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其實,戴浩天本人都沒有這種待遇,戴浩天與隱居極北冰原二十年,與托破相識二十年,都沒有如此待遇,陌塵剛剛來,就托破就拉著陌塵結拜,如此待遇,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啊。


「不行,兄弟,今天我托破必須要跟你結拜,你也比別推遲了,你有這個資格,我托破今年也才四十歲而已,我要是猜的不錯,你應該就是一個月前在盤龍城城主府打敗夢軒那小子的那個陌塵吧。」托破的臉色變得嚴肅起來。

「啊,托破前輩,您竟然知道我。」陌塵驚訝的看著托破道。

托破正色道:「你在極北之地弄出這麼大的動靜,我當然知道,你是龍騎士,而且還是力量型斗師,你有資格成為我的結拜兄弟,怎麼,難道你不想認我這個大哥?」托破作為斗神和神匠,對於極北之地之中的事情自然會去關注,其實,當陌塵幾人進入極北之地之後,托破就一直在關注著他們了,只是矮人族雖然不仇視人類,但一向對人類都不是很友好,直到戴浩天帶著陌塵三人到來,陌塵拿出鐵母和醉紅塵,征服了托破貪慾的一面。

對於托破來說,喜歡喝酒就是他最大的弱點啊,托破想要與陌塵結拜,其實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陌塵與醉仙樓有著一層親密的關係,托破雖然不知道陌塵到底與醉仙樓有著怎麼樣的關係,但是能夠輕鬆的拿出兩瓶醉紅塵,在醉仙樓定然有著不錯的地位。

「啊,托破前輩,那小弟就高攀了。」陌塵笑眯眯的抱拳朝著托破說道。

「怎麼?還喊我前輩么?」托破左右背在背後,右手撫摸著下巴的鬍子,笑眯眯的看著陌塵。

「啊,大哥,請受小弟一拜。」陌塵拜了下去,托破趕忙扶起,道:「哈哈,好兄弟,以後若是有人欺負你,儘管跟大哥說,大哥替你出頭,對了,聽說你在力量上要勝過夢軒那小子,一會兒我們切磋切磋,你放心,我不用鬥氣,我只用力量跟你打。」托破笑眯眯的說道。

「唉,真是世道變了,一個後輩居然也能與我平起平坐了,沒天理啊沒天理,托破,你這傢伙,真會拉關係,你以為我不知道嗎?這小子與醉仙樓有著很好的關係。」戴浩天有些不開心的說道。

托破和陌塵看了一眼沮喪的戴浩天,像個小孩子一樣,哈哈大笑起來,雲兒和風雲池,也露出了笑意。

這時,一個個子與托破相當的矮人走了進來,剛剛進門,大嗓門就拉開了說道:「托破,你小子,又帶外人進來,你是不把我這個父親放在眼中嗎?」 第四任妻子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托破的父親托里,矮人族族長,三大神匠之一。

「托里大哥,別來無恙。」看到托里,戴浩天趕忙抱拳說道。

這戴浩天和托里是一個年代的強者,戴浩天年輕的時候,年少輕狂,還和托里打過一次,那一次,戴浩天被托里狠狠的揍了一頓,從此之後,戴浩天就認了托里做大哥,只是托里一直只是把戴浩天當做普通朋友看待。

