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兩人見此互看了一眼,都清楚地看見了對方眼裡的欣喜。


出口找到了!

……

…… ?第三十五章

眼前這個劉一楓口中說的洞/穴,大小僅有兩人寬,也不知是否吸力過大的原因,四周壁間不見任何的植株,反倒是黏滑的癬類物不少。它所處的位置正好在湖底的角落,此處能見度低得快看不清五指,也難怪兩人找了那麼久。

陸任賈探頭看了眼洞穴,裡面黑得完全見不到底。

天啦擼,那麼黑,確定沒問題么……

陸任賈有些緊張的往唐青靠了靠,卻見對方竟毫不猶豫的往入口游去,嚇得他連忙拽住他。察覺到陸任賈的動作,唐青疑惑的皺起眉,未料才剛回頭呢,額頭間便突然被對方的指尖輕輕碰了下,帶了些責備的意思。

死小孩,你也太沒戒心了吧,萬一這裡面有危險呢!

陸任賈怒瞪了眼唐青,隨即收回手指指自己,又指了指洞口,比劃了走的動作后,便咬牙率先進去了。在他看來,無論唐青又多大膽,這個傢伙始終還是個孩子,而且還沒有什麼武力,身為一個大人,他自然不可能讓小傢伙遇險,這可關乎到成年人的尊嚴!

唐青怔愣的看著消失在洞口前的身影,額頭間似乎還殘留著對方那溫熱的觸覺,他有些恍惚的撫摸著額頭,桃花眼微閃。

這傢伙……薄唇抿了下,想到對方已走遠,唐青也顧不得再想些什麼,隨即加快速度跟上。

而另一邊,比起唐青那複雜的心情,先行一步的陸任賈卻忍不住有些得意了,想到自己剛剛那帥氣的轉身,就連先前緊張的情緒也瞬間淡了不少。

瞧瞧,瞧瞧!多帥,多有擔當!爺果然是個成熟的男人!

這人已經完全忘了之前那個入水前讓唐青先走的人是誰了。

比起洞穴外壁那黏滑的觸感,裡面反倒乾淨了不少,估計是吸力過大癬類無法附著的緣故。陸任賈小心的順著石壁往前游,感覺到身邊的吸力越來越強,不用怎麼用力游便能飄到很遠,心裡隨即一喜,照這樣看來,過不了多久他們便可以從這裡出去了。

也不知是不是陸任賈的祈禱起了作用,僅一會兒的功夫,他便看到亮光。雖說那光弱得厲害,但對已經在黑暗裡待了很久的陸任賈來說,這道弱光簡直堪比耀陽。他太低估著湖底的寒意了,即使最開始有內力抵擋,但時間一長,寒意還是侵入了身體里,而這道光的出現,他彷彿已經能感覺到暖意了般,瞬間讓他動力滿滿。

太棒了!終於能擺脫著該死的水底了!

陸任賈激動的加快了手腳,順著吸力往前遊了一大段距離,隨著他越靠越近,那道光也隨之變強,他甚至都能隱隱看到出口的模樣了!

跟在身後唐青自然也是有些激動,比起陸任賈,他現在的狀態可要糟多了,因長時間憋氣,他的胸口已經疼得快炸裂,四肢僵硬得幾乎快有動不了,就連視線也有些模糊,若再不出去,他可能真的就……

咬牙讓自己清醒過來,唐青不敢將自己的狀態告訴陸任賈,雖說對方一直都表現得很友善的樣子,但危急關頭,多慮的性格讓他仍有些不相信對方,就怕這人會突然給自己反手一刀。

就像父親一樣……

唐青抿嘴,他已經疲憊得快壓不住被他埋在心底里已經許久的記憶了,那些讓他噁心得恨不得殺了對方的記憶。

許是心裡對記憶本能的抵抗,唐青稍稍清醒了些,就連周身的觸感也清晰了起來。感受到水流的流動,唐青突然想了些什麼,身子猛的一震,瞳孔不受控制的放大。

不好!

眼見陸任賈毫無戒心的游到出口邊緣,唐青一驚,下意識的伸手想要抓住他的腳。然而早已被激動得忘了思考的陸任賈速度實在太快了,唐青還未來得及攔住對方,這人便已經探出去了半個身子!

