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像是生地瓜的味道,有淡淡的甜味。要是能烤一下就好了,卡娜把剩下的也放進嘴裡。


卡娜他們來到奴隸販賣區,這裡的亞人明顯就硬氣多了,他們不像之前的亞人那樣只要她多問幾句或者多看幾眼就把東西送給她,他們的脾氣也變化多樣起來。

一個只到黑蒲腰間的小貓人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請問您需不需要介紹者。」小貓人有著貓耳和貓尾,小臉和小手白凈,顯然是來得時候特意清洗過。

卡菲曼擋在小貓人和卡娜的中間,不讓他再靠近卡娜了,周圍的不少亞人看到如此整潔的小貓人露出了貪婪的神色。

不遠處,還有三個小兔人躲在一個大木桶後面緊張地看著小貓人,小貓人臉上露出得體的微笑請示卡娜。

小貓人是在賭,如果他能得到卡娜的青睞,這裡就再也沒有人敢對他出手,如果她拒絕了他,他連今天一天的自由都會失去。

自從他的族人被高等魔物屠殺,無意中路過的兔人族族長把他救回地下城,他們的日子就沒有一天好過。

高等魔物體態似人,魔力越強就越像人類擬態,它們不僅學習人類的外形還學習人類的行為。

小貓人名叫塔里·凱奇,幾年前一隻高等魔物路過他們的村子,他的媽媽讓他外出為這隻高等魔物的宴席捕獵。

他學藝不精,追著一隻地魔鼠就跑遠了,等他回到村子時,村子已經著火了,他想衝進去找他的媽媽,就被剛巧路過的兔人族族長攔住帶回了地下城。

那時的地下城也有一隻高等魔物在居住,這隻高等魔物叫克烈恩,是高等魔物中的貴族,爵位是什麼兔人族族長也不清楚。

克烈恩有個變態的愛好,喜歡養**,尤其是乾淨嬌嫩的長相俊秀的亞人男孩。

雖然塔里·凱奇經過一天的狩獵變得髒兮兮的,但這些污垢並不能阻擋那些想要討好高等魔物克烈恩的亞人和魔物銳利視線。

塔里·凱奇很快就被這些亞人和魔物給盯上了,他利用各方實力,左右制衡,但是直到克烈恩離開他們也沒有停止對他的覬覦。

近幾天,這些亞人和魔物發現了他的小聰明,共同逼迫他做出一個選擇,兔人族也遭到了他們的壓迫,而這時與眾不同的「高等魔物」卡娜來到了地下城。

塔里·凱奇昨天晚上考慮了很久,為了不讓那些走狗得到任何好處,他決定挺而走險,去尋求卡娜的庇佑。讓他自己展現出更多的價值,是他今天的主要目的。

黑蒲看到小貓人的接近就警惕起來,他彷彿看到了幼年的自己……但是他可不會為了這點相同就把在自己嘴裡的「肉」讓給他。

弱肉強食,他現在已經長大了,以前是同情弱小但沒有實力保護,現在則不會再去同情弱小。

「介紹者?」卡娜詢問小貓人這是什麼意思。

「可以給您提供您想知道的地下城領域的部分信息或者地下城之外的信息。」

「你想要什麼?」卡娜可不會天真的認為天下有免費的午餐。

當然,早上被送的那些東西並不能算在內,他們無聲的恐懼卡娜還是隱約感覺到了。

「我希望您在地下城時能一直雇傭我,我的價格是您能一天提供給我三頓飯。」小貓人塔里·凱奇誠懇地報出自己的價碼。

卡娜快速思考他的條件,這個條件看起來對她非常有利,但是她從黑蒲以及其它魔物對他的態度可以明白這個小貓人並沒有他的外表看起來那麼無害。那麼,他能獲得的最大利益又是什麼?

塔里·凱奇的計劃其實並不難猜,只是卡娜對當地情況並不了解,所以她難以推測小貓人的目的。

小貓人塔里·凱奇是一個非常可愛的男孩子,思考無果,卡娜覺得幫他一把並不是什麼難事,就同意了他的請求。

塔里·凱奇眼底的笑意都快要溢出來了,「小貓人塔里·凱奇很樂意為您服務。」

黑蒲也在笑,只是笑意不達眼底,他緊緊地握著卡娜的手,不離開她寸步。

卡菲曼讓開路,塔里·凱奇走到卡娜身邊,哥布林在他們三人身後眼睛滴溜溜轉個不停,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從這一片到前面幾百米處是奴隸市場。」塔里·凱奇和他們一邊往前走一邊介紹。