「嗯?怎麼是你?」托里看到戴浩天,眉頭輕挑,看向陌塵三人,說道:「咦,你應該是精靈族吧,藍色的眼珠,你是精靈女王的女兒,你是雲兒還是允兒?」

雲兒恭敬的說道:「我是雲兒,這位是陌塵,我弟弟。」雲兒拉過陌塵說道。

「嗯?你弟弟?不會吧,我記得你們精靈族王室血脈只會誕生女精靈啊,什麼時候也可能誕生男精靈了?」托里疑惑的看著陌塵說道。

「啊,父親,我來告訴你,這個不是精靈族,他就是一個月前打敗夢軒的那個陌塵,當今大陸唯一的龍騎士。」托破趕忙說道。

「嗯?你就是陌塵?」停頓了一下,托里繼續說道:「你來我們矮人族幹什麼?」托里警惕的看著陌塵,似乎在思考著什麼一般。

「啊,我是來……」陌塵話還沒有說出口,就被雲兒搶先說道:「托里叔叔,我是奉娘親之名,來看望叔叔的,這是娘親給叔叔的禮物。」說著,雲兒拿出一個透明的玉瓶,裡面裝著一滴晶瑩剔透的水滴。

看到這滴水珠,托破和戴浩天臉色猛然一震,幾乎同時失聲道:「生命之水。」

不錯,雲兒拿出來的,正是生命之水,生命古樹的結晶,要知道,當初陌塵洗禮用的水,就是用十滴生命之水稀釋而成的啊,陌塵對生命之水並不陌塵。

生命之水,對於斗師來說,可是延年益壽的好東西,只要服下一滴,就能延長至少二十年的生命,要知道,修為越高的斗師,越是看重自己的生命,曾經有一個生命即將走到盡頭的斗神九重境的斗師拿出一件神器與精靈族換取三滴生命之水,都被精靈族果斷拒絕了,這足以說明生命之水的珍貴之處,一般人只要還有一口氣在,服下生命之水,就能重獲新生啊,擁有一滴生命之水,就像擁有了第二條生命一樣。

「啊,這禮物,太貴重了,我不能要。」托里朝著雲兒擺了擺手,推遲道。

雲兒面無表情,正色道:「托里叔叔,我這次來,就是代替母親,有事情問您的,這生命之算是給您的酬勞。」

絕世邪神之縱橫異界 「啊,那好,我就收下了,有什麼事情,就問吧,我知道的,都告訴你。」托里笑眯眯的接過雲兒手中的生命之水。 「是這樣的,托里叔叔,母親讓我問問您,知不知道泰坦巨人一族的消息。」雲兒認真的說道。

聽到泰坦巨人四個字,托里和托破臉色頓時一變,兩人警惕的看著雲兒。

良久,托里道:「雲兒啊,若不是看在你是精靈女王的份上,我現在就會殺了你。」說著,托里瞟了一眼陌塵風雲池和戴浩天三人。

「啊,托里叔叔,怎麼了?您也不知道嗎?」雲兒疑惑的看著托里問道。

托里嘴角冷笑,臉色沉了下來,但滿臉的毛髮,陌塵幾人根本看不到臉上的表情。

「雲兒啊,你是真糊塗還是假假糊塗,我若是猜的沒錯的話,這打聽泰坦巨人一族的消息,並非你母親讓你來的吧。」說著,托里看向戴浩天和陌塵以及風雲池三人,特別是陌塵,陌塵是力量型斗師,托里下意識的認為是陌塵在尋找泰坦巨人一族,畢竟千年之前,泰坦巨人一族手中掌握著力量的真諦。

「啊,叔叔,真的是母親讓我來問您的啊。」雲兒急道。

「孩子,別傻了,我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和這幾個人類在一起,但我知道,他們並不是壞人,你母親是絕對不會讓你來問我這種問題的,因為,也只有你母親才知道,我們矮人族與泰坦巨人一族的關係。」說道這裡,托里瞟了一眼陌塵,繼續說道:「小子,說吧,是不是你要找泰坦巨人一族?」托里身上,一股無形的氣勢壓向陌塵。

陌塵忽然感覺自己身上背負著一座大山一般,極為沉重,就連喘氣,也很困難。

「不錯,這個問題是我要問的。」陌塵咬著牙齒說道。

「哼,我就知道是你。」只見托里抬手朝著陌塵轟出一拳,頓時,一股強大的力道直逼陌塵。

「碰。」陌塵根本沒有反抗之力,只覺得胸口宛如錘擊一般,巨大的力道,讓陌塵的身體直接撞擊在了牆壁之上。

「碰。」牆壁直接被陌塵的身體撞出了一個窟窿,飛出五十米之外,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頓時引來了矮人族的圍觀。

