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再比如……三大魔門的聖子聖女,全部慘死,其中四個直接或間接的死在了江北的手裏,這都是現在還沒摸清楚的事。


最後比如……還有連江北都不知道的一些隱祕的事!

也就是江北剛來萬魔宗的那一晚,老冥神直接吐了三升血,差點又給吐背過氣去,要是真這麼涼了也還好,但是好死不死,緩過來了。

畢竟他也是晉級了的人了,氣血攻心就又縮回去?那可能不太行。

當然了,肯定不能是江北的王霸之氣給他隔着那麼遠就影響到的。

說來也是慚愧……

當晚老冥神出關,畢竟二十年都沒出過關了,那種強者,略微一感知,沒找着幽冥。

說到這,不得不插一句,幽冥和冥神這兩族關係是真的不錯,不然也不可能誕生荒蕪那種雜交品種了,雖然荒蕪最後拜在了幽冥一脈,但還是得到了如此封號。

老冥神,也是爲他感到開心。

也因爲這個荒蕪,更是拉近了兩族的關係。

但是!重點來了!

老冥神這特麼剛出關,沒感受到荒蕪的氣息!大家都是強者,按理說一下就能感應到,但是!偏偏就沒有!

老冥神也不是什麼心急之人,便問了問,幽冥尊者去了哪裏。

畢竟剛出關,歷經二十年,不光這次傷勢徹底恢復過來了,還晉了一級,肯定得找老友裝裝逼吧?

好嘛……幽冥涼了。

下人給老冥神說了一通,老冥神也明白髮生了什麼,原來都是那江萬貫!讓幽冥道友受盡了委屈。

現在竟然還被一個區區的海妖聯盟給弄了!

當時,氣血攻心,差點直接涼了過去。

也算是這老冥神剛晉了級,實力比較強悍,也就吐了三升血就完事了……

當然,如果江萬貫有個系統,那絕逼得發了。

可惜,老冥神做夢都想不到這江萬貫竟然還搞出來兩個兒子,當年的事畢竟做得很神祕。

不然江北肯定也能喝着點湯。

而後,就比較簡單了,那天晚上他也沒注意到江北,畢竟又不是他親兒子,而且就算是晉級了,也不會對江北這種小人物有多在意。

他心裏苦。

因爲他知道,荒蕪也死了。

而且這還不然,昨晚又來了南冥教的人,過來問他聖子聖女在不在宗門,現在回來沒呢?

結果……問題大條了。

老冥神終於明白了這事情的原委,原來是去魔域之中試煉。

而且……八成已經是死在那了,不然他們不可能回不來。

至於幽冥一族的內亂,老冥神更是無法插手,畢竟現在他出關了,作爲曾經老魔主的心腹,也順勢接手了萬魔宗的一些事物。

故此,事情就有了進一步的進展,老冥神要直接和南北冥教先徹底建立聯繫,然後商量一下聖子聖女的事到底如何了。

至於海妖聯盟?那個還得從長再議。

這,便是江北來這萬魔宗三天其他的一些動向,至於什麼內門弟子死不死的,跟上面那些高層根本就沒一毛錢關係,他們不在乎。

就一個小弟子而已~

江北能猜到幾分,但是猜不到全部,起碼現在的老冥神是什麼態度,他打探不出來。 躺在牀上的江北,還在苦思冥想着,結果還是那個樣,不得不感慨一下真是跟老哥在一塊待久了,就連智商都捉雞起來了。

不過,這年頭畢竟功夫不負有心人,在經過了漫長的思考之下,江北但最終還是得到了一個非常有建設性的結果。

那就是老冥神,不管如何,現在都威脅不到他們!等同於廢話……

倒是關於那幽冥一族,江北還是有些考量的。

按照道理來說,這萬魔宗的四大族,現在的情況已經有了初步的瞭解。

血魔一脈最強,但是也是和這整個萬魔宗最爲貌合神離的一族。

至於冥神一脈以及幽冥一脈,就如同是老魔主的兩條走狗,至於剩下的那永夜一脈,是什麼效果還沒大廳清楚。

當然,如果事情也就這樣,那江北還不會考慮什麼。

但是幽冥死了,剛剛出關的老冥神會怎麼行動?

如果所料不錯,現在的人幾乎都已經猜到他們回來了,只是並不曉得他們在哪裏罷了。

畢竟江萬貫突然冒出來兩個二十來歲的兒子?這太不可思議了,畢竟當年他們可是沒暴露過的。

人在江湖飄,哪能不挨刀?這世道可不是什麼禍不及家人的,比較流行斬草要除根,殺人必揚灰。

……

話再說回這頭,按照江北的猜想,老冥神應該是不會插手幽冥一族的人。

按照張隊長那平時提上一句老冥神都得露出點恭敬的神色,江北就明白。

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

這老冥神八成就是老魔主不在的時候,掌控萬魔宗的大小事務。

至於和幽冥一族?

