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兩人只是一失神,那龐然大物已經奔出了數百米,這個時候兩人才分辨出這花花綠綠的物體居然是那架橘黃色的機甲,唯一不一樣的是,現在這架機甲已經看不出絲毫的橘黃色了,整個機甲都被花花綠綠的顏色覆蓋,也不知道是什麼玩意兒。


倏然,兩人冒出了一身冷汗!

在鄒子川駕駛機甲後面,一大群變異的銀色斑斕殼蟲追趕著鄒子川,貝兒和米雪還不知道有斑斕殼蟲比銀色的斑斕殼蟲更厲害,她們只是關注到數十隻銀色的斑斕殼蟲。

讓人觸目驚心的是,在這群斑斕殼蟲的後面還有著不計其數的小型斑斕殼蟲,這些斑斕殼蟲的跳躍能力相當驚人,每一次跳躍就是數十米,層層疊疊瘋狂的攻擊鄒子川的機甲。

「該死的臭蟲!」

貝兒的臉都綠了,猛然的一拍鍵盤,機甲的尾部猛然噴出兩道藍色的火焰,機甲遽然加速,超越了米雪的妖風,妖風的速度其實也不慢,但是,和貝兒這變形成小型戰艦形式的機甲比起來就顯得無比的緩慢了。

變形金剛做了一個戰術動作,在妖風的前面一晃,然後,加速到了前面。

也就在這個時候,鄒子川的機甲已經被淹沒在了蟲潮之中,鄒子川的機甲根本沒法飛到空中,因為,低空飛行的斑斕殼蟲已經把空中堵塞了,最為麻煩的是那種不計其數的小斑斕殼蟲,小斑斕殼蟲的的自殺性的襲擊讓這笨重的機甲無法起飛,數量實在是太大了,機甲始終無法達到脫離地面引力升空飛行的速度。

「呯呯呯……」

「呯呯呯……!」

……

就在鄒子川在蟲潮裡面左右衝擊的時候,地面響起一陣爆裂的巨響,密密集集中的爆炸聲就在前面不到十米的距離,甚至於,機甲的金屬都遇到了彈片的撞擊……

好密集的炮火!

百忙之中,鄒子川切換了全息影像,開始掃描空中,發現一架小型戰艦正在瘋狂的朝他這個範圍傾斜炮彈,密集的炮彈幾乎形成了一道道的彈幕,斑斕殼蟲被這劇烈的打擊給射蒙了,在炮彈射擊的地方,出現了一瞬間的真空地帶。

赫然!

鄒子川明白了對方的意思,鄒子川沒有再猶豫,雙手不停的在主控板上跳躍,重達三百五十噸的機甲猛然加速,朝那被炮彈射擊的空擋奔跑了過去。

加速!

加速!

鄒子川感覺自己的肌肉因為劇烈加速而扭曲變形了,「呯」「呯」……,小斑斕殼蟲依然不停的撞擊在機甲龐大的身體上,不過,明顯的要少了很多。

「轟!」

引擎發出巨大的轟鳴聲,重達三百五十噸的機甲終於騰空而起,尾部冒出兩團火紅的尾焰,慢慢的,尾焰變成了藍色……

飛上了天空之後,主控室的鄒子川才鬆了一口氣,這個時候,機甲的電子設備居然開始恢復了正常,也許是離那蟲巢越來越遠了吧。

打開全息掃描,打開所有的全息影像。

猛然,鄒子川的額頭冒出了一層密密麻麻的冷汗,他並沒有脫離險境,在後面追趕的是斑斕殼蟲至少有數萬,整個天空都變得黑暗了,好像有一塊巨大的烏雲在後面相隨……

「子川,右轉二十五度!」

一個熟悉的聲音在通訊系統裡面響起,是米雪,鄒子川沒有絲毫遲疑,雙手在主控板上掠過,如同一團霧氣,沉重的機甲在空中做了一個變相動作,動作如用行雲流水,沒有絲毫阻滯。

「蓬!」

我這不是亂殺 妖風射出一道耀眼刺目的光柱,光柱擊中了鄒子川機甲背後的一隻耀金色斑點的黑色斑斕殼蟲身上,斑斕殼蟲渾身一震,遽然停頓,然後搖搖晃晃的掙扎了幾下后朝地面掉了下去,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鏡天決定以畢生靈力修為,封印魔尊,將自己融入冰火魔符。

這樣,仙木會安全了。

再也沒有人,敢欺負她!