托里從屋子之中走了出來,一步一步走向陌塵,托里見狀,一個閃身,擋住了托里,護著陌塵,說道:「父親,您怎麼能這樣。」

「你給我閃開,作為矮人族,難道你知道,那群傢伙就是我們的禁忌么?但凡在我們面前提起他們,都要死。」托里脾氣暴躁,身上氣勢大盛,避開托破,這托里,作為矮人族族長,有著斗神六重境的修為,而托破,只是斗神一重境而已,況且,托里還是他的父親。

陌塵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嘴角冷笑,血跡從口中流出,僅僅是這一下,陌塵就受到了重創,這還是托裏手下留情,否則,以托里的修為,陌塵根本挨不住一拳。

感受著胸口處生命古書的葉子散發出來的生命氣息,陌塵才好受一些,若不是陌塵的體質強悍,又經過了生命古樹的洗禮的話,托里這一下,陌塵的小命就沒了。

風雲池和雲兒兩人見狀,趕忙來到陌塵身邊,此時風雲池手中已經握住了斬天,眼中戰意奔騰,只要托里在上前一步,風雲池必定會發動攻擊。

「唉,徒兒啊,你這朋友,好不懂規矩,也罷,既然是你的朋友,那我便幫他這一次,托里大哥,可否手下留情,繞這小子一命。」戴浩天站了出來,攔住了托里,說道。

「哼,你給我讓開,不然的話,我對你也不會客氣的。」托里雖然只有斗神六重境的修為,但根本不懼有著斗神九重境的戴浩天,要知道,力量型斗師越是到了後期,越是強大,矮人族基本上都是力量型斗師,天生的戰士,但矮人族愛號鑄造,對戰鬥不敢興趣,也只有托里這種戰鬥型的矮人族,才擁有著強大的實力。

「托里大哥,你聽我說,這小子,動不得,他是風清揚那傢伙的弟子,而且,他背後還有醉仙樓。」此話一出,頓時,托里眉頭一皺,道:「風清揚的弟子?怎麼可能?那傢伙,什麼時候收弟子了?」

提起風清揚,托里憤怒的情緒似乎消失了,五十年前,風清揚闖蕩極北之地的時候,與托里有過一次交手的機會,那一次,托里和風清揚打了三天三夜,最後以托里佔據上風而結束,但是,蒼雲大陸十大天才之中,也只有風清揚是托里最敬佩的人。

「你是他的弟子,那你怎麼不早說。」托里看著陌塵說道。

「咳咳,前輩,您也沒有給我機會說啊。」陌塵真是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啊,白挨了托里一下。

「也是啊,你都沒有解釋的機會,不過,就算你是他的弟子,我也不會允許你觸碰我們矮人族的禁忌,想要活命可以,你自廢丹田,以後做一個普通人,你就可以活著離開。」托里冷冷的說道。

「嗯?自廢丹田?」丹田一旦廢了,以後就在也不能修鍊,一想到這裡,陌塵心中怒氣噴涌而出,臉色變得冰冷下來,冷冷的看著托里,道:「我要是不呢?」

「嗯?小子,當真以為我不敢動你么?」矮人族本就是急性子,感受著陌塵冰冷的目光,身為斗神強者,卻是對自己不尊敬。

「哼。」只見托里冷哼一聲,腳下一跺,頓時,一個深達五米,直徑十米的大坑出現在托里腳下,下一刻,托里的身體就到了陌塵身邊,只見托里一把抓住陌塵的衣襟,將其狠狠甩在了地上。

