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其實她們的心思與當年的天羽聖地一樣,熏固然是她們的王,可是妖夜族不是只有一位王者。


這麼多年以來,三位王者都是共同進退,每一位王者都是各司其位,維繫著龐大的妖夜族群,但一旦立下王者誓約,等於是脫離其他兩位王者的庇護,專註忠誠於其中一位王者!

流羽當初並沒有做出選擇,那時候熏也沒有逼迫天羽聖地,畢竟一個下界的聖地對她沒有太大的幫助,對整個局勢不會有任何改變,但是現在不同了,熏已經與瑤彼此之間相互宣戰,從現在開始,她會一步一步的收攏自己的勢力,最終回歸自己的王位!

所以在來這裡之前,熏只是讓羅征做一件事情。

不管他面對何等的強者,沖入銀杏閣中只有一個目標,先將其他兩尊雕像砸碎!

任何有妖夜族存在的族群就會擁有王者雕像,而妖夜族的王者卻能夠通過雕像俯視全局,與任何一個聖地溝通,雖然瑤的目光落在這裡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為了以防萬一,熏還是讓羅征第一時間砸碎王者雕像再說。

看到鈴蘭等人惶惶不安的表情,熏冷冷一笑,「讓你們立下王者誓約很難么?還是你們覺得,殺戮之王已經不值得你們的信賴?」

這話一說出口,包括鈴蘭在內所有的妖夜族武者臉色更加惶恐不安!

其實妖夜族的三位王者給予族人的感覺各自不同,面對生命之王的時候,她們感受到的是無窮的勃勃生機,面對刑罰之王的時候,她們則是無比的敬畏,但平心而論,大多數妖夜族人最喜歡的還是殺戮之王。

面對殺戮之王的時候,她們能感受無盡的殺戮之意,能夠喚醒她們靈魂深處的勇氣,讓她們更加饒勇善戰!

可是現在殺戮之王的勢力已經基本被瓦解,曾經追隨殺戮之王的舊部要麼已經隕落,要麼已經隱藏起來,如此式微之下,她們選擇站在熏這邊,絕對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此事一旦敗露,熏可能會被瑤瞬間滅殺,而她們肯定也會被牽連。

瑤可是執掌刑罰的王者,也是對同族最為殘忍的王者,牽連之下恐怕整個陰羅界的妖夜族都要陪葬!

羅征坐在銀杏閣的一根欄杆之上,臉上雖然沒有什麼表情,但心中還是略微有些緊張。

他答應過幫助熏回歸王位,這一步遲早都要走到,而現在就是回歸王位之路的起點,只是讓這些妖夜族人抉擇,似乎還是有些困難。

一旦她們拒絕,事情恐怕就會非常麻煩……

熏的行蹤會暴露,羅征的行蹤同樣也會暴露,以羅征現在的實力,直接面對刑罰之王,他斷然沒有任何抵抗之力。

對於羅征和熏來說,這都是一場冒險,但也是必須去嘗試的一場冒險!

熏的神色無比嚴肅,淡淡的靈魂威壓之中蘊藏著無上威嚴,那股威壓覆蓋下來,便是連鈴蘭的臉色都是煞白一片。

對於她們來說,這一場抉擇也十分艱難,但在場的每一位妖夜族人都明白,這場抉擇終究不會避免,兩位王者之間的矛盾早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她們最終只會留下一位。

熏並沒有再說話,如果她親臨至此,尚且無法獲得族人的支持,那麼她回歸王位不過是痴心妄想罷了。

時間一點點過去,一炷香之後……

鈴蘭的雙目之中流露出毅然之色,便是抬起頭宣誓:「吾王即榮耀,榮耀既吾命!以永恆的殺戮,守衛吾族疆土……」

當鈴蘭帶頭宣誓之後,下方其他妖夜族武者們也是紛紛跟隨在鈴蘭之後,開始一個個的宣誓!

