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其實李海冬並不知道,這張設計圖自從八百年前被天才的煉金術士羅密歐繪製出來之後,還從來沒有做出過成品來。


對機械戰士感興趣的人中,有的難以收集到珍貴的材料,有的難以將部件加工的符合要求,有的只有技術沒有修爲,因此雖然從古到今嘗試的人很多,卻都失敗了。

八爪繞着機械戰士走了兩圈,嘟着嘴道:“這個大傢伙怎麼才能動起來?”

李海冬從乾坤袋裏取出一個盒子來道:“我早就準備好了。”

打開盒子,裏面是一塊被打磨過的晶石,晶石被雕刻成心形,四周用寒鐵包裹。上赫然是個附魔過的圖案,那圖案是一顆心臟,閃着黑色的熒光。

李海冬將一張羊皮卷鋪開來,仔細的閱讀着上面的文字,做最後的準備。

羊皮捲上寫的很清楚,機械戰士不但需要一個穩定的動力源泉,更要和主人簽訂一份血契。李海冬手上有都是晶石,當然不愁動力源。先是按照羊皮捲上的程序將晶石用數種藥水浸泡,再以寒鐵打造外殼,用以連接機械戰士內部的能量管道,以便能讓晶石的力量傳遞到機械戰士的身體各個部位。

至於血契,李海冬也早就準備好了。他特地弄了一張老羊皮,讓凱瑟琳按照羊皮捲上的記載用他的精血將咒語寫出來,如今一切準備就緒,只要簽署了契約,再把血契和晶石心臟放置進機械戰士的體內,就大功告成了。

羊皮上血契的文字閃着黯紅的光,八爪心驚肉跳的道:“這個好恐怖啊。”

“你懂什麼。”李海冬嘴上呵斥着,心裏也有點沒底。他也不知道萬一失敗會怎麼樣,不過已經到了這個地步,當然得繼續下去了。

輕輕的咬破中指,鮮血滲了出來,李海冬在羊皮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隨後一絲真氣緩緩的注入羊皮。

羊皮上的名字頓時鮮活起來,每個字都閃耀着血光,十分的耀眼。李海冬輕輕將羊皮捧起來,蓋在晶石之上。

晶石上豪光一閃,羊皮上的文字融化了一般,漸漸變得模糊,最後竟然變爲一灘血水,流淌下來,澆在了晶石之上。

得到了血水的滋潤,晶石越發的透亮,李海冬看時機差不多了,捧起晶石來到機械戰士身前。機械戰士的胸口有個洞,那裏有許多根輸送能源的管子,李海冬看準了,將晶石心臟塞了進去。

喀嚓一聲,晶石心臟和輸送能源的管子嚴絲合縫的契合在了一起。機械戰士的機體中立刻響起了喀喇喀喇的活動聲。李海冬看到那覆蓋在晶石上的血水被吸入能源管,它們將會從此流淌在機械戰士的身體中,帶着血契的力量,成爲李海冬的忠實僕人。

“嘖嘖,真是神奇啊。”李海冬驚歎道,西方的煉金術士果然很有本事,竟然能夠設計出這樣奇妙的機械奴僕來。眼看着晶石越來越亮,李海冬將一塊鐵板拾起來,覆蓋在胸前的洞口上。

咔嗒一聲,鐵板鎖住,至此,機械戰士算是正式完工了。所剩下的工作就是等待着他運轉起來。

“蓬蓬蓬”一連串的巨響從機械戰士的身體裏發出來。八爪嚇的一個激靈,嗖的不見了。

李海冬也嚇了一跳,以後哪裏出了問題,就在這時,機械戰士動了。

“蓬蓬……”機械戰士晃動了一下手臂,隨即伸了個懶腰。

李海冬驚喜的看着自己的作品,忽然有種當了爸爸的感覺。

“尊敬的主人,請你爲我取個名字,蓬蓬……”機械戰士“喀拉拉”的跪了下來,甕聲甕氣的道。

“你居然會說話?”李海冬從來沒想過機械戰士還有這種功能。

“是的,主人……蓬蓬……”機械戰士只要一移動或者一說話,肯定有“蓬蓬”的聲音傳出來。

“那……你就叫……你就叫蓬蓬吧!”李海冬最痛恨取名字,憨憨的名字就是隨口取的,既然機械戰士“蓬蓬”的響,就叫蓬蓬吧。

“是的主人,蓬蓬爲你效勞。”機械戰士雄赳赳的行了個禮。

李海冬看着這龐然大物,心說:“這下可爽了,有了蓬蓬,很多架就不用我親自去打了。”

