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像靈犀鏡、靈梭等寶物都可從無邊雷雲內尋獲,是諸多外族天才的奇遇之地。


無邊雷雲的層數極多,每一層都有著絕世人傑留下的精神印記,闖入無邊雷雲時需面對的人傑都是隨機,挑戰者便難以針對性的進行準備。

可唯獨第一層雷雲中始終都是同一位人傑,其等同於守關者。

曾經的守關者是天妖屈聖傑,他為了外族後輩著想,留在第一層雷雲中的一擊連其全力一擊的三成都不如,算是給他們留了念想。

與陽頂天的考慮如出一轍,在無極玉璧上也只留下八成力量的極限。

可現在天妖印記被磨滅,每位進入無邊雷雲中就必定要面對李宇的破天一拳!

「連第一道雷雲都沖不過去,那無邊雷雲豈不是等於被廢棄了!」外族武者均是意識到這一點。

雄霸蠻荒以龍象霸氣爆發,在無極玉璧中留下難以突破的力量極限,想要封死人族武者踏入無極玉璧的可能。

李宇此時所做的,就是以牙還牙,封死無邊雷雲!

「那神武選擇磨滅天妖大人的精神印記,就是為了這一手!」

「他想擋住所有挑戰無邊雷雲的我族天才,用心真是險惡!」

「絕不能讓他得逞,不然我等的尊嚴都將被碾碎!」

「換穿山甲妖上!」外族中為首幾人商定道。

穿山甲妖是妖族之中較為特殊的種群,天生有著本命寶甲,可抵禦刀劍和真氣。

隨著其修為提升,寶甲的防禦力也會逐漸增強,氣感境的穿山甲妖,可刀槍不入,堪比三品靈武。

一隻氣感九層的穿山甲妖披覆著三品寶甲,它渾身本就被一層淡金色的鱗甲覆蓋,那便是它的本命寶甲。

其本命寶甲上有著與遠古文字相似的圖案,就像是龜甲上的文字,雖有些殘破,可卻有著非凡的威能。

它手上還捏著一隻護體寶珠,可謂是全副武裝,直接沖入無邊雷雲之內。

「山獰在穿山甲妖中都算是天賦異稟,本命寶甲上有著天生圖紋,可使他的寶甲防護力大增,堪比幼年玄武。」

「再加上他所披覆的三品寶甲和護體寶珠,定能擋住那一拳的威勢。」

穿山甲妖本就皮糙肉厚,山獰是氣感九層的高手,他的修為雖被壓制到煉體境,可天生的本命寶甲卻仍是防禦不減。

又有寶甲護體,怎麼可能連一拳都擋不住?

連武靈都心中暗道:「就算我拿著靈武寶具,也要費盡心思才能破開那山獰的寶甲。」

「只要山獰能擋住神武的拳頭,我等相繼沖入雷雲內,定可磨滅他留下的精神印記。」

可武靈剛剛抬頭,就看到一道拳勁橫貫整片無邊雷雲,將山獰從不停翻滾的紫色雷雲中狠狠轟落下來。

在半空之中,甲胄包裹全身的山獰就化為靈氣消散,三品寶甲更是四散崩碎,化為一團廢鐵墜落。

「怎麼會這樣……」武靈微張開口,他難以相信連山獰都擋不住這一拳!

外族武者怎會想到,李宇這一拳是燃燒了數千枚靈晶,凝聚了他的武道意志,轟出的最強一擊,他也不是任何時候都可打出如此無敵的一拳。

這一拳李宇毫無留手,等同於通天武神破開天門的一拳,連天妖屈聖傑都被磨滅,又豈是一兩具寶甲可擋住的!

這一拳最強的不是那至剛至猛的拳勁,而是那橫掃寰宇的拳意!

「穿山甲妖的寶甲可抵擋大部分拳勁,可那一拳之中居然有一股不滅的拳意,就算我等上去,也會被一拳碾殺!」

呂孟德和魂族的先天高手對視一眼,他們都從對方的眼睛中看出了忌憚和驚懼。

他們還想要磨滅李宇留下的精神印記,可現在的問題卻是他們連接下那一拳的武者都找不出來!

連一向自信無比的武靈感覺到那股拳意,他都不禁有些戰慄:「如此拳意,簡直與傳說中通天武神一拳開天的拳意如出一轍。」

「難道人族之中又要崛起如此一位無敵武神么!」

李宇的身影在無邊雷雲邊緣顯現:「我當永世鎮壓在此,何人上來均是一拳滅之!」

這一日,李宇一人橫掃虛靈界,永鎮外族! 「呼!」李宇吐氣開聲,他率先從眩暈中恢復過來。

睜開雙眼,木奕等人也相繼蘇醒。

「李宇,剛剛你也看到了虛靈界的那一戰吧,神武真乃是絕世人傑,居然可橫掃諸多外族,登頂登天台!」木奕忍不住開口說道。

她心中還在讚歎,顯然對獨身一人闖入虛靈界,在外族環視的情況下橫掃強敵的神武充滿了崇敬。

實際上凡是看到那一幕的人族武者,均是心潮澎湃,之前被幾位外族天才奪得百勝的憋屈都被神武一人掃盡,更是生出了無窮信心!