他們宣誓的同時,三座王者雕像中僅存的殺戮之王雕像,煥發出淡淡的紅色光芒,而熏的目光灼灼,聆聽著族人的王者宣誓。

這銀杏閣之誓,便是熏回歸之路的起點。

當眾人宣誓之後,熏才淡淡的說道:「你們,可以起身了。」

鈴蘭點點頭,帶領著諸多妖夜族女子起身,她既然立下了王者誓言,等於日後只會效忠於熏一人!

不過對於她們來說,這依舊是至高無上的榮耀,她們每日膜拜王者雕像,但絕大多數一輩子都無法見到她們的王,而現在熏親臨在她們跟前,她們豈能有拒絕的理由?

對於他們來說固然是一個痛苦的抉擇,要暫時捨棄另外兩位王者,但同樣也是一個巨大的機遇。

一旦她們輔佐熏回歸之後,必然會受到重用!

「吾王,請問有什麼吩咐?」鈴蘭起身之後,便是正色問道,既然熏出現在這裡,必然有十分重要的事情交給自己去做,否則也不會主動進入銀杏閣中。

熏便是淡淡的吩咐道,「我要你前往永夜界,找一個人,將這個玉簡交給她。」

說到這裡,一旁的羅征便是取出了一枚碧綠色的玉簡,那是事先製作的一道玉簡,其中記錄了一些十分重要的信息。

「永夜界……」鈴蘭的神色微微一凝,她也清楚那曾經是殺戮之王的專屬大界,但自從殺戮之王消失之後,整個永夜界都被刑罰之王整肅過一遍。

不過她既然已經選擇了王者宣誓,那麼熏的命令便是不可忤逆的存在,讓她前往刀山火海,她也沒有拒絕的理由。 前往銀杏閣之前,熏也經過充分的考量。

以她的權威,足以讓陰羅界中的這座十品聖地都向她一人臣服。

但是收服一座十品聖地對熏來說幾乎毫無意義,根本無法對抗瑤,反而會打草驚蛇……

眼前她一切活動,尚且需要在隱蔽之中進行,知道的人應該越少越好。

銀杏閣乃是紫竹聖地安置在澤吉城中的勢力,主要目的便是與澤吉城中的其他勢力進行貿易,所以各種珍藏和資源儲備頗豐。

熏在過目之後,也只是搖了搖頭,這些資源她尚且看不上眼。

畢竟陰羅界只是一個邊陲大界,根本無法與雲渺天宮相比,這些資源對於一般的武者來說,也是十分彌足珍貴,但對於現在的羅征來說,尚且用不上。

相比之下,她更在意的是陰羅界秘寶。

不過這裡的資源和寶物熏看不上眼,但卻是取走了不少真元玉。

銀杏閣每年與其他種族進行貿易之後,會將真元玉上交到紫竹聖地,銀杏閣中的真元玉數量卻是不少。

為了不引起紫竹聖地的懷疑,也方面鈴蘭向聖地交差,她也只是取走了五分之一左右的真元玉,也就是三萬枚左右的真元玉,這些真元玉自然交給羅征備用的東西。

羅征因為體內世界的改變,不再需要真元玉,但是錢財這種東西,往往是多多益善,在許多時候會有不小的用處。當初羅征可是為了一百枚真元玉拼死拼活,這三萬枚真元玉,對於任何一位神海境武者來說,都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在銀杏閣中耽擱了兩天之後,鈴蘭便是向紫竹聖地那邊請辭了自己的職務,找了一個理由,帶著熏交給她的玉簡上路,前往永夜界。

羅征便是悄然回到了澤吉城中所在的居所之中,等待著艾虎的到來……@^^$

他與艾虎的半年之約,眨眼之下只剩下一個月多時間,羅征反而有些擔心艾虎會不會在既定的時間內達到澤吉城。

一個半月之後……

羅征尚且還沉浸在修鍊之中。

突破神海境之後,羅征的修為提升,實力有了進一步提高,而各種法則之力,以及《星辰戰體》都在有條不紊的領悟。

很偶爾的情況之下,羅征就能溝通到數顆星辰,不知道是否因為自己吸收了滅運篁蛇的緣故,自己的氣運似乎得到了進一步提升?!$*!