「碰。」陌塵的身體被甩在地上,砸出了一個深達十多米的深坑,激起一片灰塵。

「小塵!」雲兒著急的喊道,此時風雲池手中的斬天已經刺出,朝著托里的命門刺來。

「小子,你也想找死嗎?」托里冷冷的看著衝上來的風雲池,拳頭轟出,一股龐大的力量,將風雲池也擊飛了出去,不過對於風雲池,托里還是只是將其擊飛,並沒有傷到他,畢竟戴浩天還在這裡呢。

這一陣打鬥,幾乎所有的矮人族都出來了,看著凌亂的場面,紛紛疑惑的看著他們至高無上的族長。 「我不想死,但是,你要傷害我兄弟,我就不會袖手旁觀,縱然不敵,我也義不容辭。」風雲池堅定的說道。

這時,站在托里身後的戴浩天卻笑了,開心的笑了,本來他收風雲池做弟子,基本是因為看中了他的戰意和天賦,對於風雲池的人品,他也不了解,但是現在,他已經能夠確定,風雲池的人品絕對沒得說的。

「托里大哥,我尊稱你一聲大哥,是因為你敢愛敢恨敢擔當,但是現在,我對你的看法,完全變了,你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我認識的托里了,今日你若是真的要動他們,那我只能與他們站在一起了。」說著,戴浩天飄飛在風雲池身邊,滿意的看著朝著風雲池點了點頭,這一刻,戴浩天完完全全的將風雲池視為自己的弟子了啊。

「父親,您三思啊,我已經和陌塵兄弟結拜了,你若真的動了他,那我豈不是成了一個笑話了啊。」托破在托裡面前哀求道。

這時,托索等一眾矮人族長老也出現了。

「族長,怎麼回事?這裡怎麼會有人類?」矮人族一共有五個長老,這五個長老,都是聖匠級別的存在,聖匠,意味著斗聖,矮人族兩派之中,托里這一邊有三位聖匠的支持,而砼日那邊,也有兩個聖匠支持。

托里眉頭一皺,本來他沒有想把事情鬧大的,可是陌塵的挑釁,讓托里的爆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

「啊,這幾個人是來請我們鑄造裝備的,大家別看了,散了吧,散了吧,兩位長老也散了吧。」這時,拖索站出來說道。

「原來是貪婪的人類,唉,走了走了,沒什麼好看的。」

「哼,沒好東西也想請我們族長大人出手鑄造裝備,這幾個人類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想瘋了么,快點滾吧。」

矮人族們紛紛散去,這時,只見煙塵散去,陌塵一步一步的從深坑之中走了出來,此時陌塵舉步維艱,臉色蒼白,但臉色卻是露出了冷笑。

「你,想廢掉我的丹田么?來啊,我就站在這裡,來廢我啊。」陌塵一臉冷笑,他沒有憤怒,沒有傷感,此時陌塵心中很平靜,通過了生命古樹的生命洗禮,陌塵的生命力極其旺盛,挨了托里兩下,雖然受了重傷,體內內臟經脈紛紛受到了嚴重的震蕩,但是依舊站了起來,不服輸的一面完全展現了出來。

「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哼。」只見托破冷哼一聲,一拳轟出,這一刻,托里是真的憤怒了,矮人族本來脾氣就很暴躁,被陌塵這麼一激,托里哪裡還能忍得住,若不是戴浩天和托破說情,他早就爆發了。

「啊,不好。」戴浩天臉色一變,現在的托里,已經暴走了,陌塵只是一個斗宗,怎麼可能承受得住托里的攻擊,危機之下,戴浩天一掌打出一片鬥氣,形成一面牆一般的東西,試圖阻擋托里,但是,猶於托里來的太突然,這鬥氣根本無法阻擋托里。

「碰。」鬥氣牆瞬間破碎,托里的勁風轟擊在陌塵身上,頓時,陌塵的身體朝著上面飛了出去,直接穿透了洞頂,而且,強大的力量似乎還沒有消失,帶著陌塵飛入了半空之中,然後重重的落在了雪地之上。