李宇淡然一笑:「神武也是我人族,只要我等奮力修武,也可如他一般強大無匹。」

見李宇仍然不願表露真實身份,知曉內情的幾人也只好默然無語,秦素雅更是美眸盯著李宇看,心中閃過李宇沖入無邊雷雲的場景。

李宇登頂登天台後,蠻族高手就斷掉靈犀鏡,通靈界的人族武者自是不知曉李宇沖入無邊雷雲的事迹。

她和胡老三則是親眼目睹李宇磨滅了天妖印記,橫掃諸多外族絕世人傑的場景。

胡老三更是感嘆李宇留下的破天一拳足以永世鎮壓無邊雷雲,在煉體境無人可擋住那一拳!

幾人還在因虛靈界一戰而心神搖曳,李宇則與幾人道別,迫不及待的拿出血菩提,仔細研究這件寶物。

在虛靈界內是以精神為主,李宇還沒多大的感覺。

現在回歸現實世界,他將血菩提拿在手中,就有股血脈相連的感覺,他的血液流動似乎都因此加快幾分。

李宇深吸一口氣,便有大量血氣在他血管中流動,光是血菩提中逸散的血氣就足以讓人受益無窮。

長時間佩戴血菩提,都足以讓尋常武者血氣旺盛無比,擁有人人羨慕的武體!

血菩提內蘊含無窮血氣,以元陽煉血決可輕鬆煉化這件寶物。

不過李宇沒有急著動手,他拿出剩餘的靈獸靈血開始瘋狂煉化。

有通天神功相助,李宇花費半天時間,便把剩餘的九滴靈獸靈血全部煉化,他的血氣又旺盛幾分。

「還是不夠,現在還與我的極限差之較遠。」李宇默默體味,他毅然決然的將百年太歲的血肉精華吞服入口。

這血肉精華曾助李宇突破至煉體九層,剩餘的血肉精華還有大半,幾乎抵得上一百滴靈獸靈血的藥效!

其藥效霸道無比,李宇小腹中像是有一團火球在燃燒,他渾身燥熱無比,頭頂上甚至隱隱出現一片血雲!

「給我煉化!」元陽煉血訣全力催動,將那血肉精華轉化為血氣吸收。

李宇張口一吸,連之前逸散出去形成血雲的血氣也被他吸入體內,他連一絲血氣都不願意浪費!

我的時空旅舍 「剛好藉此機會練拳!」

夏多的耐色瑞爾之旅 手臂被隕星拳套包裹,他一拳轟出,將一塊玄鐵礦錘得火星四濺。

那點點火星便是玄鐵礦內的雜質,上千拳下去,一塊玄鐵礦便變得只有之前十分之一不到的體積。

鐵拳達到玄鐵境界后,他可將玄鐵礦錘鍊到更為精純的地步,所剩的全是純粹的玄鐵。

星光神鐵像是本能一般覆蓋在玄鐵上,眨眼間就將其吞噬一空。

「唔,貌似重了不少。」隕星拳套重新覆蓋在手臂上,李宇能感覺到其增加了數十斤的重量,那是小塊玄鐵的部分重量。

重生不嫁豪門 拳套便重之後,李宇反倒覺得更有質感,他將玄鐵礦均拿出來錘鍊,正好也通過這種辦法來助力煉化血肉精華。

隨著他不斷練拳,血肉精華所化的血氣被他不斷吸收,他的武體強度不停提升,肉身力量不斷上漲。

一百二十五牛之力!

一百三十牛之力!

……

三天過後,血肉精華的所有血氣均被煉化,李宇的肉身力量已達到一百五十六牛之力!

突破一百牛之力的人體極限已是絕世天才的專屬成就,要在此基礎上每提高一點,都是一種奢望,可李宇卻以通天神功來錘鍊武體,這對他簡直就沒有極限!

像雄霸蠻荒修鍊龍象霸絕天功,也不可能擁有如此可怕的武體。

「要是再對上雄霸蠻荒,我一拳就可碾壓他!」李宇心中充滿自信。

「是時候衝擊第一道神門了!」此時萬事俱備,已可嘗試衝擊血神門了!

血菩提被李宇一口吞下,其並未被直接煉化為無盡血氣,而是受到莫名的牽引,隨著血液流動直奔李宇的心臟而去!

「神門生死決上記載,人體內有著神門,其如同枷鎖封印住了人體的潛能,我現在要做的便是衝破神門的封鎖。」

「第一道神門血神門便是在心臟深處,正好借血菩提之力衝擊!」

李宇運轉神門生死決,調動全身的血氣裹挾著血菩提一齊沖向心臟。

血神門乃封鎖人體血液潛能的神門,心臟是人體血液流動的樞紐,血神門自是藏於心臟之內。

再強大的武者,心臟都屬要害,受到損害輕則重傷,重則身亡。

衝擊血神門,稍不注意就會損害心臟,其方法在很多武者看來簡直就如同自殺,死亡率極高!