冷王的無良邪妃 畢竟清官難斷家務事,這和他們想要混入幽冥一族並不會發生衝突。

而且加上現在萬魔宗都已經亂成這個樣子了,還談何幫一個死鬼處理家務事?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至於現在還能算是個當家人的老冥神,以後如何也只能再走一步看一步了。

起碼江北不會想着自己作死去刺殺了人家,這不可能。

而除了這些,江北實在是啥都想不明白了,直接一頭悶過去,睡着了。

當然,能直到現在暫時是安全的,已經很好了,至於那所謂的刑律堂?踏板而已~

另一邊。

刑律堂派過來捉拿江北江南兄弟倆的那些執事的帶頭大哥,王天慶,已經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吃了點丹藥,運功調息一下,身上的傷勢也差不多了。

雖然一運功,這氣血還是一陣陣翻涌,起碼外表上是看不出來什麼了。

這是第一步。

第二部,那就得考慮考慮找誰去親自拜訪那兩個魔和尚了,堂主,肯定是不行的,最近忒忙。

幫着剛剛出關的冥神尊者打理一些事務。

至於副堂主?按照道理說這個身份確實是夠用了,接待那兩個恐怖到家的魔和尚也不爲過。

但是副堂主脾氣不太好,平時捉人就喜歡來硬的,不愛講道理。

這要是讓他知道這事兒,可能不太好做,還是得繞開。

想了半天,心中也算是有了個適合的人選。

刑律堂的護法長老,石老,王老算得上是把自己一路提攜上來的人了,爲人也是十分的和藹。

想罷,就決定這麼幹了!

說走就走!

不過多時,便來到了刑律堂,作爲萬魔宗的一大重要堂口,雖然說不上是最大,但卻是最爲重要的。

不然沒了刑律堂,那萬魔宗真是隨時可能來一波羣魔亂舞……

剛邁入大門,便有人主動的朝着着王天慶打招呼,雖說這王天慶不過是一個執事頭頭,還是其中一個頭頭,但是人家的上頭比較猛。

是石老,這是大家都知道的,而石老,乃是這刑律堂護法長老,乃是正八經空降下來的高層領導。

雖然地位比不上正副兩大堂主,但是……也不是其他人能惹得起的。

在這刑律堂,石老可謂是兩人之下,剩下所有人之上!

如果硬算的話,就是那副堂主遇到什麼刑律堂的大事,也得和這石老好好溝通溝通。

護法長老,雖然只是個虛名,但卻必須得是實力足夠強橫的人才能擔任的。

王天慶平時也算是個和藹可親的人,畢竟是石老這門下的,尤其是對一個堂口的人,都比較親近。

倒是今天,讓這刑律堂執事們不解的是,這王天慶今天臉色怎麼有點發青?表情雖然也是微笑着,但是卻顯得硬邦邦的。

瞅這樣,八成是遇到事兒了,指不定就是誰欠他靈石沒還。

“我找石護法大人。”王天慶上了樓,一臉恭敬的對着那守門的侍衛說道。

“在這等,石老有些事。”那侍衛也是不留任何情面的說道。

王天慶心中暗歎了口氣,平時都是這樣,不管是誰來了,石老都知道,但是除了他想見的,剩下的那些直接就被搪塞在外。

就算是副堂主來了,有時候也得吃這老頭一頓閉門羹。

畢竟一個堂口內的護法長老,不是說說就算了的,絕對的強橫。

說句題外話,就算是把這石老放在宗門內部體系裏來個排列,石老的身份都能排的進前十,畢竟刑律堂這地方實在是太高端了。

在刑律堂內,副堂主可能要比一個護法長老高級,但是拿到萬魔宗這個平臺下來說……副堂主還真得給這石老的面子。

……

“天慶來了?進來吧。“不過多時,裏面便傳來了一個老者的聲音,聲音不大,卻是可以直接穿透這房門,直擊心靈。

讓人,有着一種天然的親近感。

就連王天慶聽到這聲音都不由得面色振奮,終於又能再見到石老了!

兩個守衛趕緊給開門,畢竟這麼短的時間就讓石老喊話的,並不多。

“小人刑律堂執事王天慶拜見石護法!”王天慶趕緊單膝跪地,極爲恭敬。

“起來吧?天慶,說說這次來找我所爲何事?”老頭說着,也站了起來,穿着一身黑袍,卻是沒有那種魔門之人的感覺,顯得倒是很純粹。

而當他這麼一站,一道冷風直接從王天慶的身邊吹過。

一道關門聲,從他身後響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