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冷沐風聽到這裡,皺眉思索,不等他發問,周琦一股腦的將周聖元的計劃全部說了出來:「陛下兵出青龍關,燕無極在散關纏住蒼龍帝國的主力,周聖元會說服兩位,他派兵穿過混亂之地,從盤龍古道襲擊龍在天,三家聯手滅掉蒼龍帝國。」


「哼,他就不怕我在盤龍古道設伏,趁機滅了他派出的軍團。」冷沐風冷哼一聲說道,表情不屑,心中卻暗暗吃驚,周聖元在自己的連翻打擊下,開始了絕地反擊。

「不,其實周聖元的真正計劃不是走盤龍古道,而是出東邪走廊,在燕無極、龍在天和陛下互相混戰之時,滅掉燕無極。」周琦連忙說道。

冷沐風面露訝色,這點他還真沒想到,到時他將復仇軍團埋伏在盤龍古道,燕無極、妙無計又被龍在天、龍羽軒纏住。周聖元突然兵出東邪走廊,還真是打所有人一個措手不及,再加上狂獅軍團兵出一線天,還真有可能一舉滅了神機帝國。

難怪最近周混突然安靜下來,任周聖元將周哺調出神都,在外面流浪,感情他也知道了這個計劃,並且贊同。

冷沐風正在想著,雲飛揚飛了回來,對他微微搖搖頭:「岳如海他們早逃走了。」

「走便走吧,不過我們抓住一個更值錢的。」冷沐風看了一眼周琦說道。

幾名散修知道,周琦剛才所說的話,對冷沐風意味著什麼,對周家也意味著什麼。

那個大漢忍不住說道:「周聖元怎麼派了你這麼一個人過來,這下周家是徹底葬送在你手中。」

冷沐風看了一眼周琦,笑道:「周家不是葬送在他手中,你應該是周哺派來的吧?」

「是、是,小人是太子的人。」周琦連忙說道。

那幾名散修不解,冷沐風解釋道:「周混想扶植周哺取代周聖元,周聖元不甘退位,這才精心布下這麼大一個局,並取得了周混的信任,默認他將周哺調出神都。只是這周哺也不是省油燈,更何況他身邊還有一個張玉兒,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歐陽倩兒也站在他那一邊吧。」