原始魔教之中,很多天才得到神門生死決也不敢嘗試。

要修鍊神門生死決,必須要有大勇氣大毅力,不然心有疑慮,修鍊神門生死決也是必死無疑!

血菩提帶著一股一往無前之勢沖向心臟,在其深處,隱隱間有一道門戶鎮守,其堅固無匹,鎖死了絕大部分的人體潛能。

轟!

血菩提撞擊在血神門上,李宇體內猶如遭受了毀滅性的災劫,無數血液倒流而回,衝擊經脈和脆弱的臟腑!

李宇的毛細血管因為太過充沛的血氣而鼓脹起來,部分還破裂開來,讓李宇宛如一個血人。

他的七竅更是有著鮮血倒流而出,顯得凄厲無比。

實際上受損最為嚴重的還是李宇的心臟,其因遭受了巨大衝擊,差點破碎!

幸好血菩提不愧是絕世寶物,其自主逸散出血氣,幫助修補破損的心臟。

這便是胡老三所說的,有血菩提在,李宇衝擊血神門的成功率會提升好幾成,不然他還未成功沖開血神門,就已心臟破損而死!

「給我破!」血菩提還在幫忙修復破損的心臟,李宇卻以堅韌的意志強行凝聚起一股最為精純的心頭血,直接轟向搖搖欲墜的血神門! 經過血菩提的衝擊,血神門本來已搖搖欲墜,似乎隨時都會被衝破。

可血菩提還要修復破損的心臟,短時間內無法催動。

若是一般的武者,可能會等待血菩提可動用時,再催動其進行衝擊。

可李宇卻更為相信自己的力量,血菩提不應是他衝擊血神門的唯一依仗,他自身才是突破血神門的關鍵!

轟隆隆!

當心頭血衝擊在血神門上時,那道堅不可摧的門戶猛的洞開。

李宇的腦海中宛如有天雷炸響,這股心頭血一舉衝破血神門,釋放出了人體的血液潛能!

他像是進入了一個新的世界,看到無邊廣闊的可能。

沖入血神門內的心頭血倒流而回,其帶著淡淡的銀色,宛如水銀一般沉穩,但流動速度卻絲毫不慢,帶給李宇無窮的力量!

咚咚!咚咚!咚咚!

他的心臟開始更為有力的跳動,他本能的抽取出血菩提內蘊含的血氣,使之反哺受損的經脈和血管。

在那淡銀色血液的帶領下,滾燙的鮮血流遍李宇全身,他瞬間就恢復如初。

李宇長嘯一聲飛身而起,一拳轟出,隔著數十步便將一團玄鐵轟出一道拳印,其所有雜質瞬間就被剔除出去。

他抓起一團玄鐵,隨手一捏,就在玄鐵上留下清晰的指印,連手指上的紋路都纖毫畢現。

二百牛之力!

血神門一洞開,他的武體變得更為強大,光是肉身力量就達到了兩百牛之力的可怕程度,這已是前無古人,恐怕只有同樣打開了血神門的陽頂天可以稍微媲美一下。

「呼,這下凝聚四品血甲應當是相當輕鬆了。」

李宇默默運轉凝血篇,道道血氣從他體內飛散而出,在他體表凝聚成一具血甲。

三品血甲需要凝聚出五到九條陣紋,而四品血甲的最低要求是十條陣紋,陣紋越多,其品質就越高。

之前李宇的血甲勉強有六條陣紋,現在他稍一運轉,就有十二條陣紋浮現其中,這是正宗的四品血甲!

李宇更是感覺他若是動用那絲絲銀色血液,血甲上的陣紋將會更多。

從血神門內流淌出的淡銀色血液便是其給武者帶來的本質變化,其品質比普通血液要高上無數倍,可不斷增強武體。

現在李宇體內只有百分之二三的心頭血被轉化為了這種淡銀色血液,隨著神門生死決的修鍊,可漸漸將其他血液也進行轉化。

等他全身血液都化為淡銀色血液,那他舉手投足之間都可具有無窮力量。

「現在已達到煉體境的巔峰,可以晉陞氣感境了。」李宇拿出紫月華送給他的天一真氣丹,有此丹藥相助,他突破氣感境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果然,在服用天一真氣丹后,他體內的真氣聚集起來,一齊沖入氣***一路衝破各路玄關,將氣穴擴張了十二倍的體積!

煉體境武者,突破氣感境時,氣穴會大幅度擴張,氣感境可修鍊真氣貫通經脈,真氣的多少關係著武者的強弱。

氣穴越大,可容納的真氣自然越多,晉陞時氣穴擴張的幅度事關氣感境時的成就。

一般的武者,在晉陞氣感境時,氣穴可擴張三倍已是不錯的水平,四五倍的那是天才的程度,六七倍的武者就有希望晉陞先天境。

也曾有武者斷言晉陞氣感境時氣穴最多可擴張九倍,這是一個極限值。

可李宇的氣穴卻擴張了十二倍,這已不僅僅超越極限那麼簡單!

呼!

李宇吐出一口氣,其凝聚如劍,刺入地表留下一個小小的坑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