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其實在一開始,趙梓健都以為是沈天賜為了泄憤而出手打的呢,可是沒想到結局竟然是這樣的……


「咳咳,騰田先生,你們這樣進行鬥毆,也是違法的啊。」趙梓健也是忍着笑,開口說道。

這兩個傢伙都不是什麼好鳥啊,狗咬狗,他此刻也是看得都興奮了!

「哼!他給我們倭國人丟臉了,我是必須要打他的!」藤田建浪也是冷哼一聲,看來還是余怒未消啊。

此時,打石峪光慢慢的走了過來,開口道:「田浪君,你這可是在給我們倭國人丟臉啊,騰田君打得好啊!」

「啪!」

說完,大石峪光又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田浪君的臉上。

此刻的田浪君也是欲哭無淚,尼瑪的……怎麼老是打我的臉啊!

「我錯了,大石君,我是真的錯了,請、請你們原諒我!」田浪君此刻也是痛哭流涕的跪在地上,那模樣真的是要多凄慘就有多凄慘。

看着田浪君,大石峪光也是嘆了口氣:「你的所作所為已經引起了我們倭國人民的憤怒了,倭國的法律是不會放過你的,你現在就跟我回去吧!」

「等會!大石先生,我已經說了,田浪君違反的是我們華夏的法律,應該先交由我們華夏進行處置的!」

「不可能!」大石峪光也是看了一眼趙梓健,一臉堅定的搖頭。

將田浪君留給華夏進行處置,這樣也就顯得他們倭國太窩囊了,這又不是什麼殺人的大事,絕對是不能這樣的。

就是這樣,他們倆人又一次的僵持不下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趙梓健的手機突然響了。

「沈先生?有什麼事嗎?我們現在已經抓到田浪君了,不過呢……」

「嗯?你怎麼知道的啊?是啊,現在倭國那邊還是非要將人帶回去的。」

「什麼!?你來處置!?那、那好吧……登錄微博?什麼?現在嗎?」

雖然趙梓健不知道沈天賜的話是什麼意思,不過趙梓健還是選擇相信沈天賜。

掛掉電話,趙梓健也轉頭看向大石峪光,然後開口:「大石先生,關於這件事情呢,我們還是先放置不說吧,現在我這裏有一樣東西,希望你能看看的。」

趙梓健此刻突然的退步了?大石峪光也是愣了一下,不知道這個趙梓健到底是想要做什麼,不過他還是點了點頭:「好的,請問是什麼東西呢?」

此刻的趙梓健也是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然後就登錄了微博。

趙梓健也是不知道沈天賜要做什麼的!

不過,此刻的微博的上依舊是這麼的混亂。

而主要的話題還是關於這一次的倭國的事件。

不過也因為真相已經出現了,所以罵沈天賜的聲音自然是早就已經消失了,而剩下的,全都是在噴倭國的。

當然,也有人在議論著,這件事情將會怎麼處置。

「田浪君那個孫子既然在我們華夏犯的法,那肯定就要受到我們華夏法律的制裁的!」

「不,在我看來,這件事情並沒有弄出人命來,也可以說,如果不是沈天賜參與的話,關注度也是不會有這麼大的,倭國那邊肯定會將田浪君給引渡回去的,然後在用他們倭國的法律進行解決的,而我們華夏肯定也是不會說什麼的,這都不是一次兩次的事情了!」

