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全程就跟一個刺蝟似的。


擺明了就是來挑戰衆大佬的威嚴的。

這樣的一個情況,試想一下,三垚集團還會把到嘴的肥肉吐出來嗎?

大佬們不敢置信。

大佬們悲乎連天。

甚至當場質疑當局的公正,可想而知他們此時此刻的心情了。

“當局的眼光還算不錯嘛,英雄所見略同!”跟大佬們的義憤填膺相比,秦垚就要淡定太多。

從一開始秦垚就已經看出來了,三七地塊的競標跟錢多錢少沒有任何關係,最關鍵的還是競標計劃書,準確的來說,應該是關於三七地塊後續該怎麼開發的計劃書。

這一點,恰纔是決定勝負的關鍵。

三垚集團的競標計劃書,出自萌萌之手,雖然並沒有花費萌萌多長時間,仍是涉及到了方方面面。

萌萌的眼光跟思想,較之秦垚都不知高上何幾,這一點秦垚並不否認。

再怎麼說,萌萌畢竟是來自高緯度的星球,不管是見識還是各方面,都遠遠不是尋常人能比擬的。

更有甚者,連繫統都無法搞清楚萌萌的來歷。

這麼牛逼的一個萌萌,她做出的計劃書能簡單嗎?

只要當局不是傻子,都肯定知道該怎麼選擇。

所以,這個結果也早在秦垚的預料之中,對此秦垚是沒有絲毫的擔心。

青幫的產業秦垚要收入囊中。

三七地塊秦垚同樣要收入囊中。

早在來之前,秦垚就已經打定了注意,結果果然沒有讓他失望。

“恭喜三垚集團成功拿下三七地塊,賀喜三垚集團成功拿下三七地塊,三垚集團的未來必將無必輝煌!”秦垚主動起身,目光環視全場,沒人祝賀,他自己祝賀自己,甭提有多欠了。

他這個當家的都主動起身,跟着秦垚一起來的萌萌等人自然也不能拆臺,萌萌幾人也紛紛站起來,照搬秦垚的動作,更是氣的衆大佬直想罵娘。

“三垚集團過分了!”

“這是要跟我等徹底撕破臉皮啊,不能忍,堅決不能忍…”

一衆大佬罵罵咧咧。

秦垚太雞兒欠了。

同時又太特麼氣人了。

半路截胡也就算了,拿了三七地塊後,不僅不收斂,還變着法的往他們傷口上撒鹽,這貨絕對是故意的。

有一些大佬,更是當場放出要制裁三垚集團狠話,甭提有多憋屈了。

“當局呢?我等要求公開競標細節,拒絕黑幕、拒絕黑幕!”

“公開細節、拒絕黑幕,公開細節、拒絕黑幕…”

隨之而來的,則是衆大佬滿腔的怒火。

競標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只公佈最後的結果,標書以及價格全部都保密。

畢竟是涉及到商業上的機密,當局自然不會當衆公開。

可當局此舉,很明顯就是在偏袒三垚集團,偏袒秦垚,衆大佬能坐得住才叫怪事,他們自然要向當局討一個說法。

“好!很好!秦垚,你成功惹惱了我!”江盛滿臉陰沉,眼中的殺意更是不加掩飾。

秦垚當衆掃了他的面子也就算了。

更是搶下原本就應該屬於他的三七地塊,江盛怎能輕易罷休?

多餘的話江盛已經不願意再說了。

拍賣會現場就是秦垚最後的安全之地。

一旦出了這裏,生死各安天命!

“走!這破地方不待也罷!”江盛說話的同時也直接起身邁出包間。

江盛心裏明白,當局決定的事情,是任何人都不能更改的。

大佬們即便再不爽,再不甘心,但他們真正能改變當局的想法嗎?

最後的結果無非就是妥協,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與其留在場中當陪襯,倒不如遠離是非之地,正所謂眼不見爲淨。

反正江盛都已經下定決心要對秦垚動手,即如此,他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伴隨着江盛的離去,其他家族也都沒有心思再繼續呆下去,這一刻紛紛起身走出包間,走的相當乾脆利落。

正主都走了,場內的大佬即使再不甘,又能怎麼樣呢?

