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光輝見狀依然為其開脫著:「赤城加賀她們只是太過激動了……還是讓她們兩人平靜一會兒吧。」


「……」

乾陽收回了已經邁出的腳步,小心的收起兩枚契約之戒點了點頭:「好吧。」

而這時,企業也將戒指退換給了乾陽。

「指揮官大人,我依然是你的下屬,只是這契約之戒現在給我為時過早。」

「好吧。」乾陽笑的有些苦澀。

「照顧好哈曼,也千萬別讓光輝傷心,我想出去轉轉。」企業甩開軍服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看著三艘航母帶著一眾無意識的海霧離開。

乾陽心情複雜。 痛苦的事情已經不想再回憶了。

乾陽註定也不會忘記坤月這一次的懲罰。

邪王狂妃:囂張大姐大 日常的餐廳工作中~

「獅虎,獅虎,還有多久下班啊。」

「獅虎,獅虎,你脖子上的是什麼啊?」

「獅虎,獅虎,新副本出了誒,不去打嗎?」

墨離岑越來越適應自己女裝的身份,就連撒嬌賣萌也變得極為熟悉。

要不是頭頂ID擺在那裡,乾陽真要以為是換人了。

「獅虎,獅虎,聽說新副本出boss複製艦誒,我……」

話未說完,乾陽冷漠的目光掃來,嚇得墨離岑一哆嗦。

「那個副本你打不了,複製艦的獎勵也不存在。」

呵呵,複製艦。

裡面的boss不是老婆,就是自己,複製艦複製的還能是誰?

「2號桌和3號桌的菜,快點去送,別讓我用猶大砸你腳趾。」

大不了不打唄,凶什麼凶。

墨離岑自然不敢說出聲,心裡委屈的抱怨幾句后,乖巧的接過乾陽手中兩盤菜走開了。

白萌萌坐在櫃檯前,笑看著兩人的互動。

「小墨墨真是越來越可愛了。」

相信要不了多久就會從內心去改變。

到那時……

嘿嘿嘿~

「你口水快滴出來了,會嚇到顧客的。」乾陽白了眼白萌萌,無聊的靠在了吧台前。

下午這段時間,飯店已經過了,客人只有兩桌,現在倒也的確沒什麼事情可做。

「咳咳。」

白萌萌乾咳了兩嗓子,拽過手邊紙巾優雅的擦拭起嘴巴。

比其剛剛的痴女模樣,簡直判若兩人。

是什麼改變了這個蘿莉控的變態!

是大jj的萌妹!

白萌萌自己脖子,反擊道:「不錯的項圈,很可愛哦。」

乾陽:「……」

項圈正是給寵物帶的那種,粉色毛茸茸包裹著堅固鋼鐵,前段還拴著一枚鈴鐺,行走時鈴鐺晃動發出的聲音相當悅耳。

為此乾陽沒少被怪異目光打量。

不過考慮到目前社會的放縱,沒人會說些什麼。

反倒是喜聞樂見???

