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凌逸幾個縱躍,來到這兩人身邊,只見張霖永與青臉男子都是狼狽之極,全身骨骼震碎,氣息奄奄,看來是死定了,即使不死,也是廢了。


“咔崩!”

彷彿是重殼被擊碎的響動,忽然在這狂風驟然停止的間斷,飄入了凌逸的耳朵裏。

一抹七彩流光,在遠處一片雪地裏閃爍…… 七彩流光,從純白色雪層中透射而出,然後迅速向四周擴散而去,一股精純的藥力,便是飄蕩在了空氣中。

藥力清香四溢,停留在凌逸的鼻端,因戰鬥稍有些疲怠的精神立馬一震。

“聖靈果成熟了?”凌逸心中一喜,微微握拳,身如電光般暴掠向被他聖靈果的所在。

“攔住他!聖靈果是咱們的!”六人當中,一個較爲膽大的高個子站了出來,手持鋼刀,凶神惡煞,即使老大已經身受重傷,但是依然忠心不泯。

“滾開!”隨手一揮,爆射向聖靈果的凌逸便是大手一揮,一股無形的勁氣,便是將高個子颳得七葷八素,暈頭轉向,腿一軟,便是倒在了地上。

見狀,那蠢蠢欲動的五人趕緊止步,望着狠狠盯着自己等人的凌逸,眼皮猛然跳動,臉上的肌肉,也是因爲驚懼而時不時抽搐幾下。

威勢鎮住了這五人,凌逸也不廢話,轉過身去,長劍一挑,腳下的雪地便是被挖出了一個深洞,洞內,生長着一棵枝葉枯黃的植株,在那枯萎的枝葉上,生長着一個白色的極爲濃郁的果實,約莫有半個手掌大小,裏面充斥的能量,即使凌逸沒有出手摸到,也是感覺到了。

聖靈果現世!盼了三天的聖靈果終於是出現了!

手掌一彎,一股吸力便是從凌逸的手上噴涌而出,直接將植株連根拔起,聖靈果已經出現,就代表着這顆植株的真正死亡。

凌逸也毫不猶豫,當聖靈果接觸到他手掌時,感受着果實上透發着的森冷寒意,凌逸立馬將聖靈果收入玄鐵戒指中,在空間戒指中,聖靈果想呆多久就呆多久,根本不用害怕會變質或者是藥力流失。

將聖靈果好生保管好,凌逸這才笑着轉過頭來,望着在一旁默不作聲的五人,道:“滾吧,帶着張家三人和你們老大,去和程謙說,我凌逸,馬上就會回到滄印城,倒時候,炎宗,定然會被我攪得天翻地覆!”

丟下透露着殺機的一段話,凌逸縱身一躍,跳入空中,飄然飛遠了。

“呼!”凌逸離開之後,五人終於是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氣。

“這該死的臭小子,真是狂妄, 把我們老大打成殘廢不說,還敢和程宗主叫板,不要命!”一人隨意瞥了眼雪地上眼睜睜看着他們的青臉男子,譏諷道。

“噓!”另一個看似精明許多的人趕緊壓低聲音,道:“可別讓人聽見了,說不定那小子還在呢!被他聽見了,你還有活命的可能?

“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殺了他們四人,去和程謙說道說道,就說全是凌逸殺死的,這也是事實,我們也不過是撿了個便宜而已!:

“啊哈哈!說得對,把他們殺了,再把聖靈果被凌逸搶走的原有全部歸咎於他們四人的身上,我們兄弟幾人就不用背罪了!”又有一人陰測測的笑道,指着躺在地上的那名夥伴,“哦,還有,那個王八蛋也殺了,他對青臉狗可是忠心的很那!”

“一不做二不休,全殺了!動手!”

……

滄印城繁華的市井背後,暗潮涌動。

炎宗宗門之內,一間奢華貴重的房屋之前,兩名壯碩大漢守在兩邊,被漆上紅漆的房門上,掛着一把金色的小鎖。

“嘭!”

房屋裏,猛地響起一陣霹靂乓狼的響動,一個檀木做成的圓桌,便是狠狠的砸在了房門之上。

耳朵一震,兩名大漢趕緊退後,望着房門上被砸開的痕跡,不由得咋舌不已。

幸好這房門已經經過了加固,而且還被宗主派人施加了符印陣,否則以小姐的功力,早就已經將這扇門轟的七零八碎了。

抹了把額頭上不知不覺沁出的冷汗,兩名大漢相互對視了一眼,又好好的站住,看守着這間屋子。

在一間幽暗的大廳之內,程謙則是揉着太陽穴,眯着眼睛看着面前跪在地上的五個中年男子。

砰地一聲巨響,讓程謙手上的動作也停止了下來,手撐着下巴,望着遠處聲音傳來的方向,眉頭微微一皺,隨即又將注意力轉移到了眼前。

“你們是說,凌逸搶走了聖靈果?” 賣心遊戲:傀儡新娘 程謙不怒不喜的聲音,悄然在大廳內飄蕩。

五人頭也不敢擡,只好用力磕頭,磕在地上,砰砰重響。

“程宗主,這不是我們兄弟不肯盡力啊,只是我們老大和張家那三人,竟然要勾結起來一起搶奪聖靈果,然後獻給皇甫家族,他們死在了凌逸的劍下,我們奮力挽救頹勢,連自己的一個兄弟也死在了凌逸的手裏啊,我們已經盡力了,只是凌逸實在是太厲害了!”五人之中,那個最精明的人聲淚俱下的說道。

“皇甫家族?”聞聽到這四個字,程謙的臉色也是微微一變,旋即便是恢復到了往常處事不驚的模樣,眼神冷冽的在五人身上一一掃射而過,笑道:“既然這樣,你們也就下去陪你們的老大吧!”