在長蘇島上,羅征剛剛吸收滅運篁蛇的時候,他的氣運似乎暴漲到了極限,在那一刻,他完全化為整個世界的寵兒,幾乎可以說到了心想事成的地步,但是那種情況並沒有維持多久,大約也只是數個時辰而已。

接下來自己的氣運似乎是恢復到了正常水平,或者也是略有增長,只是氣運之事,原本就有些難以捉摸,不可能有一桿標尺去衡量,羅征也不確定。

唯一能夠確定的是,現在羅徵引動星辰變得相對容易一些,從這一點羅征倒是能夠判斷,自己的氣運還是產生了一絲變化!

不過羅征現在也有困擾,那就是他體內的混沌之氣依舊沒有液化的跡象。

按照道理,武者突破神海境,真元早就開始液化了,可是那些混沌之氣依舊如同滾滾狼煙一般,在丹田之中滾滾轉動……

這種情況在《混沌秘術》之中根本沒有任何解釋,師父也只是推測,混沌之氣原本與真元一樣,同樣也能夠化為一方混沌之海,但很顯然,師父的推測是錯誤的,至少在這一步產生了錯誤。

「真元液化,乃是將真元壓縮到了極致,才會產生液化的現象……」

「可是混沌之氣本身很難產生,這東西無法依靠吸收外界的真元補充,而混沌之氣本身產生的速度比較慢,如何壓縮?」

極品王妃 這幾日時間,為了解開這個問題,羅征也是蹙著眉頭,偶爾也會外出行走,散心,希望獲得一絲頓悟的機緣……

這番思索之下,羅征時常與青龍一道交流。

青龍算是真龍一族中見多識廣之輩,但是面對羅征的這個問題,也是一副全然無解的樣子,青龍熟知真元體系的問題,赤龍則熟知煉體體系,這兩條龍各自擅長的不同,但是這混沌體系的修鍊方式,對於他們來說簡直是聞所未聞的東西。

但是青龍卻給出了一個建議,一個讓羅征十分感興趣的建議!

當年羅征在東域的時候,曾經獲得過一本魔族的功法,名叫《天魔神拳》,在他剛剛踏上武道之際,也是發揮了萬分重要的作用。

在青龍看來,這《天魔神拳》本身蘊藏的拳意和招式幾乎不值一提,可是以《天魔神拳》修鍊出來的天魔真氣卻十分有意思,那天魔真氣幾乎能將其他的真氣或者真元完全吞噬,轉為己用。

雖然羅征此後修鍊其他功法,便是將《天魔神拳》棄用,現在青龍重提起來,便是給羅征提供了一個思路。

青龍雖然不清楚羅征無法將混沌之氣液化的原因,但現在推斷下來,混沌之氣的數量不夠的可能性非常大,所以青龍才會給出這樣一個大膽的思路,讓羅征利用《天魔神拳》之中記錄的心法,賦予混沌之氣吞噬的特性……

聽到這個想法之後,羅征的目光也是微微一閃,這位思路的確是不錯。

眼下他走的這條路,從來沒有人成功的走過,一切都要靠自己去摸索,即便是走錯了,重頭再來即可,羅征也不會拘泥於這寰宇之內的規則,畢竟他曾經見識過師父在混沌之中遊歷的事情,隱隱約約也知道,這《混沌秘術》的本身已經超越了這寰宇,也就是超越了這個寰宇構建的規則本身。

那麼羅征還拘泥於規則的話,那他就有些迂腐不化了。

想到這裡,羅征也沒有絲毫的耽擱,便是按照《天魔神拳》中記錄的心法開始修鍊!