可是魔尊這一招十分毒辣。

如果自己在乎仙木,那無疑是被魔尊牽著鼻子走,受制於人。

如果自己置仙木死活於不顧,魔尊也不會在意。畢竟,他奪走了人間界一個未來的葯皇。若是奪走了仙木的靈識,為魔界修鍊出一個毒師,那麼,後患無窮。自己所做的努力,就會全部白費。

鏡天飛到魔光森林上空,用靈念力搜索森林內部,卻找不到仙木的任何氣息。

似乎一絲熟悉的氣息,被濃厚的魔氣覆蓋了。

鏡天進一步提高了靈念力的層次,想仔細地捕捉那絲氣息。那氣息卻突然消失。

仙木的靈魂消失了?

這是鏡天感覺到的第一個信息。

瞬間,他感到世界一片黑暗。

她消失了?

死亡了嗎?

鏡天手掌一展,寒冰神劍出現在手中。

頓時,整個魔光森林上空,化作一片雪海。

就連那些魔氣,也被極寒的冰系靈氣凍結,化作大團大團幽藍色的雪花,墜落到森林裡。

整個魔光森林,成了藍色和白色的一片。

「鏡天大人!「一個聲音突然響起。鏡天回頭一看,說道::「司徒,你來做什麼?」

然後又說道:「如果,你是來阻止我,那你就不必妄想了。」

「大人。」司徒逸風突然跪下,說道,「大人,您不能去。魔尊根本就是要誘你入魔界,趁機圍殺你的!」

「我知道。」鏡天說道,「即使他不用這個計策,本座難道會饒了他?就算為本座胸前,這個極寒冰符,本座也該還他點什麼!」

司徒逸風苦苦抱著鏡天的兩腿,不肯鬆手:「大人,如果進了魔界,您的修為就會打了折扣,正中了魔尊的計策。」

鏡天說道:「滾開!」靈力將司徒逸風攤開,瞬息無影無蹤。

寒冰神劍出鞘。

頓時,幽藍色的血花更加密集,帶著噼噼啪啪的聲音,向森林裡落下。

此刻已經是隆冬時光。

但,在大陸南方的歷史上,從來沒有這樣極寒的天氣。

冰天雪地,河流封凍。

就連葯谷的靈泉,也化作一泓冰泉。葯谷里的植物,修為稍微差點的,當場就被凍死。

剩下的,也一個一個都成了冰雕,只能用暖髓咒拚命地維持這身體內僅有的一點熱度。

寒冰神劍,它的實體,是幽藍色的冰劍,劍身開了鋒刃。

在劍身上,鑲嵌著無數細小的冰系晶石,形成無數小小的極寒陣法。

咔!

寒冰神劍凌空劈向魔光森林的上空。

只見火花四射。在虛空之中,似乎有一層看不到的屏障,已經將整個魔光森林和人間界隔絕。

鏡天打開了冰鏡。

這面冰鏡上,還有一道裂痕。

鏡天的手指,慢慢撫摸了那道裂痕。鏡面上突然出現了一個男子的面孔。

銀髮紫眸,就是魔尊在這個人間界常用的化身。

透過冰鏡,魔尊也可以看到鏡天。

「軒轅靖,三百年不見了。今天,就是你大限的日子。」說完,鏡面又一轉,出現了仙木。 在瑞德爾帝國的空中,有一艘巨大的太空戰艦在巡弋,這是一艘無畏艦,比瑞德爾帝國堡壘戰艦更先進的一種突擊戰艦,無畏艦是一種多功能飛船,可以達到其他突擊艦級飛船不可比擬的速度。儘管它在防禦方面較弱,可它極高的靈活性使飛行員能夠在任何情況下自由地裝配彈藥載荷。

當然,和堡壘戰艦比起來,無畏艦除了速度快和載彈量大外,其它的優勢並不明顯,這種戰艦一般不會作為主力戰艦,而只會作為突擊戰艦,因為,它的防禦非常薄弱。

在無畏艦的主控室的船長座位上坐著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男人一臉沉著,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滔天的權勢,在他的身後,站立著一排二十多個著輕甲彪悍大漢。

兩個副駕駛的座位上坐著米雪的弟弟和威廉,兩人正仔細的搜索著。

「父親大人,我們已經搜索了二天,一直沒有姐姐的消息,我們是不是在瑞德爾帝國的首都看看?」一個和這個男人很相似的年輕人道,他正是米雪的弟弟。

「不行!」那中年男人立刻否決了。

「……」

年輕人張了張嘴沒有說話,他不明白,父親千里迢迢的從開司米星球來到這蟲災之地的瑞德爾星球,為的就是帶米雪回家,但是,來到了這裡之後,除了在天空巡弋外,根本什麼事情也沒有做,如果說父親不重視妹妹的話就不會親自趕到這危險的地方來,如果說重視的話,為什麼不冒險進入瑞德爾帝國的首都?