「嗯。」周琦連連點頭。

「所以周哺也派人加入這個計劃,應該也得到了周混的默認。」冷沐風說道。

「哦!」眾人恍然大悟,那個大漢嘆了一口氣說道:「用人唯親,周家是毀在內訌和這些所謂的心腹手上,不知周聖元知道消息后,會不會徹底瘋掉。」

周琦聽到這裡,小白臉一紅,低下頭訕訕不語,冷沐風看了他一眼,說道:「將你剛才所說的全部寫下來。」

「啊?」周琦一愣,哀求的看向冷沐風,他若真的寫下,不要說周聖元,恐怕周哺也不會放過他。

「寫不寫?不寫就將你交給他們。」冷沐風說道。

那幾名散修聞言,配合著往前走了一步,將周琦嚇得渾身如撒康,帶著哭腔說道:「我寫!我寫!」

冷沐風鬆了一口氣,看向那名大漢和其他散修,拋出了橄欖枝:「多謝諸位,若諸位有心,可隨我一起前往飛龍山。」

「哈哈,多謝陛下,只是我逍遙慣了,也惡名在外,就不給陛下增加麻煩了。」那個大漢笑著婉拒了冷沐風。

「是啊,陛下也了解我們都是些什麼人,不能為陛下鞍前馬後去效勞。但請陛下放心,今後,但凡遇到和飛龍山、古武帝國有關的事情,我們知道該如何做。」散修中一人大聲說道。

「是,多謝陛下救命之恩,我等告辭!」這些散修說著就要離開。

冷沐風見無法留下他們,便說道:「也好,還有一件事請諸位幫個忙。」

「什麼事,陛下但請吩咐。」那個大漢說道。

「就是將今日的事宣揚出去,尤其是周琦大人所說的。」冷沐風說道。

趴在地上正在寫供詞的周琦,聽到這裡身體不由一抖,有些哀怨的看向冷沐風。

那個大漢猶豫了一下:「我們聽陛下的,告辭!」

「告辭!」

「告辭!」

十多名散修迅速向冷沐風、雲飛揚告辭,飛身離開了金牛鎮。

雲飛揚看著他們匆匆離開的身影,有些奇怪的問道:「他們怎麼這麼快就離開了?」

「師父沒有聽到周琦前面說的話,他們怕我們殺人滅口,卻不知道,我正要藉助他們的嘴,將這件事傳出去。」

「是嗎?」雲飛揚聽到這裡,好奇的看向周琦正在寫的內容。

三天後,周聖元勾結神女峰、凌雲宗秘密掌控翠谷盆地,及附近近百家土匪的消息不脛而走,很快傳遍了整個翠谷盆地和混亂之地。

在這個消息流傳的過程中,周聖元對付神機帝國的計劃,也悄然流傳開來。

柳飛絮在飛龍山接到黑冰衛的密報,良久沒有說出話來,怎麼也沒想到神女峰和凌雲宗背後竟然是周聖元,可周聖元又是何時將歐陽倩兒和岳嘯天收到麾下的?

他還未想明白這個問題,又接到黑冰衛傳來的密信,這封密信竟然是冷沐風親手所寫,將情況向他介紹清楚,命他迅速將周聖元的計劃告知胡連和黑冰衛在神龍城的負責人趙寶。 柳飛絮敏銳的意識到,冷沐風要對周家動手,仔細斟酌一番,寫下兩封密信,一封發給趙寶,一封發給還在鷹驚崖的胡連。

胡連接到密信,看過之後暗自嘆了一口氣,他和鷹長空、妙無計並非沒有懷疑神女峰、凌雲宗背後之人。只是為了對付龍在天,順勢而為,將龍在天拉了進來,希望冷沐風能聯手對付他。

現在冷沐風查到了真相,並告訴了他,胡連自然知道冷沐風的心思,迅速將這件事情向鷹長空、妙無計彙報,自己連夜趕回了飛龍山。

冷沐風沒有著急回去,他和雲飛揚佔據了金牛鎮,將凌雲宗的勢力全部驅逐出去,處於風暴核心的翡翠谷一直保持著沉默,大批鐵血堂的高手正從飛龍山迅速向這裡趕來。

「陛下,神殺派人前來,說賈宗道宗主正迅速向這裡趕來。」一名黑冰衛成員進來稟報道。

潛伏在金牛鎮及附近的十名黑冰衛,被冷沐風招了過來,協助他接手了金牛鎮。

「報!」這時又一名黑冰衛跑了進來:「啟稟陛下,公孫耀、長孫無忌派人前來,說他們正在趕來的路上,要與陛下一見。」

一旁的雲飛揚聽到這裡,不由笑了起來:「他們動作倒挺快,全往這裡趕來。」

「無利不起早,不過在他們趕到之前,我們要去見一個人,這次,老子要吃肉,他們喝湯。」冷沐風豪氣萬丈的說道。

兩名黑冰衛聽到這裡,都非常崇拜的看向冷沐風,在翠谷盆地蟄伏數年,他們終於熬了出來。

「周琦怎麼辦,我們這裡人少,也沒有關押他的地方。」雲飛揚問道,他知道冷沐風要去『拜訪』誰。

「拎著,正好做個人證。」冷沐風說道。

「好!」雲飛揚滿口答應了下來。

「你們看好這裡,等我們的人趕來。」冷沐風對那兩名黑冰衛吩咐道。

「遵命陛下!」兩人大聲喝道。

冷沐風、雲飛揚帶著周琦出了金牛鎮,一路往翠谷盆地的腹地飛來。

翠谷盆地坐落在混亂之地的中央,面積不大,卻異常肥沃,礦產豐富,流傳整個古武大陸的玉石,就產自這裡。

翡翠城就位於翠谷盆地的中央,是翡翠谷的總城,規模龐大,人口眾多,是混亂之地第一城,號稱是用玉石建起的城池。

這些時日,熱鬧的翡翠城有些平靜,一股說不出的躁動在城中涌動著。

「你知道嗎,又有新消息傳了出來,說歐陽倩兒本就是周聖元的情婦,周聖元當上皇帝后,一直沒有立皇后,就是因為她。」

「切!你這都是什麼時候的消息了,最新的消息是翡翠谷就是神女峰的產業,咱們這翡翠城真正的主人是歐陽倩兒。」

「啊?你這消息可靠嗎?」

「就說你在家待得太久了,現在這消息是一個接著一個,都不敢睡覺了。」

「我說呢,昨天還沒這個消息,還有什麼新情況?」

「還有就是周聖元已經暗中控制了大半個混亂之地,準備聯合古武帝國、神機帝國一同滅了蒼龍帝國……」

「人家古武帝國怎麼可能和他聯手,冷沐風和周聖元可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我還沒說完的嗎,就被你打斷了,還想不想聽最新消息?」

