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全部避開紅光籠罩的範圍之外。


擠在了一小塊地方瑟瑟發抖。

陳煜見狀心裏大定,他知道連紅狐劍主這樣的頂尖大帝都不能發現龍紋密令的存在,那對付這些僞道紋註定是手到擒來。

果然龍紋密令一出,那些僞道紋給陳煜帶來的危機一下子全部解除了。

陳煜朝着前方試探的走了兩步,見紅光也隨着他一起移動,頓時動作大了起來,快步的朝着吞月銀狼的乾屍走去。

那些僞道紋見陳煜往吞月銀狼的乾屍走去,似乎急了,從之前擠着的那個地方飛了過來。

把陳煜圍了起來,“這是護主嗎?果然異種妖獸這一類血脈高貴的妖獸都不能低估,一個先天妖獸而已,竟然憑藉自身血脈造出如此有靈性的僞道紋,這些僞道紋怕離真正的道紋也是相差不遠了。”陳煜見這些僞道紋的動作深吸一口氣感嘆的說道。

陳煜絲毫不顧忌這些僞道紋的動作繼續大步朝着吞月銀狼的乾屍走去。

他相信龍紋密令的力量。

這些僞道紋就算真的撲死朝着陳煜攻擊,也會被這些紅光一一消融。

等級上的差距不是靠勇氣能彌補的。

果然隨着陳煜的走動,那些圍着陳煜的僞道紋隨着陳煜的腳步而移動,始終和陳煜保持着一個距離不敢上前。

陳煜此時離吞月銀狼的乾屍只有三米遠,也就是陳煜只需要再走兩米就能把乾屍給籠罩在紅光內了。

陳煜再次向前走了兩步,把吞月銀狼的乾屍籠罩在紅光內。

就在這時那些圍着陳煜一直畏縮不前的僞道紋突然像發了瘋一樣朝着陳煜衝去。

“到底是因爲吞月銀狼而生的,你們又怎麼會坐視它被我給碰到,早等着你們了。”陳煜毫不驚訝眼前發生的一切,眯着眼笑道。

陳煜彎下腰查看着吞月銀狼的乾屍,絲毫不在意那些僞道紋。

從僞道紋衝擊紅光就已經體現出了結局,何必在意。

若是現在有外人從旁邊經過就能看到這樣一個場面,一個全身散發紅光的少年在地上彎腰擺弄着一句乾屍,少年的上方有一羣模樣怪異的字符朝着少年的紅光衝擊。

然後字符在觸碰到紅光的一瞬間便被溶解掉。

偏偏那些字符還毫無畏懼鍥而不捨的不停朝着紅光衝擊。

看起來煞是詭異! 陳煜漫步在一片草原之上,渾身散發着詭異的紅光。

“龍紋密令啊!這紅光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能收起來,這個樣子讓我很尷尬的。”陳煜一想到自己盯着這個紅光走了整整一夜,陳煜便感覺到一絲尷尬。

如今距離陳煜和吞月銀狼廝殺已經過去了一夜外加上一個下午。

陳煜頂着擊殺金剛巨蟒和吞月銀狼兩個地域的王者的兇威和氣息,即便大晚上盯着紅光在這第九草原上趕路倒也相安無事,沒有任何妖獸敢不長眼的過來招惹他。

擊殺了吞月銀狼後,陳煜只從吞月銀狼的狼腹中拿到一塊麪值爲八十積分的積分令牌。

吞月銀狼的屍體因爲全身精血流失後全部失去了價值。

在這第九平原上陳煜除了這八十積分的積分令牌其他就零零散散的獲得了二十多積分。

這還是陳煜的運氣好,他一路朝着日炎沙漠奔去,並沒有在這第九平原收刮,這二十多分全部都是他在路上碰到了就順手拿到的。

至於其他的東西一樣沒拿到,這偌大的第九平原除了草還是草。

就算有靈物那也不會直接**裸的長在平原上,不然早就被那些妖獸給吃個一乾二淨了。

萬物有着各種的生存之道,而這些都是靈物的生存之道。

奔波了這一晚上,陳煜終於看到了日炎沙漠的影子。

看到了日炎沙漠的話那麼距離落日淵就已經不遠了。

陳煜鬆了口氣停了下來。

“總算是能在約好的期限內趕到落日淵了。”