「往往佔據中間市場的商人勢力更加強大,在他們那裡您能買到各種稀有的奴隸。比如說,精靈、磁性人魚等。」

黑蒲突然用力抓緊了卡娜的手,卡娜感覺手指骨都要被他握碎了,忍不住用另一隻手去掰他的手指。

他意識到自己弄疼了卡娜,這才鬆了松力道,然後兩隻手給她被捏紅了的手按摩。

卡娜感覺這樣太過於親密就扶開了他的手,黑蒲的笑容徹底消失,周圍的人都能感覺到他陰沉的氣息。

奴隸市場外圍商人所出售的奴隸大多都精神萎靡、髒亂不堪,越往奴隸市場中間走,出售的奴隸面貌、體力、衣著……就越好,但是來這裡的亞人和魔物也越來越少。

「聽說今天人類大商人卡布魯斯來地下城的奴隸市場拍賣最新得到的奴隸,大部分亞人和魔物都去看了,我們要不要也去瞧瞧?」塔里·凱奇眼裡閃爍著好奇的光芒。

人類?原來地下城是有人類存在的,經過這麼長時間,卡娜終於能見到一個同族,心裡也是非常激動的,身為人類她更想與人類一起生活而不是其它的物種。 一天後,離黑洞數十公里內,正個空洞都處在扭曲中。

一點點白濛濛的光點從海中,天上,四面八方涌來,朝着黑洞飄來,與其說是飄過來,還不如說是被黑洞吸收而來。

這白濛濛的光點正是天地靈氣,只有修真之人才能感應到他的存在,而能用肉眼看見,只有最爲精純的靈氣才能被看見。

此時的黑洞已然增長到了直徑超過百米,吸力也是越來越大,吸引靈氣的同時,也吸起海水,帶着海中的魚蝦,甚至連付近一些低階的海獸也被其吸收到了黑洞裏面。

如此驚世駭俗的景象,自然引來了不少修士的注意,其中也有不少惡魔島上的元嬰老怪。

要知道,黑洞吸收靈識的範圍已然超過了數百公里,而只要一吸乾付近的靈識,便會繼續向外吸收而去。

“司馬兄,這裏出了什麼事情,爲何會有如此驚人的影像。”一名瘦小的老頭子駭然的問道。

“你問我,我問誰去,自我修真以爲,從來沒見過這種景象,如果不是天然形成,應該就是某位前輩化神吧。”那被稱爲司馬兄之人說道,只是他依然眉頭緊皺。

“的確如此,以我的靈識竟然遭到反噬,更本看不到發生何事,又不能上前去查看,能讓我們如今的修爲都無法上前,怕也只有天道的威力以及化神修士的神能了。”那瘦小老頭同樣眉頭一皺付喝道。

其實倒不是他們真的無法進入空間扭曲的區域,而是不敢,之前不少築基期進入後都瞬間真氣被吞噬一空,從而就此隕落,其中金丹期也有幾個不怕死的金丹期修士試過,同樣是瞬間被吸乾真氣,連逃的機會都沒有。

修真者修爲越高,就越怕死,沒有一個元嬰老怪願意以身試試的,自然都以爲自己也會有同樣的結局。

可事實如何,誰也沒法說清,誰叫沒有試驗者呢?

