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兩人忽然又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


不過顧藏鋒對於自己和穆之間的婚約,又稍稍感到鬆了口氣。

自己不會禍害一個小姑娘就好,這個小姑娘也沒有自己想的這麼簡單,看來也不是一個傻白甜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自己可能以後要揹負一個被戴綠帽子的不好的名聲……

不過……這些和自己能夠離開梵迪剛回到夏國想比,一切都是那麼的不值一提。

如果能夠讓自己重回夏國,別說是古拉斯女兒的綠帽子,就算是他的什麼侄女外甥女的綠帽子,給自己來一打吧!

“你懷裏的這盒月餅……”穆忽然繞有深意的看着顧藏鋒懷裏的這盒月餅。

“額……”

顧藏鋒又是微微一怔。

看來這個大小姐還是一個吃貨!反正自己也不怎麼喜歡吃月餅,就把這盒月餅送給這個吃貨算了。

顧藏鋒不由分說,將自己懷裏的這盒月餅塞到了穆的懷裏。

“你幹嘛?”穆驚訝的看着顧藏鋒,“你可別想一盒月餅就讓我對你產生愛慕之情!怎麼着也得十盒!”

“……”顧藏鋒一時語塞,“你想多了!送給你吃的!”

“我不喜歡吃月餅!”穆很誠實的搖着頭。

“什麼?你不喜歡吃月餅?那你爲什麼老是看着我懷裏的這盒月餅?我還以爲你想吃呢……”

“呵呵……”穆抿嘴一笑,“這盒月餅啊……來頭可大着呢!”

“哦?”顧藏鋒疑惑地看着穆,“一盒月餅而已,有什麼來頭大的?不要告訴我這盒月餅是嫦娥跑到地球來送給你老爸的!”

“這盒月餅,其實是我買的!”

“哈?什麼意思?”顧藏鋒驚呆了。

“這盒月餅……”穆仔細想了想,“是我網購買來送給我母親的,後來我母親說這盒月餅的盒子很漂亮,看起來很有檔次,就轉手送給了我舅舅,然後我舅舅送給了我我阿姨,我阿姨送給了我外婆,我外婆又送給了我爺爺,我爺爺又送給了我父親,我父親又送給了你,然後你又送給了我……”

顧藏鋒驚呆了:“你最後反手就是一個七天無理由退貨?”

“哈哈哈!”

穆被顧藏鋒的這句話逗樂了,笑得直不起腰了。

“好吧……我算是明白了一個道理!以後我在夏國過中秋節啊,一個大家庭只需要一盒月餅就可以了!”

穆吃吃的笑着,不知道該如何接顧藏鋒的這句話了。

談話之間,兩人來到了主客樓的下面。

“好了,我就送你到這裏了,你上去早點休息吧,明天就要出發回夏國了!”

顧藏鋒隱隱很反感穆這種吃定自己的感覺,爲了打擊穆囂張的氣焰,顧藏鋒覺得自己需要警告一下這個小姑娘了。

她的命運決定權在自己手裏,而不是自己的命運決定權在她的手裏,不管是說話的語氣還是行事的態度,都需要對自己尊敬一點。

“怎麼?我未來的妻子,你不上去一起睡嗎?”

穆已經轉過身準備離開了,聽到了顧藏鋒的話之後,穆迅速回過頭,臉上和眼神之中滿是戲謔的神色:“你敢嗎?”

這……

顧藏鋒捫心自問,自己還真的不敢!

自己的紅顏知己已經夠多的了,自己已經不想在招惹更多的紅顏知己了!

但是面對穆這個囂張的態度,顧藏鋒又覺得叔叔能忍,嬸嬸不能忍!

這小姑娘絲毫沒有一點命運被自己掌握的覺悟啊!

“你不問一下,又怎麼知道我敢不敢呢?”顧藏鋒嘴角微微一揚,儘量裝出一副輕浮的樣子。

“是嗎?”

穆深深地笑了起來,眼神之中的戲謔愈發濃烈,甚至還朝顧藏鋒主動靠近了幾步。

一瞬間,顧藏鋒竟然差點被嚇得往後退幾步,於是乎顧藏鋒是真的怒了!

這小姑娘壓根就不把自己當回事啊!這還得了?

現在就這麼囂張了,以後有了心上人,那還不整天踩在自己的臉上提醒自己自己只是一個擋箭牌,自己被她戴綠帽子了?

或許是因爲心中的憤怒,又或許是爲了打擊穆囂張的氣焰,顧藏鋒竟然壯起膽子朝穆走進了幾步,右手輕輕地攬住了穆的纖纖細腰。

“你覺得我敢嗎?”

“你手抖什麼?”

“我……咳咳……”顧藏鋒尷尬的咳了幾下,忽然右臂發力,將穆攬入了自己的懷中。

兩人的零距離接觸,讓顧藏鋒更加緊張起來了。

穆壓根就沒想到顧藏鋒會如此大膽,竟然真的把自己攬入了懷中。

穆現在就是撂最狠的話,挨最毒的打,即便被顧藏鋒攬入了懷裏,也只是緊繃着身體,沒有推開顧藏鋒的意思。

顧藏鋒將穆攬入懷裏之後,之前的緊張竟然開始漸漸消散。

目光觸及穆絕美的面孔,胸膛感覺到穆驚人的柔軟,顧藏鋒的情緒變得出奇的安靜下來。

這樣一個天使一般的女人……居然真的就這樣真實的攬入懷中……這不是勾引自己犯罪嗎?

兩人僵持了近一分鐘,最終顧藏鋒妥協了,鬆開了穆:“時候不早了,你也早點休息吧!”

