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兩人走了好久,不由得皺眉對看。這大殿可比外表看起來的要大得多,兩人直線走了這麼久,竟然還沒有看到頭,仿似這裏是永遠走不完似的。


但既然進來了,就沒有空手而回的道理,兩人繼續走着。突然間,一聲慘叫聲從前方傳來,葉風聞聲飛快地衝了上去,唐素愣了一下,也跟着上去。

隨着尖叫聲,一個渾身是血的男子跌跌撞撞地跑了出來,他的右手已經不見,像是被什麼東西大力撕斷,手段相當殘忍。那人神色驚悚地看着葉風,嘴裏喊道:“怪,怪物……快走……”

葉風心中駭然,這人也是凝形境八階的高手,竟然會落荒而逃,到底是遇到了什麼怪物?心中還在疑惑,一聲咆哮聲解答了他的疑惑。一個渾身長着長毛的怪物飛快地奔躍而來,速度疾快無比。

長毛怪物伸出毛茸茸的大手,狠狠地朝着那人的身後狠狠地轟擊了下去。葉風見狀大怒,沒有猶豫就飛出一腳,錯開了長毛怪的重拳。

那長毛怪似乎靈智不高,被葉風一腳踢開,卻只是唬叫一聲,然後又撲了上來。葉風挺身迎上,蘊含着渾厚靈氣的一拳轟擊在長毛怪的胸口。只聽到碰的一聲巨響,長毛怪疾退了數步。但是在後退的同時,回擊了葉風一掌。

葉風輕巧無比地避開,雖然沒有受傷,但心中卻是驚駭。他那一拳,就算是凝體強者被打中,也有不會安然無事。但這長毛怪竟然還有餘力反擊,果然又是一個身體強悍的主。

唐素這個時候已經趕過來,看了看癱倒在地上的男子,拿出了一些藥粉灑在他的傷口。又看了看他的胸口,發現胸骨斷裂,有些骨頭已經插進了內臟,看來也是回天乏術。於是對葉風搖了搖頭。

葉風眼神變得有些冷漠,這長毛怪實在是太過分,出手也太狠了點。手指併攏,一點光芒閃現,凌厲的氣息飛快地瀰漫而開,葉風的手指頓時如同一把利刃一般恐怖。

那長毛怪根本沒有一絲懼怕的意思,又是一聲怒吼,然後猛地衝了上來。葉風腳步斜踏,身子下蹲避開一擊,隨後手指橫劃而過。只聽到嗤的一聲,葉風已經閃到長毛怪的身後。

那長毛怪身子突然間就不動了。上半身慢慢移位,竟然斷成了兩半。綠色的血液灑了滿地都是,嗚叫一聲就躺下了。

葉風的手指沒有一絲血跡,端是奇快無比。

唐素輕蹙着眉頭,看了看那長毛怪,又回看了那男子,“好了,我們也算是爲你報了仇,要是你還有氣在的話,就把你知道的情報告訴我們吧。”

那人聽着唐素的話,眼睛睜得大大的,似乎有點難以置信的樣子。葉風對唐素道:“我們又不是求什麼回報才救人的,你這麼說太不近人情了吧?”

唐素斜眼看着葉風,道:“這是很公平的事情,有付出就要有回報,不然誰樂意整天做那助人爲樂的英雄?你認識那樣的人,介紹給我。”

葉風還想說些什麼,那男子虛弱地開口道:“小兄弟,沒事。出來混的,要講義氣。我不是什麼名門正派,不講究那些。”唐素得意地看了看葉風一眼,卻見他無奈地搖了搖頭。

那男子又道:“我是跟着文伏門的人潛進來這裏。就目前所得到的情況,大殿之中寶物很多,分散在各個房間。但是每個房間裏面都有恐怖的怪物守護,打敗了怪物,就能得到寶物,否則……嘿嘿,我就是下場。”