爺出來了!

絲毫不知唐青慌亂的陸任賈興奮的迎向光芒,透過出口,他已經能夠看到頭頂上滲入水面的陽光了,只要游到上面,他就能離開著該死的水,回歸陸地!

想到這裡陸任賈忍不住告訴唐青這個喜訊,然而他才剛回頭,眼前突然掉落了些什麼東西,還未等他反應過來,一陣刺痛猛地從手臂傳了,似有什麼東西在咬他。

什麼鬼!

陸任賈下意識的抓住手臂上的不明物,拿至眼前一看,映入眼底的東西立即讓他雞皮疙瘩起了一身——竟是個不知名的大蟲子!

陸任賈的手中,那隻蟲子有拇指那麼大,背部有著堅硬粗糙的外殼,乍的看去就如普通石子般,而翻過來腹部卻縮著紅色的足肢,一張佔了腹部一半大小的嘴隱隱可以看到藏在裡面的利齒

這是什麼鬼東西!

這種奇怪的蟲子陸任賈從來沒見過。而就在這時,陸任賈的餘光看到身後的唐青已游到了過來,他剛想將手中的蟲子給他看,卻為料對方突然用力推了自己一把!

陸任賈身子一個不穩,立即便被水流帶著飄到不遠處,他惱怒的穩住重心想要質問唐青,然而待他看清楚眼前的一切時,星眸猛地爆突,震驚得完全反應不過來。

唐青!

只見那瘦小的身子上,不知何時爬滿了陸任賈手中的奇怪蟲子,密密麻麻的包裹了一身,無論唐青怎麼甩怎麼拍打,那些蟲子始終死死的咬住他不放,似乎還越來越多!

順著蟲子爬行的方向看去,陸任賈驚慌的發現,那出口的外壁上,湖底的地面上,竟全部都是這些蟲子,若不是唐青剛剛推了他一把,現在被蟲子襲擊的就是他了!

該死,耍什麼帥了!

陸任賈心裡猛地一抽,似被什麼狠咬了般,疼得他恨不得將這些蟲子碾碎。他雙腿猛的用力打水,快速的往唐青的方向竄去。

唐青是知道出口處是有危險的,洞/穴的吸力能夠將另一端的活物送到出口,也就是說,只有待著出口,那些捕食者便能輕輕鬆鬆的捉到獵物,而能在眾多對手中佔領這塊寶地的,定是他們想象不到的危險獵手!

但明知道這點,唐青還是完全說不上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做,才剛出洞口而已,他便清楚的看到了正爬上陸任賈腳的蟲子軍隊,等他反應過來時,他已經將那個絲毫不知危險的傢伙推離了蟲子區,自己卻代替對方成為了它們的獵物。

宛如撕裂般的痛意從全身傳來,疼得入骨,那些可怕的蟲子張開它們紅色的足肢,牢牢的趴在唐青的身上,任由他怎麼翻滾也不鬆開。足足佔了半個腹部的怪異大嘴長得大大的,一點一點的啃咬著獵物,唐青幾乎都要懷疑它們在啃咬自己的骨頭了,耳邊甚至聽到了細微的咀嚼聲!

長時間的待在水底,唐青早已快撐不下去,現在被蟲子啃食,他根本沒力氣脫離險境,身體里的最後一口空氣完全耗盡,掙扎的動作也越來越輕,意識開始模糊。

開、開什麼玩笑……我居然……會敗在這些鬼東西手裡……

大量的水順著鼻子,嘴巴灌入身體,唐青明白再不屏住呼吸自己會死,但他已經無力控制自己的動作,他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沉,四肢如灌了泥土般,重得他動彈不得。

不甘心……

我不甘心啊……

就在這時,唐青突地感覺有人拉住了他的手,整個身體被拽著往湖面游去,他艱難的撐開眼皮,一張熟悉的臉映入瞳孔,那張曾被他暗地裡罵了很多次的臉,此刻全然是隱忍的怒意,一雙星眸怒意翻騰。