「好、好,你說。」

「要說這個周聖元真是一肚子壞水,他是假意聯合冷沐風、燕無極對付龍在天,等冷沐風、燕無極上當后,他會從東邪走廊突然出兵神機帝國,打燕無極一個措手不及。」

「吸!這個勁爆,是真的嗎?」

「八九不離十,你想他從混亂之地的東邪走廊出擊,正打到神機帝國的腹地,一線天還有人配合,兩路夾擊。燕無極還被困在散關,分身乏術,神機帝國能不危險嗎?」

「我的個乖乖,真夠狠的,一下子算計了三個皇帝,可惜消息走漏了。」

「誰說不是呢,用人不當啊,可憐了我們這些小民。」

「我們可憐什麼?」

「翡翠城是誰的產業?她和周聖元是什麼關係?冷沐風那個煞星能放過這裡?」

「我的天,還有雲飛揚!難道說這個武神要打到這裡來了?」

翡翠城中,大街小巷,客棧酒肆,四處都在流傳著這樣的流言,而且越傳越邪乎,將那股躁動逐漸推向高潮。

就在有人忍不住要逃離翡翠城的時候,三匹駿馬來到翡翠城外,馬上坐著一老兩少三個人,只不過有一人是被反手綁在馬背上,正是冷沐風、雲飛揚和周琦三人。

冷沐風在城外觀察一番,見不時有人拎著大包小包從城中出來,笑道:「看來火候差不多了。」

「你不是想要翡翠城嗎,為什麼還要將人都嚇跑?」雲飛揚問道。

「雖然我還沒見過公孫無忌,但卻了解此人極難對付,不增加點壓力,他是不會甘心將翡翠城讓出來的。」

「哈哈,好吧,看看這翡翠谷大小十八座城池,我們能要來幾座。」雲飛揚不由哈哈大笑道。

守在城門外的幾名翡翠谷的弟子,一臉畏懼的看向這裡,卻沒人敢上前,從冷沐風三人的裝扮看,他們已經猜出了來人是誰。

冷沐風看了一眼周琦,對他說道:「要想活命,一會知道該怎麼說。」

「是,是,小人明白,我不會讓陛下失望的,只求陛下要保護我的安全。」周琦連聲說道,現在周家他是回不去了,將活命的希望都放在了冷沐風身上。

「算你聰明,好,進城。」冷沐風說著,拍馬進入翡翠城。周琦雙腿一夾,馬匹迅速跟上,時刻不敢遠離冷沐風。

雲飛揚看著好笑,慢悠悠跟在他後面,街道兩旁的人見狀,都迅速避開。

冷沐風按照黑冰衛給指明的路線,大搖大擺來到翡翠城中最高大的一座府邸前,十多名翡翠谷的弟子守在門前。

「勞煩通稟一聲,冷沐風、雲飛揚來訪。」冷沐風跳下馬匹說道。

十多名弟子臉色齊齊一變,有一人立即躬身說道:「請陛下和雲前輩稍等。」說完一溜煙的跑了進去。 時間不長,一名丰神如玉的中年男人走了出來,儀錶堂堂,玉樹臨風,若在平時一定是一個美男子,只是今日,臉上的神色有些不自然。

「無忌拜見陛下和雲前輩。」這個中年男人出來之後,就要行大禮。

冷沐風急忙將他攔住:「原來你就是公孫谷主,不必行如此大禮,冒昧來訪,還請谷主不要怪罪。」

「不敢!無忌已等候多日。」公孫無忌說道,眼睛飛快的看了周琦一眼。

見周琦還反手被綁,坐在馬背上,公孫無忌嘴中暗暗發苦,只是現在伸頭也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躲無可躲,只好強笑道:「陛下請,我們到府中詳談。」

