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冷沐風接過夥計遞來的一張紙,隨手在上面寫了幾個字,便摺疊起來。


足過了一炷香的時間,百里掌柜才返回:「我方才已請示家主,這次諸位的葯還按之前的價格,不過因數量翻了幾番,恐怕諸位要在歸綏郡多住上幾日。」

「哈哈,百里家不愧是最大的煉藥世家,我等就多等上幾日也無妨。」

「就是,若是其他四個世家,恐怕會立即坐地起價。」

「諸位將紙交給我,三日後,我會通知大家來取葯,沒有通知到的,就再多等幾日。」百里老掌柜說道,似乎沒有和眾人寒暄的意思。

大家也理解,畢竟這麼大的訂量,他也要著手準備了,紛紛上前將自己寫的數量交給他,告辭離去。

冷沐風看著這些人離開,知道不久之後,周家逼迫四大家族弟子當炮灰的事情,便會流傳開來。 冷沐風最後上前,將自己的紙交給百里掌柜,那老頭隨手打開一看,頓時呆住了。

只見那紙上只寫了百里奚三個字,老頭目露精光,打量冷沐風和雲飛揚一番,問道:「兩位認識二公子?」

「不錯,是朋友。」

「二公子現在何處?」

「老掌柜不要擔心,二公子已經順利出了妖獸森林。」

老頭似乎鬆了一口氣,說道:「我看兩位也不像專門來報平安的。」

「呵呵,此事是有些湊巧。」冷沐風說道,總不能說自己是被周坤、周勝追到這來的吧。

遊戲王之背後靈系統 「我們要見下百里家的家主。」

「能否告訴老朽是何事?」

「這個不太方便。」

「好,兩位就在此稍等,我去通知家主。」老頭也爽快,吩咐夥計上來茶水,拿著一疊紙張走了出去。

這次足足等了兩個時辰,百里掌柜陪著一名鬚髮潔白,獅鼻闊口的老者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一個三十多歲溫文爾雅的中年人。