什麼啊……你有什麼好生氣的……

唐青明明覺得該生害自己如此的人的氣,但不知為什麼,他不但不氣,反而因為這人沒拋棄自己離開而鬆了口氣,心裡突然有種釋然的感覺,就像得到了救贖。

那些可怕的蟲子似乎怕光,隨著越來越接近水面,它們紛紛鬆開了嘴和爪,狼狽的順著水流飄走。感覺到身子輕了許多,唐青想笑,卻只能無力的閉上了眼,任由意識慢慢陷入黑暗。

許是察覺到了他的異樣,男子突然停下了動作,唐青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腰被抱住了,對方的體溫傳到他身上,瞬間驅趕了體內的寒意,還未等他再次嘗試睜開眼睛,突地,他的鼻子被人捏住,唇上貼上了個溫熱的觸感,一軟滑的東西強行竄入他的嘴裡,緊接著大量的空氣渡入,緩解了快要爆炸的胸口。

也不知是否突然獲得空氣的緣故,唐青終於有了些力氣,他震驚的睜開眼睛,因為貼得太緊,他無法看清對方的臉,但那雙隱隱閃過驚慌的眼睛卻映入了他的心底。

不許死,這是唐青失去意識前最後從那裡看到話。

……

……

第三十六章

未時,暖陽灑湖,耀如龍鱗,清風吹拂,綠葉飄蕩。

住在附近的村民無人不知山谷的後方有個巨大的湖,此湖常年不見乾涸,即使是到了旱季也依舊如此,然卻無人知泉眼在何處。有傳言這是山間仙人為了慰勞他們的勤勞耕種而留下的神跡,因此淳樸的村民們便把它尊稱為「仙湖」。

二狗子如往常一樣入山採藥材,打算在下次的集會裡賣個好價錢,在經過仙湖時,他搖了搖手中已見空的竹筒,隨即有些無奈的背著葯簍子往湖邊走去,想要打些水再走。

清涼的湖水帶走了些許耀陽的暑氣,讓人神清氣爽。二狗子蹲在湖邊捧起水大口大口的喝著,甘甜的水宛如世間難得的良藥,滋潤著他早已乾涸的喉嚨,他忍不住有些舒服的嘆出聲,笑彎了眼角。

就在他打好水準備離開之時,平靜的湖面突然濺起大量的水花,似有什麼東西正要冒出來,二狗子一驚,腳下一個不穩便整個人坐在了地上。麻布衣裳沾滿了泥巴,然而他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細小的眼睛努力的瞪得大大的,緊盯著異常的湖面,這未知的現象讓他心裡有些驚恐。

這、這是什麼!

只聽「嘩啦」一聲,湖面上突然冒出一大一小兩個人頭,散落下來的髮絲凌亂的飄在湖面,不少更是直接擋住了兩人的臉,讓人看不清他們的模樣。其中體型稍大的那個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一隻手努力的將懷裡的人頭抬高露出水面,並費勁的仰對著湖邊遊動,很快便將人拖到了岸上。

「喂喂!唐青?你醒醒!」陸任賈臉色慘白,星眸閃爍,他驚慌的看著眼前這個雙眼緊閉的人,下意識的不斷拍打著他的臉。

然而無論陸任賈怎麼拍打,那雙熟悉的桃花眼始終沒有睜開,小臉蒼白得堪比身上穿著的裡衣,襯得發紫的唇越發顯眼。陸任賈清楚的感覺自己自己的心臟懸了起來,明明已經身處艷陽下了,周身依舊凍得直哆嗦。

不、不可以的,你怎麼可以死!

陸任賈突然伸手解開小孩身上的裡衣,然後將整個人倒過來,用膝蓋頂住其腹部,雙手不斷的拍打著他的背部,只見片刻后,本毫無動靜的小孩突然猛地皺眉,臉色一變便吐出一大口水!

「你沒事吧!」

陸任賈欣喜的放輕了拍打的力度,語氣因激動而顫抖,見唐青不再吐水了,隨即將他翻身仰躺。然而還未等他繼續詢問對方的狀態,卻見唐青壓根就還未清醒,之前不過是身體的本能。

陸任賈心裡「咯噠」一下,連忙伸手將小孩的下巴抬起,捏住對方的鼻子猛地吸了口氣,二話不說便俯身貼到冰冷的唇上吹氣,緊接著又起身雙手按壓唐青的胸口十下,隨後又重複俯身繼續吹氣——他從來沒有想過竟有一天,自己會無比慶幸大學時期的急救課沒逃課!