一如江盛想的那般,當局已經拍板決定了的事情,誰能更改?誰有能力去更改?

而在場的衆大佬,又是看江家等隱世家族的眼色行事,主子都走了,他們也不好再留在現場。

還不等當局的工作人員宣佈拍賣會結束,一衆大佬紛紛提前退場,就像是商量好了一般,時間不長就已經清空了一大片。

“秦垚,你死定了,得罪了這麼多大佬,這次神來了也救不了你!”向問天此時此刻都快樂開了花。

從秦垚拿到三七地塊的那一刻,秦垚的三垚集團,就已經跟魔都的各個大佬處於敵對狀態。

不是一個兩個。

而是成片。

這些大佬的能量就不用多言了。

同時他們身後還站着強大的隱世家族。

在向問天看來,秦垚此舉,完全就是在主動求死,自己挖坑自己往裏面跳,然後再把自己埋了。

尤其是秦垚先前那翻變相的炫耀,更是作死作到了極點,有時候向問天真想把秦垚腦瓜子切開,看看秦垚的腦瓜子裏是不是進水了,正常人誰會這樣做?

“痰問天,你皮又癢了吧?”秦垚挑了挑眉,喉頭一動,嚇的向問天急忙捂着臉。

向問天等了半晌,卻發現是秦垚的假動作,登時就是滿肚子的氣。

“姓秦的,你就繼續囂張吧,不過你也囂張不了幾天了,早晚有你跪下來求我的一天!”向問天色厲內荏。

向問天自持自己是有身份的人,犯不上跟秦垚當場撕破臉皮。

秦垚不要逼臉,他還要臉呢。

他更是篤定,反正秦垚也蹦躂不了幾天了,早晚都是一死,正所謂好漢不吃眼前虧。

“啊呸!”

… “秦先生請留步!”時間不長,拍賣會現場就只剩秦垚一行人,郭牧的祕書這個時候突然現身,秦垚停駐了正欲離去的步伐。

“老秦,好事來了!”秦垚未語,吳天則在他耳邊小聲嘀咕道。

一號的祕書在魔都並不算什麼祕密。

吳天私底下里也曾瞭解過,所以對此並不陌生。

讓吳天震驚的是,郭牧的祕書居然能單獨找上秦垚,一瞬間讓他聯想到很多。

“你們就先在會場等着我,我去去就來!”秦垚叮囑吳天等人道。

郭牧會差遣祕書來單獨找他,這件事情秦垚一點也不覺得奇怪。

先不說三垚集團的那份競標計劃書。

秦垚跟黃大使之間的關係,其實早就爲他跟郭牧見面搭好了橋樑。

郭牧還有一重身份,他跟黃大使是同學,彼此的關係還處的相當好。

當初回國的時候,黃大使就曾單獨叮囑過秦垚,當時秦垚就已經料到了會有這麼一天。

而秦垚,之所以讓吳天幾人留在會場等他,也是怕江盛等勢力喪心病狂,將黑手伸到吳天身上。

秦垚自己就無所謂了。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吳天畢竟是普通人,有些事情不得不妨!

對此吳天幾人倒沒有什麼異議。

再然後,秦垚就跟郭牧的祕書,一道前往拍賣會的特別的包間裏,秦垚跟郭牧之間的第一次會面拉開了。

同一時間。

拍賣會現場外面。

一輛加長版的勞斯萊斯里。

“人手都準備好了嗎?”江盛半磕着眼簾,語氣說不出的冷漠無情。

本應該屬於他的三七地塊。

最後卻被秦垚半路截胡。

落了面子不說。

還打亂了江盛在魔都的所有部署。

江盛怎能無動於衷?

這個時候動手雖然風險極大,但只要做的足夠隱蔽,事後就算魔都當局追查下來,江盛也能置身事外。

畢竟,秦垚在拍賣會上,得罪的不僅僅是江盛。

秦垚幾乎將魔都的上層社會完全得罪了一遍。

每個大佬都想吃了他。

每個大佬都想把秦垚剝皮抽筋。

秦垚真要是出現什麼意外,在場的所有人都有嫌疑,當局也不會單純的盯着江盛不放。

江盛向來不喜歡記仇。

一般都是有仇當場就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