“這個長毛怪算多厲害?”唐素問道。

男子輕輕搖了搖頭,道:“不清楚,但至少我沒見過更弱的了。一般來說,門上有封印,越是強大的守護者,那封印就越強大。如果沒有實力,莫說是對付守護者,連撕開封印都辦不到。”

葉風皺着眉頭,凝體境算是最弱的守護者?這大殿果然不好對付啊。

唐素再問了幾句,沒問出什麼,丟下一瓶藥丸給那人,便不再理他。事實上,這藥丸也只是減緩他的痛苦,因爲他已經是無藥可醫了。

唐素對葉風道:“走吧,去看看有沒有什麼便宜可以佔。”葉風無語地看了唐素一眼,剛來那會還說非拿到最好的寶物不可,現在知道最差的怪物也是凝體境,就改變了說法。這女人,可真夠善變的。

兩人先到了那長毛怪所在的房間,反正那男子已經離死不遠,那就別浪費了寶物。結果兩人在房間中找到了一株極品靈藥,六仙草。這是煉藥時,增強成功機率的藥,葉風要來沒用,就被唐素給收下了。

兩人繼續走着,發現這裏到處都是房間。門上卻是有着不一樣的封印,雖然兩人並不懂得這等陣法,但是憑感覺就可以知道其中的強大。大多數的強度並不算太大,和那長毛怪也差不多。

唐素道,“要不要試一下?”

葉風點頭,道:“嗯,如果只是這種程度,應該還應付得了。”

唐素道:“那就那個吧。”隨手一指,只見一個銅質大門,正中間一個頭顱大小的法陣。四周密密麻麻都是看不懂的咒文,而中央是一團綠色火焰熊熊燃燒。

葉風一看就有些無力,陣法的大小,和火焰的顏色基本可以判定這個封印強度遠遠大過那長毛怪的。一般來說,陣火依照黃,綠,藍,紅依次增強。那長毛怪最多就是黃色陣火就可以鎮壓得住。但這個明顯就不是那個檔次的。唐素下手可真夠狠的。

“黃色陣火是凝體境,你猜綠色會是什麼境界的?”葉風問道。

唐素白了他一眼,道:“黃色陣火裏面是一株極品仙草,你說綠色裏面的會是什麼?”

“前提是,我們得有命拿才行啊。”葉風一攤手,道。

唐素道:“沒事,有我。萬一真的應付不了,這裏這麼多人,推給他們就行了。”

葉風嘴角一抽搐,這女人果然很恐怖,完全不考慮別人的後果。但細心一想,富貴險中求,要是不對自己狠一點,什麼時候可以追上袁文那等天才?

最後一咬牙,道:“好!”大步走到那個大門的前面,一股浩瀚的靈氣飛快地席捲而過。那陣法爆發出一陣強大的反擊力,那綠色火焰陡然暴漲,向葉風撲面壓下。

葉風心念一動,靈氣狠狠地轟擊而下,將那火焰的勢頭壓下。兩者相互對抗,但明眼人就可以看的出,那火焰在不斷地變弱。片刻之後,那綠色火焰終於碰地一聲,熄滅了。

葉風和唐素對看一眼,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猛地踢開了那道門。

銅門在葉風猛力一踢之下,轟地一聲推開了。一陣冷冽的風一掃而過,但見裏面悄無聲息,似乎根本就沒有什麼。葉風大着膽子,往前邁出一步。

葉風心中一顫,似乎感受到了什麼,猛地一回頭,看見唐素在後方張望着,想要探視裏面的東西。一道黑影如同一道閃電,以肉眼難以覺察的速度划向唐素,而她還楞然不知。

葉風沒有絲毫遲疑,身子倒衝而出,撞擊在唐素的嬌軀上,兩人一下子就跌倒在地。

“你幹嘛?”唐素身上吃痛,怒罵了一聲。但旋即就住嘴,因爲答案已經在眼前。

一頭黃鼠狼模樣的怪物,站立在兩人的面前。它的雙手是兩把鋒利無比的鐮刀,閃着寒冷光芒。被這麼一刀下去,恐怕血都不會沾上一滴。

“疾風鼠!”唐素驚呼了一聲,疾風鼠雖然只有半人大小,卻是實實在在的凝體境五階的強者。或者它的力量算不上很厲害,甚至比不上比它還弱的對手。但是它的速度卻是極其驚人,在同境界中,難有人能和它比肩。就憑這個,跟他同一個境界的,大都不敢招惹它。