乾陽下意識的摸向了脖頸,再次想到了坤月的懲罰。

從女兒國回來后,自然要和坤月解釋一番,畢竟一夜未歸。

眼下這鈴鐺便是一夜未歸的懲罰之一。

裡面存有GPS定位,無論乾陽去了哪裡,坤月都可第一時間知曉。

千萬別覺得這懲罰無所謂,這可是最輕的。當然如果你也能被斬下頭顱還能活著,那的確無所謂輕重了。

黑化的坤月相當恐怖,就連乾陽也不想再次招惹。

「對了!」白萌萌怪笑一聲,站起身沖向二樓。

而這個空隙,白小小從后廚走來。

「誒,姐姐呢?」

找不到姐ge姐ge的白小小環顧起四周。

「他上樓了。」乾陽道。

白小小一聽頓時嘟起嘴來:「上班時間居然擅離職守,簡直太沒責任心了。」

「就是就是。」送菜回來的墨離岑贊同的點了點頭。

白小小瞪向墨離岑:「你也好意思說,看板娘怎麼又忙起送菜了,還不快去。」

「我……」墨離岑看著乾陽,默默閉上了嘴巴。

「是有什麼事嗎?」乾陽問道

經過兩日的相處,幾人之間早就熟絡起來,如果是一些小問題能幫則幫。

說句不客氣的,白萌萌能做到的,墨離岑也能做到。

大概吧。

白小小憂心忡忡的嘆氣道:「是這樣的,昨晚狂歡庫存的酒快沒了,如果不補充的話晚上可能會出問題。」

說起庫存的酒,乾陽眼神不禁躲閃了起來。

那酒其中至少有一半是自己喝的。

說起來還得多謝了那群大叔給自己結賬了。

白小小輕嘆一聲,補了一句道:「只有姐姐知道進貨的地點,她一直嫌我小不讓我干這些。」

「誒,都在啊,也對現在這時間不是很忙。」

白萌萌踩著高跟鞋,扶著牆壁小心翼翼的走下二樓。

在其手中,緊捏著一頂古怪的東西。

「這不是去年看板娘用的兔耳朵嘛。」白小小一眼便認出了那發卡。

「什麼兔耳朵,這是狐耳!」

白萌萌豎起手指,認真的糾正道。

乾陽:「……」

分明是個驢耳朵。

我的女兒你惹不起 道理都懂,可為什麼萌萌姐你要講這個鬼東西戴在我的頭上???

「嘿嘿,總覺的很合適的樣子。」白萌萌拍著手,興奮的看著乾陽。

【提示】:您獲得道具「遲來的力量」

遲來的力量。

獲得被動技能:劍器宗師

增加對劍技的理解,化身超凡的宗師

乾陽一挑眉,隨著表情與心情的變化,頭頂耳朵輕微一顫縮向腦後。

好可愛!

白萌萌怎麼也沒想到這耳朵居然像活了一樣。

酷妻來襲:慕爺,收手吧 「器的原因嗎,看來你很喜歡只對耳朵呢,那就送你吧。」

根本不給乾陽反駁的餘地,白萌萌開心的送出了珍藏多年的驢…狐耳朵。

遊戲裝備!

還是金色的裝備!

墨離岑顯然也是發現了這一點,火熱的看向白萌萌就差開口求禮物了。

「小墨墨也要嗎,你等等。」

白萌萌捂著鼻子再次沖向二樓。

很快,再次回來的她,親自為墨離岑帶上了兔兒發卡。

「這次的可是兔子發卡哦,很可愛,很適合小墨墨呢。」

白小小眼角微微抽搐著。

所以這次的兔兒和剛剛狐耳有什麼區別嗎?

同樣也是金色裝備!

墨離岑相當開心,開心的連自己的性別都快忘了。

【提示】:您獲得道具「月兔」

月兔

被動技能:百毒不侵

八意永琳親測~

百毒不侵誒,這種一看便知是主角的能力,墨離岑笑的合不攏嘴。

怎麼也沒想到這任務居然還會遇到這樣的獎勵,好不真實的感覺。

輕撫著頭頂兔兒,墨離岑決意今晚買幾瓶耗子葯試試效果。

如果真的有效,那就是血賺啊!

「越來越像遊戲了啊。」乾陽輕笑一聲,微微擺動著腦袋,頭頂狐耳也隨之搖曳。

白小小走上前來輕輕將乾陽攬入懷中。

極品全能狂醫 「乾陽……突然有點理解姐姐為什麼會那麼喜歡蘿莉了……」 別突然變得這樣。

「我害怕。」乾陽連忙扒開白小小的手,一臉驚悚的拉開距離,看著白小小的眼神都變了。

「噗嗤。」

白小小咯咯笑著道:「看把你嚇得,放心吧,我不是蘿莉控,更不是百合。」

只是喜歡的人恰巧是個蘿莉而已。

別人的器嗎?

看來也沒有可能啊。

白小小無奈的嘆息一聲,隨後用著痛惜的目光緊緊盯著乾陽。

「別這麼看我,我更害怕了,我其實是個百合!」

乾陽相當認真的說道。

百合?

嘖~

白小小不禁怨恨起了自己。

隨即他又向著自己身下看去,計算起一根長槍換一隻蘿莉這筆交易是否值得。

罷了,罷了。

還是別想著亂七八糟的吧。

「所以說進貨的事情,姐姐靠你了!」白小小將一份清單送到了白萌萌的眼前。

清單上面寫著除了酒以外的其他東西,比如說其他的果汁和食材。

「嗚,酒水不夠了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