「就是!我們上面的就是太老實了,而且也容易扮好人,竟然連這點都是要讓步的,我看啊,就應該將田浪君關他幾年!老實老實。」

「唉!想想就好了吧,那種可能性是真的不大的,更何況,那個田浪君還只是一個學生呢……」

「不值,真的為沈天賜感到不值的啊!」

「呵呵,按照沈天賜的個性的話,你們真的覺得他會這麼容易放過那個田浪君嗎?」

「不然怎麼辦呢??沈天賜即便是再算怎麼坑,也是不可能把人家倭國的ZF給坑了的吧?哈哈,這個也就別想了!」

眾人此刻也都是在發表著自己的想法和看法,而關於田浪君到底會有什麼樣的結果,眾人也是各執一詞。

大家自然希望是由華夏的法律來進行解決的,但是這種可能性真的是太小了。

畢竟,田浪君也就是一個污衊的罪責,還有一個強/奸未遂的罪責……

而也沒有多久,沈天賜也是更新了自己的一條微博動態:「我覺得呢,最後也一定會由咱們華夏的ZF來進行解決的,不信的就把手舉起來!然後快把你們的臉伸過來!」

沈天賜的微博也是這麼一出,微博上的眾人也是瞬間引起了無數圍觀人們的觀望了。

「卧槽了,沈天賜這是又要打臉了嗎??我馬上伸臉過來!絕對是會被引回到倭國解決的!」

「沈天賜啊,你不懂這些就不要亂說了好不好?好不容易自己翻身了,怎麼又想要被打臉嗎?」

「別說了,我有朋友在警務執法部門工作的,他都已經給我透露了,倭國那邊也是有意要將田浪君給引回去處置的!」

「看到樓上了嗎?沈天賜,你這是要被打臉咯!」

此刻的,網友們又是在湊熱鬧了。

然而,還沒有過多久,沈天賜的微博就又更新了:「為什麼我會這麼有信心呢?下面,請聽這一段的錄音文件!」

錄音,這可是沈天賜的慣用的手法了!

在一看到沈天賜的錄音的時候,網友們也是頓時就捂住了自己的小臉。

尼瑪的……此刻的他們也是有種要被沈天賜打臉的感覺了。

隨後,人們點開錄音,他們聽到的正是早上的時候沈天賜去見田浪君的時候所錄下的交流話語。

大石峪光的那句話,他們也同樣聽得清清楚楚的:「身為倭國大使館的官員,我當然會相信我們倭國的人民的。」在聽到這裏,這一刻,許多的網民也都有些沉默了。

信任啊!他們感覺他們似乎是比倭國弱了一些的。

而沒有多久,聽着大石峪光接下來的話,他們也就直接傻眼了……

「如何那樣的話,那麼我們將會將田浪君交給貴國來進行處理,之後再將田浪君給遣送回國,並且讓他永遠不得出境!」在播放到這裏的時候,廣大的網民們也只覺得自己的臉又是被狠狠的打了一次……

最後,在錄音結束的時候,眾人也是已經有些凌亂了。

「卧槽了!真的是這樣啊……沈天賜啊,你成功了啊,你又成功的打我的臉了啊!」

「這算什麼?沈天賜,你坑了倭國嗎?」

「哈哈哈哈!不愧是天賜哥啊,竟然連這樣的事情都做得出來啊,我現在真的好想知道現在那個大石峪光是一個什麼樣的表情呢,被沈天賜給成功的坑了,他一定會很難受的吧?」

此刻的眾人也都開始幸災樂禍起來了。

有了這個錄音,大石峪光難道還想要反悔嗎?

要反悔?行啊,你不是說你們倭國的人民是最誠實的嗎?原來他們是在說謊的啊!

就這樣以來,也就讓他陷入了一個矛盾的境地了。

因此,不得不說,沈天賜的這個坑,挖的是所有的人都徹底的服了!

不錯,而此時的大石峪光,也是傻眼了。

在聽到他跟沈天賜的對話后,大石峪光的口中也是硬生生的擠出了幾個字:「這個沈先生是真的好卑鄙啊!」

而趙梓健此時也是笑了……

「大石先生,貴國的人民都是講究誠實的,我想,田浪君也一定會按照你所說的那樣,交由我們華夏來進行處置的吧?」

大石峪光現在覺得自己的心情就像是吃了一隻死蒼蠅那樣的難受。

大石峪光此刻看着趙梓健那一臉的笑容,內心也是有着一種想要撕爛趙梓健的臉的衝動。

「行!就按你說的那樣,沒問題的!田浪君就交給貴國進行處置好了!」在過了好半天,大石峪光也是才擠出了這麼一句話,不然他又能有什麼好辦法呢?

如今錄音都在人家那裏了!如果說不行?那他的這個行為不就是在狠狠的打自己的了嗎?也不就是在打倭國人的臉了嗎?

話說,如果真的這樣的話,那他這個大使還要不要當了呢?!

而且大石峪光也是不想就是因為一個田浪君,而將自己的仕途給失去了。

這邊的趙梓健在聽了后,他的心中也是佩服沈天賜的那種深謀遠慮的超前思維。

「呵呵,你就放心好了,大石先生,我們一定不會放過任何一個違法犯罪的人的!現在給我帶走!」

那幾個警務人員立馬走到田浪君的旁邊,然後用手抓起田浪君的胳膊就要將其拖走。

而此時,田浪君也是反應過來了……他這是被直接的拋棄了!?

「不、大石先生!我非常願意回倭國接受國內法律的制裁,你千萬不能將我留在這裏啊,大石先生,千萬不能啊!」

然而,此時的大石峪光又哪裏願意聽他的啰嗦呢?

因為這貨,簡直就是坑死他老子我了!