好逸惡勞的好日子,似乎就在眼前了。

(第四集完)

***********************************

方纔突然不能在瀏覽器裏輸入字符了,只要一按字母鍵,瀏覽器就自動最小化,我折騰了好久,差點瘋掉。

獄界的第四集算是結束了,明天開始更新第五集,馬上上架了,會保證速度的,請大家多多支持,最好能訂閱一下,多謝了! 豬今天過生日,解禁一章慶祝一下。以後爭取每個星期都解禁一章兵賊和獄界。當然,如果我能想起來的話。

************************************

碧水雲天裏,李海冬對蓬蓬的誕生欣喜若狂,卻有人很不以爲意。

聚元子對蓬蓬的樣子頗爲不滿,按他的說法,一個真正強大的戰士應該像他一樣矮小精悍。蓬蓬的身體太巨大,一定沒什麼用處。

李海冬當然是滿嘴的奉承,誇獎聚元子是古往今來天下第一,蓬蓬這種破銅爛鐵怎麼能跟他相提並論。聚元子最愛馬屁,頓時輕飄飄的不知道東南西北了。李海冬趁機請他幫忙煉一煉蓬蓬,讓他結實耐用一些,聚元子滿口答應下來,不但如此,還承諾幫他改造改造。

“改造……”看着身旁小綠和八爪的模樣,李海冬心中祈禱,希望聚元子改的只是機體強度,千萬不要改造外表。

其實李海冬本來想把蓬蓬改造成一個變形金剛,平時當作汽車來開,關鍵時刻可以變成強悍的機械戰士來作戰。可惜這個工作實在有點難度,一個不小心,蓬蓬真的就變成廢銅爛鐵了。何況李海冬又不會開車,只好放棄了這個瘋狂的念頭。

李海冬除了把機關炮,重機槍,噴火器等從地下黑市買來的重武器堆在聚元子面前請他加在蓬蓬的身上外,還要求給蓬蓬增加一個大小變化的功能。當然,他提出這個要求的時候,口口聲聲說聚元子的身材纔是世界上最完美標準的強者比例,所以蓬蓬變得跟聚元子一般大小纔會更加厲害云云。聚元子對這種糖衣炮彈一點抵抗力都沒有,滿口答應下來。

聚元鼎亮起紅光來,之前的每一次煉化都能帶來讓人驚奇的成果,這一次李海冬尤爲期待,甚至比自己脫胎換骨的那一回更加的興奮。

小綠和八爪嘰嘰喳喳的討論着蓬蓬會被煉成什麼模樣,就連一直悶悶不樂的凱瑟琳也出神的望着聚元鼎,被這奇特的一幕吸引住了。

這一次的煉化足足用了半個小時,可見煉化蓬蓬絕對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紅光終於熄滅,聚元子“嗖”的蹦了出來,不悅的道:“好麻煩,好麻煩。”

李海冬上前嬉皮笑臉的道:“怎麼樣?”

“那個玩意真是麻煩啊,若不是當年太乙真人給哪吒塑蓮花身的時候,老子在一旁偷學了幾招,險些就搞不定了。”聚元鼎嘟囔道。

“哪吒……”李海冬腦袋上一排黑線落下來,聚元子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傢伙啊,怎麼哪裏都有他啊……

不過現在最主要的問題不是聚元子那多姿多彩的過去,而是蓬蓬到底變成了什麼樣子,李海冬剛要再問,就聽到聚元鼎裏“蓬蓬”兩聲,隨即“噗通,噗通”的響了起來,似乎有什麼東西在不停的蹦。

“哦,忘記了,他變得太小了,恐怕蹦不出來。”聚元子一拍腦門道。

李海冬心急的跑到鼎邊,一躍跳到鼎上,往裏面一瞧,不禁哭笑不得。

蓬蓬變成了耗子大小,正在費力向上蹦,雖然他的機械身體十分強悍,可是跳躍能力有限,何況對於一隻耗子來說,聚元鼎的高度實在有些離譜,難怪他蹦不出來。

李海冬跳進鼎中,將蓬蓬撈在手中。

蓬蓬道:“謝謝主……蓬蓬……人……”看來他這個毛病是永遠都改不掉了。

帶着蓬蓬出了聚元鼎,將他放在草地上,小綠和八爪跳過來,對蓬蓬指指點點的,小綠趾高氣昂的道:“這麼一個小東西,有什麼本事啊?”