“運氣太差了,竟然遇上這麼個棘手的傢伙。”唐素心有不甘地道。

“嘿,就算打開其他的門,也未必就好到哪裏去。”葉風笑道。

那疾風鼠齜着牙,嘿嘿笑道:“好小子,眼裏真不錯,雖然大爺已經放慢速度,但你能夠發現,證明你有些本事。不過,還是有點可惜。”說着瞄了一眼葉風左胳膊。

唐素這才發現,葉風的左邊胳膊被劃開了一道口子,雖然不深,但卻早已染滿了鮮血。如果不是剛纔葉風及時撞開自己,恐怕這一道口子,就是開在自己的喉嚨了。

唐素頗有點心有餘悸,果然還是太亂來了嗎?葉風胡亂塗了一點唐素給的藥粉,然後盯着疾風鼠,苦笑道,“我說,對待把你放出來的恩人,你就是這麼對待的嗎?”

那疾風鼠哈哈大笑道:“好,好。小子,作爲報答,我會讓你死得痛快點的。” “好一個忘恩負義的傢伙,我不想再看到你了。”唐素怒喝一聲,拉着葉風,“葉風,我們走。”

疾風鼠腳步一踏,已經閃在兩人跟前,端是疾快無比,“想走?哪有那麼容易?”

唐素嘿嘿一笑,本來就是打算糊弄一下,也沒想過會成功,“好啦,不和你鬧了。我們把你放出來,裏面有什麼寶貝我們也不要了。就這樣各走各的,行不?”

疾風鼠哈哈笑道:“大爺我隨時都可以出來,卻被你們強行吵醒,你們不付出點代價,那怎麼行?”

“那你就是在耍無賴咯?知不知道什麼是仁義道德?”唐素怒道。

疾風鼠大笑,“我本來就是個無賴,不幹點無恥的事,渾身都不舒服。你奈我何啊?”

“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唐素冷道,“葉風,上。”

葉風聞言差點跌倒,說了一大堆,結果還是要自己上。當然他也沒有推辭,他還不至於讓一個女人去出頭。

“你這女人,一定會有報應的。”葉風低聲嘀咕道,旋即一步跨出,身形還未停穩,飄零鬼步催動到了極致,身子直閃而過,強悍的一掌轟向了疾風鼠的頭部。

但疾風鼠根本就沒有動彈,只是輕蔑地看着葉風,直到葉風逼近身邊半尺,它才猛然躍出,一腳踩在葉風的背脊。然後落地斜靠在柱子上,笑道:“小子,你剛纔在幹嘛?是想要給爺瘙癢嗎?”

葉風心中駭然,剛纔那已經幾乎是他最快的速度了,卻還是被疾風鼠輕易避開。如果明刀明槍地對抗,葉風幾乎可以藐視同級別的對手。但是如果打不到對手,那再強的靈術也是徒然。

葉風頭還沒回,飄零鬼步已經使將開去,身子再次化作一道殘影,直撲向疾風鼠。同時手中光芒不斷涌動,一隻巨大無比的金光佛掌從天而降,猛然拍向疾風鼠。

“太慢了,太慢了!”疾風鼠無情地嘲笑着,身子輕飄飄地就不見了。任由金光佛掌擊打在地面上,留下一個巨大的深坑。但不知那地面是用什麼材質做的,被葉風強大無比的一掌擊中,卻沒有收到想象中的效果。看來這大殿確實是受到了某種力量的保護。