「小塵。」

「陌塵。」

雲兒和風雲池臉色大變,趕忙朝著順著甬道出了矮人族地穴,來到外面,看到陌塵此時躺在雪地之中,胸口處已經凹陷了下去,生命奄奄一息。

不敢怠慢,雲兒趕忙拿出一滴生命之水,滴在陌塵口中,保住陌塵的命,此時,風雲池一臉怒氣,斬天在手,身上氣勢全開,護著陌塵。

托破,托里,戴浩天,拖索也出來了,戴浩天冷哼一聲,站動了陌塵身邊,冷冷的說道:「托里,我戴浩天從此與你矮人族絕交,徒兒,你放心,有為師在,我不會在讓他們傷害你的朋友。」說著,戴浩天體內,一把銀色長劍破體而出,頓時,龐大的氣勢瞬間爆發,銀白色的長劍之上,濃郁的紫色流光上下流動,這是極品傳奇級別的裝備。

「徒兒,為師這把劍,名為屠神,記住,以後不管遇到什麼對手,哪怕是神,也不可畏懼,無畏不懼,才能將自身的實力發揮至最高境界。」

說著,戴浩天手中屠神橫空一斬,頓時,帶起一道長達百丈的劍芒,順勢而下。

「轟隆隆。」天空宛如驚雷炸響,鋒利的劍芒斬在了冰川之上,頓時,地面震動,冰川四濺。

矮人族托里托破和拖索三人臉色大變,因為戴浩天那一劍,正好斬在了矮人族地穴的位置上啊。

「轟隆隆。」就在這時,劍芒落下的地方,大片大片的塌陷了下去,矮人族地穴,竟然被戴浩天一劍就斬開了,不過,戴浩天刻意控制力度,只是展開了地穴,並沒有傷害到矮人族的族人,不過,大片大片的冰川下沉,一些矮人族也被埋在其中,對於矮人族來說,被冰雪掩埋,其實根本不會有生命危險,只是這地穴被弄成這樣,矮人族又需要幾個月來折騰了。

「你,戴浩天,你幹什麼?」托里氣的鬍子都飛了起來了,五十年前,他不懼戴浩天,現在,他同樣不懼,但是,若真的和戴浩天打起來,必定會閑扯矮人族,就算托里脾氣在火爆,他大腦也很冷靜,知道思考,得罪了一個斗神九重境的強者,對於矮人族來說,不是什麼好事情。

「族長,怎麼回事?」這時,矮人族的強者紛紛從塌陷的地穴之中站了出來,他們都沒弄清楚怎麼回事,還一頭霧水,不過,當他們看到不遠處手握屠神的戴浩天的時候,終於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白衣劍神戴浩天,你,這是你乾的嗎?」這時,另外兩個矮人族長老憤怒的指著戴浩天怒道。

「哼,是我乾的,那又怎麼樣?」戴浩天冷冷的說道。

「嗎的,你當我們矮人族好欺負么?」說著,這個矮人族長老竟然拿出一堆鑄造用的鎚子,朝著戴浩天沖了上來。

「哼。」戴浩天冷哼一聲,手中長劍刺出,頓時,長劍之上紫意大盛,一股鋒利的劍芒衝出,化為一條長達十丈的紫色長龍朝著矮人族長老撞了上去。

「碰。」這矮人族長老只不過是斗聖修為,根本無法與戴浩天抗衡,僅僅是以下,這長老就被紫色長龍吞噬,當紫意退去的時候,只見這矮人族長老已經躺在了地上,眼神驚恐的看著戴浩天。 「戴浩天,別以為我矮人族怕你,你在動一下試試看。」托里指著戴浩天怒道。