顧藏鋒說完,逃也似的開溜了,夜色之中,唯獨留下穆得意的輕笑。 振華的總部大樓樓下。

一個西裝革履的小青年手捧着一束鮮花站在樓下,在小青年的身後,停着一輛豪華的法拉利跑車,一看小青年就是一個富家子弟。

下班的時間點,振華的大門下班的員工如同潮水蜂擁而出。

幾乎是過了十幾分鍾,柳依然才一臉憂愁的從大門走了出來。

小青年看到柳依然之後不由得雙眼一亮,捏緊了自己手裏的一束鮮花朝柳依然走了過去。

“柳總裁!終於等到你下班了!晚上賞臉一起吃個飯?這下子你總不會推脫說沒時間了吧?”

柳依然秀眉微微一皺,臉上十分隱晦的浮現出一絲厭惡。

小青年名叫向志傑,是北方省山南市人,也是北方集團有限公司的公子哥。

隨着振華的生意越做越大,在徐家的幫助下,振華的手已經開始伸向了北方省,這也無法避免的要和北方省的一些大企業產生交集。

而向志傑就是在這種背景下認識了柳依然,兩人是在籤一份合同時相見的。

第一次見面,向志傑就無可救藥的看上了柳依然。

即便向志傑知道柳依然已經結婚了,但是通過調查,向志傑聽到了顧藏鋒一些不好的名聲,比如顧藏鋒是一個傻子……

因此向志傑下意識的認爲顧藏鋒只是柳依然找的一塊擋箭牌。

畢竟在向志傑看來,有哪個正常的女孩子,尤其還是像柳依然這種頂級白富美會真的嫁給一個傻子呢?

面對向志傑的熱情,柳依然也是感到一陣無奈。

“向先生,我晚上還有一點事,改天吧!”

“誒?柳總裁,我特意從北方省跑到湖東市來,就是爲了請你吃一頓飯,你不應該這麼不給我面子吧?”向志傑不依不饒的擋在了柳依然身前。

“向先生,我是真的有事,我最近都很忙,等我沒那麼忙的時候再說,好嗎?”柳依然已經隱隱有種生氣的感覺了。

亂世梟雄之紅顏劫 “那可不行哦!柳總裁,你今天真的不適合拒絕我!柳總裁,不要忘了我們還有一個重要的合同合約沒有籤呢……”

向志傑笑了笑,話裏的深意不言而喻。

如今的柳依然早就不可同日而語了,現在的振華已經躋身爲湖東市最強的集團,在整個南方省也算是頂尖的存在,柳依然說話行事自然腰桿也硬了不少。

面對向志傑飽含威脅的話,柳依然不由得勃然大怒,這一刻柳依然潑辣的性格也彰顯而出。

柳依然一把將向志傑手裏捧着的鮮花拍落在地,臉上的表情趨於不友善:“向志傑,你是在威脅我嗎?我把話也跟你說明了,你,有多遠給我滾多遠!想和我們振華合作的大公司多的去了,你們北方集團不想合作就拉倒!”

柳依然說完昂首而去,唯獨留下向志傑凌亂在了風中。

向志傑呆呆地看着掉在地上的鮮花,向志傑想破腦袋也想不出柳依然到底有什麼底氣說這樣的話!難道柳依然不知道自己的背景嗎?

北方集團的背後站着什麼人,柳依然真的一點數都沒有嗎?

就在向志傑還在發呆之時,突然身後走過來一個懶洋洋的男子。

男子正是剛剛回國的顧藏鋒。

顧藏鋒回國之後看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志傑在騷擾自己的老婆,這種事情顧藏鋒自然不能忍!

於是顧藏鋒打定主意,一定要好好的戲弄一下這個不長眼睛的傢伙!

顧藏鋒輕輕拍了拍向志傑的肩膀:“哥們,泡妞失敗了啊?”

向志傑這纔回過神來。

向志傑瞥了一眼顧藏鋒,雖然向志傑感覺顧藏鋒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是這種感覺很快就被惱羞成怒所取代。

向志傑眉頭一皺:“你是在取笑我嗎?”

“哈哈哈,不敢不敢!”顧藏鋒大笑起來,“我只是……想給你一點點建議!關於如何泡妞把妹的建議!”

“你什麼意思?”向志傑一臉疑惑的看着顧藏鋒。

“我的意思是……泡妞把妹,這種事要大膽一點!更要直接一點!我來給你示範一下!”

顧藏鋒說完快步往前走了上去追上了柳依然。

顧藏鋒右手輕輕地拍了一下柳依然的肩膀:“嘿,美女,今天天氣有點小冷,一個人睡多冷啊,要不我們組個隊?大被同眠,豈不溫暖?”

柳依然呆呆地看着顧藏鋒,臉上先是一陣驚訝,繼而是一陣疑惑,緊接着而來的是一陣欣喜。

柳依然是個冰雪聰明的女人,瞬間就明白了顧藏鋒之所以會這樣說,完全就是爲了氣向志傑。

於是乎,柳依然假裝上下打量了一下顧藏鋒,隨後嘴角微微一揚:“行吧,今晚跟我回家吧!”

“好勒!”顧藏鋒笑眯眯的用自己的右臂挽着柳依然的手。

兩人攜手而去。

“臥槽?這尼瑪也可以?”

身後的向志傑已經領略過柳依然的潑辣了,在聽到顧藏鋒如此污濁的搭訕臺詞之後就冷笑起來,已經做好了顧藏鋒挨耳光的準備。

但是當向志傑看到眼前的這一幕之後,不由得驚訝到下巴都差點掉在了地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