那疾風鼠幾乎如同飛行,緊貼着葉風的身邊而來,同時手中的鐮刀飛快地劈斬。葉風心中大驚,不斷的變換腳步,身體就像變成了虛影,閃避着疾風鼠的攻擊。

但饒是葉風全力而爲,不到一分鐘,疾風鼠就已經在他的身上留下了十幾道口子。好在疾風鼠有意賣弄,並沒有攻擊葉風的要害,不然就不是流一點血就可以完事的了。

唐素見葉風支持不住,當下喊道:“疾風鼠,你好不要臉,比人家強那麼多,還要依仗速度壓制人家。有種的,跟他實打實地對打。”

疾風鼠一邊繼續攻擊葉風,一邊笑道:“哈哈,小妞,我只求勝利,不求結果。何況我又沒用什麼卑鄙手段,全憑實力在和這小子比拼。已經夠仁至義盡了。”說話間,葉風的大腿上又多了了口子。

疾風鼠笑道:“小子,老子玩夠了。給我死來,斬!”話音剛落,一道橫切向葉風的脖子。就憑這銳利無比的鐮刀,無論葉風護體靈氣有多強,肉身又多強悍,恐怕都難逃一死。

突然間,疾風鼠腦海一顫,身子突然間慢了。葉風乘機疾快無比地轟出一拳。但疾風鼠的停頓幾乎是沒有間隔的,那麼一剎那,已經貼着葉風的拳頭堪堪避過。

疾風鼠站立在葉風前邊,呼呼喘着氣道:“好傢伙,爺差點就找了道。想不到你竟然兼修精神力,倒是少見。要不是大爺謹慎,剛剛可就慘了。”

葉風心中卻是懊惱,這傢伙果然小心,自己這麼突如其來的一招,依然沒喲制服它。

既然對方已經看出他會精神力,那就沒什麼好隱瞞了。葉風權力施展出精神力,籠罩住附近的區域。以他的能力,全力而爲,那方圓十丈之內的一切動靜,包括蚊蟲鳴叫都可以在他的掌握之中。

疾風鼠只要在這個範圍內,那就不可能看不到。

疾風鼠似乎也感受到了這股力量,但卻是沒有太大的慌張,反而嘿嘿一笑,然後又飛快地撲了上來。手中兩把奪命的鐮刀飛舞亂斬,似要把葉風戰成肉醬。有了剛纔的教訓,疾風鼠也不敢太過狂傲了。

葉風清晰地看到了疾風鼠飛撲而來,不像剛纔那般無跡可尋。但問題是,雖然可以感受到疾風鼠的來勢,但身體卻沒有那麼快速。剛剛反應過來,葉風的手臂又多了一道傷口。

唐素見到葉風支持不足,立馬解開身體禁術,身上靈氣陡然間暴漲,一下子就突破到凝體境五階的程度。唐素身姿曼妙一躍,加入了戰局,與葉風背靠着背,這樣至少可以減少一半的危險。

疾風鼠心中暗驚,“這兩個傢伙雖然實力不強,但手段倒是不少。看來還是非速戰速決,否則恐怕夜長夢多。”

一時間,紫色毒霧急噴而出,金色光芒涌動不斷。但是有一道瘦小的身影,卻在其中穿梭不斷,每一次看似就要被打倒,但在危急關頭就被避開。

若是以實力而言,唐素足以壓制住疾風鼠。當以身體強悍來說,葉風遠遠也勝過它。但問題是,它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根本就沒有一絲的空隙可以攻擊。

兩人這般強大的攻擊,如果換做一般的凝體境強者,早就被打成了肉醬,那還能應付自如?