之前陳煜和萬多多商量好了要在兩天之內趕到落日淵,之所以那麼急而且還把地點放在落日淵,是因爲落日淵裏面有一處機緣等着他們。

不然的話落日淵在這登仙門祕境十三險關之中只能算得上是第七險關。

十三險關,是從危險程度和資源程度劃分的,第七險關的資源在整個登仙門祕境中只能算得上是中等,以陳煜的實力和萬多多的財力完全足以登臨更高級別的險關尋求資源。

何必去第七險關作威作福呢。

陳煜從儲物手環中拿出回氣丹一口吞下,運轉藥力恢復體內消耗的真氣。

在龍紋密令的幫助下,很快便把真氣給恢復圓滿了。

陳煜站起身來朝着遠處的狼羣衝了過去。

這些狼羣之前本來就在此處狩獵,見兇威十足的陳煜朝着這邊趕過來才退散開來的,但因爲狼羣的天性並未離開,而是在遠處觀望着。

那個狼羣見陳煜朝它們衝來頓時被驚嚇到,退散開來。

可這些普通妖狼的速度怎麼比得上陳煜的速度。

要知道陳煜巔峯的速度也只是比第九平原上的王者,吞月銀狼慢上一線。

對付這些普通狼妖陳煜甚至不需要用紅狐真意加強奔雲步。

腳尖一掂,朝着妖狼羣飛掠而去。

陳煜幾步就追上來狼羣。

陳煜左手做出劍指狀,運轉真氣,輕輕朝着妖狼羣中的頭狼點去。

劍氣爆發之下,一下子便洞穿頭狼的頭顱。

其他普通狼妖見狀,連忙拼了命的潰散開來。

陳煜也不阻止,反正他追趕這支狼羣不過是爲了取肉烤來吃而已。

如今整支狼羣裏面的頭狼都留下來了,目的也達到了。

沒必要浪費力氣去追趕擊殺這些普通狼妖。

陳煜提起頭狼的屍體,回到了之前恢復真氣的地方。

陳煜把頭狼剝皮解刨,把內臟全部丟棄。

從儲物手環中拿出水把狼肉洗乾淨後,在從儲物手環中折下神元果樹的樹枝。

把神元果樹的樹枝點燃。

神元果樹的樹枝點燃後,陳煜把洗乾淨的狼肉放在上面烤着。

若是別人看見陳煜那種玄階靈植拿來做燃料肯定會氣急敗壞的指着陳煜的鼻子罵他一句敗家子。

要知道,若是他們得到一株玄階靈植,還是一顆成熟的可不斷再生的玄階靈植。

愛護都來不及,怎麼捨得拿它做燃料,那怕只是用那些不痛不癢的樹枝也捨不得。

“果然玄階靈植作燃料烤出來的狼肉就是不一樣,還沒熟就能聞到一股異香。”

狼肉隨着火焰的烘烤不斷的分泌出油脂,肉漸漸開始熟了,散發出一股異香向着四周蔓延開來。

陳煜見狼肉在逐漸成熟,連忙從儲物手環中拿出一些調料朝着狼肉上抹去。

一下子狼肉散發的異香更香了。

陳煜只咽口水,喃喃道“快熟了吧,這神元果樹的樹枝竟然還有這效果,痛心疾首啊。”