袖口一揮,剛猛的魂氣,便是化作條條毒蛇,在空中蜿蜒着身體,瞬間將這五人籠罩住。

五人連一聲慘叫都沒發出來,就是在這般鋪天蓋地的攻擊下,四分五裂。

濃重的血腥氣,立即飄蕩在這空蕩蕩的大廳內。

“南天仁,你以爲有聖靈果就能活下來嗎,哼,我的手段,層出不窮!就讓我看着你死在自己家族內部的鬥爭中吧!哈哈哈哈!”

自信的笑聲,忽然在大廳之中響起,餘音繞樑,迴音不絕。

……

一片茂密的森林裏,鳥獸穿梭在其中,魔獸絕跡,寧靜安和,倒是有些和諧的景象,一個人影的來到,卻是打破了這裏的寂靜。

“呼!”

狂猛的勁風,將一些大樹都是壓倒,一道人影陡然而至,站立在一棵大樹的樹梢上,凝望着遠處。

人影正是凌逸,連續兩個時辰不停歇的趕路,凌逸已經將體內的魂氣消耗殆盡,只好在半路上停下來,稍作休息。

而他的目的地,則是萬武帝國都城,萬武城中的皇甫家族!

皇甫家族與炎宗有仇,南天仁的仇人又是程謙,如果將聖靈果交給他讓他傷勢恢復,和皇甫家族便有了瓜葛,聯合起來對付程謙自然理所應當。

想到這裏,凌逸向滄印帝國的方向望去,脣角上緩緩浮現出一抹冷笑,“當我凌逸迴歸之時,就是你炎宗覆滅之日!”

“呼!”再度化作一道黑線,巨大的風壓將腳下的樹木盡數壓倒,凌逸飆射而出,轉眼飛躍十數丈。

這裏是滄印帝國和萬武帝國的交界處,也就是國境,離着萬武城還有不小的一段距離,所以凌逸也馬不停歇,拼命向萬武城的方向飛去。

十天時間,足以讓凌逸來到萬武城。

十天後,萬武城繁華的市井,凌逸駐足此處,望着遠邊涌來人潮,略微有些驚愕。

“快去看看!聽說皇甫家族開出重金,獎賞能夠醫治好南天仁傷勢的人啊!”

“有什麼好看的,你有本事你去啊!”

“喂!咱可不是去湊這個熱鬧的,咱可是去皇甫家族一睹夢芸小姐芳容的!”

“什麼!皇甫小姐出現了,快走啊!”

人羣中,此起彼伏的叫喊喧鬧聲不時響起,此刻的街道上,就好像菜市場一般擁擠吵鬧。

凌逸眉頭微皺,對那所謂的皇甫小姐倒是沒有什麼在意,不過這個重金懸賞,倒是吸引了他。

這倒不是凌逸貪財,而是要找機會接近南天仁,纔可以用聖靈果恢復南天仁的傷勢。

跟隨着人浪,凌逸來到了一座氣勢宏偉的大宅前。

這座大宅差不多與滄印學院的藥師分院那麼大,四周都用高大的圍牆圍了起來,在府門前,兩隊侍衛持着長矛,筆直地站在兩邊,眼神冷冽,毫無感情。

“這就是皇甫家族?果然大排場!”凌逸微微一笑,心中嘀咕道。

放眼望去,在府門前已經匯聚了不少人,一眼看去,全是人頭,黑壓壓的一片,皇甫家族放出這個消息,倒是吸引了不少人來。

光是靠凌逸粗略感知了一下,便發現人羣中高手也是不少,其中也有些精神力渾厚的藥師,這個動靜,也顯示了皇甫家族實力滔天的事實。

“安靜一下!”一個渾厚圓潤的聲音從府門前飄來,響徹在府門前,頓時間,人羣就都全部安靜了下來。

那是一個挺着大肚子的胖子,看起裝扮,應該屬於皇甫家族裏算是有些地位的管家,兩撇小鬍子,肥頭大臉的,身上充滿着一股傲氣,看向人羣的眼神,都是有些輕蔑的樣子。

不過所有人都是對之視而不見,皇甫家族的人,在這萬武城中,沒有人敢輕易招惹。

“好了,我想大家都應該知道我家族長的事情,我也不再囉嗦了,誰能夠醫治好我們族長,我皇甫家族開賞五千魂王幣!”胖子管家伸出肥胖的五隻手指,大聲道。

“嘶!”所有人都不禁吸了口冷氣,五千魂王幣,這可這是大手筆!

