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其實在本質上,遊子和柯南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所以她比其他人更加理解縮水成小孩子的無奈和痛苦,這也是遊子答應柯南的一個理由。


大家都是同志啊! 第二天早上,遊子照例在做好飯後去一護的房間叫他起牀。

“起來吃飯了,哥哥。”

遊子推了推還埋在被子裏面的一護。

一護迷迷糊糊地睜開眼,跟遊子說了句“早上好”,然後無意中看到了鬧鐘上的時間。

“今天不是週末嗎,遊子?爲什麼這麼早就把我叫起來了?”

一護一邊爬起來穿衣服一邊閒聊般地問道。

一般來說,黑崎家週末的時候早飯的時間會比平時晚半個到一個小時,可是剛纔一護卻發現今天早上游子喊自己起來的時間和平常上學時是一樣的。

“因爲今天我有事情要出去,所以就早飯就提前一點了,忍耐一下吧,哥哥!”

遊子一邊爲一護疊被一邊道。

“出去?”

一護隨意地問道:

“又去日暮神社嗎??”

遊子一般出去都說去日暮神社,雖然黑崎一家都不瞭解一個神社到底有哪裏吸引像遊子這樣的花季少女,不過時間長了,也都接受遊子愛好異於常人這個事實了。

“今天不去那裏。”

沒想到遊子卻給了一護一個否定的答案。

“那是社團有活動嗎?”

“也不是。”

爲了不讓一護繼續猜下去,遊子主動給了一護正確的答案:

“約會啊約會,我今天要和一個小帥哥去約會!”

遊子笑眯眯地道,同時心裏想着,以柯南那張臉和年齡,也許比起小帥哥來,更適合的詞是小正太?

然而,比起遊子的悠閒,一護的反應卻有點大。

“什麼,約會?”

一護驚喊道,聲音大得連樓下等着吃飯的一心和夏梨也被嚇了一跳,衝上來看看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看都沒看衝進自己房間的一心和夏梨,一護只是緊盯着遊子,表情有些嚴肅,有些緊張:

“遊子你要和誰去約會?對方的姓名?年齡?職業?家裏情況?你都瞭解嗎?”

耳中聽着一護越來越不靠譜的問題,遊子的額角蹦起了一個十字路口——

親愛的黑崎一護同學,你當我去幹什麼?相親嗎?

然而,還沒等遊子發飆,一心激動起來了。

“遊子要去約會嗎?”

一心臉上流下兩條寬麪條淚,哭得一臉傷心:

“遊子小時候明明說過長得後要嫁給爸爸我的,怎麼現在卻要和別的男孩子約會去了?”

“遊子,那個男生帥不帥?是你學校的同學嗎?”

夏梨也跟着一起湊熱鬧,很感興趣地問道。

“不過,遊子你的脾氣那麼好,要小心不要讓男生給騙了!”

感興趣之餘,夏梨不忘提醒道。

——不過,如果遊子去約會的話,一護哥怎麼辦?

夏梨忽然想到了什麼,心裏一動看向一護,果然,這個時候的一護臉色已經不能用難看來形容了。

悄悄向後退了幾步,夏梨喊了聲“我先下去吃飯”了,就從一護的房間撤了出來。

還沒下樓梯,夏梨就聽到“嘭”地一聲,回頭一看,一心已經像一張照片一樣被一護踹到牆上貼着了。

“以後進我的房間要記得敲門,臭老爸!”

——你這絕對是遷怒吧,一護哥!遊子去約會的對象又不是老爸,你打錯人了!

吃早飯是氣氛那叫一個壓抑,看着一護那難看的臉色,就連向來愛搞怪的一心都老實了很多。

不能不老實啊,現在他胸口的腳印還隱隱作痛呢!

對於一護的壞心情遊子很是不解,自己不就開玩笑地說要去約會嗎,一護幹嘛反應那麼大?好像女朋友跟人跑了似的!

既然想不明白遊子也就不多浪費腦細胞了,吃完飯收拾好碗筷之後,揹着小挎包就出門了,走向和柯南約好的地點。

“不知道遊子約會的對象到底是什麼樣子的?遊子還那麼小,怎麼就學人家談戀愛了?”

目送着遊子消失在門後,一心嘴裏嘀咕着,在客廳裏面轉來轉去。

“囉囉嗦嗦地煩死了!”

一心再次被一護一腳踹到了牆上當照片。

“一護哥又在遷怒了……”

夏梨搖了搖頭,很是感慨地道。

想着遊子爲了今天的約會特意早起來了半個小時,還有提起約會對象時笑得一臉甜蜜的樣子(一護,你的眼睛是怎麼把促狹的笑看成甜蜜的?),一護的一顆心就蹦蹦跳跳地怎麼也落不到實處。

——不行,自己一定要去看看,如果遊子受騙了怎麼辦!

這麼想着的一護一下子從椅子上跳了起來,衝上樓跑進了自己的房間。

“一護哥這是怎麼了?”

夏梨被一護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

“尿急?便祕?”

一心睜着眼睛,很認真地猜測着。

“樓下也有衛生間,而且,上個廁所也弄得那麼誇張的,在我們家裏只有你一個人,老爸。”

夏梨無語地瞄了自己的無良老爸一眼,感覺自己對他已經絕望了。

“是嗎?”

一心撓了撓頭,覺得自己猜的應該沒錯啊。

說話間,剛剛衝回房間的一護又風風火火地從樓上跑了下來,一直跑到玄關那裏快速地穿鞋。

“你這是要去哪兒啊,一護哥?”

跟着跑到玄關的夏梨問道。

“散步!”

扔給夏梨兩個字,一護一溜煙地跑不見了。

“散步?我是十三歲不是三歲,一護哥!”