「老朽百里虎,這是犬子百裏海,聽嚴老說你有犬子百里奚的消息。」

冷沐風急忙起身:「見過百里伯父,我叫冷沐風,在妖獸森林和百里奚、司徒平、臧俊相識。」

聽到司徒平、臧俊的名字,百里虎才放下心來:「就知道又是和他們兩人廝混在一起。」

「聽說妖獸森林出事,不知是否屬實?」百裏海輕聲問道。

冷沐風點點頭:「不過我此來,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說完看了一眼掌柜。

掌柜躬身向百里虎告退:「我還要去安排各坊抓緊煉藥,先告退了。」

百里虎本還想留他,聽他說完便說道:「也是,稍晚些,我讓百裏海去協助嚴老。」

「多謝家主,有勞大公子了。」嚴老告退,將房門在外面關上。

「說吧,到底何事?」百里虎一雙虎目緊緊的盯著冷沐風。

「實不相瞞,百里奚三人,還有他們的朋友閻君山、馬大元投靠了我,我就是古武帝國的太子古風。」冷沐風說完,將臉上的妝容去掉,恢復了本來的面目。

百里虎聽到這裡手不禁一抖,站在一旁的百裏海也是面色大變。

「我們並未見過古風太子,抱歉。」百里虎強讓自己冷靜下來,他已隱隱猜到冷沐風來的用意。

「我明白,您可以稱呼我冷沐風,我來到歸綏郡其實是被周坤、周勝追來的,想到百里奚說過老家在此,便來告個警,希望伯父小心防範周家。」冷沐風說道。

百里虎、百裏海此時比聽到他是古風太子的身份還要震驚,一個個扭頭看向沉默不語的雲飛揚。

竟能在周坤、周勝的追擊下,帶著這個自稱是古風的太子逃到這裡,想來他的修為最低也是武皇。

「妖獸森林的消息能這麼快傳到這裡,想必也是您告訴那些藥鋪掌柜的。」百里虎說道。

「正是,但樂天佑、郭猇、秦開和田有龍確實死在周家手中。」冷沐風面不改色的說道:「不僅如此,凌雲宗、神女峰、天譴傭兵和神機閣,活著回來的不到一百人。」

百里虎、百裏海眉頭緊皺,突然百裏海問道:「方才您說百里奚投靠了您,是怎麼回事?」

「周家為了搶奪神器,在逍遙山設伏,伏擊我們,情況危急時,我的身份泄露,令弟和司徒平、閻君山等人拚死護衛我逃了出來。半途為了引開追兵,我和師父與他們分散逃亡。」

「神器到了您手中?」百里虎、百裏海震驚道。

冷沐風想了一下,為了拉攏百里家族,便取出了龍鱗劍:「這也不是什麼秘密了,岳嘯天、歐陽倩兒、妙無計都在爭奪。」

百里虎看向龍鱗劍,眼中震驚之色越來越濃,想不到此人竟能在幾名武皇的手中搶得此劍,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雲飛揚,問道:「那太子叫我們來的目的,便是告訴我們防範周家?」

冷沐風見他終於稱呼自己一聲太子,知道百里家暫時不會出賣自己:「不錯,既然逃到此地,就順便向伯父提個醒,免得因為我們連累了您。」

百里虎聽到這裡搖頭苦笑:「百里奚從小到大可沒少給家族闖禍,不過這次確實闖的有些大了。」

「多謝太子不顧安危,前來預警,不過我想周家暫時不會對我們怎麼樣。」百裏海說道。

十代掌門 「不錯,他們需要我們的丹藥,而且四大家族的麻煩沒有解決之前,周聖元不會對我們動手,不過我們會早作準備。」百里虎說道。

「那便好,既然如此我們便告辭了。」冷沐風見目的已經達到,便起身告辭。

「太子稍等。」百里虎急忙起身說道:「先前不知是太子駕臨,我們父子多有冒犯,現在既然奚兒已決意追隨太子,我們自然也不能讓您這樣離開。」

說罷轉身對百裏海使了一個眼色,百裏海會意,躬身說道:「請太子稍待片刻,我去去便回。」

冷沐風點點頭,平靜的坐了下來,百裏海轉身離開。

見冷沐風沒有絲毫慌張的陪著自己,百里虎不禁暗暗欽佩,想不到傳說中的廢物太子,竟能這般沉得住氣,一點也不擔心百裏海是去向官府報信。

「聽聞太子,身患惡疾,不知可有其事?」百里虎問道。

「不是惡疾,是周聖元下的劇毒,致使修為只能停留在一階武士境界。不過,幸好天無絕人之路,我逃亡時遇到師父,他正好能化去此毒。」

「是嗎,恭喜太子,賀喜太子。」百里虎高興的說道,看了一眼一副世外高人模樣的雲飛揚,說道:「想不到這位前輩不但修為高深,竟還精通醫理。」

雲飛揚心中「咯噔」一下,微微頷首,沒有說話,生怕百里虎找自己切磋一下醫理。

冷沐風知道自己吹得有些大了,連忙問百里虎道:「官府每年從歸綏郡採購多少丹藥?」

百里虎好像想起了什麼,說道:「太子不說,我還真沒想起來,原來官府每年從我們五大煉藥世家大概採購六十萬份金瘡葯,三十萬顆金烏丹。從去年開始,不知為何突然加大了採購量,金瘡葯激增到一百萬份,而金烏丹也到了六十萬顆,整整翻了一番。」 冷沐風和雲飛揚聽完互相看了一眼,冷沐風問道:「還有別的嗎?」

「有,培元丹之前不過數萬顆,今年就激增到二十萬顆,這已是我們五大世家的極限。」

總裁爹地:媽咪不給你 冷沐風點點頭,這應該是為暴龍軍團準備的,想不到周聖元竟然打造了一批全是修鍊者組成的軍隊,難怪大周帝國境內法寶的價格飆升,而且幻器級以上的法寶還買不到。

兩人正談論間,百裏海拿著一個包裹走了進來,交給百里虎。

百里虎笑道:「太子初到此地,我們也沒有準備,也不便招待,這是百里家的一點心意,金還丹五十顆,玄元丹三十顆,還請太子笑納。」

冷沐風驚訝的站了起來,他聽火靈兒說過,周聖元也不可能拿得出一百顆玄元丹,沒想到百里虎竟一口氣送他三十顆。

「這也是我百里家多年的積蓄,太子殿下之前被耽誤太多,今日正好用來提升修為。」

「多謝伯父!」冷沐風深深行了一禮,這三十顆玄元丹可謂是雪中送炭,正是他面前急需的。

「除此之外,我們也沒有什麼能拿得出手的,歸綏郡已不同往日,周、林、關三家已完全投靠大周帝國,太子還是早日出城為好。」

「我們馬上就離開,伯父、百里兄保重!」

出了歸綏郡,兩人往西走去,一路上冷沐風興奮不已,三十顆玄元丹,再加上從田有龍、樂天佑四人那搶來的五顆,他一共有了三十五顆玄元丹,這足已讓他提升到武王,甚至武尊的境界。