李海冬心道:“除了拍馬屁打麻將,也沒見你有什麼本事。”不過他也有點疑惑,蓬蓬變得這麼小,怎麼作戰啊。

聚元子盤腿坐在草地上,一邊啃着一隻李海冬孝敬的雞腿一邊道:“我在他的身上施展了伸縮決,念個咒語,見風就長。”

“那不是和金箍棒一樣?”李海冬喜道。

“金箍棒是什麼?”聚元子疑惑的道。

李海冬忙道:“沒什麼。”他這纔想起來聚元子被關的年頭太多了,孫悟空之類的後輩神仙他根本就不認識。不過他的脾氣倒是跟那個猴子很像。若是慫恿一下,不知道敢不敢去大鬧天宮。

“咒語教給你吧。”聚元子嘟嚕了一串難以理解的話,李海冬廢了半天的勁才記下來,心急的嘗試起來,可是連說三遍,蓬蓬一點變化都沒有。

“難道我記錯了?”李海冬狐疑的想。

聚元子幸災樂禍的看着李海冬,哈哈大笑道:“你個笨蛋,我還沒教你怎麼作法呢。”

“還要作法嗎?”李海冬恍然大悟。

“當然了,咒語如果沒有配合作法,除了比較帥,根本沒有用。”聚元子的話差點把李海冬氣昏過去,心中暗罵道:“你怎麼不早說,害得我背的那麼辛苦!”

又跟聚元子學瞭如何作法,李海冬這才重新試起來,一邊念動咒語,一邊作法,法力傳動,激活了聚元子附在蓬蓬身上的伸縮決。就聽見“蓬蓬”的聲音響個不停,蓬蓬果然緩緩的長大起來。

“聚元大仙好厲害!”小綠不失時機的拍起馬屁來,哄得聚元子得意洋洋。

蓬蓬恢復了之前的大小,重新變得威武,李海冬仔細一看,聚元子的煉化果然厲害,機關炮被鑲嵌在蓬蓬的前胸,噴火器安置在了下巴上,重機槍則隱藏在右臂裏,可以隨時控制機槍和手臂的轉化。這些武器被聚元子完美的附加在蓬蓬的身上,似乎本來就是一個整體一樣。不但如此,蓬蓬的全身上下也都被打造了一遍,堅固性和柔韌性比起設計圖裏所展示的,何止好上十倍。

“真是神奇。”李海冬撫摸着蓬蓬帥氣十足的筋骨,讚歎不已。經此一煉,蓬蓬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鋼筋鐵骨有血有肉的生命,他不再單純是一個機械人,而是東西方法術融合的絕妙藝術品。

聚元子吃光了雞腿,打個哈欠道:“累了累了,老子要去睡覺了,這次可廢了不少的心血啊,明天如果不給我送點好吃的補補,就把他煉成鐵疙瘩。”說着跳進聚元鼎,不一會裏面就響起了如雷的鼾聲。

李海冬重新念動咒語,又將蓬蓬縮小,放進了乾坤袋裏。隨身攜帶這樣的強力幫手,李海冬春風得意,跟小綠和八爪吹了兩句,正想出去,忽然看到遠處凱瑟琳正望過來,心想讓她這麼呆下去也不是辦法。

“我送你出去吧。”李海冬來到凱瑟琳的身邊道。

凱瑟琳小雞啄米似的使勁點頭。

和凱瑟琳一起出了碧水雲天,李海冬趁着靳飄零不注意,將她從後門帶了出去,一直送到一個車站。

“這裏有一點錢,足夠你回國了。”李海冬遞給了她一些錢道。

凱瑟琳默默的接過錢,咬着嘴脣看着李海冬,眼中充滿了仇恨。李海冬道:“雖然我知道你不可能不恨我,不過我還是要告訴你,是你們黑暗聖堂先惹上我的。”

凱瑟琳神色黯然的垂下頭去,帶着恨意道:“我們會報仇的。”

“隨便你。”李海冬道,“記得回去告訴黑暗聖堂的人,他們還欠我一百六十條命。”

