東重重的踏了一下地面,整個人飛升至半空。而且詭異的是,在升至半空頂點之時,林東並沒有按照慣性下墜。而是仿若結靈境的修士一般,雙腳踏在半空,向前平滑了數米。

「呵呵,有點意思。」

墨蛟這一次稍微帶點兒驚訝的語氣,不過也只是轉瞬之間,依舊是擺出那副淡漠的表情,環胸的雙手將胸前那對波瀾起伏襯托的更加雄偉。

「靈武出!」

伴隨著林東心底的一聲爆喝,林東手上靈武長槍召喚而出,隨著用力的向前一掃,口中暴喝道:「燎原九勢,第一勢。」

嘩啦!

立時間,鋪天蓋地的槍影,火焰呼嘯而出。四周的空間,也都在同一時間被完全覆蓋。

「光憑速度不行,就要走點兒捷徑了。就是碰到一個衣角也行!」

眼見著一道二丈紅光和漫天的槍影平鋪在墨蛟的身前。突地!墨蛟嘴角依舊含笑的伸手在身前一點,頓時間,一股波紋蕩漾在空氣中,四散而開。

而不論是槍影還是紅光全都被一片無形的空氣所阻擋,消散的無影無蹤。

「什麼!?」

這時,勉強在空氣中維持身形的林東也正在急速下墜,耳中聽到墨蛟的聲音不由的一震。

「我說過,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都是無用的。」

那冷漠的聲音讓林東的心再度一沉。

砰!

長槍狠狠的落地,發出一聲金屬碰撞的悶響。林東將一雙眼睛緊盯在半空的墨蛟身上,沉吟片刻說道:「開始第二關吧。」

而此刻那漫天的灰塵也終於分毫不差的全部落地,其中幾粒塵埃落在林東的身上,輕輕一抖,融入大地之中。

「呵呵。」

墨蛟緩緩的墜落在地,那充滿著野性的臉上閃過一抹看不懂的韻味,朱唇輕啟道:「很好,有自知之明。這第二關,我和你比幻陣。」

「幻陣?」

林東一愣,他絕對想不到這墨蛟竟然要和自己比幻陣,當即沉聲說道:「我不懂陣法,如果你想趁火打劫,挑選我不會的,那你成功了。你現在就可以殺了我。」

「呵呵,我什麼時候說要讓你施展幻陣了。」

墨蛟向前走了幾步,距離林東不過是一米,一股幽香傳來,瞬間瀰漫在林東的鼻尖。

「那你想怎麼樣?」

雖然林東被這股說不出感覺的幽香弄得心弦一震,不過還是飛快的調整好心態,臉色平靜的盯著墨蛟,淡淡的問道。

經過了剛才的第一關,林東心底對於墨蛟的恐懼已經消除了一些,大不了就是一死,何苦弄得自己那般膽小。

「呵呵,我一直好奇為什麼以你這麼弱小的能力能夠在幻林的幻陣中如入無物。所以我要拿你做一個實驗。」

「實驗?什麼實驗?」

林東不敢掉以輕心,說不準這個女人會想到什麼爛主意。

墨蛟扯了扯身上的黑色紗衣,很是無所謂的說道:「很簡單,如果你能在我的幻陣中活著出來,這第二關我便讓你過了。」

「恩?你的幻陣?」

隨著林東疑惑的目光落定在墨蛟的身上,墨蛟突的揮動雙手點在半空,另一隻手則是穿透了虛空,沒入一個黑洞之中。

「這麼輕鬆穿透了虛空?」

林東心中一震,他雖然也可以震碎虛空。但頂多只是震裂出一條條裂縫,而且還必須用全力。

哪能像墨蛟這樣,如此輕而易舉。

而且不光如此,隨著墨蛟將手收回,突地!數不盡的魂石開始呼啦啦啦從黑洞之內掉落在地。

不出一會兒,便形成了小山大小的規模,粗略一看,最起碼五萬枚朝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