“結束了,小傢伙們!”疾風鼠怒罵一聲,身子如同一根離弦的箭,直戳到葉風的胸口。葉風一驚,閃避是不可能了,但就算自己格檔,恐怕身體就會被擊穿,破開一個大洞。

葉風一咬牙,無論如何,總比死了的好。於是雙手疾速交叉,橫檔在胸口。而疾風鼠直刺而下,沒有絲毫留情。

渾厚的靈氣防護罩就像是形同虛設,根本耐不住疾風鼠的攻擊。唐素的心臟猛然跳動,嘴巴微微張着,似乎已經沒有挽救的餘地了。

就在這個時候,葉風的手指突然間爆發出一陣怪異的光芒,將疾風鼠籠罩住。

一陣奇異的光線自葉風的手指中暴漲而出,如一道不可跨越的障壁,擋住了疾風鼠的攻擊。那輕易切開葉風厚厚靈氣壁的鐮刀,竟然像是被死死卡住,疾風鼠在那淡紅色的光芒中,竟然難以動彈!

葉風先是一愣,旋即立馬飛出一腳,狠狠地踢在了疾風鼠的腹部。這個時候可不說什麼公平了,能保命纔是最重要的。

疾風鼠小小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生生承受了葉風爆炸性的一腳,卻絲毫沒有辦法反抗。整個人倒飛而出,狠狠地撞擊在牆壁之上。

而幾乎就在同時,葉風手中的那道光芒又消失不見,像是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

疾風鼠心有餘悸地看着葉風,以他的老辣,竟然看不出葉風剛纔那一招是什麼。事實上,葉風自己也不是很清楚那到底是什麼東西。

“好小子,還有這般手段,大爺倒是看走眼了。”疾風鼠惡狠狠地道,似乎想從葉風的神情中看透他。只可惜葉風也是一臉迷茫,哪知道什麼?

疾風鼠見那光芒消失,大着膽子,加快速度直竄上來,一下子又和兩人打倒一起。

大殿之中突然間光影交錯,“嗤!”地一聲,葉風和唐素都受了些傷,情況一下子似乎變得危急起來。

唐素喊道:“葉風,定住他,我在旁邊幫你。”葉風知道唐素雖然平時喜歡調侃自己,但卻不是貪生怕死之人。她這麼說必定是有她的道理,於是也不多問,一下子就攔住了疾風鼠。

疾風鼠心中暗笑:“嘿嘿,你們兩人合作,老子還得顧忌三分。分開來,馬上就可以解決這個小子!到時候死丫頭也跑不掉。”

“大鐮刀斬!”疾風鼠突然間大喝一聲,洶涌的妖氣飛快地暴漲,鐮刀頓時變得極其凌厲,一把巨大的鐮刀在空中形成,然後狠狠地向葉風劈落。在那一刻,彷彿連空間都可以撕裂!

葉風不敢遲疑,渾身的氣息一下子就調動起來,渾厚的靈氣如同波瀾壯闊的海浪急拍着,一隻巨大無比的手從海浪中探出,頓時鎮壓住了流動的空氣。

“開天定海掌!”葉風猛地一推,古老而充滿壓迫的巨手迎上了巨大的鐮刀,兩者在空中僵持着,氣息不斷地擴散而出,氣場都變得不太穩定。

這個時候,疾風鼠疾快無比地竄出,竟然向着葉風衝去!在兩人對招之際,竟然能脫身而出,可知這傢伙的速度有多麼驚人,膽識也是相當大的。

葉風並沒有這麼快的應變速度,手中的大掌還在不斷輸出,但疾風鼠已經迫近身邊,手中鐮刀一擡,閃着陰森的光芒。

眼看疾風鼠就要得手,一道紫色匹煉從側邊飛來。疾風鼠一看就知道是唐素的攻擊,心中暗笑:“哼,這種程度的攻擊我一下子就能避開。”雖然這麼想,但腳步一踏,身子卻只移動一點,如入泥沼。

疾風鼠大驚之下,已經被紫色毒氣狠狠擊中。 一念成婚! 蘊含着劇毒的一招,就讓疾風鼠口吐鮮血,狼狽地倒在地上。

葉風舒了口氣,收回渾身的靈氣,疾風鼠在唐素一擊之下,已經半死不活,這戰鬥總算分出勝負了。

疾風鼠雖然虛弱,卻大驚道:“怎麼,會這樣?我的身體這麼,這麼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