“你會後悔的。”這句李海冬聽過無數次的恐嚇再次登場,卻沒有任何的威懾力。

送走了凱瑟琳,在人間界的事情基本告一段落了。黑暗聖堂是一定不能放過的,不過眼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回去獄界。

又在天海呆了兩天,李海冬將靳飄零託付給了沐滄海照顧,父母那邊匯去了一筆錢,又抽出時間和白淺淺小聚了一次,便再次踏上了前往獄界的路途。

終於坐上了“鐵鳥“,聚元子興奮不已,一定要從李海冬的身體裏出來。在他的威脅下,李海冬只得偷偷捏破了一個催眠**,將所有的人催眠。聚元子在飛機裏大搖大擺的轉了一大圈,居然還想進駕駛室去玩,嚇的李海冬出了一身的冷汗。

重回西部,李海冬心情完全不同,之前在獄界積攢的落魄心緒完全不見了。有了聚元子的幫忙,他很有信心早日把俞白眉救出來。

一路上李海冬把獄界的種種跟聚元子都講了,聚元子聽說天地人魔四界之外還有一個獄界,如同李海冬所料的一樣大呼小叫一定要去獄界轉轉。不過來到虛無之路的路口處,事情起了變化。

“小子,這條路有古怪啊……”聚元子用李海冬從來沒見過的嚴肅語調道。

“恩,據說這條路上有很多的禁制。”李海冬道。

聚元子把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一樣:“老子不去了,這條路太古怪了。老子要是進去,一定會引發九重天雷的。”

“你也害怕天雷?”李海冬頭一次見到聚元子害怕。

“當然怕,我又沒有不破不滅……”聚元子說了實話。

“那我把你放進乾坤袋裏混進去吧。”李海冬撓撓頭,想出個餿主意。

聚元子給了李海冬一個鑿慄:“你以爲天雷是蠢貨啊!”

“那該怎麼辦?”李海冬也沒了主意,既然瞞不過天雷,他也不敢讓聚元子冒險。雖然聚元子是強悍的鼎靈,可誰知道虛無之路上有什麼怪異的禁制。

“哼哼,你小子自己去吧,老子和小綠八爪玩去。”聚元子詭異的道,一看就憋着什麼壞主意。

李海冬一愣,狠狠的瞪了小綠一眼。八爪是個老實孩子,聚元子的腦袋更是秀逗的厲害,若是有什麼壞主意,一定是小綠這個馬屁軍師幫着出謀劃策。

小綠一臉的得意,擺明了是靠着聚元子這座大山,沒把李海冬放在眼裏。李海冬仔細一想,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聚元子去不了獄界,又不可能老實呆着,也只能叫小綠和八爪陪他四處逛逛了。

可李海冬還是放心不下,他千叮嚀,萬囑咐,擺事實,講道理,才讓聚元子明白這個世界的人類都很脆弱,如果胡亂折騰,以後就沒有人給他製造好玩的東西了。

聚元子摸着鬍子,若有所思的點頭道:“說的有道理啊……”

總算安撫了聚元子那顆貪玩的心,李海冬和他約定了聯繫方法,懷着忐忑,走進了虛無之路。

這一次的路途略有不同,前幾次或多或少有些心浮氣躁,這一次卻清靜了許多。成長迅速的元嬰已經頗具人形,一踏上虛無之路,元嬰就活躍起來,動動手又動動腳,扭扭屁股晃晃頭,活脫脫就是個頑皮的小嬰兒。李海冬看的歡喜,滿心盼望他早點長大。

一路來到中轉的石室,李海冬看着其他幾界的通路,心道:“這幾界還沒去過,看遨遊記裏記載了不少地府和魔界的事情,有些意思。如果有機會,一定要去玩玩。”

進入獄界的通路,一路前行,許久,終於見到了久違的出口。一步跨出去,李海冬又來到了獄界。

獄界依然是那副沒有任何變化死氣沉沉的樣子,勁風掠過,吹的李海冬的衣角嘩啦啦做響,可再也不會讓他害怕。經歷了數次的往返和身體上的層層飛躍,他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脆弱的小青年了。

走過了石橋,峯頂正如所料空無一人,看來俞白眉還躲在噩夢森林裏呢。想到他和憨憨在噩夢森林裏相依爲命,李海冬就有點不忍。這次帶回來不少的物資,一定要建起一個規劃中的新世界來。獄界,也是可以舒舒服服生活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