「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殺人。」戴浩天冷冷的說道。

陌塵躺在雪地之中,陌塵體內一片混亂,五臟移位,經脈震蕩,口中還有鮮血不斷流出,在外人看來,陌塵已經奄奄一息,可是,站在陌塵身邊的雲兒可不這麼認為,服下了一滴生命之水,陌塵本身生命力就極為旺盛,而且經過生命古樹的生命洗禮,陌塵體內,蘊含著龐大的生命之力啊,雲兒這一滴生命之水,激活了陌塵體內的生命之力。

生命之水珍貴無比,雲兒出來之時,精靈女王也只有給她三滴而已,現在已經用去了兩滴。

「嗯?怎麼回事?」突然,戴浩天扭頭看向躺在雪地里的陌塵,只見此時陌塵身上,突然爆發出一股極其旺盛的生命之力。

「那小子,怎麼回事?」托里,托破,以及矮人族的一眾強者,紛紛震驚的看向陌塵。

生命之力是透明,只見陌塵身體周圍,一股透明的能力在陌塵身體表面流動著,雪花落在陌塵身體附近,就自動被這層透明的能力排開。

「好濃郁的生命之力。」距離陌塵最近的戴浩天感受最清楚,那濃郁的能力,就是生命之力啊。

感受著體內濃郁的生命之力,原本體內劇痛的經脈被濃郁的生命之力包裹著,感覺一陣舒爽,濃郁的生命之力,拖著陌塵的經脈內臟恢復了原來的位置。

「這是,生命之體,怎麼可能?」戴浩天驚訝的看著陌塵,震驚出聲。

生命之體,只有精靈族王族血脈才會擁有,而且還要經過生命古樹的洗禮之後,只有百分之一的機會才能擁有。

百分之一啊,就算現在的精靈女王,也沒能擁有生命之體。而陌塵,卻擁有生命之體。

「這小子,怎麼可能擁有生命之體,不,不可能的,人類之中,怎麼可能會有人用右手生命之體的。」戴浩天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時,雲兒站了起來,冷冷的看著托里一邊,道:「陌塵,雖然是人類,但卻是我們精靈族的一員,而且,陌塵已經經過了生命古樹的洗禮,他,是我們精靈族的王,托里,你對我們偉大的精靈王出手,就是與我們整個精靈族為敵。」

此話一出,現在頓時一片嘩然,就連風雲池也感到了震撼,陌塵什麼時候變成了精靈族的王了?

其實,在精靈族之中,只有精靈女王才有資格進行生命洗禮,當初陌塵進行生命洗禮的時候,精靈族的族人都以為是雲兒在進行生命洗禮。

精靈族一脈單傳,從來還沒有外族人,甚至是普通精靈得到了這種最高待遇,陌塵是第一個,而且,還是男性。

其實,陌塵自己也不知道,他救了雲兒和允兒,就是拯救了精靈族的未來啊,精靈女王讓陌塵進行生命洗禮,其實,意思就是奉陌塵為精靈族的王啊。

「不可能,雲兒,他怎麼可能是你們精靈族的王,你一定是在騙我的,對不對。」托里根本不敢相信這是真的,若真是如此,那麼,陌塵就真的動不得啊,開玩笑,矮人族雖然是天生的戰士,但是,人數只有五千左右,而精靈族,光是精靈族戰士就有一萬,而且,精靈女王格外強大,一手生命魔法和自然魔法極其強大,根本不是矮人族能夠抗衡的。

而且,矮人族和精靈族是盟友關係,若陌塵真的是精靈族的王,那麼,他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啊。

「托里,你難道瞎了嗎?這麼龐大的生命之力,只有擁有生命之體,才是最好的說明,你真的要與整個精靈族作對嗎?」戴浩天心中已經美滋滋的開心起來。

若陌塵真的成了精靈族的王,那麼,說不定以後他還能從中得到巨大的好處啊,若是能夠得到一滴生命之水,對於戴浩天來說,堪比得到了一件神器還要好。

就在這時,陌塵的衣襟之中,一片碧綠色的葉子飛了出來,漂浮在了陌塵頭頂,碧綠色的光輝大作,照耀在了陌塵身上,頓時,濃郁的生命之力就像吃了興奮劑一般,瘋狂的從陌塵身上爆發。