以混沌之氣催動其他的功法,先前有過先例,例如混沌之氣催動的法則之力,威力會呈幾何倍數增加,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對於是否能夠催生出「天魔真元」,還是抱著十分強烈的期待。

隨著羅征運轉《天魔神拳》中的心法,體內的混沌之氣也在滾滾騰起……

一絲混沌之氣便是被羅征從丹田之中抽出來,順著羅征的經絡流轉,最終在羅征的指尖迸射出來,那灰濛濛的一道混沌之氣,彷彿是一道濃郁的化不開的煙霧,繚繞在羅征的手中。

「這一絲混沌之氣,便是用那心法催動而出,卻不知有沒有吞噬的特性,」羅征臉上略微有些緊張,不過轉瞬之間,那緊張之色便是完全消散,同時啞然一笑,「即便是失敗了,也可以另覓他法,有什麼值得緊張?」

想到這裡,他伸手之下,則是掏出了一顆極品真元石,一道道濃郁的真元束縛在這小小的石殼之中。

羅征並沒有直接將這真元石給捏碎,只是用手指輕輕一點,便是將真元石的石殼摁出一道小孔,一縷純凈的真元便是順著那小孔逸散而出!

就在這時候,羅征則將指尖的那一道混沌之氣打入了這真元石中,雙目緊盯著這枚真元石。

「沒用?」

透過這透明的石殼,羅征能夠看到那一道褐色的混沌之氣在真元石中繚繞,並沒有與真元石中那乳白色的真元融合,也沒有試圖吞噬那些真元……

羅征嘴角撇了撇,看樣子自己還是想得太天真了一些。

不過就當羅征準備將那枚真元石塞進須彌戒指的瞬間,整塊真元石便是在羅征的面前驟然爆開! 那極品真元石十分突兀的爆開,淬不及防之下,羅征也是嚇了一跳!

極品真元石驟然炸裂之後,其中的真元卻並未濺射出來,取而代之的卻是那數縷混沌之氣!

方才羅征灌注在石殼中的混沌之氣只有一縷而已,現在這混沌之氣則增多了數倍!

然而……這混沌之氣因為爆裂的衝擊,就像是幾條十分細的鞭子一般,朝著四周狠狠地抽打而去,在這房子中留下數道極為細小的凹痕!

「嘶嘶……」

緊接著從那些凹痕之中慢慢地也延伸出一縷縷混沌之氣,就像是一條條灰色的小蛇一般。

羅征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這一幕,腦筋似乎還有些沒有轉過彎來。

他就這麼呆了不到幾個呼吸的時間,房間周圍那細小的凹痕數量便是越來越多,那些灰色的小蛇就像是一條條細小的蛀蟲一般,迅速的侵蝕著周圍的一切,同時產生更多的灰色小蛇。

「羅征,你要是不管的話,這房子可就塌了!」青龍的話在羅征耳邊淡淡響了起來。

這番提醒之下,羅征這才回過神來!

他的手指輕輕一擺,那一縷縷混沌之氣便是迅速的收縮,一條條灰色的「小蛇」從這房間的各個角落之中鑽出來,迅速的匯聚在羅征的手中。

現在羅征手中的混沌之氣,比之此前便是擴大的上千倍之多,此前羅征抽出來的那一縷混沌之氣,比一根細線也粗不了多少,眼下將它們收攏起來,便是有一個拳頭大小了。

「這混沌之氣,不僅僅是吞噬了真元,它們似乎能夠……吞噬房子?」 萌嫁豪門之甜品小妻 羅征盯著那一團混沌之氣愣愣的說道。

「不是吞噬房子,」青龍糾正道:「這混沌之氣恐怕能夠吞噬萬物……」

看到這一幕,便是連青龍都有些不淡定了。

此前青龍給羅征的這個建議,也只是希望羅征親自嘗試一番,失敗的可能性遠遠大於成功的可能性。

他活過了無數的歲月,見過了太多種類的功法,最初羅征入青雲宗甄選功法的時候,青龍就記住了這《天魔神拳》,居然能夠讓真元擁有吞噬的特性,原本就非常的獨特,不過這本功法的來歷卻沒有尋覓到,甚至於是否傳承於魔族都值得考究!