「師父,您說這三十五顆玄元丹,能讓我提升到哪個境界?」

「應該可以趕上周哺了,這百里虎可算是砸鍋賣鐵的支持你了。」

「嗯,說實話,我也沒想到他會送我三十顆玄元丹,煉藥世家就是不一樣。」

兩人正說著,後面傳來急促的馬蹄聲,「閃開,快閃開!」一聲暴喝傳了過來。

冷沐風、雲飛揚急忙往路邊閃去,兩個大漢騎著奔霄快速奔來。

「他媽的!」來到冷沐風身前,一個大漢甩手一鞭抽了過來,嘴裡罵道:「找死啊!」

冷沐風右手疾探,一把抓住鞭子用力往後一拉,那個大漢「哎呦」一聲,從馬背上摔了下來,躺在地上半天沒有起來。

另一個大漢已經衝出去了老遠,見狀撥轉馬頭又沖了過來:「好大的膽子,敢擋我們周家的路。」 三史劍客鬧大唐 說罷抽出一把長刀,急劈過來。

冷沐風飛起板磚砸了過去,「砰」的一聲,將這人砸落馬背:「兩個低階武士,還敢放肆!」

「你、你們是什麼人,我們可是歸綏郡周家的人。」

「啪!」冷沐風一板磚拍在說話大漢的腦門上,力度把握的非常好,將他砸得血流滿面,卻還沒有昏迷過去。

「哎呦!大爺我錯了,我錯了!」

「你們去哪裡?」

「有人在歸綏郡散布謠言,老爺派我們去香林郡報信。」

「香林郡?為什麼去哪裡報信?歸綏郡沒有官府嗎?」

「因為周同老爺駐紮在香林郡,我們家老爺與他認了本家。」

「哦,原來你們歸綏郡周家,竟認了周同為祖宗。」這個周同冷沐風認識,是周哺的一個遠房叔父,九階武王的修為。冷沐風不知道的是,當初正是周同一路帶人追他和圖魯到了武陽縣附近。