“遊子從哪邊走的?”

出了家門之後,站在路口的一護傻了,因爲他沒有問遊子要去哪裏,所以根本就不知道她走的是哪個方向。

“遊子,遊子,遊子……”

一護閉上眼睛,心裏不停地念着遊子的名字,然後冥冥中,好像有個聲音在告訴他,遊子走的是左邊的方向。

“算了,就賭一下好了!”

一護一咬牙,決定相信一下自己的直覺,睜開眼就向左邊跑去。

然後,在狂奔了兩分鐘之後,遠遠地看到了遊子的身影。

“呼,追上了……”

一護趕緊放慢了腳步,然後遠遠地墜在遊子的身後,不時地借用建築物和電線杆之類的障礙物掩護着自己前進,弄得周圍的人看他的眼神一陣陣怪異。

只能見到遊子背影的一護自然不知道,在他出現在這裏的一瞬間,遊子就已經從氣息中察覺到他的存在了。

等到意識到一護到底在做什麼之後,遊子的嘴角開始抽啊抽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走到一護的面前,告訴他,他的追蹤技術實在是太差勁了!

比毛利小五郎還差! 可惜還沒等遊子決定下來,她今天的約會對象,萬年小學生柯南同學已經看到她,並且朝着她走過來了。

“你好慢啊,遊子姐姐!”

柯南見到遊子的第一句話,就是抱怨。

“你這個小鬼!”

學着毛利小五郎的樣子勇敢拳頭敲了一下柯南的腦袋,遊子不滿地道:

“我可是和你的蘭姐姐一樣要負責家裏的所有家務,如果你再抱怨的話我就要回去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61683/ “不要不要!”

柯南一把拽住遊子的衣角,笑得一臉諂媚:

“我錯了,遊子姐姐,看在我只是一個小學生的份上,原諒我吧!”

“好吧,反正你只是一個小學生。”

深深看了柯南一眼,遊子聳了聳肩,算是揭過這件事了。

柯南在鬆了口氣的同時,心裏卻隱隱地升起了一股不安——

剛剛黑崎遊子這傢伙看自己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對啊!難道她知道自己的祕密到了嗎?不可能!

也許只是自己想多了吧?

這麼說服着自己,柯南卻怎麼都沒有辦法我勸你放下心來。

說起來,茶發女子被殺事件中游子到底是如何只用兩張符就讓兇手投案自首的謎底,到現在柯南還沒有辦法解釋清楚。

要說相信遊子真的擁有特殊能力什麼的那是不可能的,可是除了這個理由之外,柯南卻怎麼想也想不出其中的機關到底在哪裏。

所以對於遊子,柯南的心裏還是有着那麼一絲警惕的。

“既然把我叫出來,那麼可以說說了,我們今天要去哪裏?”

不再去刺激柯南,遊子進入了主題。

“死者小林家,我們去見小林的妻子。”

說完,柯南衝着遊子笑得一臉天真:

“我最喜歡偵探遊戲了!”

“是嗎?所以你覺得小林的屍體被搶走有內情?”

遊子問道。

“嗯,所以我們去問問小林的妻子,看看能不能從她那裏得到什麼有用的信息。”

柯南很認真地道。

“那麼,重要的小林家的地址,你知道嗎?”

這麼問的同時,遊子覺得柯南十有八九一定得到小林家的地址了,靠着和以前一樣的手段,用變聲器變成工藤新一或者毛利小五郎的聲音,然後向目暮警官打聽。

“我知道。”

柯南拿出一張紙給遊子看,笑得純真:

“我偷偷從毛利叔叔那裏抄下來的。”

遊子沒有對那個地址追根究底,而是在看清了紙上的地址之後,和柯南一起向不遠處的公家站走去,準備做公交車去。

誰讓沒有毛利小五郎在場的兩個小鬼,都沒到可以考駕照的年齡呢!

看着在公交車站排隊的遊子和柯南,躲在一個招牌後面的一護一張臉上各種顏色跑了個遍。

一個七八歲的小男生?這就是遊子約會的對象?

他們倆與其說是去約會,不如說是姐姐帶着弟弟出去玩吧!

看到柯南走向遊子的一瞬間,一護的一顆心就放下了大半,再怎麼說,一護都不相信自己的妹妹會和一個小豆丁談戀愛!

也許遊子真的是替朋友照顧弟弟呢?之所以說是約會,也只是開玩笑罷了!

在心裏這麼告訴着自己,可是一護的腳卻總也邁不動步,就是轉不過身。

然後,在看到公交車遠遠地開過來之後,一護的腳像是有自我意識一樣,快速地向公家站跑去,然後在遊子和柯南都上車以後,最後一個擠上了車。

呼了一口氣的一護沒有看到,遊子有意無意望過來的意味深長的一眼。

小林家,當知道敲門的兩個孩子是爲了自己丈夫的事情過來時,小林葵,小林的妻子條件反射地合上身後的門,同時臉上立刻涌上了悲傷。

“昨天早上孩子們還笑着對淳平喊着‘一路走好’,可是晚上卻再也沒有辦法像往常一樣,聽到門響之後,跑過去撲到爸爸的懷裏說‘歡迎回來’了。”

小林葵一臉失落悲傷地道,從知道丈夫死亡已經快一天一夜了,可是她到現在還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明明,明明昨天早上丈夫還好好的、活生生的不是嗎?怎麼不到晚上就接到了警察的電話,說是丈夫死了,而且屍體也被搶走了?

“現在孩子們還不知道這件事,因爲我不知道怎麼和他們說,怎麼告訴他們爸爸再也不會回來了。”

“你的丈夫最近有什麼異常的地方嗎?還有,他早上離開的時候所自己要去哪裏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