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再次拿起身邊的玉瓶,也看到了玉瓶反面,那幾行小字。


看完了那幾行小字,楊九天的眉頭,不由地微微一蹙。

如果是這樣的話….

他變得有些遲疑。

可是事已至此,他的修爲已經到了形武八星。

就差一點,就能突破形武九星的屏障。

如果就這樣放棄,那麼妙玉該怎麼辦!

他再一次陷入了猶豫。

放棄還是繼續?

如果放棄,妙玉的性命就存在着太多的不確定性。

他要救妙玉,不僅僅只是爲了一句承諾。

還因爲,他從妙玉身上,看到了一種難能可貴的品格,和超乎常人的堅韌。

更因爲,妙玉和刁家,有着不可分割的特殊關係。

他要在顏國的仕途中順利的發展,遲早都要跟顏國最大的富商,刁家拉近關係。

而這妙玉,倘若真的是刁家遺落在外的孤女,只要他救了妙玉,要接近刁家,自然就更加容易了。 如今,南陵城大敵當前,想必盧思定,也不可能輕易爲了一個毫不相干的女人,耗費體內的元氣。

罷了!

一番猶豫。

他還是決定,先修煉至形武九星。

無論結果如何,那都是以後,才需要去認真考慮的事情。

再一次入定,修煉行氣,他的心情,也變得更加平靜。

無論身體中的氣脈多麼疼痛,他都強行隱忍。

額頭之上,很快就浮現出豆大的汗珠。

“嘀”

“嘀”

“嘀”

他很快就汗如雨下,全身都被汗水打溼。

純金的地面之上,也被他體內溢出的汗水,佈滿了水漬。

入定以後,時間過得並不快。

氣脈中的元氣,生長太快,在行氣的過程中,幾乎要將他的氣脈撐爆。

好不容易,纔將體內的元氣,運行至小腹下的丹田之內。

靜止了多年的丹田,也因爲突然出現了太過充盈的元氣,而感到極爲不適。

那種幾乎要撐爆身體的痛感,尋常人恐怕早就放棄了。

但楊九天的意志,也比尋常人更加的堅韌。

他緊咬着牙關,暗示自己,必須堅持下去!

只要丹田內充盈的元氣,靜止下來,第三重,行氣,也就修煉成功了。

但在短時間內,那股元氣非但沒有靜止下來,反而是在以極快的速度繼續生長。

那種感覺,就像是胃中吹滿了氣,連肚子都要爆開一樣。

他的小腹上雖然肌肉強健,但此間也微微隆起。

不行!

他終於有些忍不住了。

赫然睜開雙目。

眼白髮黑,眼珠赤紅,看起來極爲駭人。

但他自己並未發覺這些。

他一臉痛苦地低頭看去,正好看到面前的九陽鍛體訣中的,第三重功法,三陽開泰。

三陽開泰,其中的三陽,所指的便是三焦。

三焦爲六腑之一,上焦爲胸腔內的心、肺,中焦爲上腹內的脾、肝、膽,下焦爲下腹內的腎、小腸、大腸。

這九陽鍛體訣的第三重,便是以體內的元氣,來強化三焦。

此間,楊九天丹田內的元氣太過充盈,若是繼續將元氣留在丹田內,那丹田遲早都是非爆及傷。

楊九天在沒有任何人指導的情形下,誤服了元氣丹,又急於進入了元氣的修煉狀態。

此間,他無法抑制體內元氣的增長。

只能將多餘的元氣,轉移到三焦之內。

同步修煉九陽鍛體訣的第三重功法。

再次閉上雙目,凝神屏息。

倒行逆施,以意念將丹田內的元氣,緩緩地,緩衝到從未強化修煉過的三焦之內。

下焦一陣脹痛,他實在無法將丹田內的元氣,以正常的速度,從丹田提升之上焦。

“軲轆~~”

體內傳來一陣異響。

那元氣在不受控制的情況下,飛快地竄入了他的上焦。

心脈立時受損。

“噗!”

大口的鮮血自口中噴出。

他的臉色立時變得一陣煞白。

再次睜開雙目,那發黑的眼白,又一次變得正常起來。

赤紅的眼珠,也漸漸恢復從前的清澈。

“呀哈~”

他一聲怪叫,反手壓住自己的胸膛。

那種疼痛無法言喻。

就像是心臟快要爆裂一般。

但奇怪的是,口中吐出大口鮮血以後,那種痛感漸漸的消散開來。

他自己不知道,他的心臟,是死亡血鴉的血脈修復起來的。

所以,那種抗擊能力,也超乎尋常。

體內那股強大的元氣,丹田無法吸收和鎮壓,到了心脈以後,恰好得到了有效的鎮壓。

而且,他的心脈有了這一次衝擊以後,也變得比從前更加的強大。

盤坐在原地,再次緊閉雙目,沉重地喘息着。

良久…

他又一次睜開雙目。

“呼!”

長吁了一口氣。

端坐在地上,運氣,調息。

才發現,自己的修爲,已然突破了形武九星層次。

體內的元氣不僅充盈,而且可以任意在丹田和三焦脈絡中,自如的遊走。

可是,要如何才能將體內的元氣,傳輸給另一個人?

九玄淨氣法中,第四重,凝氣。

凝氣的要訣,在一個“凝”字。

豪門之魂音 凝氣修成以後,可以將體內的元氣,藏於身體各大經脈的氣海當中。

但那是形武十星的武者,才能辦得到的。

根據剛纔那玉瓶上所寫,如此急功近利的行爲,會傷及氣脈,要突破形武十星,便是難上加難。

楊九天自忖武功底子紮實,而且自從修煉這玄火雙修的上古功法以後,一直都是順風順水。

短短几日的功夫,就已經從形武五星層次,突破到了形武九星層次。

他決定試一下,到底能不能撐着這個機會,突破形武十星的屏障。

再次端坐盤膝。

仔細閱讀第四重的修煉過程。

上面寫到:欲突破第四重,凝氣,必先以丹田之氣,打通三焦玄關。

看到這裏,楊九天心中暗暗想到:這三焦玄關,恐怕就是九陽鍛體訣中的三陽開泰了吧。

這玄火雙修的功法,本就該是同步修煉的。

剛纔修煉至行氣,所遇到的瓶頸,正好有三陽開泰開化解。

而這裏所寫的,正好是需要修煉完三陽開泰,才能繼續修煉凝氣。

看來之前葉猛之所以修煉了上古功法,仍然不是自己的對手,也的確是有原因的。

而這一切,恐怕都是被嶽鐮坑害的吧!

不容多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