兩個大漢喏喏不敢言語,冷沐風看著他們,眼睛一轉,計上心來。

「啪!啪!」兩下將兩人砸得腦漿迸裂,然後迅速將他們的衣服扒下。

「你不會是想去引誘那個周同出來吧?」雲飛揚看著膽大包天的冷沐風問道。

「機會難得,那個老小子可是九階武王的修為,吸了他,我最少也能提升兩階。」

「可是聽他們說,香林郡可是駐紮有軍隊的,而且周坤不可能不通知他,我們到了附近。」

「無妨,我們先已這兩個人的身份混進去,然後見機行事,實在不行,我們就逃。」

雲飛揚無奈,只好隨他換了衣服,冷沐風又從一個大漢胸前摸出一封信,看了一下收了起來。

將兩具屍體埋掉,冷沐風、雲飛揚騎上奔霄,一騎絕塵的趕往香林郡。

周同正在香林郡他的一座豪宅內,欣賞幾名妖艷的舞女如靈蛇一般扭動著腰肢。兩名舞女伏在他的身上,媚眼如絲,讓周同的魂幾乎都飛到了九天之外。

「報!」突然一名心腹闖了進來:「報同爺,歸綏郡周家派人來,說有要事要見老爺。」

「他們能有什麼要事。」周同不滿的嘀咕一聲,但想到他們進獻的丹藥,起身說道:「讓他們進來吧。」

說完在兩名舞女圓潤的屁股上,狠狠掐了一把:「你們向退下吧,一會再來找爺。」

「是,同爺。」幾名舞女嬌笑著退了下去。

冷沐風、雲飛揚喬裝成兩名下人,一進來,冷沐風就急忙取出一封信:「老爺大事不好了,有人在歸綏郡散布謠言,說我們周家在妖獸森林陷害四大家族,小老爺請您馬上去一趟。」

「什麼?陷害四大家族,什麼人敢如此大膽!」周同一下子站了起來,一把拿過冷沐風手上的信,看也未看冷沐風一眼。

「好大的狗膽,看同爺我不抽了他們的筋,扒了他們的皮。」周同還未看完信,便怒不可遏,吩咐心腹去備馬。

冷沐風偷眼看了周同一眼,一個堂堂的九階武王,竟然還要備馬,莫不是他的身體都已被美色掏空,那可都是我的靈氣啊,冷沐風暗暗心疼。

不多時,心腹進來稟報道:「啟稟同爺,奔霄已經準備好,要不要通知林將軍隨行。」

「幾名商人而已,不用興師動眾,你帶上幾人隨我前去即可。」

「是,同爺。」

冷沐風和雲飛揚互相看了一眼,看來這周同還未收到消息,真是天助我也。

周同帶上七名護衛,旋風般出了香林郡往歸綏郡趕來,冷沐風、雲飛揚緊跟在後面。眾人出了城不遠,便有一名信使從另一個門進入香林郡,直奔周同的豪宅而來。 那名信使來到周同豪宅外,跳下馬高聲喊道:「快通知同爺,有兩名危險至極的逃犯,逃到了歸綏郡附近,請他立即派人去調查。」

再說周同,此時正在奔霄上尋思著,歸綏郡的孝子賢孫們,這次又拿什麼好東西孝順自己。

突然背後有勁風襲來,他終究是一名九階武王,這兩年隨沉迷於女色,但底子還在。

抽出腰間的寶刀,看也不看就要後方劈去,同時身形飄身而起,飛到半空中。

七名護衛已有三人倒在地上,冷沐風纏住其餘四名護衛,雲飛揚騰空而起,如一道殘煙一般飄向周同。

周同大吃一驚:「你們是什麼人?」

雲飛揚默不作聲,探手向他抓來,周同揮起寶刀就劈了過來。兩人你來我往不過三個回合,雲飛揚趁周同不注意,拋出了天雷印。

「咔嚓」一聲,一道閃電劈出,將周同打落下來,還未等他反應過來,雲飛揚握著天雷印已經沖了過來,「啪」的一聲將他拍暈在地。

迅速將其他四名護衛控制住,冷沐風、雲飛揚帶著他們離開大路,躲進茫茫群山中。

來到一個山腳下,冷沐風禱告一番,便拉過周同,將手按在他的丹田之上。

洶湧的靈氣湧來,冷沐風引導在奇經八脈之中按大周天運轉,一絲絲煉化,歸入丹田之中。

隨著丹田中,拳頭大小的液體微微顫抖兩次,冷沐風從五階武宗晉級到七階武宗。

將那幾名護衛的靈氣也吸個乾淨,兩人不敢多待,忍痛捨棄奔霄,騰空而起,朝武陽縣方向飛來。

在冷沐風、雲飛揚快速趕來的同時,關於周家陷害四大家族精銳弟子的各種傳言,也在飛速的流傳開來。

周聖元被迫召回周哺、張玉兒、周坤和周勝,向四大家族解釋妖獸森林中發生的事情。圖魯、司徒平等人也終於獲得喘息之機,逃入武堡之中。

半個月後,冷沐風確認背後沒有人尾隨,和雲飛揚闖入妖獸森林,來到久違的武堡。

武堡中一片忙碌景象,數百名散修有的在搭建石屋,有的在修葺城牆。圖魯、柳飛絮、柳雄、毛五六、司徒平等人興奮的將冷沐風、雲飛揚迎到一個打掃乾淨的石屋中,十餘人擠得滿滿的。

「冷公子,想不到您就是古風太子,昔日多有得罪,還請勿怪。」毛五六說著就要見禮。

被冷沐風急忙攔住:「毛大哥客氣,只是這次要將武堡眾人徹底拉進漩渦之中,實非我的本意。」

「太子千萬不要如此說,能與太子並肩戰鬥,是我們武堡眾人的榮幸。」

「毛大哥放心,我會請我師父住在武堡,除非周混親來,否則沒人能闖進武堡。」冷沐風說道。

毛五六大喜:「多謝太子,多謝前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