「從情報顯示,現在瑞德爾帝國首都已經被一台成為天網的智能光腦控制,整個瑞德爾帝國方圓一百公里都是其警戒區,我們如果貿然進入,很可能會被強大的地面炮火擊毀。」中年人似乎知道年輕人心理的想法,淡淡的掃了一眼年輕人道。

「光腦應該也是人類控制的,難道他們還會打擊人類的戰艦?」年輕人不解道。

「不會!」

「那……」

「如果我們下去了,可能要很長的時間才能夠離開,既然天網被人類控制,他的目的應該是就是約束所有想要離開的戰艦,我們下去,只是為別人提供飛行工具而已。」中年男人淡淡道。

「誰敢攔住我們?」年輕人眉毛一揚,居然也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

「在這亂世之中,不要小覷任何人,當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別人才不會管你是什麼家族還是多麼的有權利地位,我問你,如果我們降落進入首都,有人要徵用我們的戰艦怎麼辦?」

「我們這是戰艦,不是觀光宇宙飛船,父親大人!」年輕人不服氣道。

「呵呵,對,不錯,是戰艦,只是,如果天網不讓我們離開,我們又能夠怎麼樣?」

「……」

「孩子,要有耐心,我們有的是時間,沒有必要冒風險,如果雪兒在瑞德爾帝國首都的防禦圈裡面,說明她很安全,我們不用擔心,如果她沒有在裡面,我們進去也沒有任何意義!」

「那我們等什麼?」

「等瑞德爾帝國的天網系統崩潰,這個系統支持不了多久的,只要天網崩潰,我們就可以自由進入了!」中年男人臉上泛起一絲自信的笑容。

「如果天網不崩潰呢?」

「會的,斑斕殼蟲不會允許一個強大的火控系統威脅到它們!」中年男人道。

「斑斕殼蟲難道知道天網的厲害?」年輕人一愣。

「有證據顯示,斑斕殼蟲對信號有著很敏銳的感覺,它們在星球表面大量繁殖,徹底的佔領的星球后就會發動攻擊,摧毀天網的一些網路系統,只要摧毀了網路系統,天網就會癱瘓……」

「哦!」年人恍然大悟。

「孩子,記住,很多時候智慧比武力更重要,斑斕殼蟲並不是不可戰勝的,五大帝國也只是暫時的困難,現在重型機甲正在大規模生產,人類很快就能夠扭轉局勢了,而且,人類始終擁有空中優勢,斑斕殼蟲並不喜歡在空中飛行,你們也看到了,在這重災區的瑞德爾星球,我們在空中游弋了兩天,並沒有遭遇到斑斕殼蟲的襲擊,實際上,只要我們不招惹斑斕殼蟲,它們也不會主動招惹我們,它們的目的就是要掠奪星球上面的食物……」

「父親大人,我始終不明白,斑斕殼蟲是通過掃描手段進行星級遷徙的?這麼大規模的星際遷徙,人類居然沒有絲毫察覺……」

「人類能夠讓鋼鐵在太空中飛行,斑斕殼蟲也可以做到的,人類並不是宇宙中最聰明的種群,斑斕殼蟲進行星級遷徙並沒有什麼奇怪的,至於它們遷徙的方式,人類遲早能夠知道的,在數百年前,比斑斕殼蟲厲害百倍的異形一樣被人類戰勝,沒有什麼好擔心的,我們要有堅定的信念,人類不是最聰明的,卻是適應能力最強大的高級智慧動物,你看……」

中年男人指點著全息影像上面一艘黝黑的宇宙飛船,這是一艘不大的飛船,很明顯的看出,這是一艘民用飛船改裝的,看起來維護得不是很好,黑色的表面坑坑窪窪的,不過,從其速度看,引擎功率似乎很大,速度居然毫不遜色於宇宙戰艦。

「這是什麼飛船?」年輕人看著飛船上面的那骷髏標誌。

「星際海盜船!」中年男人笑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