「是要好好詳談一下。」冷沐風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然後將周琦拎下馬來。

「請!」

「請!」

冷沐風、雲飛揚和周琦跟著公孫無忌進入到府邸之中。

四人來到客廳坐下,這裡空無一人,連僕人也被公孫無忌趕了出去。

「陛下,明人面前不說暗話,公孫無忌斗膽請陛下放翡翠谷一馬,不知可否?」四人落座之後,公孫無忌當著周琦的面,直接問了起來。

「爽快!」冷沐風贊了一聲說道:「有何不可,我也不拐彎抹角,不知谷主準備付出什麼代價?」

公孫無忌苦笑,這還真不拐彎抹角,說道:「翡翠城我們拱手相讓,不帶走一絲財物,翡翠城北面有三座玉石礦,靈氣充沛,都是上乘的玉石,也送給陛下如何?」

「臨來之時,賈宗道、公孫耀和長孫無忌都正趕往金牛鎮,要我等他們一等。」冷沐風聽公孫無忌說完,輕聲說了一句似乎完全無關的話。

大廳中沉默下來,公孫無忌盯著冷沐風看了半晌,見他面不改色,神情自若,知道冷沐風不會退步,便接著說道:「翡翠城附近還有三座城池,規模雖不如翡翠城,但在混亂之地也算是大城,人口多,賦稅厚,也一併送給陛下,我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

公孫無忌說完,便閉口不語,與雲飛揚一起大眼瞪小眼。

冷沐風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還請谷主請歐陽峰主前來一敘。」

「峰主不在,不知何時才能回到翡翠城。」公孫無忌也不隱瞞翡翠谷的真實背景,因為他知道在冷沐風這,也瞞不過去。

「那真是可惜。」冷沐風搖頭嘆了一口氣,突然問周琦道:「是誰授意你滅掉蛟龍寨、黑風林等數十家山匪的?」

公孫無忌聽到這裡心中一跳,轉頭向周琦看去,只聽周琦說道:「陛下,是周聖元授意。」

「還有同夥嗎?」

「有,神女峰下面的翡翠谷和凌雲宗都是幫手,其中翡翠谷負責暗中控制歸順的山匪,凌雲宗負責滅掉不肯歸順的山匪。」周琦毫不猶豫的說了出來。

公孫無忌聽到這裡,眉頭緊皺:「陛下不要聽信他一家之言。」

「不會。」冷沐風微微一笑:「我曾親自參與了剿滅蛟龍寨和黑風林的行動,不然谷主以為我怎麼抓到周大人的。」

「呃!」公孫無忌頓時一陣頭大。

「且不說當初三大帝國有約定,神女峰、凌雲宗這樣幫周聖元,不知龍在天知不知道?」冷沐風笑嘻嘻的看著公孫無忌問道,任他公孫無忌再厲害,此時也沒有辦法。

「也許長孫無忌就是帶著龍在天的口信來的,回去之後,我得知情況一定會提前向谷主打個招呼。」

「呃,不必,多謝陛下。」公孫無忌有些語無倫次。

深吸一口氣,公孫無忌問道:「不知陛下開的條件是什麼?」

「你能做得了主?」冷沐風反問道。

「我可以轉告峰主。」公孫無忌無奈道。

「好,首先將翡翠谷抓的所有奴隸全部釋放。」

「這個我可以替峰主答應下來,其實昨天,我已經通知柳飛絮柳大人,請他派人來接走那三百多名女奴隸。」

「如此甚好,第二點,翡翠谷大小十八城,我要十四座城池。」

「吸!」公孫無忌倒吸一口涼氣,險些從椅子上跌落下來,一旁的雲飛揚、周琦也被冷沐風的獅子大開口給嚇住了,半晌說不出話來。

「這、這個,這個我實在是做不了主。」公孫無忌無奈的搖搖頭,他若是答應了冷沐風,非要被歐陽倩兒活扒了不可。

「第三,那些暗中歸順你們的土匪,我要全部接收,你們要派人配合。」

公孫無忌聽到這句話,險些一口老血噴出來,見過欺負人的,但從未見過如此欺負人的:「陛下,您這兩個條件,峰主怕是不會答應。」

「無所謂,那我就帶人將翡翠谷十八城全部打下來,至多分紫華府、潛龍和神殺一座城,我還能得十五座。」冷沐風不以為意的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