「這是,生命古樹的葉子?」這時,托里終於相信,陌塵是精靈族的王了。因為,只有精靈族的王,才有資格佩戴精靈古樹的葉子啊。

傳說,在數十萬年,第一任精靈族女王尋找到了剛剛萌發的生命之樹,那個時候,生命之樹只有三片葉子,在那個精靈族的精心照料之下,生命之樹茁壯成長,而那三片葉子,也脫落了,那可是生命之樹最初的三片綠葉,蘊含著生命之樹所有的精華,一直被精靈族視為至寶的存在,卻出現了一片在陌塵身上,托里終於相信了,陌塵就是精靈族的王啊。

「雲兒,這小子真的是你們精靈族的精靈王?」托里問道。

「是,他已經經過了生命古樹的生命洗禮,而且你也看到了,小塵身上,有著生命之體,生命之體,就是生命之子,象徵著我精靈族至高無上的精靈古樹。」

是啊,擁有生命之體,就是象徵著精靈族至高無上的精靈古樹啊,精靈族有著數萬年的歷史,從古至今,能夠得到生命之體的精靈女王,卻不足五個,現在加上陌塵,就是第六個啊。

「呼。」聽到雲兒的話,一眾矮人族強者紛紛倒吸一口涼氣。

「嗡。」就在這時,陌塵頭頂的綠葉化為一片綠芒,融入到了陌塵的身體之中,頓時,陌塵身上的生命之力,不斷攀升,透明的生命之力,變成了淡綠色。

只見陌塵緩緩的睜開雙眼,黑色的眼珠,完全變成了綠色。

「生命之子,生命之子誕生了。」雲兒驚訝的看著陌塵,能夠融合了生命古樹的葉子,只有得到了生命古樹的認可才可以做到的,想不到陌塵竟然得到了生命古樹的認可,融合了生命古樹的葉子。

從雪地之中站了起來,陌塵閉上了雙眼,微微抬頭,雙臂展開,一副享受的樣子。 就在眾人震驚的同時,陌塵身上,一股淡綠色的光芒碰的一聲朝著四面八方四散開來。

距離陌塵最近的雲兒,風雲池以及戴浩天本想躲開,但根本來不及,被淡綠色的光芒籠罩在其中,托里等一眾矮人族強者也想躲開,但由於來的太過於突然,根本無法閃躲,方圓一公里的範圍之內,都被淡綠色的光輝籠罩在內。

「這是,生命之氣!」戴浩天作為斗神九重境的強者,對於能力是最敏感的,這淡綠色的光芒,就是純凈的生命之力形成的生命之氣啊,猶如能量一般,只要將其煉化,就能增加壽命。

「好,太好了,這是生命之氣。」托里托破等一眾矮人族強者,紛紛驚喜萬分,直接端坐在地,吸收起這些淡綠色的光芒來。

戴浩天風雲池也沒有閑著,趕忙吸收著這些淡綠色的生命之氣。

只有雲兒獃獃的站在原地,看著陌塵,半天才反應過來,驚喜的說道:「覺醒了,生命之體終於覺醒了,母親,您說的沒錯,小塵果然可以是拯救我們精靈族的救世主啊,生命之體,而且他融合生命古樹的葉子,生命之子,太好了,我精靈族,有救了。」雲兒激動無比。

其實,精靈族現在表面上看繁榮昌盛,但是,只有精靈女王才知道,就算精靈女王的血脈得以延續,用不了多久,精靈族也會走向敗落,因為精靈古樹已經開始出現衰敗的跡象,精靈古樹,已經存在了不知道多少萬年了,所謂在強大的生命,也有衰落的一天,一旦生命古樹衰落,精靈族必將敗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