因吹氣過多而隱隱犯暈,陸任賈從唐青的胸口處抬起頭,那裡依舊沒有心跳的聲音,他倔強的爬起來繼續按壓著單薄的胸口,不知時間過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搶救了多久,現在的他已經完全無法思考,所有的動作都化為了本能,雙眼失蹤緊盯著那張臉,不想放過一絲的表情變化。

給我醒過來,醒過來!

隨著陸任賈最後一下用力,他顫抖著再次趴在唐青的胸口處,側耳傾聽。

「撲……通……」寂靜了許久后,就在陸任賈已經快要絕望時,一聲微弱的心跳聲突然響起,明明那聲音弱得幾乎讓人忽略,但他卻似聽到了勝利的凱旋歌,懸著的心終於猛然落下!

撲……通……撲通……撲通……撲通……隨著心跳的聲音漸漸強烈,身心疲憊的陸任賈整個仰躺在了唐青的旁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他眯起眼看著頭頂上湛藍的天空,突然忍不住笑出聲來,胸口急促的起伏著。

死小孩,死小孩,就不能讓爺省心一次嗎!

該死,嚇死爺了好嗎!等你醒過來了看爺不打你屁股!

「仙、仙人?」突地,耳邊傳來了一個陌生的聲音,陸任賈下意識的回頭看過去,驚異的發現竟然有人在。

二狗子第一次見到那麼好看的人,雖兩人此刻一副狼狽的模樣,但依舊遮擋不住他們的風采,年長的那個丰姿俊逸,年少的那個俊俏可愛,加上這個兩人突然從仙湖裡冒出來,從未見過大場合的二狗子心裡激動萬分,誤認為兩人定是無意墜落凡間的仙人!

「仙、仙人!俺、草民二狗子,見過仙人!」

陸任賈剛想向眼前這人求救呢,卻見少年突然「撲通」一下跪倒在地,邊磕頭邊大喊著「仙人」,不禁有些傻眼。他怔愣的從地面坐起身來,伸手指了指自己,疑惑道:「仙人?你說我?」

爹,娘,仙人和俺搭話了!

二狗子見此一個激動,細小的眼睛似暗藏了萬丈光芒,他不斷的點著頭,彷彿不這樣做對方就看不見似的,看得陸任賈嘴角一陣抽搐,心裡卻隱隱有了些想法。

只見他握拳輕咳下,隨即優雅的站起身,收回了怪異的表情,擺出自己平時對外時的姿態,星眸無波無瀾,似不食人間煙火,查德看去,到有幾分世外高人的范。

「在下,並非是仙人。」冷漠的直視著少年的眼睛,陸任賈狀似意味深長的道,「小兄弟,話不可胡說。」

潛台詞就是:是啊是啊,我就是仙人,但是這件事你自己知道就好,不可以和別人亂說!

顯然二狗子是聽出了陸任賈的潛台詞,他整張臉都亮了,卻又聽話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斷點頭,看的陸任賈心裡一陣竊喜。

「不知仙、公、公子在這裡幹嘛?」二狗子順著陸任賈的示意起身,緊張的搓著自己的手,卻又不敢與他對視,只能唯唯諾諾的低著頭。

「此事如你無關。」陸任賈高冷的拒絕回到。

被認定的仙人那麼一說,二狗子立即嚇得險些再次跪倒在地,他慌亂的偷瞄了眼陸任賈,見對方似乎並無責備之意,這才鬆了口氣,不敢再開口說話了。

陸任賈見目的達到,連忙強忍出嘴角的笑意,雖然他覺得這樣對二狗子來說很抱歉,但為了唐青,以及防止他們路線的暴露,他也只能如此了。

「小兄弟,你可知附近可有大夫?」

「這……」二狗子有些為難的撓撓頭,「仙、公子,實話告訴你、您吧,俺、草民住的村子就是個窮疙瘩,哪裡會什麼大夫在這裡住啊。」

聞言,陸任賈不禁皺起眉,他雖說現在是將唐青搶救過來了,但並不會醫術,且不說唐青在湖裡泡了那麼久是否受風寒了,就連剛剛那些不明的蟲子他也不知道有沒有毒,這萬一……

該死!那些莫名其妙的蟲子定是原作者腦殘弄出來的鬼東西!