然而羅征一系列東奔西跑,幾乎沒有半步停歇,也沒有時間去考究這本功法的來歷。

時至今日,青龍給予了這個建議,卻是將天魔神拳中那天魔真元的特性完美的融入了混沌之氣,而且這混沌之氣的吞噬特性,便是比真元更加霸道,不僅能夠吞噬真元,甚至直接將這房子給吞噬了。

就連青龍也忍不住嘖嘖稱奇……

羅征的臉色經歷過獃滯期后,也變得豐富起來,他臉上則是流露出狂喜之色。

這一步的嘗試,恐怕連他師父都未曾料到!

畢竟師父在撰寫《混沌秘術》的時候,也只是推測修混沌之氣,破神海境後會與修鍊真元的武者一樣,混沌之氣能自動液化,化一方混沌之海,他或許是疏忽了混沌之氣液化的問題。

想到這裡,羅征的目光一閃,伸手輕輕一指,羅征面前的這一團混沌之氣便是驟然朝著角落一側的一張方桌飛射而去!

「嘶……」

那一團混沌之氣徑自沒入那方桌中央,這方桌的桌面之上頓時出現了一個拳頭大小的圓孔。

隨著羅征的操控之下,混沌之氣便是順著方桌不斷地流竄,那一團灰色的氣息宛若一個無形的怪物一般,幾個呼吸的時間,就將那方桌吞吃個乾乾淨淨。

等到羅征再度將混沌之氣回收的時候,這一團混沌之氣的個頭便是又大了一圈!

「有趣,只需要不斷地投入物質,讓這混沌之氣迅速吞噬,等到體內的混沌之氣凝聚到一定程度之後,一樣也能液化,一樣也能化海!」羅征的目光不斷地閃動。

雖然這個過程的確是麻煩了一些,像其他武者,破神海會自然而然的液化,而羅征卻要耗費如此手段,但對他來說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既然能夠以萬物作為混沌之氣的來源,那麼羅征體內的混沌之氣便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發揮起來想象空間也會變得非常大!

凰謀之毒後傾城 就在這時候,房間的門被推開,卻是慕茗雪端著一壺茶水進來。

羅征讓慕茗雪呆在自己身邊,並沒有吩咐她做這些婢女做的事情,但慕茗雪還是一力承擔下來,進屋之後看到整個房間中,密密麻麻的凹痕,臉上也是流露出怪異之色,然後又默默的退了出去……

慕茗雪十分本分,不該自己了解的事情,她不會睜眼多看一眼,更加不會追著羅征多問。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羅征便是不斷地試驗那混沌之氣的吞噬特性。

當初羅征的天魔真元的吞噬特性並不是很強,一般的真氣真元固然是可以直接吞噬掉,但若是遭遇觀想之物,吞噬起來速度就會大大的降低,甚至會出現無法吞噬的情況。

如今這混沌之氣的情況,似乎也差不多。

就像普通的桌椅板凳,吞噬起來速度固然是奇快無比,至於那些土木磚瓦,吞噬的速度尚且還能湊合,但是碰到金鐵之物后,吞噬的速度就慢了起來,當然,這裡的「慢」是相對前面那些物質所說!

此後,羅征還拿了各種東西來做試驗,例如玄器,靈器,仙器等等寶物。

品階越高,強度越高的兵刃寶物,吞噬起來的速度也是越來越慢,為了試驗之下,羅征甚至將一件聖器也投入其中,但足足耗費半天時間,這混沌之氣才將那聖器完全吞噬,若是吞噬神器需要的時間恐怕就更加長久。

這番不斷地吞噬之下,羅征回灌入體內世界的混沌之氣也是越來越多,而他的丹田也是漸漸的膨脹起來。

自從修鍊《混沌秘術》之後,體內世界慢慢地培煉混沌之氣,那混沌之氣到達一定的數量最後就不再增長,他卻是好久都沒有丹田飽脹的感覺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