即使是凌逸對這場懸賞不感興趣,也是微微一驚,皇甫家族的財力,可真不小,比之炎宗,也有過之而無不及。

“哈哈!”似乎是很滿意衆人的反應,那胖子管家眯着小眼睛,繼續道:“除了五千魂王幣,我皇甫家族還決定,誰能夠醫治好族長,就將我家小姐嫁給誰!”

“轟!”

胖子管家的話,猶如一顆定時**在人羣中爆炸,所有人都是都震驚了。

皇甫家族的小姐,那可是萬武城第一大美人啊!

震驚之後,所有人的眼裏,都瞬間涌起了一陣熾熱。 所有人的眼裏,都涌起了一股熾熱,皇甫家族的小姐皇甫夢芸,萬武城的第一美女,更是皇甫家族族長南天仁的外甥女,娶了她,不僅豔福齊天,而且還能夠入贅皇甫家族,自此富貴榮華,唾手可得!

這些條件,足以讓萬武城中任何一個男人爲之瘋狂。

“那要是一個女人把南天仁族長醫好了呢?難道也把皇甫小姐嫁給她?”一個賊眉鼠眼的小個子哈哈笑道。

“哈哈!”衆人也是因爲這個笑話鬨堂大笑起來。

“這個嘛!”胖子管家的肥臉上揚起一抹笑容,道:“再賞五千魂王幣就是了!”

鬨堂大笑,立馬因爲管家的話剎那間寂靜了下來,皇甫家族的財力,果真不是吹的,難怪有人說皇甫家族能夠把半個萬武城都給買下來,此言恐怕非是虛假。

“那還不請皇甫小姐出來,我們也好看看,是不是如傳言所說,真的配得上萬武城第一美女的稱號!”一個嬉笑的聲音,猛地在安靜的人羣中響起,其他人也是跟隨着大聲嚷嚷。

“好的好的!”胖子管家雙手微伏,示意大家安靜一下,這才轉過身去對身後的一名下人說了幾句,那名下人立馬轉身進入了府門。

遠遠望着胖子管家和其他的一些臉色欣喜的人套着近乎,凌逸乾脆一躍而上,跳上了一棵高大的樹木上,閉目養神起來。

別人見了,也只是向凌逸多多投去了幾絲詫異的眼光之後,便是又將注意力集中到了皇甫家族的那名管家身上,比起歎服凌逸如此年輕就有這麼大的修煉成就,他們還是關心皇甫小姐究竟長什麼樣。

“砰!”

皇甫家族的大宅子內,忽然有一陣轟響,自內向外傳入所有人的耳朵裏。

稍有些喧鬧的人羣立即變得死寂下來,分別將目光透射向皇甫家族的宅門內,那裏,一個身穿青色小衫的下人,正躺在地上,鼻青臉腫的,顯然是被人揍了一頓,而且下手還挺狠的。

見狀, 胖子管家連忙抹了幾把汗,對着衆人說了一聲抱歉,便是屁顛屁顛的跑入了宅子。

轟隆的驚響,也是讓大樹上的凌逸睜開了眼睛,低頭看了眼議論紛紛的人羣,凌逸又將視線移到遠處,處在高處,他能夠清晰的看見宅院裏的人。

一個身穿鵝黃色裙衫的女子,正滿臉怒容的點指着低頭哈腰的胖子管家,銀牙緊咬,很是氣憤,又有苦難言的樣子。

因爲隔得遠,所以凌逸根本看不清女子究竟長什麼樣,但是根據女子的身段來看,應該是個美女,而且看管家對女子的恭敬態度來看,這名女子應該就是衆人口中的皇甫家族小姐皇甫夢芸了。

胖子管家又低眉順眼的對皇甫夢芸說了幾句,卻是引得皇甫夢芸嬌軀連連顫抖。

“要嫁你嫁!別以爲我不知道事情的原委,這根本就不是舅舅的意思,這完全是皇甫浩勇的詭計!”

皇甫夢芸的叱喝聲,從大宅內傳盪到宅門外,所有人都清晰的聽見了皇甫夢芸滿含怒意的話語,各自又是交頭接耳的討論起來。

收回目光,凌逸搖了搖頭,想要與皇甫家族聯盟,看來還是有些難度,那個叫做皇甫浩勇的男子,或許極有可能是他此行最大的阻礙。

再將目光投向大宅內的時候,皇甫夢芸卻是老老實實的跟着一個美婦人,往家族深處走去了,而那管家,則是又出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呵呵!”胖子管家乾笑了一聲,道:“不好意思啊,有些誤會,現在解決了,若是有哪位能人異士有把握醫治好族長的傷勢,就請三天之後來皇甫家族,到時候皇甫家族開門迎客!告辭!”

說完,胖子管家便是掉頭離開了這裏。

人羣漸漸解散,許久之後,皇甫家族的宅門前,已經空無一人。

Leave a Reply