然任誰也想不到,在空間扭曲的最中心處,也就是黑洞的付近,此時正臨空站着一人。

此人像貌普通,年齡大概在二十左右,一身黑袍加身,雙手負背,腳下踏着一把龍形的飛劍,一臉無奈之色。

這名青年正是曾浩了,他此時心裏暗歎,大喊倒黴。

早在數天前,他將地階品的虛似石以及十來塊上品的虛似石練化,容在了一起,慢慢將混合了兩種品階的虛似石注入到了靈園珠內。

這種做法正是曾魂教他的,這樣一來,就不用專門爲了容入虛似石而搬遷空靈園珠了,只須注入,讓靈園珠吸收,再加以法決容合更行了。

曾浩按照曾魂所教的方法將足有拳頭大小的紅色液體注入到了靈園珠內,並加以法決容合。

靈園珠雖然不是曾浩的本命法寶,但也是一件認了主的法寶,自然跟他有心靈相通的能效了。

於是在容合的過程中,曾浩做的很是順利,只花了一天時間便完成了。

可讓他想不到的是,就在最後一個容合法決打入到了靈園珠上之時。

靈園珠且亮起白光來,如失去控制般閃亮着,旋轉起來,速度還越來越快。

隨着旋轉的加速,最後竟然形成了黑洞,不但吞噬着海水,還將數百公里內的靈氣吸了個空,而且還在繼續吸收着。

而且最讓曾浩鬱悶的是,此黑洞越來越大,連付近的小島都被吸收了進去。

對於山海星靈氣是否會被吸乾,他倒不在呼,他在呼的是如此天像,指不定引來了多少修士。

雖然自己付近有兩個法陣保護,可要是來個元嬰老怪,以自己現在的修爲,又什麼可能擋得住。

可自己又控制不了靈園珠繼續吸收靈氣,只能幹登眼,在一旁蕉急的等待着。

黑洞一收吸就是數天的時間,一點都不見其有停下的意思,隨着時間慢慢前進,黑洞已然擴大到了一公里以外。

而影響範圍已然超過了千公里以外,單是小島,就吸收了不下十於座,靈氣的數量更是驚人。

就連五階的海獸也讓黑洞吸收了不少,低階的更是超過千頭。

其實也怪他們倒黴,見此地靈氣波動厲害,紛紛跑了過來,結果都讓黑洞吸收。

可隨着時間慢慢推進,聚集而來的海獸也是越來越多,對於他們來說,靈氣濃郁比起什麼都強,自然悍不畏死。

雖然曾浩控制不上靈園珠吸收天地靈氣,可他還是能控制靈園珠吸收海水小島以及海獸的。

而靈園珠吸收海水以及小島海獸,都是曾浩控制吸收的。

原本靈園空間內便有一片小海域,是後來柳靜丫頭召集百萬厲鬼挖了數天才挖好的。

可那必竟不是海,就是大點的湖泊吧了,而這決在容合時,曾浩特的製作了一片海域,單海便站了正個靈園空間的四分之二。

加上原有的海湖泊,靈園空間內這時纔算擁有大海,而最深處達到了上千丈之深。

所須海水也是驚人的,所以曾浩這才大量的吸收起海水,並同時隨便將付近的小島也吸收了進去。

曾浩也是爲了能給靈園空間內增加在礦脈,這才選擇吸收小島嶼。

至於靈獸,曾浩也是爲了給靈園空間內增加點活氣,再有就是爲了日後靈園空間有了修真者,可以有個歷練的場所。

可讓曾浩沒想到的是,隨着時間,越集越多海獸,單是一天時間就能吸收上千只修練不等的靈海。

直到靈園珠吸收靈氣的第十天後,當天吸收的海獸就達到了數千頭之多。

靈園珠籠罩的範圍已然超過了二千公里外,聚集而來的修士也達到了一個驚人的數字。

九洲盟也同樣來了不少元嬰老怪,而惡魔島之人最爲驚懼,此時的空間扭曲範圍已然離惡魔島不遠了,而惡魔島上的靈氣也首當其衝,收吸的差不多了。

然就在當夜,四面八方聚集而來的靈氣猛得散去,而空間扭曲的中心位置,黑洞猛的一收,瞬間消失,從新現出了白光團。

一旁的曾浩雙手猛得一抓,將靈無珠瞬間抓到了手中,遁光一起,射而某一方而去。 地下城的街道漆黑一片,城牆不再有燭火照明,亞人和魔物早就適應了漆黑的環境,他們在夜晚也能看清周圍的環境,做到來去自如。

卡娜的眼睛現在也勉強能適應黑暗了,雖然還是很模糊,但是卻比剛開始的時候強得多。

「你帶路,我們一起去瞧瞧。」卡娜有些興奮地對塔里·凱奇說。

「是。」塔里·凱奇也很高興能正大光明地去看拍賣,他一扭頭,就興沖沖地就跑到卡菲曼前面帶路去了。

他兩隻黑色、貓耳朵隨著他的跑動,像只蝴蝶煽動翅膀一樣,可愛極了。

卡娜嘴角忍不住上揚,黑蒲吃醋地攬住她的肩膀把她帶到自己的懷裡。

「小心,地上有隻蟲子。」黑蒲撒謊時連眼都不眨一下。

「謝謝。」卡娜稍微愣了一下就向他道謝。

娘子請住手 「還是讓我來拉著你吧。」黑蒲一本正經的建議道。

這次卡娜沒再拒絕。

他們一行人快步走到奴隸市場的中央,只見有不少人圍在一個高台旁邊,里三層外三層把裡面擋的嚴嚴實實。

觀看拍賣的亞人和魔物感覺到卡娜的到來,都紛紛避讓,給他們在靠近高台的地方留出一片空地。

高台上有一個蓋著紅色絨布的大籠子,籠子體積約為一立方米,上面的部分看不見,只能看見籠子下面一兩隻緊靠在一起的兩隻小腳丫。

「最後一隻拍賣品是百年難得一遇的綠精靈。」卡布魯斯一邊把籠子上的布拉下來一邊高聲給眾人介紹道。

一隻穿著白色粗布的女性精靈蜷縮在籠子的角落,她的衣服已經破破爛爛,露出大片大片雪白嬌嫩的肌膚,肌膚上有一道道青紅交錯的傷口,看來沒少挨打。

她的一雙眼睛就像用水洗過的綠寶石晶瑩剔透,金黃色的頭髮瀑布般披撒在肩頭,在僅有的幾點燭光照射下還帶著點橘光。

紅布被拉開后,她瑟縮地拉了拉自己已經短的不成樣子的衣服。

「哇,精靈族果然都很漂亮。」一個亞人連連讚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