許是察覺到陸任賈的擔憂,二狗子往一旁躺著的唐青偷瞄了一眼,隨即臉色大變,他猶豫了一會後,也不知在考慮些什麼,但很快,他便突然往前踏了一步,首次抬頭直視著陸任賈:「公子,俺、草民雖然不是什麼大夫,但經常上山採藥,也算會些醫術,村裡的人有些什麼病痛,都是來找俺看的!」

略自豪的拍拍自己的胸口,見陸任賈認真的看著自己,二狗子立即感覺底氣十足,於是繼續道:「若是公子找大夫是為了幫這邊的小公子看病,俺可以辦到!」

「若是公子不信俺的醫術,村裡人可以幫俺作擔保!」

陸任賈眼睛一亮,欣喜的掃視著眼前這個瘦小的少年,在見到他背上的葯簍子后,對他的話更是信上了幾分。事實上,可以的話他自然是希望二狗子是真的會醫術的,畢竟他們兩個在未真正離開這個山谷附近前,見的人越少越好。

「如此,有勞小兄弟幫忙看看在下的友人了。」抱拳對少年作揖,陸任賈這次是真心的在感謝他。

「誒誒!使不得使不得!」二狗子見此慌忙擺手,嚇得他往一旁躲了好幾步,眼前這個人可是仙人啊,他怎麼有資格讓仙人給他鞠躬!

陸任賈雖感覺有些無奈,卻也無可奈何的任由著他去了。他回頭走到唐青的身邊,慢慢的將輕得可以拋起來的小傢伙橫抱在懷,然後往一旁沒有樹蔭這趟的地方走了好幾步,直到感覺地面不再有濕泥,這才示意著身後的少年跟上。

二狗子見狀立即機靈的靠了過來,仗著仙人的許可勾頭往唐青臉上看去,然僅是一眼而已,他便忍不住雙眼發直,一臉驚艷。

親娘啊,仙人就是仙人,就連是小娃娃也比村裡的好看太多了!哎呦,瞧瞧這臉,這眉,這鼻子,這嘴,怎麼就長得那麼俊俏呢!

二狗子強壓住激動伸出手,才剛準備探向唐青的手腕呢,便發現自己竟一手都是泥,連忙縮起來在身上擦了好幾下,又覺得還不夠乾淨的跑到湖邊洗了很久,這才一臉尷尬的回來,繼續幫唐青把脈。

「讓俺看看啊……咦?」二狗子突然皺起眉頭,表情一瞬間變得有些怪異。

「這是……」

……

小劇場:

二狗子瞪大了小眼看著那兩個嘴貼在一起的男人,震驚得完全說不出話來了。

娘啊,俺、俺看到兩個男人在親、親嘴了!俺、俺會不會被滅口啊!

下意識的往身後挪了幾步,二狗子站起身就趕緊逃命,但才剛走幾步而已,他便聽到了其中一人的笑聲,忍不住回過頭看去。

只見陸任賈仰躺在地上,臉上洋溢著笑意,一雙星眸流光溢彩,剎那間,二狗子彷彿見到了傳說中的仙人。

這莫非就是仙人!?

幾乎是這個念頭剛一冒出,二狗子便肯定了自己的猜測,他激動的站在原地,雙眼滿是膜拜。

沒錯,他們一定是仙人沒錯!剛剛那一定是仙人們療傷的方法!才不是俺想的親嘴!

不得不說,二狗子這娃,腦洞也是挺大的。

……

……

第三十七章

二狗子的怪異表情顯然嚇壞了陸任賈,他忍不住瞪向對方,語氣有些急促。

「怎的,可是有何不……」

「噓……先別說話,讓俺再看看。」二狗子突然止住陸任賈的話,臉上滿是嚴肅。

話說到一半被攔住,陸任賈感覺一口氣憋在了胸口,險些咳出聲。他脹紅了臉忍住不適,就怕會吵到正在認真把脈的人,就連腰板也忍不住挺直不動。

「奇怪,真是奇怪……」二狗子探了許久后,他終於鬆開了手,一頭霧水的撓頭。

陸任賈見狀心一沉,抱著唐青的手不禁握緊,雙眼死死的盯著二狗子,等著他的答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