陳煜心裏直暗狠自己沒早點發現這神元果樹樹枝的用處。

導致自己損失了那麼多次吃上這等美食的味道。

這狼肉雖然是頭狼肉,但只是一隻普通妖狼羣的頭狼而已,肉質並不會有什麼不同,所以之所以會那麼香的原因就只能是因爲這神元果樹的樹枝。

還沒等狼肉完全熟透,陳煜便從上面撕下一大塊肉下來。

陳煜輕輕吹了口氣一口咬下,頓時口齒生津,一股濃郁的香味在陳煜的嘴裏盤旋,不停的沖刷着陳煜的味蕾。

陳煜胡亂嚼了兩下便一口吞下,兩三口便把手上的狼肉吃了個精光。

“這神元果樹真的是神奇,狼肉十分不好吃,騷味還大,這次也只是因爲一天未進食了,才弄一點來吃,但卻沒想到經過神元果樹樹枝的烘烤味道竟然變得如此美味,那若是用那些本來就鮮美的食材……有東西過來了。”

陳煜本來陶醉美食當中,幻想着以後用高級的食材來做美食,腦海中紅狐魂卻暗暗顫動,陳煜張開精神力一看,頓時感覺到有東西在慢慢朝着自己摸來。

陳煜朝着感受到的方位望去,只見一隻小老虎再朝着自己這邊慢慢摸來,心裏頓時鬆了口氣,饒有興趣的看着這隻小老虎。

在這第九平原除了吞月銀狼陳煜還是第一次見到不怕自己的妖獸,頓時對這個小老虎升起了興趣。

最強狂兵 小老虎慢慢的朝着陳煜跑過來。

不對,應該說是朝着陳煜身前的烤肉跑過來。

陳煜能看到小老虎口水直流的盯着烤肉,一臉渴望的朝着烤肉走去。

至於陳煜,小老虎看都沒看一眼,彷彿這裏只有烤肉卻沒有陳煜這個人一般。

陳煜絲毫沒有感覺到被輕視,反而很驚喜。 雖然陳煜不知道這頭小老虎是什麼品種,但他能感覺到小老虎體內擁有着極其高貴的血脈。

“這小老虎是一隻高階妖族的子嗣!”

只有妖獸達到一定的境界纔有資格被稱爲妖族,就連凝丹大妖,也僅僅只是妖獸,只不過是實力強的妖獸。

這小老虎的血脈如此強烈早已經超過了之前的吞月銀狼,甚至絲毫補懼怕陳煜身上連殺了兩頭王者的氣勢。

註定是妖族子嗣無疑。

陳煜心裏明悟,頓時見獵心喜從烤架上撕下一塊狼肉朝着小老虎遞去。

小老虎見陳煜拿出狼肉討好的遞給自己先是一愣,然後人性化的朝着陳煜翻了翻白眼,表情有些不屑一顧。

彷彿在和陳煜說:“小樣,就這樣一塊肉你就想賄賂你虎大爺?”

陳煜見小老虎對他翻了翻白眼也是一樂,第一次見到那麼會賣萌的妖獸,把手裏的妖獸往前遞了遞,示意小老虎收下。

小老虎嗅了嗅空氣中瀰漫而來的烤肉香味,鼻子動了動的樣子更加顯得可愛了。

小老虎本來想撇頭拒絕掉的,血脈高貴的它什麼能隨隨便便被一塊烤肉就給收買就給誘惑。

但隨着陳煜把烤肉往前再次伸了伸,直接伸到了小老虎的嘴邊。

小老虎再也忍不住了,一口朝着嘴邊噴香的烤肉咬去。

這塊烤肉陳煜因爲看見小老虎太小了,就沒撕下來多少,一小塊。

那曉得小老虎兩塊便把烤肉吞下了。

吃完烤肉後小老虎雙眼發光的盯着烤架上的烤肉,如果說之前它只是被烤肉散發出來的異香所吸引的話,那現在它就真的被這烤肉的味道所征服了。

陳煜看見小老虎已經被烤肉給迷住了,嘴角彎彎的擡了起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