如今大石峪光還想着,要怎麼跟國家進行交代呢……

這一刻,被沈天賜打臉的人真的是太多了。

不過,當他們知道田浪君被處置了之後,心情也是都非常的爽的,尤其是被本國的法律進行處置的。

「哈哈!不得不說沈天賜的這一手真的是乾的漂亮啊!」

「是啊,我也是沒有想到竟然還會有這樣的神轉折,沈天賜竟然將整個我國都給坑了啊。」

「田浪君那個可憐蟲,終究是要為他的行為付出慘重的代價的!」

是的,不得不說這個處置的結果,大家都是非常的滿意的。

只是,此刻也是有人反應過來了,那就是這一次除了田浪君之外,明明還有一個一祐君的!

現在田浪君被成功的處置了,而那一祐君又怎麼樣了呢?

沈天賜在電話裏面,也是知道了一些事情。

「那個一祐怒真的是這麼有背景嗎?而且還動他不得?」沈天賜跟趙梓健警官通著電話。

趙梓健也是給沈天賜講了一下一祐君的家族。

那是一個空手道的大家族,是倭國一個傳承了很久的老家族了。

而這種家族,在倭國的地位也是非常的高的,如果要動他們,恐怕是真的有些困難了。

「沈先生,我們也是知足吧,現在田浪君也是已經要面臨法律的制裁了,至於那個一祐君,他也是不可能再有進入華夏的機會了,如果你要對付他,除非是要去倭國了,不然的話,讓他自己來接受咱們國家的法律制裁,那是真的不可能的了。」趙梓健的聲音也是非常的無奈的。

沈天賜也是嘆了口氣,說:「那既然這樣的話,那這件事情也就先這樣算了吧,趙警官,這幾天也是真的麻煩你了哈!」

「嘿嘿,沈先生千萬別這麼說,這兩天我可是非常的舒坦著呢!如今在看到那群孫子被你給狠狠的教訓,那真的是怎麼看怎麼爽的啊!」

在掛掉了電話之後,沈天賜也是陷入了沉默。

田浪君此刻已經解決,那麼那個一祐君呢?

難道就真的這樣放過他不成嗎?

對了!

此刻的沈天賜也是忽然想起田浪君曾經的一句話,那就是一祐君的家族,似乎是有人會來找直接來算賬的吧?

「嘿嘿……希望你們家族的人能來就多來點吧,到時候,我就再讓你們好好的見識見識,什麼叫做絕望吧……」

這邊的沈天賜也是森然的一笑。

如今有人都欺負到自己的頭上了,沈天賜自然是永遠都不會這麼輕易放過對方的!

田浪君被華夏國處置的消息也是傳到了倭國。

而倭國那邊的網民們也同樣是有着一張利嘴的,他們也是不斷的對這件事情進行指指點點的,甚至還有破口大罵的。

而在他們知道了在最後田浪一君還是交由華夏的法律進行處置的時候,那簡直瞬間就瘋狂了起來。

「真的是無語了,誰能告訴我這是為什麼呢?我們國家的人怎麼能交給華夏國進行處置呢?」

「你們難道沒看到嗎?那個愚蠢的大石峪光,就是因為他的那一句話,害得田浪君不能回國的啊!」

沒多久之後,沈天賜與大石峪光的對話也是被翻譯了過去。

隨後,倭國的那邊也是對大石峪光的罵聲也是一大片。 鳴人拿出一桶烤肉,走向丁次的座位,原著中小時候和鳴人玩的好像就只有鹿丸,丁次,牙。甚至丁次還會把薯片都分給鳴人吃,這份珍貴真的只有長大了才懂,毫無保留的真心。

小胖子丁次此時正在吃薯片,腦海中想的卻是今天晚上的晚飯吃什麼。

突然從背後傳來一股香氣,丁次立刻放下手中的薯片,五感放大,扭頭尋找香味的來源。

發現這股烤肉的氣息離自己越來越近,丁次的心不知為何也越來越快。

他來了,他來了,他帶着烤肉走來了。

鳴人把烤肉放到了丁次的桌子上。

「給你的。」放下桶,然後反手放下一瓶生命藥水。「再加個飲料。」

「真,真的嗎?」丁次此時有些激動,雙眼緊緊盯着鳴人。

「對啊,我可以通靈出一些東西,大概就這麼多。」鳴人的拇指和食指平行,放在眼睛前,「其中就有烤肉。」鳴人覺得自己現在是讓丁次在團藏的根部邊緣試探。

丁次覺得自己這個朋友交定了,這是自己一生的摯友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